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花医

第172章 老爸的奸、情

第一百七十二章 老爸的奸 情

“没事吧。”张云对李悦母、**关心了一句。

“没事,没事。”李悦害羞着,回应着。

“对了,记得明天晚上的时候,你一定要带着你的**人,来我们家啊。”李悦提醒着张云,明晚的宴席。

心里却想着自己刚才和**儿的那些对话,显得害羞着。

“给张云医生做母、**老婆件的事情,看来真有可能着。”李悦心里暗暗了一声。

“本来是不想的,只是想让**儿跟着他,怎么说着,说着,这事就变样了。”李悦无奈了一句。

目光看着张云的时候,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因为对张云有了一些期待,李悦对着张云的时候,就不能再像刚才那么坦然着。

“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虽然说,我的**、部,他肯定喜欢着,因为很容易,我的**、部,就能把他勾住了魂。”

“可**人,又不是只有**、部着,还有别的地方,就更不要说年龄和**格了。”

“只有这些,他都喜欢了,那我才有机会,跟于淼那疯丫头,一块给他做母、**老婆着。”

“哎,母、**老婆,是要跟于淼抱在一起,被张云医生骑的,可是我的**、部和小淼的**、部。”李悦想起自己**儿,刚才对于自己说得那些话。

脸上就很红,很红了起来。

“到时候,被张云医生,骑着,可不要真的叫那么大声了。”

“那样会很不好意思着,毕竟人家已经是做母亲的**人了,而且是教育部的部长。”

“哪有管国家教育的主管人员,在床、上,叫得那么**、荡着,这样的事情,要是被学生们知道了,还不要笑死我了,说我是有史以来最**、荡的**教育部长了。”李悦想着自己的身份。

对于和张云的接触,就显得更是不能自己了。

张云在房间里,和于淼还有李悦又说道了几句。

就站在了病房的**台外面,**烟去了。

留着自己的**人们,和于淼还有李悦聊着。

因为张云的关系,房间里的六个**人,都是客客气气着,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聊着。

虽然一开始听起来有些假着,但大家毕竟都是真心接触着,所以很快这六个**人,就打成一**,聊开了。

张云在病房的外面,**了几根烟后。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

就走进了病房,给躺在病床、上的洪院士,进行了一翻粗步的检查。

如京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值班的医生和军方派驻在这里的医生一样。

检查的结果,让人感觉惊奇着。

洪院士的生命**征,不仅没有比手术前弱化,反而强化了一些。

一般的病人,一个大手术后,身**的**征,总是会弱化一些的。

年纪越大的病人,越是如此。

可是洪院士的身****征,却显得相反着。

才刚刚完成了这个手术,生命**征就开始恢复了起来。

“怪不得那些检查过的医生,都说洪院士好像没开过刀的感觉,原来如此啊。”感受着洪院士身**的情况。

张云嘴里微微一笑着,对于自己的手术能力,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张云在房间里,检查着洪院士的生命**征。

那房间里,闲聊在一起的六个**人。

目光时不时着,往张云的身上瞟着。

越月和娇若雨,看着张云的目光,显得最坦然。

就是****的目光着。

林敏和龙语,看向张云的目光,显得有些小害羞着。

像是小情、人的目光,还不敢跟张云太热烈着。

李悦母、**俩,看向张云的目光,**儿于淼显得坦然着。

看着张云的时候,小鼻子顶了顶着,显得很可**很调**的样子。

母亲李悦的话,对着张云的时候,脸上显得很害羞着,像个小姑娘一样害羞着。

双颊上,像是火烧过一般,红红着。

看着这样屋子里的六个**人,张云的贼心动着。

“最好在回云都市前,把这六个全部收了,至于收了以后,怎么安排,那就好说了,毕竟收了的**人,那就是听话的**人,我说什么,她们就得什么着。”

想着这样的事情,张云的脸上贼贼的笑着。

正想找个借口,杀入这六个**人之中,和她们说道说道着。

张云的手机,忽然响了。

激烈的音乐声,从张云的手机中发出着。

为了不影响洪院士的休息,张云捂着手机,朝着外面的**台走去着。

同时看了看自己手机中的来电显示。

“老爸。”看着来电显示的号**,是自己的父亲。

张云嘴里嘀咕了一声。

“老爸找我什么事情啊?”张云心里暗暗想着。

走到了外面的**台,接了这个电话。

“喂……爸……”张云主动说道着。

“小云啊!听说你在京都市的手术,完成的很顺利。”张云的父亲,嘴里显得高兴着。

“恩,蛮顺利的。”

“顺利就好,顺利就好啊。”张云的父亲,在电话里嘀咕着。

不知道,想说些什么着。

张云听得出来,自己的父亲,给自己来这个电话,不光是为了恭喜自己着。

“肯定还有什么事情着。”张云心里暗暗想着。

“爸!有什么事情,你说吧,我是你儿子,对儿子说事情,有什么好疑虑的。”

“呵呵……呵呵……”张云的父亲,听了张云的话,嘴里**笑着。

“我这事情,你妈不知道。”张云的父亲,先是无奈了一声。

“我说了以后,你可不许告诉你妈啊。”

张云听着自己父亲,这样的话,脑海里咯噔了一下。

心里暗暗了一句——老爸有**、情。

想着这样的可能,张云嘴里笑得很开心着。

“放心吧,爸,我一定给你保守秘密。”能听老爸的**、情,张云自然乐意着。

所以嘴里忙是对自己的父亲保证着。

“是这样的,我年轻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也做过生意,是个小老天嫁全文免费阅读板,也算是社会上有脸面的男人,而且是在云都市做生意着,那时候你妈还在乡下,照顾着你爷爷和****,还有你两个姐姐的生活,没跟在我身边,后来做了几年生意后,规模还蛮大着,所以就在几个生意场朋友的怂恿下,认识了两个云都市的**孩,是一对姐**,那对姐**,见我是能力不错的一个老板,人也蛮好着,就没对我提什么要求着,就跟了我,当了我的情、**,这事,你妈不知道。”张云的父亲,在电话里,娓娓道来着。

张云听着,也很入神。

“没想到,老爸还有这样一段风、流史。”张云一边听着,心里一边乐着。

“怪不得如今我这么风流着,敢情都是从老爸那里传来的。”

“本来的话,我想着过年的时候,就把这对姐**花收了,因为这对姐**花,跟我没多久,肚子就被我搞、大了,那样的情况下,我想给她们一个**代着,加上那时候我的生意,确实做得可以,我想你妈那里,也不会阻止我,找两个小老婆着,哪想,没到年底,我在云都市的生意,因为被一个朋友骗了很多的钱款的关系,彻底完了,成了一个无业游民着。”张云的父亲,把话说道这里,嘴里哽咽了起来。

“那对姐**花,看着我这样的情况,知道我要是再收了她们姐**俩的话,我肯定是负担不起这个生活压力的,所以就并没有继续缠着我,而是顶着各自好几个月大的肚子,主动离开了我。”

“这件事情,是你爸这几十年来,最痛的一根心刺,以前没钱没能力着,所以就一直无法查找这对姐**花的下落,也无法给她们一些补偿着,现在你有了一些钱,也给了我很多,所以我就请了常州市里的一个**家侦探公司,帮我查找了一下这对姐**花的情况,得到的结果,竟然她们两个,都来到了京都市生活,而且这对姐**花,把曾经我下种的两个**儿也生下来了。”

听到这里,张云脸上吃惊着。

“你的两个**儿,爸,那就是说,我除了有大姐和二姐外,我还有三姐和四姐。”张云显?**幌氲阶拧?br/>

“对,从血缘上来说,确实这么个关系,那对姐**花,你叫她们二妈和三妈,也是可以的,那两个**儿的话,也算是你同父异母的两个姐姐。”张云的父亲回答着。

“我咧个去,原来老爸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啊。”张云听着这些信息,心里暗暗了一句。

“爸!那你打算怎么办啊?是你过来亲自接她们回去住,给你继续当小老婆着,还是让儿子,给她们一笔钱,算是补偿你年轻时,对她们母、**的亏欠。”张云问着自己的父亲。

“你这死小子,说什么呢?我伤她们母、**这么深,怎么可能还把她们接回来着,再说了,这样的事情,你妈能答应啊。”

“虽然咱家现在是有钱了,可那钱,是因为你的关系才有的,所以家里能够有权利娶三**、四妾的男人,只能是你着,我是不可以的。”电话里,张云的父亲说道着张云。

“呵呵,知道了,爸,那给她们一些钱吧,你说多少比较合适,到时候,我亲自去送吧。”张云说着这样的话,心里笑着。

“哎,老爸惹得事,还要我来摆平,呵呵,这**事……”张云虽然乐着。

但对于自己的两位同父异母的姐姐,还是挺想见的。

毕竟是姐姐嘛,虽然不是从小生活在一起长大的,但是血管里,流淌的是同宗的鲜血。

自然是亲着。

“从侦查公司哪里得到的情况,说她们两对母、**,现在还是生活在一起着,生活的情况,也还可以。”

“你那三妈和四妈开了一间模特教室,招收着一些社会上的**孩子,当模特着,你那三姐和四姐的话,是京都市航空公司的空姐,虽然她们四个,生活不是大富大贵着,但一般人的生活,她们还是有的。”

“所以你就给她们送五百万吧,让她们四个,可以在京都市比较好的地段,先买下一套小型的房子,把首付给付了。”

“也好让她们四个,在京都市立足下去。”

“这,好吧。”张云点了点头,爽快答应着。

五百万,其实对于一些社会上的富豪们来说,都是显得很重要着,不会轻易为什么事情付出着。

但是在自己父亲的孽债面前,张云还是愿意付出着。

“两个是小妈,两个是姐姐,家里对她们的亏欠,确实很多着,这点钱不算什么,只要以后可以的话,我每年给她们那么多,都是行的,毕竟她们也是我的亲人嘛。”张云心里重着亲情,所以感觉自己父亲欠下的责任,自己能担负的,自然要担负着。

“只是不要搞成向三个姑姑的情况那样,就行了。”

“明明是帮老妈,去救三个姑姑的,可是救到后来,三个姑姑,就成了自己的**人,其中两个,肚子里还有了我的孩子,这事闹的。”

张云心里暗暗想着自己三个姑姑的事情,无奈摇头着。

“可不要帮两位小妈两位姐姐忙,帮到后来,让两位小妈和两位姐姐,也给我怀上了孩子。”

张云想着这样的事情,感觉还是很有可能着。

在地球世界,这样离奇的事情,是很难发生的,但是在快活世界,这样的事情,只要一个控制不好,就会泛、滥起来。

“小妈给我坏了孩子,两个姐姐又给我怀了孩子,那样的情况,就太乱了,别人看来,把这样的事情,都是当成了一件大喜事来看着,还要恭喜我来着,我看着,就感觉苦**着。”

“怎么可以和自己的小妈还有两个姐姐,发生那样的事情嘛。”张云心里暗暗想着。

就劝着自己——帮归帮,毕竟你也算是她们半个儿子还有弟弟着。

“你小子生活如今好了,帮自己的小妈和姐姐一下,那是自然着,但是帮也只是金钱上的帮,不能是感情上也帮着。”

“帮着,帮着,更不能帮到床、上去。”

“小妈的感情和两个姐姐的感情,我要心里明确,是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着。”张云心里认为着。

心里也是一再肯定着。

“这一点,我一定要坚持着。”

“听见了嘛,小**、棍……”张云对自己身下**头里的玩意,说了一句。

“别见了小妈和姐姐后,就急着出来,摇头晃脑着,你要是敢出来,我让你一个月,不近**、**,鳖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