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花医

第19章 嬉闹的早上

第十九章 嬉闹的早上

拉着自己的两个老婆,就在宿舍里胡闹了起来。

都已经确定了关系,李琴和单小蜜,也就没怎么害羞着。

和张云在寝室里,闹开了。

“干嘛拉,坏死了……呵呵呵……”

“不要,不要嘛,人家今天都被你弄了好几回了,你还要弄,人家可受不了了。”

张云不管着自己两个老婆,嘴里的说头。

说弄也就弄了起来。

都是年轻人嘛,身体的承受能力,自然是强劲着。

一天干几次,这样的事情,就应该是年轻人来做着。

一夜风流,在所难免着发生了出来。

第二天的早上,六点不到,张云就起床了。

打算着去医院外面晨练一翻。

最主要的是,那家传的刀法,好好练习一下着。

可是小小的床、上,两个老婆揉着。

一个还压在自己的身上。

如此情况下,张云只是微微一动。

其中一个老婆,就醒转了过来。

“这么早,就醒了啊。”压在张云身上的单小蜜,嘴里暗暗说着。

单小蜜只是穿了一条小内、裤,上身全、**。

光溜溜着身体,压在张云的身上,让张云感觉舒服着,单小蜜的话,也是感觉这样和自己男人,身体接触的方式,显得舒服着。

“恩!晨练一下。”张云嘴里说着话,大手就在单小蜜的臀后拍打着。

单小蜜的翘、臀,光溜溜着,玩起来,很有手感着。

“宝贝,要不,在你身上先晨练一下。

张云暗暗说着话,就把自己的身体,拱在单小蜜的身上。

一边拱着,嘴里一边说着——你看,我这情况,是不是要先练习一**、下的**、剑啊。

张云说着话,身、下硬、硬的东西,就在单小蜜的双腿间刮着。

感受着这样的情况,单小蜜的小手,不停在张云的身上打着。

“要死拉,说什么呢?人家昨晚都被你弄了那么几次了,你今天还要,人家能受得了啊。”

单小蜜暗暗说着话,伸手就抓到了张云身、下的东西上。

“把你**、剑瓣断了。”单小蜜说着话,小手就对张云那东西,粗、暴了起来。

“噢……”张云感受着这样的情况,身体一动,就把单小蜜的身体,狠狠着压在了自己的身、下,大手在单小蜜的胸前,揉、捏着。

“死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了,看我怎么修理着你。”

张云和单小蜜这么一闹,一边的李琴,却被闹醒了。

看着两人身体纠、缠在一起的样子。

李琴看着,嘴里——呵呵……笑着。

“大清早着,你们兴趣可真浓,非还要运动,运动着。”

李琴说着话,从床、上爬了下去,然后的话,找了一身紧身的运动服,穿在了身上。

李琴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有早上运动的习惯。

住到了医院宿舍里面后,她不想把自己这个习惯,给丢了。

“小蜜!你是陪他在床、上运动着,还是陪我到外面运动啊。”李琴暗暗对单小蜜说着。

“呵呵……”听着李琴的话。

单小蜜就从张云的身、下,挣扎了出来。

“自然是陪姐姐一块运动了。”

“陪他这个大**、魔,人家可受不了着。”

单小蜜说着话,也开始在房间里,找寻着运动型的服装,穿戴着。

看着房间里的情况,张云无奈着,只好起床了。

张云低头看着,自己身下的那个横出来的宝贝。

嘴里暗暗一声——可怜你了,兄弟。

李琴和单小蜜听着张云的话,都是呵呵笑着。

“好了,老公,运动了,就不想了。”李琴替张云拿着那把刀,拉着张云就冲出了宿舍。

来到了宿舍下面的公园里面。

医院普通病区的后面,有一个小公园。

花花草草的,显得幽静着。

在这个小公园里面,早上的话,有一些病患,被自己的亲人推着轮椅,在里面逛着。

也有一看就是情侣关系的,男男女女,在医院里慢跑运动着。

医院里的男女、关系,一般都是一男配多女着。

一个医生带着家里喜欢运动的三四个老婆或者小妾,在医院里,有说有笑的跑着。

这医生身边的大小老婆,还真是漂亮的不行。

看着一对对,在自己身边慢跑过的美女。

张云的目光,就迟迟不愿从她们的身上挪开着。

嘴里还一个劲的说着——真是漂亮,身材真好之类的话。

“走了。”看着自己男人,傻傻的样子。

李琴和单小蜜都是笑着。

“瞧你出息的样子,以后在医院里混好了,比这些漂亮的老婆,有你娶得。”

在两个老婆的拉扯下,张云在医院的小公园里面,也是慢跑了一阵,然后到了一处还算开阔的地方,拿着那把朴刀,练习起了家传的刀法。

张云家传的刀法,名字很普通,就叫——张家刀法。

刀法的名称普通,就连刀法的招式也显得普通着。

张家刀法一共有九式。

张云的话,现在只练成了其中一式。

这一式叫绵里刀。

所谓绵里刀,练得就是一种心态。

一种缓慢的心态。

这绵里刀的刀路,显得很普通,比最普通的刀法,都普通着。

就是掌刀在手,在自己的面前,轻轻一横。

笔直的横过去。

就算是完成了一招刀法。

这横过去的距离,就是半米不到的距离。

可是需要的时间,却是足足五分钟的时间。

要求的话,在这五分钟的时间里,自己手中的刀,不能偏移一分一毫着。

这一个招式,张云小时候练成的话,足足一共花了三个年头的时间。

小时候,张云显得不懂事。

长辈叫自己练习,自己也就练习了。

后来懂事了,感觉这刀法就是一个十足的坑人刀法。

加上教自己这个刀法的爷爷,在随后的几年,病重去世了。

没人监督下,张云也就放弃了对这个绵里刀的继续练习。

如今发现这个刀法与手术刀法,有着异曲同工的妙处。

张云自然想把这个刀法,再好好温习几遍着。

心无杂念下,张云手中朴刀,慢慢横出。

一个呼吸,横出一厘。

双腿站稳马步,就这样慢慢练习了下去。

这个绵里刀,张云小时候毕竟好好练习过几年,如今重新练习,虽然一开始显得艰难,但是几分钟后,也就进入到了宁心静气的感觉之中。

状态也就来了。

绵里刀一招练习完毕。

张云身上,汗水已经完全湿透了衣服。

整个人,都感觉虚脱了一般。

“我靠!要不是对手术有用,这苦逼的刀法,谁愿意练啊。”张云心里暗暗想着。

就继续开始练习了两遍,这个绵里刀。

把绵里刀的熟练程度,练习到了儿时掌握的程度,一半以上的水平。

三遍绵里刀练好之后。

张云就打算先试炼一下,张家刀法的第二招——抽风刀。

所谓抽风刀,指的是一种意境。

就是说,刀法的练习者,在面前的空间中,对周围两边的空气,各砍一刀,两刀之下,让中间被刀斩断的空间,形成一种向上的空气托力。

然后把刀放在这个空间中,刀会在这个托力的影响下,不垂落着。

这样的一种意境,出刀一定要快速,不然是无法达到着。

配合着这样的刀法,也是有一套心法口诀的。

嘴里的呼吸吐纳,也是有讲究着。

这些,张云从小就在自己爷爷的灌输下,记在了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