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花医

第196章 骂娘

第一百九十六章 骂娘

在电视屏幕中,张云拿着那把明光闪闪的八号手术刀。

扑哧……一下,直接开到了身下那个日本病患的身体中。

像是杀猪一般着,拉开了一个八公分有的大口子。里面的大肠,小

肠,一时间,完全展现了出来。甚至心脏的蠕动景象,也在电视屏幕中

展现着。

看着这样的情况,电视台的导播,马上让技术人员,在一些恶心的

画面上,打上了马赛克。

对于日本国的视频技术人员来说,给视频打马赛克,是他们的强项

随便那么一弄,就打得好好着。

坐在电视台}演播室的日本专家,看着导播屏幕中,张云的手术刀法

整个人变得傻傻着,高度的近视眼镜,不停被他用手推着,嘴、唇

也在不停发抖着。

一边的姜女主播,不停询问着这个专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日本专家摇着头,表示着无法相信。

在日本专家的眼里,张云的做法,是非常非常冒险的。

用八号手术刀打开这么大的口子,出血量是很大的,在接下来不多

的时间里,要是无法完成这样的手术,日本专家感觉,眼前这个病患,

最多活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

似乎之间,日本专家已经预计到了,小野泽二的胜利。

同时为着一个日本国民的牺牲,感觉可惜着。

“感谢你,对大日本做出的贡献。”

日本专家对着电视屏幕中的病患,鞠了一躬。

旁边的美女主播,看着这样的情况,也是站起了身体,对着电视屏

幕中的那个日本病患,深深鞠躬着。

姜女主播心里明白,身边的教授这样的行为,已经说明,小野泽二

医生,要胜利了。

就连演播室别的工作人员也是,看着日本专家这样的动作,认为着

小野泽二医生,这次比赛,马上要胜利了。

因为一旦这些病患中,其中的某一个死亡了,那就说明,这个主刀

的医生,失败了。

病患死亡,在外科手术界来说,那是主刀医生最大的失误。

特别是在手术台上,就直接死亡的那种。

那就是失误中的失误,一辈子都翻不起身来了。

“索……”美女主播,放心了下来,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一副

安心的样子。

同时嘴里也在对电视观众解释着一些情况,把身边专家的意思,给

说道了出来。

说道小野泽二医生,能够在这次比赛中胜出的话时,美女主播的脸

上,像是桃花一般的盛开着。

哐当……

不知什么时候,美女主播身边的日本专家,身下的椅子,忽然倒下

了。

日本专家,从座位上站起了身体,朝着眼前的电视屏幕前看着,戴

在眼睛上的高度眼镜,被他摘下了,直接扔到了一边。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日本专家嘴里的声音,不停发出着。

看着电视屏幕中,张云此时展现出来的手术刀法,显得完全不能相

信着。

眼前的这个手术,日本专家最得很了解着。

这个手术全名为——胸内单管转换手术。

这个手术算是一个胸科很典型的手术,也是一个颇有难度的手术,

全世界的外科手术专家中,能对这样的手术下刀的,不会超过 位

这个手术的一般过程,都是在病患的左胸口上方,开启一个五公分

左右的小创面。

然后用几种小幅度的手术刀法,配合着完成,顺利的话,两个小时

不到,就能完成这个手术。

可是像张云这样,把病患的胸口,拉出十几公分大小的做法,日本

专家还是第一次看见。

而且此时,张云在这个病患的胸腔内,展现出来的手术刀法,他也

是感觉异常惊讶着。

张云在这个日本病患的胸腔内,展现出来的手术刀法是——细微手

术刀

法。

这所谓的细微手术刀法,就是用非常小的手术刀,在病患的胸腔内

,一点点,一丝丝着完成手术。

这样的一种手术刀法,在需要非常细致的手术时,是很需要时间的

一种手术刀法。

但是在病患的胸腔,已经打开了十几公分,大量出血的情况下,还

使用这样的手术刀法,让日本专家显得无法相信着。

更让日本专家显得无法相信的时,张云的双手,都在病患的胸腔内

,用起了这种手术刀法,而且速度和频率,是异常快速的。

此时此到,日本专家终于明白,张云为什么要用那把八号手术刀了

因为张云需要的手术空间,本来就是很大的,而且还拥有这种快速

手术的能力。

“嗉嘎,嗉嘎……”日本专家,似乎忘记了,自己此时在演播事的

情况,竟然站到了主播台上,对着导播屏幕不停看着,为着张云的手术

动作,一副佩服异常的样子。

一边的美女主播,看着日本专家的情况,显得异常惊讶着。

不过看着导播屏幕中,张云展现出来的手术手法时,这个美女主播

虽然都不懂着,但是那一份自信,她还是看了出来。

感受着这个情况,美女主播知道,这场手术比赛,没有她想象的那

么简单。

她知道,这个手术还要继续着。

美女主播看完了,张云的手术情况,也是转换到了小野泽二的手术

室,看了一下他的手术情况。

同时听着,日本国国内别的电视台专家的解说。

在这些解说中,他们对于小野泽二展现出来的手术水平,都是表现

的折服着。

同时的话,也判断着小野泽二今天的手术状态很好。

不过在这些解说中,大部分的说词,都是用在了张云的身上。

这些说词中,全部的印象,都是——佩服,:惊,讶,f神奇等等的一品狂妃免费阅读词语

美女主播身边的日本专家,在导播的一再喊话下,f神形终于恢复到

了清醒的状态。

他从主播台上,有些不甘着走了下来,目光的话,还是一再看着导

播屏幕上的画面,脑袋还是不停微微摇着。

:惊,讶和}神奇的表情,在他脸上不停展现着。

“天才。”鳖了许久,日本专家,终于憋出了一句话。

看身边的专家清醒了过来,美女主播,再次询问起了他,一些专业

领域上的事情。

日本专家则开始转换了口气,说道起了张云医生天才的表现。

似乎之间,张云是支那猪的事情,已经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在日本专家的话语里,似乎张云就是他们日本人一般了。

那么的优秀,那么的强大。

美女主播一再的点醒下,日本专家才意识到,眼前视频中的张云,

是一个支那人的事实。

虽然接受着这样的事实,但是日本专家嘴里对于张云医生的不削,

此时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在对待张云医生的很多事情上,都展现出了偏爱的感觉。

话语上的感觉,他就好像是张云的支持者一般,这样的情况,很快

反应到了,电视台的络页面上,很多日本民,在看了刚才日本专家

的解说后。

一个个骂娘着,说这个日本专家,就是华奸,支那奸。

趁着电视台打广告的机会,电视台的主播,找到了这个日本专家,

好好着说道了一翻,点明了其中的厉害。

这才让日本专家,在接下来的电视节目中,稍微收敛了一下。

在日本国电视台中,已经有很多专家,把张云看成了是一种}神人一

般的存在。

此时在华夏国央视的转播室内,两个专家,一个比一个激动着。

一个说张云是——百年难得一出的天才。

另一个拍着胸脯保证——九成,九成能战胜狗二,我拿人格保证。

那两个华夏国的专家,说着话,几乎要哭了出来。

两位专家,在做这个节目时,心里还是很害怕的。

因为两个专家知道,张云这个手术比赛的赢面,只有两成的机会。

他们是

专家,这样的判断,他们心里有数,不像普通国民,显得那么f愤青着,

对于这样的判断,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来电视台做这个节目,心里是有很大压力

的。

因为在关乎日本国的事情上,一旦出现了什么问题,那国民的责难

,很多都会压到他们身上。

事后,会找着各种各样的话题,辱骂着他们。

在这样的担心下,他们做这个节目,感觉一直是提心吊胆着。

但是随着节目的进行,看到了张云出彩的表现。

按两个专家的说法,已经不是出彩那么可以简单形容的了,是f神奇

,是绝对神奇的表现。

在这样的表现下,两个专家心里的疑惑,完全去除了。

对于张云医生,在这个手术比赛中的赢面,也一时间,从两成提升

到了八成。

更有一种,身为华夏国外科手术医生的荣耀。

看到自己国家的外科手术医生,蹂、躏着日本国外科手术医生的情

况,两个专家的心情,显得无比激动,无比兴奋着。

就好像是自己在蹂、*躏着对方一般。

在央视主播的一再提醒下,两个专家的情绪,才稍微稳定了下来。

开始分析着下面的一个手术。

眼前的胸内单管转换手术,已经尘埃落定了,因为电视屏幕中的张

云,已经开始进行缝合手术了,而另外一个手术室内的小野泽二,还只

是进行到手术一半的阶段。

谁胜谁负,显得很明显着。

可是下一个手术,两个专家一开始,也是讨论过的,说是张云这五

个手术中,最难应付的一个。

可能输小野泽二的时间,也是最多的一个。

在两个专家看来,张云只要在这个手术上,不输小野泽二一半的时

间,那张云医生,能拿下这个比赛的几率,就是八成着。

可是怎么面对这接下来的一个手术,两个专家的脑袋,都是显得很

头痛着。

这个手术是胸内三管接人手术。

就是把病患心脏上的几个病化管道,切除,装上人工管道的一个手

术。

这样的手术,原创是日本医生,在华夏国内,一共才进行了不到五

例,而且云都市第三人民医院的医生,一个也没有进行过这样的手术。

两个专家虽然对张云的手术能力,最得很相信着,但是在这样的信

息面前。

他们也感觉,张云在这个手术上,恐怕也是凶多吉少着。

因为张云给他们两个带来的惊: J讶和惊: J喜,此时这两个专家对于张云

的担心,显得是那么的投入着。

说话的时候,表情生动着,肢体上的动作,还配合着,做着有模有

样的感觉,好像做手术的并不是屏幕中的张云,倒像是他们两个一般。

为着下面一个手术的具体办法,两人一时间,就在电视屏幕上,吵

了起来。

一个给张云支了一招危险的办法,一个为张云支了一招保守的办法

两人显得都不服气着,就在电视屏幕中大吵了起来。

吵得还面红耳赤着,在央视的电视节目中,竟然开始骂娘了,什么

脏话都出来着。

妈的,操、你妈,干、你妹。

看着这样的情况,电视台的主播,忙是要求技术人员进行着消音处

理。

但眼前的电视节目是直播,有些骂娘的话,还是无法控制着,从电

视屏幕中,发表了出来。

看着光鲜亮丽的专家们,嘴里满是脏话的样子,那看着电视节目的

普通民众,一个比一个吃+惊着。

还以为自己是看到了地方台的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