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花医

第229章 男人能干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男人能干

“请大家相信小野家族。”

小野岸雄站了起来,给眼前的记者鞠躬着。

小野中木也是,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一副很诚恳的样子,身体笔直

九十度的样子,给大家鞠躬着。

“可是,小野先生,你能解释这张照片嘛。”

刚才提问的记者,把自己的手机,交给了小野岸雄。

在那手机上,就有小野岸雄跟国民卫生局一名次官,交易的那张照

片。

“这,这……”

本来接这手机的时候,小野岸雄脸上还是有笑容着,可是看清了这

张照片中的情况后,小野岸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整个人瘫坐了起来

一边的小野中木,也看了看父亲手中的手机。

看着上面的画面,目光也睁大着,一副不能相信的样子。

小野中木知道自己的父亲,跟国民卫生局的官员有交易。

可是这样的事情,是家族的秘密,只有家族几个核心的成员才知道

可现在的话,不知怎么的,就被记者们知道了。

“这是人家张云医生提供的情况,请小野医生好好解释一下。”

眼前的场景,这些记者们心里都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感觉着自己国家医生的堕落,这些记者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但同时,这样爆炸性的新司,对于这些记者来说,是几年时间也抓

不到几个着。

所以这些记者们,都是长**短炮着,对着主席台三位小野家族的成

员,不停拍摄着。

一些询问的话语,也在这些记者的嘴里不停发出着。

“请小野医生回答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不是你跟卫生局的次官,有什么内幕交易。”

“这信封里,难道装得是金钱嘛?”

照片里,小野岸雄和卫生局的次官,交易的,就是一封厚厚的信封

“不,不,不……这些都是支那人的污蔑,我要杀了这支那猪,我

要杀了他。”

小野岸雄疯狂了起来,怒目圆睁着,看着会场上的这些记者。

嘴里大声嘁道——你们看着好了,这个支那猪,我一定会杀了他的

“父亲,父亲……”

一边的小野中木,不停拖着自己的父亲,目光对着自己身边的弟弟

小野三木看着。

示意着他,一块来拖住自己的父亲。

小野三木,此时呆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听着自己父亲的话,嘴角

弯起了一个幅度。

小野三木忽然从座位上站立了起来。

嘴里大声着——这些都不是污蔑,确实是我父亲做得。

小野三木向着眼前的新司记者,鞠了一躬。

“喂……三木。”

小野中木大声了一句,一副惊讶的样子。

“设计陷害张云医生的,是我的父亲,跟卫生局次官有来往的,也

是我父亲,我父亲每个月,给这个卫生局次官的交际费是 万日

元。”

一边的小野岸雄,发泄了一翻后,心情多少好转了一些。

脑海中的神智,也在慢慢恢复着。

可是,听到自己小儿子的这些话后,他整个脑袋,嗡的一下,好像

短路了。

小野岸雄呆呆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

从自己儿子隐隐的笑容之中,他似乎读出了什么。

“八嘎……你出卖家族。”

小野岸雄彻底疯了,就在无数的摄像机面前,扑向了自己的小儿子

双手,嘴巴并用着,击打着自己的小儿子,撕咬着自己的小儿子。

一边的小野中木,看着这样的情况,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整个人就呆呆着站在那里。

小野中木,事先怎么想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眼前这种情况。

最终是会场的保安赶到,把小野岸雄给支开了。

而从地上站起来的小野三木,整张脸,都是鲜血

着,耳朵都被咬掉了一块,耳皮还挂在上面。

就是如此情况下,小野三木还是对着眼前的电视机镜头,深深一鞠

躬着。

“我为我父亲的失态,我为我父亲的无耻,向全国人民道歉。”

此时此刻,小野家族,三父子在新司发布会上的表现,已经传遍了

整个日本国。

张云的话,也是通过手机直播,观察到了这一幕。

此时,张云心里明白,这些内幕消息,到底是准透露给自己的。

“小野三木,果然够阴毒的,踩着自己父亲和哥哥的尸体,往上爬

,呵呵……”

张云算是对这个小野三木,又多了几分了解。

在张云这边的新司发布会上,大家注视的目光,也被小野家族新司

会场上的情况,给吸引了过去。

当那边的情况,尘埃落定的时候,这边的新司记者,叉开始对张云

提问着。

“张云医生,请你发表一下,你对于这场闹剧的看法。”

新司记者的话筒,一时间全部聚拢在张云的面前。

张云不笑,不怒,也不气着,一脸平和的看着眼前的这些记者。

“我对于小野岸雄还有小野中午这样卑鄙的医生,心生可耻着,但

同时对于小野三木医生的人品,表示赞赏。”

张云知道着其中的内幕,他也不会主动说着,只会帮着小野三木,

把他的父亲和哥哥,给整垮着。

在张云看来,他们三只都是疯狗,能少留一只,是一只着。

“我决定,在小野家族内部事务处理完毕后,正式接受小野三木医

生的挑战。”

张云的话,又是换来了无数快门的按动。

卡卡卡卡……快门按动的声音,在会场上显得清脆着。

“那具体的时间还有具体的比赛内容,能向我们透露一下嘛?”

“呵呵,记者朋友可真急啊,这只是刚刚决定下来的事情,我会让

我们医院的于常务,正式跟对方医院的领导进行沟通。”

张云把一边的于天星给引了出来。

于天星站在张云的身边,早就等待了好久了。

能在全日本国记者的面前,发表一翻演讲,让他心潮澎湃着。

于天星主动把握着机会,站到了张云的身边,面对着眼前的这些长

**短炮们。

“我一直认为日本国,是一个包容的社会,对于我们这种少数族裔

的后代,建立起来的医院,也会用一种包容的心,来对待着。”

“我们东京市华侨医院的发展,是很不容易的,从以前只是东京市

边缘地带的一个小诊所,一步步走到今天,其间多少的心血,多少的苦

难………”

一时间于天星嘴里的话,滔滔不绝着。

说得内容,都是一些自己医院的介绍。

听得那些记者们,头都大了。

张云坐在一边,低头笑着,陪在张云身边的和田佳美,则是不停把

于天星说得话,翻译给他听着。

“这些情况,我们都知道了……于常务,请您直接介绍一下,和小

野医院的比赛情况,谢谢。”

终于有记者主动打断了于天星的介绍。

“知道了,马上介绍,马上介绍。”

于天星显得很有礼貌着。

“我们东京市华侨医院,在八十年代的时候,渐渐从东京市的郊区

,发展到了东京市市区十谷一带,然后又经历了…………”

于天星又是一通对自己医院的演讲,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能在这样的一个场合,免费着给自己医院打广告,于天星做梦都没

想到着。

下面的这些记者们,听着直挠头着。

就这样,一个临近中午的新司发布会,不痛不痒的结束了。

虽然说好了,要跟小野医院的小野三木进行正式的手术比赛,可是

因为是临时决定的,所以的话,具体的比赛事宜,到最后,还是没有说

清楚着。

弄得这些新闻记者们,一个个牙痒痒着,离开的时候,恨不得一人

给于天星一个老拳着。

“于老哥,可以啊,一场新闻发布会,赚了少说也有几个亿的广告

费啊。”

于天星一下来,张云就上去揉住了他。

“都是托老弟的福,呵呵……呵呵……”

于天星笑得很开心,很猥琐着。

“对了,老弟,这个比赛的事情,到底怎么安排啊?”

“能拖就拖,人家医院出面跟你商量的话,你可以积极参加,但是

一定要提各种有的没的条件,让他们感觉头痛。”

“为什么啊?”

于天星显得不懂着。

“老哥……这场比赛,能得到多少日本国民的关注啊,要是就一两

个礼拜时间解决了,那多可惜啊。”

“你是说,用时间来增加关注度。”

于天星一时间就明白了过来,脸上像是花一般,灿烂的笑着。

“你小子,比我还坏,呵呵……呵呵……”

跟张云打了一段交道后,于天星跟张云也就不生疏着。

送走了于天星,张云带着自己的女人,回到了自己科室的楼层中。

“小云,真的是为了增加关注度,才拖延时间吗?”

刚才张云和于天星的对话,罗雪她们也听到着。

眼前几个女人中,最聪明的一个,就是罗雪了。

“你认为呢?我的六师母。”

在自己的科室里,张云也就不客气了,大手抓了一下自己师母的小

手着。

“哼!估计你是对自己的手术能力还不够信心吧。”

罗雪对张云的手术视频,是有研究的,罗雪发现,张云总是能在很

短的时间内,增加自己的手术能力,而且增加的幅度还最得很大着。

此时此刻,要是拖延时间的话,罗雪觉得,张云手术能力的增加,

那就是一件说不准的事情了。

“按着以往的经验,这小子的手术能力,在经历了这段时间后,准

知道增加到一种什么样恐怖的情况里。”

罗雪盯了张云一眼。

“我猜得对不对?”

“六师母,果然就是六师母,你要是今晚能好好陪我的话,说不定

我所有的秘密都被你知道了。”

“陪你……”

罗雪嘴里呵呵一笑,脸上一阵红晕习过着。

“你小子,想干嘛,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嘘嘘……”

张云示意了一下,清退着旁边的于美丽她们,就留着罗雪和朱小红

在自己的身边。

于美丽三女,嘴里呵呵笑着,离开了。

心里知道着自己男人想干啥。

“色胚,才几天啊,我们跟来的女人,就全被他给得了,如今连最

困难的两个师母,都要被这小子给上手了。”

于美丽回头白了张云一眼,心里却是一副异常甜蜜的样子。

男人能干,在快活世界女人的心中,那就是一件值得好好庆贺的事

情。

在于美丽的限里,最难融入姐妹家庭的两个师母,马上要融入她们

了,这让于美丽的心中,一片感慨着。

“老公,也太能干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