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花医

第178章 爱屋

第一百七十八章 爱屋

“呵呵,怎么办啊?老公。”此时在张云身边的几个老婆,都听见

了于淼的要求。

其中的林敏,更是暗暗在张云的耳边说道着。

“是不是该给淼淼止止痒了啊?”

“不是给她止痒,而是我下面要消肿了。”张云暗暗了一声。

“哎……”嘴里也显得无奈着。

“都带你们出来玩了,自然是要玩到底着,我身下的小弟,现在也

只能是再忍忍了。”

“呵呵……”张云的话,让他身边的老婆们嘴里笑着。

“老公,不用忍了。”越月忽然了一句,脸上神秘笑着。

同时手指指了指,鬼屋的尽头,那几间,搭在半空中的小房子。

在鬼屋房间里,一共分成了两段路程。

一段是小火车带着行进的路程,还有一段,则是搭建在半空中的路

程。

那里的路程,需要游客步行经过着。

但是搭建在半空中的路程中,有几个地方,搭建了一些类似鬼屋的

房间。

看着这些房间,听着越月的话。

张云似乎明白了什么。

“老婆们,你们太伟大了。”张云嘴里兴奋的说着。

“竟然打算在鬼屋里,对本老公奉献身体,真是我的好老婆啊。”

张云以为,搭建在半空中的鬼屋,都是用来吓人的地方。

想着在那样的地方,和自己的老婆们爱、爱着。

“那一定是很有感觉的事情,我一定要买一顶恶魔的帽子,然后一

个个老婆爱、爰过去,一边爱着,嘴里还一边发出恶魔恐怖的声音,吓

着老婆们。”

其实张云不知道,那些鬼屋,是可以真正住人的。

是类似于钟点房一样的房间。

游乐城的游客中,其中一大部分,都是年轻的男女。

年轻的男女在游乐城中,很多都会玩得很开心着。

恋爱中的男女,玩开心了,想要做得事情,无非就是这种爰、爱的

事情了。

所以游乐城就贴心设计了,这种爱屋。

“说什么呢?那是爱屋。”听着张云的话,越月嘴里笑着,伸手轻

轻打了张云胸口一下着。

“满脑子肮脏思想着。”越月心里暗暗想着。

看着轨道上的小火车停了下来。

几个张云的女人,就拉着张云,朝着半空中的鬼屋,走了过去。

来到了其中一间的时候,越月就拿着钥匙,把鬼屋的小’打开了。

鬼屋的外面,是阴森恐怖的感觉。

在鬼屋的里面,则是温馨小家的样子。

一张不大不小的床,横在鬼屋的里面。

床、上,暖色的被子铺在上面。

看上去像是新房的样子。

四周的墙壁上,更是星星点点着,贴着很多梦幻型的壁纸。

张云和自己的女人们,猫着身体,进入了这个爱屋中。

爱屋的小门一关。

碰……的一声,张云和自己的五个女人,就相处在,相对独立的空

间中了。

越月更是把爰屋的灯光,调整到了朦朦胧胧的感觉中。

梦幻的光线,打在众女的身上,让众女身上的魅力,最得更加的诱

、惑着。

“嘿嘿,这个地方不错。”看着爱屋的环境,张云忙是点头着。

“确实是个爱屋啊,天生就是用来****的房间,呵呵……呵呵……

”张云嘴里坏坏笑着。

“老公,这个地方,可以给淼淼止痒了吧?”越月说着话,一把把

张云推倒在床、上。

大、腿微微打开着,坐跨在了张云的胯、部。

用着自己的胯、部,轻轻压着张云身、下的东西。

越月柔软的腰肢,微微一晃。

欺负着张云那玩意着。

一边欺负着,越月嘴里一边还呵呵笑着。

“噢……”感受着身、下的感觉,张云沉吟了一声。

“淼淼的话,还是暂时缓缓吧,她妈妈和洪老那里,还没打过招呼

了,我就把她给

那样了,到时候不好交代啊。”

听着张云的话,于淼心里微微急着。

就想开口对张云说出,自己爷爷已经把自己托付给张云的事情。

可是微微一想后,于淼叉不敢说着。

“我要是把那样的话,说出来,就好像急着要被张叔叔骑着。”

“那样的话,说不定张叔叔和几位蛆姐,就把妙妙,看成了,是一

个、荡的姑娘了。”于淼暗暗认为着。

挂在嘴边的话,还是没有说出着。

“也对,那妙妙身、下这么痒着,你看该怎么办啊。”娇若雨听着

张云的话,点了点头。

坐到了张云的身边。

示意着林敏和龙语,跪在张云的身、下。

几女的小手,有对张云那玩意,进行揉、捏的,也有对张云的卟腹

,进行揉、捏的。

还有龙语的手指,在张云胸前的顶点上,进行挑、逗着。

“你们……恩……”张云没想到,自己胸前的顶点,也蛮敏、感的

被龙语这么手指一挑、逗着,竟然嘴里控制不住着发出了声音。

“呵呵……”张云嘴里的声音,似乎暴、露了他身上的弱点。

龙语和林敏嘴里笑着,双手都摸到了张云的胸前,开始对张云胸前

的两个,挑、逗了起来。

“你们……”两女都是职业军人出身,按理说,干那些打**,搏斗

的事情,应该是很在行的,可是张云没想到,两女的手指,挑、逗起自

己胸口的两个点位时,也显得异常老道着。嫡谋全文免费阅读

“这还是什么军人啊,她们在部队里打**,该不会都是给男人打枪

吧。”张云无奈想着。

“好了,好了。”张云是男人,男人是要面子的。

被自己的两个老婆,玩胸前的顶点,玩出了感觉,这样的事情,张

云绝对是不能承认着。

所以张云脸上故作镇定着,示意着林敏和龙语,停止双手对他胸前

的挑、逗着。

“老公,都硬硬的了,不玩的话,你心里不空虚,不寂寞的啊?”

林敏说着话,身体靠在张云的怀里,手指依然在张云胸口着。

“是呀,老公,平时都是你服侍姐妹们胸前的葡萄着,今天让姐妹

们,也服侍服侍你的葡萄。”龙语嘴里说着话,手指在张云胸前的力度

,一时间,就微微加大了起来。

“你们……”张云有些顶不住了。

主动着伸手,把两女抓在自己胸口的小手,给拿了出来。

“还是先帮淼淼止痒吧。”张云说着话,吸引着爱屋中,众人的目

光,盯到了于淼的身上。

“淼淼,身、下还痒嘛?”张云嘴里暗暗了一句。

被爱屋里的老公和姐妹们看着,于淼显得很害羞着。

低着头,看着地板,嘴里暗暗一声——不痒了,淼淼下面不痒了。

“看老公的架势,是要把我止痒的事情,在姐姐们面前,展示一翻

着,这怎么可以嘛。”于淼心里暗暗想着。

“把人家大、腿打开着,内、裤脱、掉,让人家身体最私、密的部

位,在好几个蛆蛆的面前,在爱屋的灯光下,直接展示出来。”

“而且还不知道,老公对我身下止痒的工具,到底是什么。”

“是老公的手指,还是这个爱屋里,那些汽水饮料瓶。”

不知怎么的,爱屋的地板上,放着好几个汽水饮料瓶。

粗粗的,长长的,在爱屋梦幻的灯光下,最得有些诡异着。

这是汽水饮料瓶,是游乐城工作人员放得,还是来爱屋里,玩得年

轻男女丢下的。

不得人知着。

看着那几个汽水饮料瓶,淼淼就想到了,在出’前,说自己张叔叔

是变、态叔叔的事情。

“要是张叔叔的手指,不能帮人家的身体止痒的话,那这几个汽水

饮料瓶,恐怕是最好的选择了。”

“要是那样的话……”于淼心里忽然想象着。

想象着,自己的下面,被扒、光了衣服。

然后胯、部高高顶立着,变、态张叔叔为了给自己身、下止痒,所

以就把一个十几个公分的汽水饮料瓶,放在了自己

身体里面。

长长的汽水饮料瓶,和自己身下最私、密部位结合在一起的场景,

一时间就在于淼的脑海中回荡着。

“不可以的,不可以的,那样的话,也太、荡了一些。”于淼一

时间,无法想象着。

感觉那汽水饮料瓶,就已经在自己身、下了的样子。

不仅在着,而且还在自己身下晃荡着。

就像是长在了自己身、下的样子。

“怎么了?不是不痒了嘛?怎么还这么紧张啊。”张云把于淼拉到

了自己的怀里。

轻轻撩、开着于淼身下的裙摆。

想要感受一下,于淼身体里面的情况。

“张叔叔。”于淼害羞着,抓住了张云的大手。

“张叔叔,我能问你一件事情嘛?”于淼嘴里暗暗说着。

“行啊?”张云看于淼紧张着,自己撩、开她裙摆的动作,也就暂

时停止了。

“你帮淼淼身下止痒,到底用什么啊?”

“用什么。”张云嘴里笑了笑。

“手指啊,你还想用什么,圆珠笔嘛?”张云嘴里笑问着。

“小丫头,不会也这么重口味吧。”

“呵呵……”听着张云的回答,于淼嘴里笑了笑,同时也松了一口

气着。

“哎……原来都是我瞎想了,张叔叔不会用汽水瓶,给人家正痒着

。”于淼暗暗了一声。

于淼的话虽然很轻,但是张云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着。

“汽水瓶。”于淼一个提醒下,张云发现爱屋里,确实有不少汽水

瓶着。

“呀!淼淼,你那里,都能塞汽水瓶了,好厉害啊。”张云故意开

着于淼的玩笑,一副显得很惊讶的样子。

“什么嘛,人家什么时候,说可以塞这些东西了拉。”于淼听着张

云的话,脸上异常害羞着。

嘴里也忙是解释着。

“我是怕你,说什么给人家止痒,结果就拿那东西了。”

对着张云解释完毕后。

于淼也是忙着对爰屋里,别的几个蛆蛆解释着。

“姐姐们,老公瞎说,我没有那样的想法,我对汽水瓶没兴趣着。

”于淼慌了神,越解释,越显得好笑着。

“呵呵,还汽水瓶没兴趣呢?”娇若雨嘴里偷偷笑着。

“噢,汽水瓶没兴趣啊,那这个有兴趣没有?”越月开着玩笑,从

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一只蛮粗的口红着。

在于淼面前,晃了晃着。

“都说了,是汽水瓶没兴趣,姐姐这么细的口红,我们淼淼怎么可

能有兴趣呢,一定是这种拉。”龙语说着话,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

一把上了保险的***。

粗粗的**管,显得吓人着。

听着两位姐姐这样的话,于淼彻底着哭了。

“姐姐们太坏了,人家不是那个意思拉,人家下面,对什么都没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