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花医

第5章 滚蛋

第五章 滚蛋

张云心里暗暗想着这些事情。

在自己身边两个女朋友的陪伴下,走到了药剂楼门口的报名处。

在一个还算漂亮的女护士帮助下,报好了自己的名字。

“这一次的话,我们医院一共选取十一个在比赛中表现最优秀的实习医生,其中九个,会被安排到医院普通病区,成为医院普通区的心脑外科实习医生,另外最优秀的两个,会安排到VIP病区,成为VIP病区,心脑外科的实习医生。”

女护士对张云暗暗说着。

同时看了一眼,跟在张云身后的两个对方的女朋友。

在医院里,见惯了各种美女的这个女护士。

在看到张云的两个女朋友时,脸上还是微微一愣着。

想不明白,眼前这个,摸样普普通通的男人,怎么可能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是富二代,还是官二代?”女护士心里暗暗想着。

张云可能的身份。

张云很快在女护士的帮助下,报好了名。

拿到了一张测试卡。

因为报名这次比赛的人很多。

大概有三四百名的样子。

而且都是今年刚刚从医学院毕业的学生。

这么多学生一起测试比赛。

医院配置的简易操作台就显得不够了。

虽然云都市的第三人民医院,是市内重点的三甲医院。

但是就是如此等级的医院,也不可能配套可以供三四百名学生,一起使用的简易操作手术台。

毕竟医院不是学校。

不可能一下子有那么多实验用的手术要做。

所以的话,在三四百名学生中,先选取出五十个优秀者,然后再进行测试比赛。

市第三人民医院,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张云拿着测试卡,在一个医院女护士的陪同下,来到了附近的一个简易操作台旁。

排着队。

所谓的简易操作台,指的是一个显微镜缝合操作台。

一台显微镜摆在操作台上,一个女护士作为配合。

然后的话,还有可以供医生使用的两个手术操作刀。

显微镜缝合,是外科手术中,最耗耐心和体力的一种手术。

在显微镜下,人体剖开的毛细血管,密密麻麻着。

用操作台上,极其细腻的操作刀,对这些毛细血管一一进行缝合。

其中配合的几个护士,对剖开的毛细血管一直进行冰冻处理,防止剖开的毛细血管,血流过度,使得在操作台上的医生,无法观察到这些剖开的毛细血管,还有就是给操作台上的医生,不停进行吸汗。

因为是高度精力集中的显微镜缝合手术。

即使在空调降温的手术室内,这样的一个手术做下来。

一身汗,还是免不了的。

一般的显微镜缝合手术,需要的时间,都在八到十个小时左右。

要是碰到断手的显微镜缝合手术,可能需要的时间更长,而且需要好几个外科手术医生,进行协同配合,一同进行显微镜缝合。

当然,测试比赛中,不可能让学生们,进行真实的人体毛细血管缝合手术。

而是用青蛙之类的动物,先行进行截肢,然后让学生们,把截肢掉的部分,用显微镜缝合的方式,重新接起来。

药剂楼中,进行简单测试的显微镜缝合手术台,显得不多。

就十几台。

每一台的后面,都站着,大概七八个等待测试的学生。

这些学生中,女生不多,基本上是男生。

学习外科手术的医生,张云看了,十个里面有九个是男的。

难得有个女的。

测试的过程,显得很快。

测试的老师,手里戴着一双塑胶手套。

旁边一个女护士手里,抓着一个蛇皮袋。

在那蛇皮袋里面,装着上百只实验用的青蛙。

来一个测试的学生。

那老师就从那蛇皮袋里面,拿出一只青蛙。

用一把医用剪刀,大概把青蛙的一只腿,剪到半残的地步。

然后交给一个女护士,把这只半残的青蛙,固定在手术操作台上,让接受测试的学生,来进行对青蛙毛细血管的缝合手术。

那老师,也不会让测试的学生,完全缝合着。

大概着看着能缝合几条毛细血管的话,就会让其通过着。

张云站在队伍的后面,暗暗观察着。

发现测试的学生中,真正能拿到通过卡的,没有几个。

十个之中,最多一两个着。

看着前面测试的学生,一个一个的被淘汰。

张云的心情蛮紧张着。

那老师口袋里,放着的通过卡,就露在他口

袋的外面。

测试的学生,每一个都紧盯着这个通过卡,但是就没有几个能从他手中拿到着。

张云排队的这一组。

更是显得离奇,十几个测试的学生,竟没有一个能通过着。

看着这样的情况,监督比赛的那个医院老师,也显得心情烦躁着。

看着张云走了过来,对方二话不说着,从自己身下的蛇皮袋中,取出了一只实验青蛙。

手中医用剪刀一剪。

哒……的一声,竟然直接把一只青蛙大、腿给剪掉了。

青色的青蛙大、腿,直接从那老师的手中,落到了下面的简易手术台上。

鲜血淋漓着。

一边作为助手的两个女护士,看着这样的情况,脸上暗暗发愣着。

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的样子。

可能是因为,主持这样的比赛感觉烦了,也可能是觉得眼前的这个张云,在他看来,肯定也是一个不能通过比赛的人。

那主持比赛的老师,对着身边的两个女护士,暗暗了一声。

“还楞着干嘛。”

医院的男医生,对于医院的女护士,有着绝对命令的权利。

男医生一说,女护士们,都显得很听话着。

在那男医生这样的话后,那两个发愣的女护士,二话不说着。

就把那失去了青蛙大、腿的青蛙,给摆到了简易手术台上。

掉落在手术台上的青蛙大、腿,也固定在上面了。

那主持比赛的男医生。

显得有些烦躁着。

从张云的手中接过了测试卡,嘴里暗暗说道——缝合。

听着那男医生的话。

张云脸上楞了一下。

心情显得暗暗无奈着。

只好走到了简易手术台上。

站在显微镜缝合手术台上。

张云并没有直接进行手术着,而是目光朝着比赛场地不远处的两个女朋友的方向看了过去。

“老公,加油。”李琴显得大胆着。

对着张云,微微喊了一声,示意着他。

单小蜜却显得害羞着,只是朝张云挥舞了一下小拳头,示意着自己,在给他加油着。

张云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女朋友后。

心里多少有了信心。

“妈的,这样两个女朋友,老子一定要全收了。”

张云心里暗暗想着。

双手的话,抓住了手术台上,两把操作刀。

低头看向了下面的显微镜上。

光聚已经调好了的显微镜,张云看下去,直接一眼,就把正对着的青蛙大、腿上的毛细血管看到了。

但是因为血污的关系,张云感觉无从下手着。

“冲洗,敷冰。”张云嘴里暗暗喊了一声。

喊着这样的话,张云自己的心里都感觉怪怪着。

张云这是一种习惯性的语言。

因为被他附身的这个家伙,在解剖这个领域上,确实下过苦功夫。

四年医大的学习,对方对这种动物类的毛细血管缝合手术,做了不下几万例着。

一边作为助手的两个女护士,听着张云嘴里干脆的声音,脸上暗暗一愣着。

那感觉,好像自己真的是上了手术台,在给外科手术医生,做助手一般。

微微愣了一下后,张云身边的两个女护士,开始给手术台上的青蛙进行清水冲洗,然后的话,对于青蛙的残肢,进行敷冰处理着。

一边主持比赛的医院男医生。

听着张云嘴里命令女护士的话,暗暗一笑。

“现如今医学院的学生,架子一个比一个大,真本事,却一个比一个烂着。”男医生不相信,张云能把眼前这只青蛙的残腿给缝合上着。

“过关的标准是,两分钟的手术时间内,缝合三个断点毛细血管。”

“这样的速率,放在一般的县级医院,都可以当外科手术室的主治医生了,他这种三流医学院出来的学生,怎么可能过。”

张云毕业的学校,这个主持比赛的医生,从张云交过来的测试卡上见到了。

在他的记忆里,张云所读的医学院学生中,来这里报名测试的,还没有一个能过眼前这种考验的。

那主持比赛的医生,心里暗暗想着。

感觉自己都操劳了一个上午了,身体也感觉乏了。

就示意着不远处的一个同科室的医生,到了旁边不远处的一个休息室里面,打算抽一只烟,解解乏着。

“毕竟是断腿的实验蛙,可以缝合的断点毛细血管,比较多,多给你小子一些时间,让你慢慢玩吧。”

“等老子一支烟后,再让你滚蛋。”

想着这些,那主持比赛的医生,一副大摇大摆的样子,暂时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