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花医

第103章 有了妈没女儿

第一百章 岳母大人

爱言情天天更新!请收藏们的网址 以便下次阅读!

“没想到,这样看似无聊的事情,竟然有这么多好处着。”张云心里暗暗想着。

看了一眼身下的玉芬。

“我的好岳母,你也看了我这宝贝好久了,你就在你女儿面前,好好展现一下你的嘴功吧。”张云说着话,故意把抓在玉芬小手中的玩意,往玉芬小嘴旁捅了过去。

那玩意前面的黏黏**,一时间,就粘在了玉芬的小脸上。

“要死了,你这熊孩子。”阶玉芬脸上害羞着,也是笑着。

转头更是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女儿。

“小小,跪过来,好好看看你妈妈是怎么服侍男人那东西的。”

“知道了。”卢小小嘟了嘟小嘴,走到了自己母亲的身边,和自己的母亲一起,跪在了张云的身下。

看着张云虎头虎脑的身下玩意。

老实说,卢小小在惊叹之余,也是有些害怕着。

“这么大的一个玩意,要是捅、进女人的小嘴里,捅、住了,那女人呼吸都不行了吧。”卢小小心里暗暗想着。

“估计捅死,都有可能。”

看着自己的母亲,小嘴一张,慢慢着把自己男人那东西。

一点一点吞了进去。

只是十秒不到的时间,张云那东西,就完全进入了玉芬的小嘴里面。

“我靠,跟我大姑的嘴功,都有得一拼了。”张云心里暗暗感受着。

同时抓着玉芬脑袋后面的一把头发,用了起来。

“玉芬,快一点不要紧吧。”

“恩……”玉芬嘴里暗暗了一声,冲着张云点了点头着。

“呵呵,那就好。”张云喜欢的,就是在自己女人的小嘴里面,直来直往着,那样感觉爽快。

玉芬答应了,张云也就不客气了起来。

抓着玉芬的头发,就控制着她的小嘴,试用了起来。

张云用过的小嘴很多。

连着家里的大小老婆算进去的话,也有二三十张小嘴了。

用到现在,最好用的,还是张云的大姑张曼。

毕竟张云的大姑,身份是高级情、妇的身份。

这样的身份,小嘴和身下的部位,都是极品着。

一般的男人,想要在高级情、妇这两个部位中,享用起来。

一般都是三分钟就交代了。

可是张云没有想到,自己的丈母娘玉芬,小嘴也这么好用着。

果然是能给奇美家族族长卢天,当过情、妇的女人。

嘴功的话,不一样啊。

试用了自己丈母娘小嘴几下后。

张云感觉满意着。

另外一只手,也就按在了玉芬的脑袋后面。

开始以自己心意来享用着玉芬的小嘴。

不再顾及玉芬的感受了。

张云抓着玉芬身后的头发,自己坐到床头的时候,也把玉芬的小嘴,抓着到了那个地方,依然服侍在自己的身下。

然后的话,按进按出着,用着玉芬的小嘴。

“小小,你妈的小嘴,还真是棒,你真要好好学着。”张云一边用着,一边说道着身边的卢小小。

卢小小此时,已经看傻眼了。

不明白自己母亲这么小的小嘴,怎么就能让自己男人那么大的东西,完全吸纳着。

不仅完全吸纳了,而且还有很大的活动空间。

使得自己男人的那东西,在自己母亲的小嘴里,一进一出着,获得了超爽的快乐。

“这,妈妈可真厉害。”卢小小心里暗暗想着。

同时的话,心里对于学习嘴功这样的一件事情,也有些向往了起来。

五分钟的享用后,张云感觉到了。

用力快速着享用了几十下。

然后就把自己那东西,从玉芬的小嘴里,弄了出来。

然后对着玉芬的小脸和头发,射击着。

张云喜欢这么干着。

因为这么干,感觉上很爽。

特别是看着自己的女人,被自己那东西射击的时候,又害羞又害怕的样子。

看着那种样子,张云的心里就爽极了。

玉芬也很有高级情、妇的素贞。

被自己的女婿,这样射击着。

她只是微微闭着眼睛,嘴里小声惊呼了几下。

“啊,啊,啊……”着。

十几声后,张云那些东西,也就涂满了玉芬的小脸了。

卢小小看着张云,在用了自己妈妈的小嘴后。

脸上开心的样子。

心里痴痴的想着——要是我那小嘴,也那么好用,这家伙,肯定也会爱死我了。

玉芬也没顾得上,把自己脸上的那些**擦掉。

而是很有职业道德着,把张云身下那东西,用自己的小嘴,清理了一下。

然后才从自己女儿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纸巾,拿了其中几张,清理着自己的脸颊和头发。

“小云,你看来是很喜欢,把身体里面的东西,糟、蹋在自己女人的脸上和头发上。”玉芬说道着自己的女婿。

“呵呵,习惯了。”张云嘴里不好意思着。

“看着我的女人脸上和头发上,都是我那些东西,我会感觉很满足着。”

看着张云脸上不好意思的样子。

玉芬嘴里笑了笑。

“这事没什么觉得不好意思着,我们女人,就是你们男人享用的工具,怎么玩快乐了,你们男人就可以怎么玩着,别有什么心里负担着。”玉芬说着张云。

“你是这个世界上,有能力的男人,男人有了能力,就可以享用很多的女人,获得别的那些男人,无法获得的,玩弄女人的快乐。”

“再说了,这个世界上的女人,有几个不愿意,被有实力的男人,享用着。”玉芬说着话,从张云的身下,站起了身体。

转头看着身边的女儿。

“你也看见了,女人的嘴功要是好,自己的男人会多么的快乐,你想自己的嘴功变得好起来嘛。”玉芬问着卢小小。

卢小小无奈着低下了头。

嘴里暗暗一声——谁不想啊。

“想就好好努力着,你现在的小嘴,根本不配给小云服侍着,这样吧,先用墙壁上那个,好好练着。”玉芬指了指,墙壁上那个十五公分长的玩意。

“啊!用死物练啊。”卢小小嘴里,不高兴着。

“怎么?你还想用小云那东西练,你那小嘴配嘛。”

被自己老妈这么一说,卢小小无奈着低下了头。

“一张初级情、妇的小嘴,没一个月的苦工是练不出来着,中级情、妇的小嘴,那至少是一年,而像你妈妈这样一张,高级情、妇的小嘴,必须下三年的苦工,而且练成了以后,每天要在嘴功上,花费一个小时的时间,这样才能保持着自己小嘴的状态。”

“你以为一个被自己老公喜欢的女人,是这么容易就能行的,小嘴是一个方面,身下那部位好不好用,也是一个方面。平时叫你保养自己的胸、部和下面,你就是不听,你看着好了,你那胸、部,小云玩几下,就很容易垂下来了,那乳、晕就更不用说了,有了男人后,捏玩几个月,就完全黑下来了,下面那部位,更是不用谈了。”

“小云那东西,进进出出着,你那没保养的部位,小云用一个月以后,就会感觉没趣了,完全黑了不说,肯定也是松、垮的不行。”

玉芬一通好骂。

说得卢小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着。

小时候的懒惰,让卢小小知道,此时的悲哀了。

“老公,你真的会嫌弃我啊?”卢小小问着张云。

“这个……很难说啊。”张云为了督促自己的女人,好好保养着身体,自己也就只能这么说了。

其实在张云的心里,可不管这些着。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的话,身子再好,自己也不喜欢着。

可是女人保养身材和那些部位,是一件挺正经的事情,所以张云也就有意,把卢小小往这个方向引导着。

“坏蛋,也是个好、色之徒着。”卢小小说着张云,白了他一眼着。

“妈!今天就不要练习了啊,以后我肯定下苦工,好好练习着。”卢小小嘴里保证着。

“不行,想到什么,就该做什么,这样的人,才有成就,既然你有了信心,那你就现在开始练习起来。”玉芬要求着卢小小。

“妈……”卢小小无奈着,只好对着墙壁上的那个紫色男、根,练习了起来。

玉芬的话,搬了个凳子,坐在一边,做着指导着。

自己女儿身体上,做得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她及时指出着。

同时也扮演着,享用卢小小小嘴男人的角色。

把自己的一只手,放到了卢小小的后脑勺上,抓着她那里的一把头发,控制着卢小小。

帮助她练习着。

张云站在一边,看了一会儿后,觉得无趣着。

就点了一根烟,走到了房间外面。

散步了起来。

青姨的话,看着张云一个人单着,也就主动过来,陪着张云。

“姑爷,我和玉芬姐,你打算怎么安排啊?”青姨问着。

“待会走的时候,我问她一下吧,她要是愿意,明天你们两个就搬过来吧。”

“明天啊。”青姨暗暗了一声,脸上显得高兴着。

“那你今天晚上,住哪里啊?”青姨把心里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问着张云。

“住哪里……这……”张云嘴里微微了一声。

“是呀,不知道今晚我那岳母,愿不愿意让我碰着,要是可以的话,住岳母家也就是了,要是不愿意着,也只能是回医院了。”想着这些,张云心里烦着。

一个岳母玉芬,一个岳母的姐妹青姨,还有卢小小。

这三个女人,虽然都说是张云的女人了。

可张云正正经经的,可没有把她们当中任何一个给上了。

“只有身体捅、过的女人,才可以拍着胸脯保证,她以后就是我的了。”

“没捅、过身体,那就是还差了一点感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