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花医

第193章 舅舅抱抱

第一百九十三章 舅舅抱抱

“臭小子,是自己的老婆,喜欢就看吧,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碰……”张云的母亲说着话,手中的杂志,再次落在了张云的头

上。

“妈,我少说也是大医院的医生了,你能给儿子留点面子嘛。”

“不能,你就是国家主、席,那也是我儿子。”张云的母亲说着话

,手中的杂志,再次在张云的头上,打了上去。

无奈着,张云只好继续面对着单羽。

“哎……”张云有些自暴自弃着,把单羽胸前的胸、罩给扒了。

害得单羽胸前的两个,白花花的小奶、子,在她胸口,跳来跳去着

“还,还确实蛮不错的。”

看着这样的情景,张云呆呆了一句。

还没反应着,身体就被自己的老妈,推着把单羽给扑到了床、上。

“妈……”

“妈什么妈,给我玩。”张云的母亲威胁着。

“哪有这样的妈。”张云压在单羽的身上。

心里确实也蛮有感觉着。

单羽个子不高,就一米五多些。

胸前的奶、子小小着,身材的话,也是小小着。

被张云一压,整个人都在张云的身、下着。

小脸还害羞的不行着,小身体在张云的怀里,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小羽,别紧张,别紧张。”张云把单羽紧紧揉在怀里。

“舅舅。”单羽也把张云紧紧回抱着。

这样小小的身体一揉,张云的身、下,很快就硬了起来。

“还真、贱。”张云骂了自己身、下一句。

老妈在房间里面,张云别的事情,也不敢做出着。

“好了,你好好玩吧,我住到旁边的房间里去了。”张云的母亲,

拿着自己的睡衣,把手中的杂志随便一扔,嘴里笑着,离开了房间。

“碰……”的一声,房间里,就剩下张云和单羽,单雪姐妹两个了

“这……”老妈一走,张云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张云想把身、下的单羽给推开着,可是一推之下。

“舅舅……”单羽把张云抱得更加紧了。

“哎……我,咧个去,就这样吧。”张云也把单羽抱得紧紧着,另外

的话,也把一边的单雪抱了过来。

两个小侄女一块压着,一块抱着。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单羽在张云的耳边说道着——舅舅,我

们要不要做些别的什么事情啊。

“别的什么事情?”

张云的脑海中,闪现了一大片玩弄幼、女的场帚。

现得龌、龊,又下、流着。

那场帚的主角,也全部变成了张云自己。

“太下、流了,还是不要吧。”

“什么下、流嘛?舅舅不是都骑着舅妈的嘛?我们姐妹俩,只是被

你玩玩而已啊?”单羽不懂着。

“呗,呗,玩玩,呵呵,玩玩。”张云嘴里笑着。

双手在单羽姐妹俩的胸前,抓着,假意着玩了起来。

不抓还不要紧,一抓之下。

8挺,好玩的嘛。”本来是仓促着玩弄着。

有了手感后,张云就温柔了起来。

“舅舅真坏。”单羽和单雪,一时间满脸小幸福的样子。

“呵呵,呵呵……”张云傻傻的笑着,想把自己的双手,从两位侄

女胸前移开着。

“舅舅,外婆说了让你玩的。”单羽很主动着,抓住了张云的大手

“好吧,好吧,老妈说得,我也不要太客气了。”张云找着借口。

继续玩弄在两个小侄女的胸前了。

这一夜,张云玩得很开心着。

两个小小嫩嫩的小侄女,被他玩了小半个小时的时间。

玩得两个小侄女身、下的小内、裤,湿、透了一条。

也把两个小侄女人生中的第一次,给玩了出来。

幸福过后的两个小侄女,张云揉着。

陪着她们安然入睡了。

然后张云轻手轻脚着,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出去的时候,在房间里的厨房里,拿出了一把菜刀。

来到了医院宿舍楼的顶楼位置。

J比时的时间,是凌晨接近两点的时候。

平时喧闹的医院,J此时显得安安静静着。

虽然医院的门口,过来支持张云手术比赛的人群,还是很多着。

但因为到了深夜的关系,好多群众都选择回去睡觉了。

还有的群众,拿着毛毯就睡在了医院的门口。

只是很少部分的群众,还举着标语,在医院的]口呐喊着。

呐喊的声音,也是显得有气无力着。

张云站在午夜的宿舍栏楼顶。

感受着周围你你的夜风,心情显得很宁静着。

绵里刀——缝合的手术刀法,外加恢复体、力的功能,功效大成阶

段。

抽风刀——各种解剖的手术刀法,只是小成。

雪花刀——深层部位,细微手术刀法,只是入门。

“该是继续提升抽风刀和雪花刀的能力,还是再对一个新的刀法进

行练习呢?”张云思索了起来。

踱步在宿舍楼顶楼的上面。

无数的思想,无数的计划,还有无数需要自己未来面对的场面,在

张云的脑海中划过着。

“决定了。”忽然,张云站定了自己的步伐。

“继续修炼雪花刀。”

张云笑了,笑得很得意着,不知想到了什么好办法着。

“这样的话,这个小日本对付起来,就应该有些把握了,只是这样

阴人家,好像不好吧。”

“可人家是日本人啊,我们要跟他们学习,学习他们阴人的好传统

“恩……我们华夏民族是礼仪之邦,三人行,必有我师的道理,我

要懂。”

“既然人家千里迢迢的,来挑战我,那我就要以谦卑的心情,对他

好好个学习一下。”

“那就这样吧,学习学习小日本优良的传统,用他们习惯阴人的招

数,阴一下对方吧。”

想着这些,张云笑了,笑得很坏很坏着。

嘿嘿,嘿嘿……

坏坏的笑,一时间在夜风的传递下,飞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睡在医院提供的房间里的小野泽二,J此时虽然在睡梦中。

可不知怎么的,身体还是猛的颤、抖了一下。

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想好了需要练习的手术刀法,张云也不啰嗦着。

一套绵里刀,先是耍了出来,恢复着体、力。

然后就开始挥汗如雨着,练习起了雪花刀。

夜空,在J比时的凌晨两点时分,还是显得很明亮着。

在这明亮的夜空中,张云踩着步伐,挥汗着他头上的水滴,一路劈

砍了下去。

不知道的人,看着张云这个一个家伙,后半夜着,在医院楼顶上,

耍着菜刀,一定是以为碰上了一个神经病。

而且是病得很厉害的神经病。

可是张云不然,依然着练习着。

从凌晨两点,一直练习到凌晨五点。

然后从凌晨五点,再练习到凌晨七点。

起……

张云手中菜刀,三起三落。

一朵雪花的印记,在他手中刀风中产生着。

那雪花样的刀风,轻轻触碰到了地面。

嗡……的一声,地面上的泥灰,散去了不少。

成了……

张云收了刀,嘴里微微一笑。

心里对于战胜那小日本,已经有了七八分的信心了。

“踩扁狗二,踩扁狗二……”不知不觉的时候,楼下的口号声音,

显得比昨晚大了不少。

张云来到了楼顶的边缘位置,往医院]口细细一看。

“妈呀,不会吧。”

看着黑压压一大片的人头,在医院]口晃动着。

警察和武警,也完全把医院的大]封锁了。

不再让任何的病患入院着。

天空中,警方的直升机和军方的直升杌,不停盘旋着。

高音喇叭中,要求大家冷静的话语,也是不停发出着。

“一万有了吧。”张云判

断着。

医院]口的道路,已经完全被人群封锁了。

各大国内外的媒体,也一时间完全聚集到了,云都市第三人民医院

的]口。

长枪短炮着直播报道着,录播报道着云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前的帚

象。

“不就是一场医生间的比赛嘛。”

看着眼前的场帚,张云多少有些紧张着。

叹了口气后,提着自己手中的菜刀,往楼下自己的宿舍房间走去着

“老公,老公。”才回来,李琴就喊着他。

“怎么了。”张云把手中的菜刀一甩,直接挂到了刀架上。

“周书记刚才派人找你来了,让你去参加什么会议来着。”

“知道了。”张云脱了身上的衣服,伸着双手,让自己的老婆们,

给自己换上了白大褂。

然后嘴里叼了一根烟,先在房间里抽了起来。

“老公,你还不去啊?”李琴急着。

“不急,让那小日本等着吧。”

“你怎么知道,是小日本在等你?”李";幅讶着。

“我没告诉你啊。”

“你老公是谁,这点破事,可能不知道嘛。”

张云坏坏一笑,抽好了烟,就走出了自己的宿舍房间,朝着医院会

议室的方同,走去着。

“狗二,老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