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花医

第27章 小李飞笔

第二十七章 小李飞笔

苦恼了翻后,张云对着三个贴身粉护,微微笑了下,就转身出去了。

来到了曹云德的办公室里面。

此时曹云德的办公室里面,除了两个儆着些科室文秘工作的助理粉护外,还有两个,就是曹云德的两位太太。

位是张云先前就认识的六太太罗雪,另外位,是曹云德的七太太——罗密。

罗密很年轻,医学院毕业没父几年。

二十六七岁的样子。

长得也是青春亮丽着。

标标准准的个大美人。

因为罗雪是她的小姑,所以前几年医学院毕业后,就拖着小姑的关系,进入到了云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工作。

进入到了自己姑丈曹云德的科室里面,当了个实习医生。

一个是侄女,?一个是姑丈。

本来的话,曹云德和罗密Z间,是不可能发生什么的。

但是随着罗密和曹云德,在起工作了几年。

经历了些事情后。

两人竟然有了感觉。

本来曹云德还是有些推拒着,不想和这个,比自己小了近十五岁的小侄女结婚。

但是的话,双方家里人知道了这样的事情后,都觉得是件挺不错的事情。

所以就纷纷撮合着。

曹云德在这件事情上,最担忧的,就是罗密家里人的反对,见对方家里人都同意,也就顺其自然着,在前两年,和这个罗密结了婚。

让她成为了自己家里的第七房太太。

“哟一得了三个贴身粉护,春风满面啊。”六太太在电脑中,查着些资料。

看见张云走丁进来。

就开着张云的玩笑。

这样的话,惹得科室里面,另外两个助理粉护,嘴里呵呵笑着。

边的罗密也是,停了手头上的工作,暗暗看了眼,这个张云,嘴里也是笑眯眯着。

“六师母,七师母。”张云对着罗雪和罗密,暗暗了声。

另外两个科室里面的粉护,也是点了点头,打着招呼。

“六师母,别再说我贴身粉护的事情了。”

“弄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对她们约会了。”

张云嘴里暗暗说着。

听着张云的话,看着张云挠头苦恼的样子。

罗雪和罗密嘴里依然笑着。

“这有什么难的,你是她们领队医生,你的话,对她们来说,就是命令,你直接命令她们三个,今晚跟你出去约会,不就是了。”

“真要这么好弄,就好了。”听着六太太的话,张云嘴里暗暗了声。

“工作上,她们自然听我的,感情上,我要是也这么强势着,她们就不见得给我面子了。”

“呵呵……倒也知道这个理。”六太太嘴里笑着。

脸上的表情,微微平静了下。

“没什么难的,既然都是你的贴身粉护了,那她们三个,就算是大半个人,都给了你。”

“就差那层窗户纸了。”

“你认认真真对待她们,认认真真约会她们,这下面的事情,也就水到渠成了。”

罗雪想着自己和曹云德的那些事情,就暗暗把其中的道理,告诉着张云。

“是嘛……”张云听着这些话,暗暗挠了挠头,显得并不是很相信着。

毕竟张云漫经历过,娶妻、纳妾这样的事情,所以其中的道理,张云也就不是那么太懂着。

暗暗和两位师母说了几句。

张云就说起了,来找她们,自己想要求得事情。

“想要找点事做。”罗雪听着张云的话,嘴里暗暗了声。

“对,是该要做点准备了,不然的话,和区那新来的实习医生斗法,估计你小子,要败得很惨了。”罗雪嘴里暗暗了声。

听着这样的话,?边的罗密暗暗说道——六姐一张老四才来,这种新手比试,还要进行啊。

罗密暗暗说着,把手中的圆珠笔,转得飞快着。

脸上露出种,并不相信的表情。

“这是规矩,上次人家区那小丫头刚来,不是也和鱼老三斗了场嘛。”

“就许我们科室,以老欺新,就不许他们区,这么干。”罗雪这么说。

罗密暗暗点了点头,转头对着张云暗暗笑。

“张老四一我看,你还是抓紧时间练习吧,要是被那小丫头,整输了,而且还输得彻底的话,老头子那里,肯定饶不了你。”罗密毕竟

年轻,说起这样的事情,脸上难免着,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听着两位师母,说了这么多话,张云却句都听不懂着。

感受着这样的情况,张云脸上也是暗暗急着。

“两位师母,到底是什么样的比试啊,老大竟然会这么重视着。”张云受了曹云德的赏识,进入了VIP病医工作。

他可不想因为自己无能的表现,而让自己老大的脸上无光了。

为了自己在医院的前缝,也为了报答

曹云德对于自己的赏识。

张云在关系到科室脸面和自己老大脸面的问题上,?定会豁出自己老命拼着。

看着张云脸上着急的样子,六太太罗雪,嘴里暗暗笑。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比赛,只是医院对于你们这种实习医生的种测试。”

“我们胸脑外科的实习医生,每个月十五号的时候,医院的领导,会组织这样的测试次。”

“在电脑上进行的,就是那种模拟手术的电脑程序,随机给你们这些实习医生,抽取份手术病例,让你们作为其中的手术助手,参与

#去,事后,电脑给你们评分,当然分数高的,就算是实习成绩好的哪位了。”

听着罗雪的话,张云暗暗点头,表示明白着。

“原来是这样啊。”

“本来的话,这样的测试,实习的医生,只要达到八十五分以上就行,像我们医院这两个胸脑外科招收的实习医生,这样的成绩,?般

$是很轻松就过去了。”

“可我们医院,偏偏有两个胸脑外科,所以的话,?旦两个科室里的实习医生,同时参加这个测试时,就成了医院评头论足的件大事

}。”

“也就成了我们家老头子和对方科室越进脸上的脸面。”

“像上次,鱼老三都在我们医院当实习医生快五个月了,竟然还输了人家刚刚进入医院,当实习医生个月的小丫头,足足五分的成

绩。”

“这个,就差点没把我们家老头子,气出病来。”

“害得老头子,在越进的面前,足足半个月,都抬不起头着。”

想起男人间的那些斗法,罗雪和罗密,嘴里都是呵呵笑着。

“这次,人家科室的小丫头,已经是实习两个月了,而你却是个月,所以的话,你可要好好努力啊,要是在测试中,分数被小丫头

得太多了,老头子估计这个月的脸面,也要漫了。”

张云听着两位师母的话,心里明白了,最近段时间,自己最主要的事情,是要干什么。

那就是利用医院提供的,电脑手术模拟器,进行大量的练习,以此来提高自己在实习测试中的分数。

明白了这些,张云对两位师母暗暗了声后,就从她们的科室中走了出来。

朝着八楼摆放检验器材的房间里面,走了过去。

因为那里,就有台模拟实验手术的机器。

在经过鱼龙兵的科室时,也跟里面,端坐在沙发上的,三位自己的贴身粉护,说了下,自己的去处。

免得她们担心着。

如今张云算是她们三个的领队医生,关系上,更是被科室里的人,认为是张云的未婚小妾。

所以的话,张云在这个医院中,已经算是她们三个的主心骨了。

万有急事,找不到他的话。

她们三人是要急的。

“恩,知道了,你去好好练习吧。”美云暗暗对张云说着。

同时看了眼,旁边自己的办公室里面,装修的情况差不多了。

就和美青还有徐?,朝着自己的办公室里,走了过去。

打算开始收抬起来了。

八楼科室间的墙壁,大部分都是透明的玻璃。

在张云匆匆的身影,进入到八楼摆放检验器材的房间后。

曹云德暗暗看着,手中的圆珠笔,砸了一*边自己徒弟,鱼龙兵的脑袋。

“看看人家张老四,不用我来说,自己就钻进了器材房里,练习模拟手术来了。”

听着自己老大的话,鱼龙兵摸了摸,被自己老大打过的脑门。

看了看,远处器材房里的情况。

看着张云,趴在手术模拟台上,认真手术的样子。

嘴里暗暗句——老大一你也知道那小丫头的厉害。

“胸外搭桥,四根,?般是四小时才能完成的助理手术时间,这小丫头,楞是两小时半就完成了,这是正常人能完成的事情嘛。”

鱼龙兵的话,才说完。

曹云德手中的笔,就直接砸在了他的脑门上。

“自己无能,就不要找那么多借口,你有空,去看看,张老四哪天比赛剩下的几只实验青蛙,就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句

话了。”

“实验青蛙。”经常被自己老大,用圆珠笔砸脑袋。

鱼龙兵有些受不了了。

身下的椅子挪动着,和自己的老大,分开了些距离。

“你是说断腿的实验青蛙啊?”

“都过去了整天了,还能有活的啊?”

鱼龙兵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都离开了自己老大老远的距离了。

如此情况下,在自己刚才那句话下,自己老大手中的圆珠笔,脱手而飞,照样是砸在了他的脑门之上。

比直接用手,砸过来的,还要准确着。

感受着这样的情况,鱼龙兵心里暗暗了句——妈呀一小李飞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