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花医

第202章 妈呀

第二百零二章 妈呀

周围发生的事情,张云懒得去管着。

他就一口啤酒,一根羊肉串,津津有味的吃着。

目光的话,还扫在眼前这对母、女花的身上。

张云吃烧烤,那叫一个狼吞虎咽,可是于淼母、女两个,那就是温

文尔雅着。

就像是对待最精美的小吃一般,小嘴张开的小小着,鲜红的舌、头

,在牙齿咬到这些烧烤食物的时候,先是主动着添上一翻。

母、女俩的小舌、头,那都是又长又尖的那种。

鲜红的颜色,在路灯的映照下,显得别样诱、惑着。

上面微微展现的晶莹口水,看上去也是那么的可口着。

看着母、女俩吃东西,张云嘴里吞着口水,下面拔着抢。

**管不停对自己的裤头,攻击了过去。

害得那裤头一弹一弹着。

于淼小手挽了挽自己耳鬓的头发,对着呆呆看着自己的张云,白了

一眼,限}神中更是暖昧着笑了笑。

今天的于淼,穿了一身黑色的带蕾、丝带薄纱的连衣裙。

胸前的肌肤,在薄、纱的映照下,显得若、隐若现着。

无袖的手臂上,还戴着一双黑色蕾、丝同样薄、纱的手套。

从手指尖一直包、裹到小手臂上,让她一双青嫩的手臂,看上去就

像是女人的一双小大、腿一般。

诱、惑的手臂,**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美妙的弧度。

嘴角轻轻抿着食物的时候,还对着对面的张云,暗暗一笑。

笑容之中,有着暖、昧的感觉,更多着,青春烂漫的味道。

于淼的连衣裙,显得不长,只是到了下面大、腿一半的位置。

把她那纤细的美、腿,展现了一半出来。

简易的凳子上,于淼的一双、美腿,在黑色蕾、丝的丝、袜包、裹

下,**在上面。

大、腿肉和大、腿肉,粘合着,随着她身体的运动,而微微晃动着

黑色的丝、袜,并不是格的类型,而是很细腻的,带着一些花纹

类型的丝、袜。

在这样花纹下,让于淼的这双大、腿,有一种花一样般,艳、丽的

感觉。

于淼身下的小脚,包、裹在一双墨绿色的高跟鞋上。

那高跟鞋的样式是浅口的。

就是把脚面的部分完全展现出来的那种。

于淼的脚面,有一种很有弧度的弯曲感,把她脚面和小腿的连接处

,完美展现着。

高跟鞋不高,就五公分,只是鞋跟显得很尖着,看上去的话,就只

有指甲缝的感觉。

那踩在地面上的样子,就好像是插在水泥地里的情景一般。

“你是吃烧烤呢?还是看美女啊?”

于淼白了张云一眼,脸上董红着,为着自己男人对于自己的好、色

目光,不错的胸、部,还奖励着故意顶了起来。

E罩、杯的胸、部,女主人故意要它晃动着,那感觉,真是没法说

了。

周丽方圆二十米之内的男人,都在为着晃动而屏住了呼吸。

喜欢穿轻便内、衣的,这些都市女孩们,不知道,在这样的内、衣

下,胸前的两个小白兔是很不安稳着。

小白兔们要造反的话,会造成很大的社会动荡。

哐当……一声,烧烤点的老板,把锅掉在了地上。

啊……旁边的一个民工小弟,吃了老板刚才』散在羊肉串上的大量辣

椒,足足十几秒后,才反应了过来。

开始狂喝着啤酒。

叭叭叭……路过的一辆出租车上的司机,看到了路灯下,晃动的两

个肉、球,在感觉危险来临的时候,狂按着喇叭。

但是为时已晚,车子还是和迎面而来的一辆小车撞上了。

碰……的一声,车灯和各种零件,洒了一地。

为着周围的事故,于淼母、女俩看了过去。

看着那出租车司机,晕晕乎乎着从车子里出来,两女脸上就浅浅的

笑着。

租车司机看着这样的笑容,脸上也一时间灿烂的笑了起来。

似乎刚才的事故,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幸运的事情,迎面而来的那

位年轻的小车司机。

脸上怒火中烧着,想要好好骂一下那出租车司机着。

可是此时那出租车司机,因为于淼母、女俩的微笑,对着身边的一

切,都是灿烂笑容着。

“好,我赔,我赔。”出租车司机,温柔的笑容和甜美的眼f神,让

小车司机心中的怒火,一时间完全消除了。

目光看着对方的时候,脸上展现出了,不知如何的表情。

一边的事故,张云三人,并不是显得关心着。

三人自顾着吃自己的东西。

李悦嘴里轻轻说道了几句,和着自己的女儿和自己的男人,在夜色

中笑着。

虽然喝着的是饮料,但是环境加上自己所爱的人在身边,李悦的心

情也显得很舒畅着。

笑声中,胸前比自己女儿还要大整整一圈的那两个大白兔,在李悦

的胸前,也是震、动异常着。

不过毕竟是上了岁数的女人了,胸前的内、衣和少女的选择,显得

不同着。

少女一般选放、荡性的内、衣,这样的内、衣,女孩一跑一跳,胸

前的小白兔,就会欢声跃动起来。

可是成、熟的女孩,选择的内、衣,那就是束身型的。

紧紧包、裹着,身体运动时,胸前的大白兔,就是想运动,那也是

罩、杯上抗战老兵之不死传奇免费阅读面的部分,跟着运动而已,其余的,都?**怨宰拧?br/>

所以李悦胸前的运动,那就是大白兔脑袋的运动,一窜一窜着。

于淼穿了一身很成、熟的黑色连衣裙,她的妈妈选择的却是一身很

洁白的蓬松公主裙。

裙子上的流苏,显得很多,瓢逸在她的裙子上,上身胸口的位置,

像是西方小公主一般,设计了拉素着,把她胸口的部分,锁住了。

巨大呼吸下,那里的部分,总是一上一下着。

裙子腰身的部分,勒得很紧,把李悦熟、妇的腰,勒成了少女的感

觉。

臀、部的地方,是蓬松裙的样子,像是小喇叭一样张开着。

里面白色的内衬,好儿层着展现了出来。

在夜风的吹拂下,一晃一晃着。

还有里面白色的上面带蕾、丝的长袜。

摸样最得清新着,样式就像是个小女生样式的长袜一般。

街头上,那跳跃女孩的双腿,一般就像李悦身、下这双美腿一般。

只是她已经不是少女了,所以这双被白色丝、袜包裹的大、腿,显

得更加修长,更加丰、腴,看上去的话,也更加有女人味着。

李悦的身、下,穿了一双,开口的白色坡跟鞋。

鞋跟很宽大的那种,鞋子里面镂空着,把很多李悦小脚上的肌、肤

,都是半隐半现着展现了出来。

像是那白色丝、袜的感觉一样,李悦大、腿和小腿上的肌、肤,也

是异常白、嫩着。

雪白到,一种类似婴儿肌、肽的样子。

李悦身、下的双腿,跟她的女儿一样,也是优雅着盘了起来。

比起她女儿来说,最得更加肥、满的双腿,**在一起,那展现出来

的味道,有多诱、惑,就多诱、惑着。

低身吃着烧烤,喝着饮料的时候,那双腿就不停轻轻摩、擦着。

丝、袜和丝、袜摩、擦在一起的声音,似乎在张云的耳边,都能听

见着——兹兹,兹兹……

搭在一只大、腿上的美、腿,也是随着身下的白色坡跟鞋,不停晃

动着。

大、腿之间的部位,都在这种晃动中,轻轻展现着。

幽深而神秘的部位,让张云看着,身下的****,一时间变成了冲锋

枪,很快就变成了一把步枪的感觉,就要冲出张云的裤头了。

张云硬了,实实在在的硬了。

眼前好喝的啤酒,好吃的烧烤,在他嘴里都变了味。

李悦似乎感受到了张云身上情况的变化。

红、艳艳的小嘴,轻轻一抿,小嘴里的舌头,在自己的嘴、唇上,

刮了一些,把自己嘴、唇上的油腻和唇膏,吞食了进

去。

红红的舌、头,像是顽皮的小精灵一般,一闪就躲了起来。

“好好吃你的,看我们母、女干嘛。”

李悦一句话后,转头看了看张云身、下的部位。

张云还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着,身体往桌子里面挤着。

不想把自己身、下的尴尬让李悦发现着。

“呵呵……”李悦浅浅一笑,抽了一张纸巾,把自己手中的油腻消

灭了一些,然后轻灵的手指,就伸到了张云的身、下。

掌握了起来。

一个接触下,李悦的脸上,笑容满满着,红红的小脸,也微微点头

,表示满意着。

眼}神更是对着张云,浅浅一笑着,示意着张云——是个男人。

李悦是熟、女了,经历过一个男人,情、妇训练也不知多少年了。

华夏国男人的大小,她心里有数,忽然掌握到张云身、下的部位。

她感觉就像是捡了宝一般。

小手的灵活,一时间就显得异常甘愿着。

像是弹奏着钢琴一般,弹奏着张云的身、下。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内,就让张云身、下的玩意,完全顶住了自己的

裤头,一副左突右闪的样子。

李悦很老练,身、下的小手,运动灵活着,嘴里的烧烤,吃得也是

津津有味着,嘴角中,那呵呵的笑语,随着那夜风,也不知飘荡到了那

里去了。

“恩……”张云一直在坚持着。

可是几分钟时间的坚持后,嘴里还是不甘了一声。

这样的声音,提醒了一边的于淼。

偷偷的眼}神,往张云身、下看了过去。

看到自己妈妈的小手已经在那里了,于淼白了自己妈妈一眼。

眼神之中,责怪着自己妈妈,独享着自己男人的那里。

李悦暗暗一笑,小手从张云的身、下,拿了出来,然后在自己的女

儿面前,微微晃了晃。

一副——妈妈松手了,你可以去玩了。

接受着妈妈的意思,于淼嘴里坏坏一笑,目光转到了张云身、下的

裤头上。

张云有些怕了,前跨往桌子里面躲着。

张云怕,可不是怕她们母、女俩对于自己的小手服务,怕得是自己

憋不住,在裤头里,就给彪了。

那样的话,张云会感觉很尴尬着。

张云在躲,于淼在拖。

小嘴嘟着,硬是把张云藏在桌子下面的裤、头给拉了出来。

红红着脸颊,白了张云一眼,为着张云的不配合,手指还弹了张云

身下玩意,一个爆栗着。,,,!

“妈呀……”

重重的指尖,粉碎着张云那玩意上面的f神经,让张云嘴里控制不住

着嘁了一声。

心里的话,也实实在在领教了于淼这丫头泼辣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