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花医

第218章 尽职的老婆 说

第二百一十八章 尽职的老婆 说

欲、望总有解脱的时候,当狂暴来到最高、潮的时候,那也是男女

灵魂彼此交换的时刻。

心与灵的交换,让彼此的身心,一时间就融化在了一起。

和田佳美依然趴在床、上。

张云依然保持着骑在和田佳美身体上的姿态。

大手轻轻摸在了和田佳美小小的肚子上。

刚才的快乐,让和田佳美肚子不时痉、挛的样子,最得很美妙着。

“都收进去了嘛?”

“说什么呢?”和田佳美的小手,轻轻打了一**后的张云。

“我是说我的种子,你小肚子,缩得这么厉害,不是在收它们嘛。

“准说的啊。”

“呵呵……”张云刮了刮和田佳美的小鼻子,身体从她的身上,解

脱了出来。

不甘的声音,在彼此的身、下发出着,还有那似乎无穷无尽的爱、

液,也是因为那样的动作,撒了一床着。

张云从床头的裤子里,掏出了一根香烟抽着。

一边抽着,一边看着身、下的和田佳美,用小嘴给自己清洗的样子

温柔,体贴,动情着。

还有一种华夏女人所无法的感觉,那就是一种学术的精神。

不同环境里出来的女人,感觉起来,确实不同着。

张云用自己的大脚,夹了一下和田佳美胸前的葡萄着。

心情好,张云的大脚,似乎很给面子着,一夹就夹住了。

“你……”和田佳美的小手,拍了张云做坏的大脚一下。

目光白了张云一眼,小嘴含着张云那东西,嘴角又有着张云刚才那

些弄出来的**。

那样子,看上去可爱叉滑稽着。

“今晚我就住这里了。”

“你真住啊。”

“怎么?不可以。”

“可以当然可以。”为了跟张云说话,和田佳美不得不把自己小嘴

里的东西,给吞了出来。

嘴里含着一些口水和另外一些不知名的**,说起话来,也是怪怪

着。

虽然是第一次吞食男人的那些肮脏**,但是和田佳美只是微微一

闭眼,就吞食干净了。

然后嘴里的话,也就顺畅了起来。

“家里的蛆蛆们,要担心的。”

“打电话就行了。”

“这,这好吧,只是……”和田佳美想到了一件事情,害羞着,不

敢说着。

“说吧,小美人。”张云的大脚,这次调、戏的部位,是和田佳姜

的身、下。

那毛绒绒的所在。

脚趾在那里嬉闹着,感觉好像是在闹花丛一般。

“只是,只是你今晚弄人家的次数,能不能少一点啊。”

和田佳美看着张云的身、下,显得痴痴着。

张云那东西,发戚的时候,自然是不用说了,几乎是比情、妇教科

书上的东西,还要完美着。

比起日本人该有的长度和硬度来,都是超过了几乎一倍有余。

此时,那东西休息着。

和田佳美看着,感觉这东西休息时的状态,比日本人发成时的状态

,还要厉害着。

“行,五次吧。”

“五次……”和田佳美几乎要哭了。

“咱,嫌少。”

“怎么可能。”和田佳美气着,小手打了张云一下。

“三次吧,你那东西太厉害了。”

“厉害嘛,我看一般拉……”张云得意着,让自己的身、下玩意,

一时间恢复了摸样。

像是一个舞者一般,在他的身、下,耍着**、棍舞。

张云身、下一动,它就一动着。

要是配上音乐的话,那玩意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黑人舞蹈家一般了

“呵呵,坏死了。”看着张云的身、下情景,和田佳美笑了,笑得

很开心着。

那一夜,张云给错入豪门:老公别碰我全文免费阅读于美华她们去了一个电话后,就在和田佳美家里住

下了。

本来说好的是三次,张云死缠烂泡着又多弄了一次!

弄得和田佳美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双腿外八字的站着。

还是感觉下面火辣辣着,不得不像男人小便时的站姿一般,站在张

云的面前。

“不行拉,这叫我怎么出去见人啊。”

和田佳美说着话,身体就扑到了张云的怀里,打闹了起来。

张云安慰了她一阵,拉着她出来了。

和田佳美的母亲,今天一大早就到附近的商场里面,给张云买了好

多好吃的。

整整一桌菜,已经准备好了。

日本的食物,张云接触的少,所以是兴趣盎然着,开动了起来。

和田佳美则是陪在一边,感受着自己身、下,跪着的时候,都要敞

开来的大、腿,心里一时间就冤死了。

不知道,今天自己还能不能出门着。

看着张云吃得开心,和田佳美的父母,还有哥哥,一时间也感觉很

有面子着。

至于昨晚,和田佳美被张云上了好几次的事情,和田佳美的家人,

都是表现的祝福着。

和田佳美的母亲,还拉着和田佳美到了一边,悄悄说道了自己女儿

几次——晚上的时候,张医生要你的时候,你怎么拒绝了他好几次啊。

“妈,你怎么偷听啊。”

“不是我偷听,是你叫得太大声了。”

“我……”母亲的话,让和田佳美无言以对着。

“妈,你不了解情况,就不要乱说。”

和田佳美的心里,显得很无奈着,想着自己的母亲,要是知道张云

身、下的厉害,估计就不会这么说了。

和田佳美是处、女,能一个晚上满足张云那么多次,和田佳美自己

感觉,已经很了不起了。

“是嘛,我们佳美今天就可以成为蓝衣护士了。”吃着饭,从张云

的嘴里知道,自己女儿的身份,已经不一般了。

和田佳美的父母,嘴里都是开心着。

简单的一个护士等级,代表了很多的不同。

在医院里的待遇是一点,在医院里的身份,也是一点着。

更主要的是家族的面子。

在日本国,女孩子给医生当护士或者给律师当助手,那是最体面的

两个工作。

如果这个女孩子,还有在这些护士或者助手中,身体提高的话,那

女孩子所在的家族,会最得相当有面子着。

“太好了,佳美,你给家里人增光了。”

和田佳美的父亲,直接表扬着自己的女儿。

更是一副感激的样子,看着自己的女儿。

父亲这样的表情,让和田佳美,脸上异常不好意思着。

目光是感激着张云,也是白了张云一眼着。

一顿饭很快吃好了,张云也是吃得饱饱着。

日本人的饮食,张云吃着,感觉新鲜着,具体好吃的话,还是比华

夏国的饮食,差多了。

张云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揉着和田佳美,大摇大摆着,往人家门外

走着。

“谢谢,谢谢……”一路上,和田佳美的父母还有哥哥,一路跟随

,一路感激着。

弄得和田佳美很不好意思着。

“佳美就拜托你了。”

虽然自己的女儿,在跟医院签订了工作的合同时,就已经是医院的

财物了。

可身为对方父母的,还是尽着父母的责任,希望着张云能好好对待

着自己的女儿。

“放心吧,只要她乖乖着,她一定是我日本家庭的一员老婆。”

“哪尼……这样的身份……”一时间,和田佳美的父母还有哥哥,

另外两个小妹妹被她们父母拉着,一同给张云跪下了。

“阿里阿朵……阿里阿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