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花医

第128章 对姐姐的照顾

第一百二十八章 对姐姐的照顾

“做舅舅的人,怎么可以和自己的侄**,搞在一起,而且是两个亲姐姐的**儿。”张云心里为难着。

“老子也太禽、兽了一点。”

“大姐,二姐,爸妈没搞错吧,竟然把让小雪和小羽,给我做童养媳,这……”张云嘴里吃惊着。

“爸妈的意见,我们姐**俩,也同意。”

“你如今已经是有权势的男音人了,小雪和小羽,跟着你,那她们一辈子也就幸福了,再说了,你是她们的舅舅,她们跟了你,你也不敢随便抛弃她们着。”

“只是的话,小雪和小羽岁数还小,我和你二姐的意思是,你再等几年,**她们。”

“等她们十四,十五岁了,再骑,现在骑的话,她们两个身**,肯定会被你骑坏的。”张云的大姐说道着。

神情显得很坦然着。

一点也不为这样的事情,而感到烦心着。

小侄**给有出息的舅舅,当小老婆,在她看来,是很好的一件事情。

也是很符合,当下**流的。

当下的有权势男人,不能骑自己的老妈了,那另外一些亲密的****亲戚,就成了他们的首选。

什么亲姐姐,亲****,亲侄**的,都娶了好多着。

以此来安**自己没有把亲妈娶了的,不爽心情。

当然了,这样的事情,多少着,也弥补了张璇和张美心中,不能给自己的亲弟弟当老婆,被亲弟弟骑着的一份遗憾。

妈妈不能完成的事情,**儿完成,也是可以的。

**儿被自己的小弟骑着,在她们两个看来,也有几分像是她们被自己的小弟骑着的感觉。

“不是的,大姐,二姐,这事就不能再商量,商量嘛。”张云嘴里苦恼着。

“我是舅舅,舅舅和小侄**结婚,这算什么事啊。”

张云也知道,这样的事情,在快活世界里,很多,可是让他接受起来,还是有些难度着。

“商量,你难道现在就想骑小雪和小羽啊。”张云的大姐,张璇白了张云一眼着。

“那你可太禽、兽了,你那东西,有多大,我们姐**俩又不是不知道着。”

“是呀,你那东西,不是成年的**孩,能让你骑着,以小雪和小羽现在的年纪,被你一骑,说不定就完全骑裂开了,搞不好,骑一次以后,还要进行外科手术着,要给她们缝合着,那样代价也太大了。”张云的二姐张美,也是说道着张云。

“哪有你这样当舅舅着,才十二三岁,你就不放过着。”

“这,这……这……”张云一时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是说,我们彼此的身份,不合适。”张云极力解释着。

“你和小雪和小羽,又不是亲生父**着,怎么就不合适了,再说了,就是亲生父**,要是老爸有兴趣的话,老爸只要有出息,**儿给他骑,也行着,没那么多讲究着。”

“这……”听着自己大姐的话,张云知道,和自己的大姐还有二姐,怎么说,也是没有用的。

因为彼此的观念是不同着。

“要等几年,才和小雪还有小羽,发生关系啊。”无奈之后,张云开口问着自己的两位姐姐。

“对,估计十四五岁,看她们身**发育程度,要是发育的好,十四岁就可以被你骑了,要是发育晚一点,估计要到十五岁以后了。”张美对张云说道着。

“小雪和小羽的话,下个礼拜一的时候,我和姐姐,就会带她们到你家里的,你给她们安排好住宿,还有就是给她们在云都市找一所情、**学校,让她们可以有课上着。”

“小雪和小羽,现在虽然上的情、**学校是,县城里最好的一所,可是这样的学校,比起云都市的教学能力,还是差了很多着。”

“换个教学环境的话,我想以她们两个的资质,考上高级情、**班,应该是很有希望的。”

“你如今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你现在收的**子,要是不能达到高级情、**的标准,也太委屈你了。”

“是吧,傻小子。”张美对着自己的小弟,呵呵笑着。

姐弟三人,已经快两年没见了,如今见到了面,心里自然都是蛮甜蜜着。

“这……哎……”张云嘴里无奈了一声。

接受了这种安排。

“至少这几年,是不用碰两个小侄**的,等这几年,我的心态适应了快活世界男人,该有的心态后。”

“估计这两个小侄**,我也就有信心下手了。”张云心里暗暗认为着。

身为男人,什么姑姑骑一下,丈母娘骑一下,亲姐姐再骑一下。

面对着这样的事情,男人心里自然感觉高兴又感觉刺、激着。

张云也不例外,也喜欢这样的事情,只是因为心里存在着观念上的问题,让他接受起来,相对慢了一些。

大概着和两位姐姐,说开了两个小侄**的事情后。

张云和两位姐姐,就打闹在一起着。

“竟然说你亲姐姐风、**,小子。”听着自己亲弟弟,说自己**、**比以前大了不少。

张璇气着,小手打着自己的亲弟弟着。

“是呀,还说我比大姑娘都会打扮着。”张美嘴里也是气着。

小手打着自己的弟弟。

打打闹闹之间,三人的感觉,有些荡漾着。

心里还想和以前小时候一般,打闹在一起。

可是又顾及着彼此的身份,不能玩得太开了。

玩得太开了的话,显得就有些不像话着。

犹犹豫豫之间,张云和两个姐姐之间的打闹,也就无声无息的结束了。

彼此的心里,都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好像是偷、情的滋味一般。

还想有空的时候,打闹一翻着。

张云和两位姐姐,也没说道多久,两位姐姐宁王妃就说着要走了。

张云的两位姐姐,自从年轻时,嫁人的那次,没听自己父母的话,和自己的父母闹了一次。

就一直跟自己的父母,关系有些不佳着。

跟着自己男人回娘家时,张云的父母,对待他们三人,总是不冷不热着。

看着两个外孙**的份上,才多多少少着,给着她们三人,一点好脸**着。

如今回到了家,该求的事情,也求到了。

所以张璇和张美,就感觉没必要着。

就想走了。

“这就走了啊?”张璇和张美要走,张云的父母,也就点头答应了一声。

别的什么反应,没有着。

只有张云,出来相送着。

“我回头跟老爸老妈说一下,你们俩的事情,都过去了十几年了,还和你们俩呕着气,这也太不像话了。”张云对两位姐姐说着。

“算了,现在我们姐**俩,想想,那时候她们的建议,是完全对的,所以再说这些,也没趣了。”张璇说着话,伸手拍了一下,自己弟弟的肩膀。

“小弟,小雪和小羽就**给你了,记住,现在可不许骑她们哦。”

“知道了,大姐,二姐,还说这些。”张云脸上不好意思着。

“呵呵……”张璇和张美,则是嘴里笑着。

“你们俩,也多保重着。”张云对着两位姐姐点了点头,目送着她们离开了。

看着两位姐姐的离开,张云的心里,心绪难平着。

脑海中,总是想着,两个姐姐,在自己脑海中,留下的那些记忆着。

有小时候玩闹的记忆,也有小时候两位姐姐照顾自己生活的那份记忆。

总之一时间,自己脑海里,很多很多关于两位姐姐的记忆,都给翻了出来。

尹饶在张云的心头着。

让张云的心情,一时难以平复着。

“你那两位姐姐,都走远了,你还发呆着**什么啊?”不知什么时候,玉芬来到了张云的身边,说道着张云。

“妈。”张云对玉芬,傻傻笑了一下。

“没什么,不知怎么的,两年没见的两位姐姐,见了面,心里的想法,就显得很多着。”

“什么想法,想收了她们的想法。”玉芬嘴里暗暗笑着。

“怎么可能,她们都结了婚,生活也显得蛮幸福着,除了姐夫生意不好外,别的也没什么挑着,这样的一个家庭,我怎么可能会有心破坏着。”

不知怎么的,在所有的这些****亲戚中,张云最能接受的,是自己的两个姐姐。

感觉姐姐给自己做老婆的话,张云心里是很愿意着。

“骑她们的时候,我也会很温柔的。”张云傻傻想着。

“这可难说。”听着张云的话,玉芬嘴里暗暗了一句。

“怎么了?你有什么想法嘛?”张云对自己的丈母娘说着。

“想法没有,只是感觉,你两位姐姐的家庭,可能有问题。”

“有问题。”张云嘴里暗暗说着。

“对!男人生活在世,最重要的,就是权势,有权势的男人,手中掌握的家庭,就相对起来,显得稳固着,当然了,男人那玩意的能力,要是强悍的话,这个家庭,就会显得更加稳固着。”

“可是你姐夫这个小老板,即不会做生意,你那两个姐姐,脸上也没****的红晕在,一看,就是没有被自己老公经常****的**人。”

“经常被自己老公**着的**人,脸上容光泛发着,自然而然着,有一种光彩,在脸上展现出来,可你那两个姐姐,估计已经有几个礼拜,都没被男人**过了,所以脸上的笑容,看起来的话,显得苦涩着。”

“妆容的话,就更不要说了,虽然抹了很多粉着,但是基底的话,是一点光彩也没有着。”

被自己的丈母娘这么一说。

张云也感觉蛮对着。

“是呀,两位姐姐,刚才在我面前的时候,确实有一种无精打采的样子。”

“而老子的**人,每一个,都是生龙活虎着。”

张云知道,自己的**人精神好,为的是什么。

那都是张云平时狠狠**,给**出来的。

**人被**的彻头彻尾后,整个身**,就会把****柔美的感觉,展现出来。

一投手,一举足,都是**人味着。

男人看着这样的**人,就会很想骑着。

可是自己的两位姐姐。

经自己丈母娘这么一说,张云的心里,有些担心着。

“两位姐姐的婚姻,真走到了尽头吧。”张云暗暗想着。

担忧之中,又似乎有那么一丝期待着,期待着两位姐姐的婚姻,真出现了问题着。

“我这是,怎么了?”张云不明白着,自己的心态。

“难道我真这么希望,两位姐姐的婚姻出现问题嘛?”

张云心里明白,自己对两位姐姐,除了亲情外,确实有感情存在。

这一点,他是承认的。

张云心里为着这样的问题,苦恼了一阵。

苦恼过后,也就不苦恼了。

“老子姑姑收了,丈母娘收了,侄**也收了,收自己最喜欢的亲姐姐怎么了。”张云心里暗暗认为着。

“反正禽、兽了,到时候有这样禽、兽的机会,老子也就不管了,把两位姐姐,就收在自己房里了,就骑着,狠狠骑着,就当自己最喜欢,最疼**的老婆骑着。”

对于张璇和张美,张云接受的程度是最深的。

所以张云并不建议着,那一天发生,自己把两位亲姐姐娶了的事情。

“我是不会主动破坏姐姐和姐夫的感情着,但是他们感情真出了问题,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两位姐姐,我就收了。”

“我最喜欢的姐姐,姐夫照顾不好,那就该有我来照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