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花医

第154章 品老婆

第一百五十四章 品老婆

“知道了……”张云认真回应着。

张云是快活世界有权有势的男人。

虽然说这样的男人,想要获得处、女,是很容易的。

随便招招手,不知道多少处、女,愿意把自己的身体奉献给他着。

可即使如此,在张云的眼中为,保持了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的处、女之身的女人。

对他来说,还是很宝贵的东西。

他会显得尊重着对待她们着。

越月和娇若雨身上的处、女之身,就是如此。

张云在得到之前,会给予一定的尊重着。

“可是不能碰你们的身体,那你们要是穿着这样性感的衣服,和我一起睡觉的话,我万一要是憋不住了,那可怎么办啊。”张云指了指,摆在**的,一件娇若雨的性、感内衣。

那是一件连体的,腰部带镂空设计。

颜色纯黑的丝质睡衣。

胯、部的位置,只是很单薄的面料,展现在那里。

胸口的设计,也是很深V领的,几乎V领到了胸口最下面的地方。

张云感觉,自己的老婆们,要是今晚穿着这样性、感的睡衣,陪着自己的话。

让自己鳖着不上她们,他肯定会疯了。

“笨蛋。”听着张云的话,越月和娇若雨嘴里都是笑着。

“不能把我们姐妹俩的身体骑了,别的地方,就不可以骑了。”越月说道着张云。

“还说你是,云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开院以来,最聪明的一个医生呢?我看啊,是最蠢的医生才对。”越月说道着张云。

目光白了张云一眼。

“呵呵,身体是身体,女人的身上,可以玩的地方,又不只是那里。”娇若雨也是说道着张云。

娇若雨知道,自己的身体,那代表着自己的贞、操。

这一点上,女孩子自然是显得自我尊重着。

不能马虎着,随便给出着。

可是女孩子的小嘴,或者胸前的奶、子,就没有贞、操的概念了。

女孩子心里喜欢那个男孩子的话,都是可以给出的。

此时的娇若雨,把自己已经看成了是张云的女人。

所以晚上的时候,把自己的小嘴和胸前的奶、子,奉献给张云来玩,她觉得是应该的。

“总不能让他一个晚上揉着我们姐妹俩,什么也不能用吧。”

“不能骑我们姐妹俩的身体,那我们姐妹俩的小嘴,还是可以给他骑一下的。”

“这……这……”明白着两女的意思,张云嘴里笑着。

“呵呵,呵呵……”笑得还蛮傻的那种。

“那换睡衣吧。”笑过之后,张云嘴里建议着。

“傻样。”听着张云的话,看着张云傻傻的样子,越月和娇若雨,嘴里都是笑着。

两女从床、上站了起来,来到了自己的行李箱旁。

各自从行李箱中,把自己准备好的睡衣,拿了出来。

两女这次和张云出来的时候,做了很多的准备。

这其中的睡衣,两女就准备了好几件着。

“为了让他和我的第一次,显得美妙着,选几件性、感的睡衣,那是在所难免着。”越进心里暗暗想着。

“虽然感觉害羞,但毕竟是自己的男人,穿这样下、贱的睡衣,是给自己的男人看着,所以应该是不要紧的。”娇若雨看着,从自己行李箱中拿出来的睡衣,脸色显得很不好意思着。

“真是很下贱的睡衣啊。”娇若雨心里暗暗认为着。

“你过来挑。”把睡衣放到了**后。

越月示意着张云过来。

张云抽着烟,嘴里笑着,走到了越月的身边。

揉着越月的腰肢,看着越月摆放在**的几件睡衣。

“我的娘啊,这些都是从**、女窝里,淘出来的吧。”张云指了指**的几件睡衣,显得惊讶着。

越月这次出来,一共准备了四件性、感的睡衣。

颜色的话,一件是大红色,一件是白色,一件是黑色,另外一件是紫色。

张云只是看了那件大红色的睡衣,就感觉咂舌着。

那是一件半透明的连体泳衣样式的睡衣,胯、间的部位,睡衣的面料,还是有些厚的,穿上了以后,下面一点,是不会露出来的。

但是胸前的两点,在这样半透明的睡衣面料下,就是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了。

加上是连体泳衣式的睡衣。

这样的睡衣,穿在身上,会显得很紧身着。

稍微一拉扯的话,这件睡衣下面的面料,就会陷入到女主人胯间的部位中去。

摩、擦起来。

看着这样的一件睡衣,张云已经是吃惊到不行了。

“说什么呢?不就是几件情趣内衣嘛。”听着张云的话,越月说道着他。

小手轻轻打了张云的胸口一下着。

“快挑,喜欢人家穿那一件睡衣着。”越月要求着张云。

“这件,这件吧。”张云指了指那件大红色的睡衣,示意着越月。

“呵呵,果然是个色、胚,这件最**、荡了。”越月把另外的三件睡衣放好了以后,嘴里暗暗说道着。

听着越月的话,张云心里一阵无奈着。

看着她,拿着那件大红色的睡衣,走进了旁边的一间卫生间里面。

看着卫生间的门关上了,张云的目光,从卫生间那边,转到了娇若雨的身上。

走了几步,来到了娇若雨的身边。

伸手揉着她的逆战风暴小腰,看着她准备好的几件性、感睡衣。

娇若雨准备的性、感睡衣,虽然也显得很诱、惑着,可没越月那丫头准备的性、感睡衣,显得那么低俗着。

都是名师设计的睡衣,看上去显得性、感同时,也显得落落大方着。

张云选了其中一件紫色的睡衣,准备让娇若雨去换着。

“这件你看着满意的。”娇若雨把那紫色的,小巧的睡衣,当着张云的面,比划在自己的身上。

让张云看着。

“恩,你穿上以后,一定很漂亮。”张云点了点头,示意着。

“恩,就这件了。”娇若雨点了点头,取了这件睡衣,朝着旁边的卫生间里走去了。

两个老婆,都在卫生间里面换睡衣。

一时间,都不会出来着。

张云带着几分激动的心情,坐在**,抽了一会儿烟。

等待着。

大概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后,越月先出来了。

跟张云一开始想得情况,显得差不多。

越月在穿衣方面,显得没品位着。

选得睡衣,就更是如此着。

连体泳衣式的睡衣,穿在她的身上。

显得很怪异着。

越月这个丫头,是一个摸样看起来,很清丽的丫头。

可是身上这件,大红色,几乎全部半透明面料的性、感睡衣。

包裹在身上以后,把她身后的屁、股,胸前的奶、子,给完全暴露了出来。

别的身上的肌肤,就跟不用说了,张云几乎一览无余着。

越月这样的打扮,要是出现在高级会所里的话,那些老板们,肯定会很高兴着。

爬到她的身上,保证三分钟不到,一个个都在她身上,爆、发了。

然后几千元,甚至上万的现金,往她半透明的睡衣中塞着。

表示对于越月这个**、女,表现**、荡的喜欢。

可是越月这样的打扮,在面对着自己男人的时候,就显得很怪异了。

夫妻间的诱、惑,诱、惑的是老公的爱,可不是老公的欲着。

不过张云看着越月这一身打扮,反应最激烈的是他的身下,可不是心里对于越月的喜欢。

张云看着此时的越月,身下的玩意,都显得微微颤、抖着。

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越月也感觉怪着。

害羞的她,双手放在自己胸前的奶、子上不是,放在自己身后的屁、股蛋子上也不是着。

因为这样的一件睡衣,几乎把她全身都露了出来。

双手放到哪里阻挡着,别的地方,总是会遗漏出很多。

而且越月看着自己男人,看着自己的目光,也显得怪怪着。

越月感觉张云此时,就像一头饿狼一般,虎视眈眈着,把自己给盯上了。

盯得她心里发凉发凉着。

看着张云这样的目光,越月心里暗暗想着——老公这是干嘛啊,怎么如狼似虎的看着人家啊。

“难不成要把人家吃了。”

张云看着此时的越月,显得再也忍受不了了。

主动上来,二话不说着,就把越月按倒在了**。

身上的狗屁睡衣,被张云直接用双手撕毁着。

扯得只剩下了,她身下的部分。

然后二话不说着,抓着越月身后的一把头发,用起了越月的小嘴着。

就像是对待着一个**、女一般,对待着越月的小嘴。

粗、暴,狂野着。

一通兽、性的发、泄后,张云在越月的小嘴里,爽了一炮。

感觉像是,被像对待**、女一般对待了的越月。

在张云爽过之后,嘴里显得不爽着。

“老公,你也太疯狂了,一点也不温柔着。”越月擦了擦嘴角,残留着的白色**,目光白了张云一眼。

听着越月这样的话,张云心里暗暗了一句——大姐,穿了这样下、贱的睡衣,你遇到我这样文明的男人,还是好的。

“要是真遇到了流氓,非把你干死了不可。”

“估计干死一遍,他们还感觉意犹未尽着。”

想着这些,张云嘴里笑了笑。

像嫖客一般,在自己老婆的小嘴里,嫖了一次,张云回想起来,显得无趣着。

“这越月啊。”张云嘴里暗暗了一声,就从床头找了一根烟,点燃了抽着。

刷……的一声,张云也没抽几口烟,卫生间的拉帘门,再次打开着。

换好了睡衣的娇若雨,在卫生间的门口,走了出来。

看着换好了性感睡衣的娇若雨,张云嘴里才抽了几口的香烟,因为表情的呆滞,而落到了他的身下。

烫到了他的手臂一下着。

可是因为看到了,性感睡衣下,娇若雨的美。

张云面对着这点痛,似乎无视了起来。

目光就一直,呆呆看着娇若雨的身上。

“这,这才是勾、魂的老婆嘛。”张云暗暗了一声,从**站了起来。

目光认真的看着,这个站在卫生间门口的娇若雨。

“这样打扮的老婆,才值得**思,慢慢品用着。”

“恩,我会用,精心品味的方式,来报答娇若雨老婆这一番苦心打扮的真情。”张云点了点头。

朝着娇若雨的身边,慢慢走了过去。

嘴角的舌头,时不时着,显露了出来,添着自己的嘴角,用着这样的动作,表达着,自己对于娇若雨老婆,急切享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