无底线

卷25魔动乾坤492八荒六合天香阵

卷25魔动乾坤492 八荒六合天香阵

佛祖委委道来:“林云儿为丁香之魂,萨琳娜为玫瑰之魂,阳子为梅花之魂,郭心美为薰衣草之魂,美奈子为樱花之魂,莫妮卡为紫罗兰之魂。此为六‘魂’。

四律者,‘色’‘香’‘韵’‘体’是也。

林云儿应紫色,萨琳娜应红色,阳子应黑色,郭心美应粉色,美奈子应白色,莫妮卡应蓝色。是为六‘色’。

林云儿应丁香之香,萨琳娜应玫瑰之香,阳子应梅花之香,郭心美应薰衣草之香,美奈子应樱花之香,莫妮卡应紫罗兰之香。是为六‘香’。

林云儿聪慧过人,萨琳娜热情似火,阳子冷艳高贵,郭心美乖巧伶俐,美奈子小鸟依人,莫妮卡善解人意。是为六‘韵’。

林云儿精致,萨琳娜美艳,阳子俊俏,郭心美玲珑,美奈子小巧,莫妮卡浮凸。是为六‘体’。

故此六女,即得六魂,又应四律,正好应了这八荒**天香阵。”

观音急问:“那何谓‘阵眼’?”

佛祖曰:“所谓‘阵眼’,即阵之中心。此阵乃‘五方围一’的阵势。外围五女,阵中一女。而阵中之女必须元阴之气未泄。我观此六女,林云儿正好符合,她可作为阵眼。”

观音菩萨立刻额首称庆:“世尊,如此巧合,莫不是四亿八千六百万年前,已经种下此般因果?”

如来佛祖笑而不答。

……

稍顷,西方天际但闻梵音缭绕,仙音婉转。不久,但见祥云瑞霭,飘然而至。如来佛祖集合东方佛道两界,西天诸佛、三清四御、五方五老、宙斯诸神,同升中华天空。

由地藏王菩萨将林云儿的处女之魂分诸楚凯华体内。楚凯华立刻苏醒。但七个人神志显然尚处迷离状态。他们都闭着眼睛,对外界无听无识。

大力金刚将楚凯华和六位美女从水中缓缓托起。七人从太湖当中升腾上天,越飞越高。直至九重天外。

诸佛唱颂之间,六位美女已然魂兮归来。但楚凯华仍然双眼紧闭。神志模糊。三界之间,神佛道立即助威,将天元真气源源不断地输入楚凯华体内。

由于真气的输入,楚凯华体内的魔气立刻有了反应,在体内急骤膨胀。魔界诸魔头,被关押了整整八十一万年,现在受到楚凯华体内魔气的感应。群起而呼应,大有破界而出之势。

如来佛祖早料到会有此变,立刻亲自坐镇,率西天诸佛齐念“金刚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与之抗衡。

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太上老君三清护驾,紫微大帝、长生大帝、天皇大帝、承天大帝四御维持,五方五老上下逡巡,宙斯诸神在外围清除干扰。他们的任务就是将魔界诸魔的感应与楚凯华体内的魔气隔断。

此时,楚凯华体内的魔气还在拼命抵抗。大有反噬之势。观音菩萨立刻指挥大力金刚将六位美女按“五方围一”的方位摆好。萨琳娜、阳子、郭心美、美奈子、莫妮卡分诸五角,五人围成了一个等边五角形,林云儿坐在中心的莲花台上。

六位美女没经过任何佛学熏陶,但说也奇怪。一伺飞升至九重天界,她们自然而然地摆出了盘腿莲花的坐姿,像六朵睡莲轻盈婀娜。下有祥云托绕。

这时,在大力金刚的护托下,周边五女按顺时针方向围绕林云儿缓缓转动,林云儿在中心的莲花台上,则按逆时针方向自转。

六人头顶立刻显现出六道真气。真气呈紫、红、黑、粉、白、蓝六种颜色,空气中有丁香、玫瑰、梅花、薰衣草、樱花、紫罗兰六种花的香味。周边的五道真气,同气连枝,逐渐向林云儿头顶那道紫气聚拢,拧成一股。

此时的楚凯华,位于“八荒**天香阵”的上端,他也同样盘腿坐在一座莲花台上。这座莲花台是观音菩萨从西天莲叶池中亲自摘取,已得佛界诸般灵气汇聚,清新脱俗,非凡间莲花可比。六女汇聚出的那道彩色真气,将他罩住,并开始源源不断地向他的丹田输入。

楚凯华只觉丹田顿时滚烫,腹中像是炼丹一般燃烧起来。一刻钟之后,滚烫的感觉逐渐消散。换成了一种舒服的感觉,居然有沉沉睡去的**。迷迷糊糊之间,他突然腹腔一动,嘴不由自主地一张,一粒金丹从嘴里掉了出来。

如来一见,手指略略一伸,金丹自动跳于他的掌心之间。他口中念念有词,只见金丹立刻跳入空中,化作一块石碑。如来双目一闭,用意念将石碑送入魔界之门。一声巨响,石碑已竖于门前。

众魔头刚才合力,大有破界而出之势,此碑一立,立时如亿万钧重压,从天而降。魔头们前功尽弃,只得重新归于魔界,与人界和神界分隔开来。

观音见事已遂,脸露微笑,命大力金刚将阵法撤去。金刚得令,将六女与楚凯华一同送回地面,置于湖边草地之上,撤去祥云和莲花宝座,自回西天复命。

护法众神顿觉魔力消解,总算松了口气,皆来向佛祖道贺。

如来佛祖道:“此碑乃镇魔至宝。但得此宝后,并非一劳永逸。要得长久,只有一途,须保得此镇魔石的主人寿终正寝。并让他参与轮回,重新为人,否则镇魔石的魔力就会失效。

楚凯华此身乃至今后轮回诸生,将永远要做镇魔石。诸位必须满足他的一切愿望,永无止境,方能保得人神魔三界长治久安。”

众神无不欢欣鼓舞,连连允诺。毕竟满足一个凡人的愿望,要比跟魔界拼死相搏容易得多。

如来见众人应允,微笑点头,手拈兰花,自回西天不提。

……

这边,观音菩萨负责处理楚凯华和六位美女重回人界的事。

她首先用忘忧草轻拂他们的头顶,将七人刚才升天布阵的记忆抹去。然后,再用杨柳枝将玉净瓶中的净水醮了一点,洒向七人。七人的伤势顿时全部自愈,没留下任何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