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花医

第210章 不近不远的关系

第二百一十章 不近不远的关系

站在登机口旁,张云对着自己的老婆们,还有自己的老妈,还有自

己的兄弟,挥手着。

同时也看了看身边的五个女人。

和田佳美一身可爱的小礼服穿着身上。

站在张云的身边,对着张云的家人们礼貌的笑着,纤细的小手也是

举了起来,摆手示意着。

于美丽和于姜华的话,显得很高夜Δ来Δ香Δ小Δ说Δ,阅读兴着,能跟自己家的少爷,一同出

国,而且在国外专’门服侍着自己家的少爷,让两女显得很高兴着。

她们也是一身时尚的休市服饰穿在身上。

高托的胸、部,优雅的体态,还有身下鼓鼓的臀、部,让路过的乘

客,一个个侧目着。

可是张云身边最有涵养的女人,还是罗雪和朱小红。

罗雪是曹云德的六太太。

京都医学院毕业的女高材生,跟了曹云德已经有十几年了,一直是

曹云德身边,最主要的助理女医生。

她手术的能力,说句不好听的,几乎已经达到了曹云德八成的功力

这样的一个女人,有气质,有涵养,还有一种能力堆积而成的气势

要不是她不能生育,这样的一个女人,可能早就是曹云德身边,最

为器重的一个老婆了。

罗雪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穿在身上,脸上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

六公分的尖底高跟鞋,踩在她的身下,整个身形有一种异常高雅的

美。

因为没有生养过的关系,让她的身材和少女比起来,都有得一拼的

样子。

只是背影的话,是任何人也猜测不到她真实年纪的。

罗雪站在离张云比较远的地方,和张云显得不是很亲近,也不是很

疏远的样子。

戴着墨镜后,她目光的变化,无法让人捕捉到着,所以她心里具体

是什么样的想法,让人无法知道。

罗雪的身边,站在朱小红。

朱小红是曹云德的一个小老婆。

算是曹云德身边所有粉护中,最被曹云德器重的一个。

也是跟着曹云德时间最长的一个粉护。

朱小红虽然是个女护士,可是她身上优雅的感觉,比起罗雪来,都

不相让着。

罗雪是那种后天养成的优雅气质,而朱小红的话,是天生就有一种

优雅气质在身上着。

她踩着高高的高跟鞋,在张云的面前那么一站。

挺、拔的身姿下,整个人,就有一种无与伦比的美。

D罩、杯的胸、部,因为坚、挺的关系,抬升的样子,都可以比得

上人家E罩、杯的胸、部高度了。

不算很大的臀、部,上翘着,显出不输少女的气势。

朱小红一身淡红色的连衣裙穿在身上,头上戴着一顶旅游时,才会

戴得白色小礼帽。

脸上和罗雪一样,戴着一副黑黑的墨镜,和张云的关系,显得不亲

也不远着。

“老公,到了就给我们来个电话。”李琴上来,拥抱了张云一下。

“这个双休日的话,我们姐妹们,可能就会过来看你的,来不了全

部的,估计大部分都会来着。”

张云听着老婆们的话,也是一一上去,拥抱着她们。

心里也是一阵感怀着。

张云对眼前的这些老婆,都是倾注了自己的感情着。

有些的感情还显得很深着。

特别是自己的三位姑妈,张云是最放心不下着。

本来想着,去日本的话,把她们三个给带上。

可是感觉自己这么做,有些对别的老婆不公,张云还是最终放弃了

那样的想法。

此时在机场上,一个姑妈一个姑妈的抱着。

每一个都是抱得紧紧着,嘴里也是温柔着——放心,我很快就回来

的,姑妈们。

张云抱着的时候,也是一个个抓着姑妈身后的大屁、股,按着。

“去了的话,就好好干。”最后分别的,还是张云的老妈。

“特别是于美丽姐妹俩,到了那

里的话,早些得到,别让她们等得急了。”

“妈,是你等得急了吧。”张云笑着,和自己的母亲,轻轻拥抱了

一下。

张云的母亲,是村里人,不兴这样的拥抱,被自己儿子这么一抱,

脸上也是蛮害羞着。

“死孩子,说什么呢?”张云的母亲,心里的心思,被自己儿子说

了出来,小手用力打了自己儿子手臂一下着。

脸上也是害羞的笑着。

“我听你几个兄弟说,日本国内,还有好多能力比你优秀的医生,

你到了那里的话,可不要轻易着就接受挑战啊?”

张云的母亲,关心的事情还是很多的。

小野医生那次挑战后,日本国内还是有很多医生,想要跟张云挑战

一翻的。

不过华夏国政府,为了社会的稳定,还有就是张云医生已经胜了一

场的缘故,就一直把这样的苗头,扼杀在摇篮中。

就是日本国内的某些医生,大声疾呼着,华夏国的政府,也是控制

着国内新司媒体,尽量的少报道,或者以一种短小简单的篇幅报道着。

让这样的事情,在国内造成的影响,尽量降低着。

“妈,我知道了。”

张云心里也清楚,自己到了日本国内后,这样的挑战,可能的话,

就无法避免了。

张云去日本组建自己凤御凰:第一篡后最新章节的专家门诊,其实就是报有这样的心态。

在他想来——男人,就应该接受挑战。

一翻道别之后,张云带着身边的五个女人,上了去日本的飞机。

一路走,一路挥手道别着。

平时倾注的感情,在此时发酵着。

那只是匆匆几眼的老婆,在自己目光中习现着的时候,心里一阵难

舍。

可张云毕竟是男人,儿女情长的事情,只要略微一些,也就够了。

带着五女上了飞机,张云和身边的好几个女人一样,戴着墨镜,一

路朝着日本进发了。

在飞机上睡了几个小时后,感受着身体的压力,还有耳边响起的中

文和日文的提醒声——乘客们,飞机正在降落,马上要到羽田机场了。

听着这样的话,张云朦胧的目光,睁了开来。

透着飞机玄宙看着外面机场上的情况。

东京羽田机场,是国际大机场,机场上,转换班次的飞机,在塔台

的调度下,在机场上,缓缓而动着。

拖动行李的小车,也是在机场上,像是蚂蚁一般,不停开来开去着

日本空蛆优雅的姿态,示意着飞机已经安全降落了。

嘴里甜美的日文,也是不停发出着。

“张医生,机场已经有不下五十多名记者在等着你了,你准备好了

没有。”和田佳美对着张云温柔一笑,提醒着。

“走吧。”张云嘴里笑着,带着身边的五女,走了下去。

通过了飞机安全通道,朝着出机口的方向走去着。

远远着,习光的照相机,还有吵闹的声音,就在出机口的方向,展

现了。

看着这样的阵仗,一时间走在张云身边的乘客,似乎之间才发现,

他们身边戴着墨镜的年轻人,就是最近风头正劲的华夏国名医张云。

一时间勇敢的几个,就上来要求和张云合影着,也有的要求着张云

,给签名着。

张云应付了几个后,就来到了飞机出机口的位置。

张云其实不怎么想和媒体打交道着。

不过眼前的阵仗,自己不打交道也不行了,加上为了自己医院利益

的考虑,他必须面对着。

张云摘了脸上的墨镜,深呼了一口气,站在了眼前这黑压压一片的

媒体面前,接受着他们的采访。

和田佳美作为翻译,站在了张云的身边。

“张云医生,你这次来日本国担任客座专家,是不是有意要迎接

我们日本国医生的挑战。”

“可以这么说,毕竟叽叽喳喳得天天叫着,准也受不了着。”

有些懂华夏文的日本记者一听这话,就知道有新闻素材着,忙是惊:,

讶了起来。

那些不懂华夏文的记者,听了身边几个懂华夏文同伴的翻译后,也

是兴奋

了起来。“书名+小{L},阅读”)

“那请你对小野泽二医生的死,有什么看法没有。”

“在我看来,是一种懦弱的死法,算是一种逃避,当然了,民族不

同,在日本民族的心中,可能这种死法,显得很神圣着。”

“懦弱的死法……”张云的话,又是掀起了一阵兴奋的浪潮。

“张云医生,你知道嘛,你现在可是在日本国内,很多人对小野泽

二的死,都是表示很赞同,也很认同的。”

“我知道,我是站在日本国内,但是我也要提醒你,站在这里的和

当初站在云都市医院的张云,是同一个人,并不会因为环境的不同,我

这个人,就有什么变化了。”

“你知道嘛,日本国内,有很多医生,知道你要来日本国当客座专

家,都想和你挑战着,你对这样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挑战可以,只是不要输了以后随便****就行。”

张云回答了几个问题后,也觉得差不多了,就让华侨医院的工作人

员,帮忙维护着,自己带着身边的女人,上了机场’门口的保姆车。

一路上,记者手中的快’门还是不停按动着。

摄像机的话,也是不停拍摄着张云拽拽的走路气势。

不同的新司标题,也在日本国各大电视台的直播画面中展现了出来

“华夏国牛人医生张云的挑战。”

“小野懦弱的死,让华夏国医生张云无比唾弃。”

“下一个跟华夏国医生挑战的日本医生,输了请不要****了。”

张云刚才的话,还有他气势非凡的走路样子,一时间通过电视画面

,传播到了日本国,各个角落。

特别是在小野泽二所属的小野家族。

家主的族长——小野岸雄,看完了直播,嘴里一口鼻气喷了出来,

显出一副耐人寻味的表情。

小野岸雄身边的两个儿子,屏住了气息,跪在自己父亲的身边。

“你们怎么看?”小野岸雄,淡淡了一句。

“猖狂。”小野岸雄的大儿子小野中木,拽进了拳头,盯视着电视

屏幕中的张云。

“父亲,让我为了家族的小Ⅹ声誉,对他进行挑战吧。”小野岸雄的二

儿子小野三木,给自己的父亲磕着头。

“不是家族的荣誉,是我们大日本国外科手术界的荣誉,同时也是

我们大日本国国民的荣誉。”

“这个人,你就让他在我们日本国内,彻底身败名裂吧。”

“嘿……”小野三木脸上得意一笑,心中有了必胜的信念。

“支那猪,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