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5魔动乾坤495本性难移全书完

卷 25魔动乾坤495 本性难移(全书完)

林德培想想有理。如果真有地方公安来调查,那么关于“上帝之手”这样的高级机密,就必须和盘托出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组织,一旦泄密就彻底失去意义了。

于是,林德培果断带着几位美女,乘坐着救生气垫船离开了现场,他们跟楚凯华约好在“太湖山庄”酒店碰头。

等他们一走开,楚凯华立刻又招呼杨戬出来,杨戬立马就到了。

楚凯华自己也觉得有些不习惯。这些神仙这是怎么了?原本还挺爱在自己面前摆个臭神仙架子什么的,怎么才半天功夫,他们都变得对自己惟命是从起来了。不过,他很快就适应了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居然还很享受的样子。

他吩咐杨戬,让他把那些尸体直接用一阵定向式龙卷风卷进了太平洋里,不管是被鲨鱼吃掉,还是被人打捞到,反正跟太湖已经没有半毛钱关系了。而且,这些尸体还都是外国人,跟楚凯华他们也扯不上任何关系。

然后他又让杨戬把十几只宝箱用移山倒海的法术,弄到了原来的墓室里。

楚凯华这才开着游轮回到了“太湖山庄”大酒店。

是夜,大家兴高采烈地庆祝死而复生,击败了哈得斯盛宴的核心人物。正当他们喝得高兴的时候。楚凯华乘机在桌子下面偷偷踢了林云儿一脚。

林云儿会意,跟着楚凯华来到了包厢外面,问他有什么事。

谁知,楚凯华一见林云儿出来,二话不说,拉住了她的手,就往酒店外面疾奔。林云儿懵懵懂懂地被他拖出了酒店。乘上一辆出租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在车上,楚凯华半抢半骗地弄到了林云儿的手机。然后,他偷偷摸摸地把两人的手机都关了。

十五分钟后,他俩已经出现在了“假日阳光”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林云儿似乎早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但她又似乎还没作好准备。于是,她不好意思地想往门外跑。但这时的楚凯华早已欲火中烧了。以他现在的武力,就算萨琳娜和阳子两个打他一个,都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更何况是林云儿这只小鸡呢?

楚凯华一把抓住林云儿的胳膊,用力一拉,林云儿被拉得转身180度,正好落在楚凯华那**邪的嘴唇攻击的范围内。他一口轻轻啅住了她香香的樱唇。林云儿还待反抗,楚凯华的双手已经紧紧搂住了她的后腰。

林云儿的整个上半身被狠狠地贴在了他的身上,严丝合缝。两人都立刻感受到了对方体内传来的灼热的气息。

林云儿还沉浸在重见父亲的喜悦中。确实还没准备好。但楚凯华的舌尖却已经缠住了她带着紫丁香芬芳的檀舌。

少女的矜持让她还想避开他的攻击。但她的后背很快被顶在了门上,再无退路。于是,她放弃了那无谓的抵抗。整个人由僵硬变得柔软起来。她被来自感官的海浪逐渐吞噬了。

楚凯华立刻感觉到了这种变化,他轻轻将她抱起,走到了床边,将她平放在**。还没等林云儿有任何思考的空隙,他腾身压了上去。

林云儿**上感受到的是他身体的重压,但内心却释放出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她知道那可怕的“暴风雨”就要来了。但她却连撑开伞的力气都没有了。

楚凯华熟练地脱光了她身上所有的纺织品。现在,她成了一件真正的艺术品。那白皙的肌肤。天使般柔嫩清丽的脸蛋,高耸的双峰,完美的曲线,丰翘的臀部,光滑细长的大腿、小腿、脚踝、脚指……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节似乎都是一种诱惑。

在这无数的诱惑中,楚凯华已经完全迷失了。他疯狂地抚摸、舔啮、撕咬……

而她已经无法自拔地爱上了这种感觉。尽管。在此之前,她和他也曾经有过这种程度的接触,但她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放松和愉悦。一个“残酷”的事实告诉她,她的身体已经背叛了她最后的马其诺防线,她已经被某种**的渴望淹没了。

从惊悸到徬徨。从紧张到放松。现在的她,终于作好了一切准备……

终于,他毫不留情地侵犯了她最神圣的领地。那一刹那,世界似乎都静止了,所有声音被过滤成一种——她的娇喘浅吟……

第二天一早,在美女们的质疑声中,楚凯华带着林云儿回到了“太湖山庄”酒店。林德培当然也明白了昨晚发生的事情。但他不是个古板的人,并没有发什么脾气,而是一早就留下了一张信笺,离开酒店回美国总部去了。

林云儿拆开信笺,里面只有短短的两句诗:“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林云儿立刻明白了父亲的意思,回头看了看楚凯华,羞涩而幸福地笑了。

……

再有两个星期就是燕京大学开学的日子了。楚凯华利用这两个星期完成了一系列的事情。

他把宝藏的秘密告诉了中国国家博物馆。博物馆的专家立刻飞赴三山岛,在他的帮助下,开启了墓室。专家们对这批财富叹为观止。特别是那些书画艺术的真迹,颠覆了之前包括历史、绘画、书法等领域的观点,引起了考古学界、史学界、艺术界数个领域的轰动。

由于楚凯华的突出贡献,他得到了一笔五百万人民币的奖励。楚凯华直接把这笔钱捐给了他小时候呆过的孤儿院。

楚凯华又动用了国安西南分局王中林的人脉,跟燕京大学校长打好了招呼。他这整整一年的逃课行为,也就不予追究了。

不久,国家博物馆馆长跟燕京大学的校长取得了联系,校长知道了楚凯华的事迹后,直接给他竖了个“爱国热血青年”的典型,号召全体大学生们向他学习。

一听到这个消息,那个老处女训导主任的眼镜当即摔了个粉碎。而楚凯华的班主任的腰杆却立即挺了起来。他逢人便说:“我就知道这孩子不是普通人,看来。我们不能用老眼光看待这些学生了。别看他们有时候很冲动,冲动的结果却不一定是坏事。”

校长亲自找到了楚凯华,问他还有什么要求。楚凯华妥妥地提出了一个要求——转系。转什么系?当然是外语系。

好吧,他准备主修希腊语,兼修日语、西班牙语、法语。他可真能选。希腊语是用来指挥那些希腊神仙用的。而日语是跟美奈子、阳子增进交流用的,西班牙语是专门为莫妮卡学的。法语当然是为了跟萨琳娜增进感情用的。

他选的这些课,有两点是可以肯定的:一,凭他的语言能力,他根本不用去上课,就能满分通过这些课程了。二,他还在这些语言方面继续进步着,而这些进步,全得归功于他与那些美女们经常“深而且入”的交流。

至于楚凯华欠“上帝之手”的那十亿美元借款,他原本想用自己圣菲尔德矿业的股份偿还的。但是林德培不仅没要他的股份。还说服董事会,另外投资了十亿美元到圣菲尔德矿业。

菲力浦在得到godd公司的投资后,如虎添翼。他原本就是搞技术出身的,圣菲尔德矿业在他的重新管理下,摆脱了剥削非法劳工的阴霾,走上了科技扩张的竞争之路。

他用了五年时间,使圣菲尔德矿业一举成为南北美洲第一位的矿业公司。楚凯华的个人资产,也因此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四十亿美元。

……

9月1日。是一个阳光明媚,秋高气爽的日子。也是楚凯华逃课一年,重返校园的日子。

上午,这里将举办一场捐赠仪式,就是楚凯华把那五百万奖金捐给孤儿院的事。

听说燕京市市长都要亲自来参加,校长和教授们都早早地来到了会场。礼仪小姐将会场装点得热烈而隆重。各个班的学生也都排队集合好了,一排排站在足球场上。估计毕业典礼都没有这么隆重过。

半个小时后。四辆豪车缓缓驶入了校园。前面是清一色的三辆豪华加长型凯迪拉克,都是从美国直接送来的。

多长,多豪华那就不用提了。现在用“豪华”二字来形容楚凯华的车,岂不是太没品味了。只要讲一件事实就足够说明问题了——这三辆车的防弹玻璃都是“上帝之手”的反恐专家精心设计的。美国总统暂时都没用上呢。

这个车队最雷人的地方还不是前面这三辆车,而是这三辆车后面的那辆飞亚特最新的disi876型红色赛车。而且最难能可贵的是。它又是经过陈新亲自改造过的,连挡风玻璃都是陈新亲自到意大利监制的。

不过,跟车上的人儿相比,这些车又算得了什么呢?

第一辆车,走下来的是美奈子和阳子,两人亲密地手拉着手。这一对双胞胎姐妹花,一个冷艳,一个可爱,立刻让那些看惯了岛国动作片的大学生们鼻血都快冲出来了。他们现在脑子里只有三个字“丫埋爹”。

第二辆车,莫妮卡先走了下来,那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造型,那种比模特儿高贵得多的气质,立刻让场上十几位礼仪小姐变成了丑小鸭。

从另一边车门走下来的是萨琳娜。好吧,法国混血儿。那种热情艳丽的气质,那种不一样的肤色和头发,连那些年过五十的教授们都有点hold不住了,更不用说那些学生仔了。这些“有志青年”暗暗作了个决定,以后撸的话,岛国的要看,欧美的也要看。

第三辆车,正宗本土型选手——林云儿和郭心美。好吧,如果说那些吊丝们因为看到前面四位异国的美女,对我堂堂中华美女已经失去信心的话,那现在他们已经在自己打脸了。林云儿的脸蛋精致到每一寸肌肤,而郭心美的萝莉造型引万千男人俱销毁。

如果说,刚才看完汽车,男人们强大的心脏已经千疮百孔的话,这六位美女的出现,直接把他们的心又放进了地沟油里煎了一下,立刻外焦里嫩,口感爽脆了。

但这还只是两重打击,等楚凯华从车上走下来的时候,他们终于接受到了第三重打击。全场立刻“哦——”地一声惊叫。

只见,楚凯华上身穿着一件旧的蓝衬衫,下身一条牛仔裤,还是那种膝盖、屁股上都有破洞的那种。没穿袜子,光脚穿着一双塑料凉拖鞋。

不过,这真不是他故意不尊重市长和校长,还有这些曾经同窗的哥们姐们。要怪只能怪他摆不平这些美女们。早晨一起来,她们就为谁坐在第一辆车里争执了起来。最后,美女们终于达成了妥协。

楚凯华总算松了口气,就跟着她们上了车。等到下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一着急,连衣服都没换。

不过,这种造型反而让市长和校长大为感动。说白了,今天楚凯华是要把500万奖金捐给孤儿院的,所以学校想为他竖个勤劳俭朴,克己奉公的典型。

但刚才一看到那些车,和那些美得无以复加的美女,市长和校长就有点难堪了。现在,见到楚凯华那付典型的非主流造型,他们总算松了口气,他们不禁更喜欢这个学生了,多低调的孩子啊!

仪式总算还不算麻烦,半个小时也就结束了。有没有对学生们产生什么教育意义,或励志或感恩,这个说不好。反正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从此,燕京的大学生们将以楚凯华为标杆,来衡量什么叫“高富帅”,什么叫“白富美”了。

正当仪式刚结束,学生和教授们正在等待市长退场的当口。校园门口突然起了一阵**。只见一群人从门口快步走了进来。他们一律都穿着黑西装,黑西裤,黑皮鞋,手中居然还都拿着一把黑色刀鞘的佩刀。校门口的保安哪里挡得住。

萨琳娜一看,职业本能让她退后一步,做了个格斗的姿势。阳子连忙拦住她。然后迎上前责备道:“小林?怎么了,谁让你们到这儿来的?”

领头的正是水口组中国总部的小林,他连忙道歉道:“阳子小姐,事出紧急,来不及通知您了,我听说哈得斯盛宴的人已经派来了一批高手,随时可能袭击楚老大,我们是来保护他的。另外,他们还动用了一大笔钱,准备击垮圣菲尔德矿业公司,扰乱智利的金融市场。”

阳子连忙走到楚凯华身边将小林的话重复了一遍。这时楚凯华刚才发言时戴的耳脉还没有摘下来。两人没注意,她们的对话被高音喇叭播放得一清二楚。

楚凯华直接接口道:“好,让小林把东北西北分部的人都调过来,他自己带五十个人守在燕京,随时准备开战。让李俊吩咐他的手下在华北地区打探对手的消息。另外,让他帮我订好去圣地亚哥的机票,再给我准备一张信用卡,里面钱不用太多,五千万美元就够了。”

阳子看了看林云儿她们,再指指自己,带着无比期待的眼神道:“那……那我们怎么办?”

“全都跟我一起去呗,我在这儿都呆腻了。”楚凯华色色地道:“这回,咱们去巴西丛林打野战怎么样?”

听到他俩的对话,林云儿连忙走过来,轻声道:“不好吧,今天刚开学,你又要逃课啊?”

楚凯华悄声道:“是吗?那我可以再申请休学一年吗?”

美女们听到麦克风里的声音,立刻欢呼起来……

全场晕倒。

(全书完)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