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花医

第233章 多按按.

第二百三十三章 多按按

张云的手指,按入了久田雅美的胸、部,大概一寸的距离后,就有些不敢按下去了。

他的手指幸福着,久田雅美的脸上也是微微害羞着。

久田雅美本来以为,张云的手指,按在她的胸、部,会有什么医疗

上的反应,可是现在看着这个情况,完全就是张云在?**阋说难印?br/>

感受着这样的情况,久田雅美的脸上,忽然一寒,显出生气的表情来。

张云看着,也就不再糊涂了。

手指又往久田雅美的胸、部按入了一寸的距离。

让久田雅美的胸、部,在他的手指下,微微跳动了起来。

“妈呀……”同时的话,久田雅美的小嘴里,也是发出了一声惊叫

的声音。

感觉到了,连着胸、部里面的痛。

“这……”久田雅美疑惑的目光看着张云,想要张云给自己一个解

释着。

“这是一个穴道,对应着你胸腔内的一个位置,你胸腔内的这个位

置要是病变了,我手指一按,你就会有反应。”

“看夫人反应这么大,估训是三期了吧。”

张云的手指,有些不甘心着,从久田雅美的胸口拿了下来。

而久田稚美听着张云的话,整个脸的表情楞了一下。

“三期……呵呵,还真是个名医,点一下我的胸、部,就知道我胸

腔内的这个肿瘤已经到第三期了。”

久田雅美对着张云点了点头,表示他猜对了。

“夫人,这个要马上开刀呀,不然的话,晚了,就是开刀也救不了

你了。”

想着这么漂亮的熟、妇,胸腔里面,竟然隐藏着这么大的危机,张

云心里也是一阵可惜着。

张云示意着久田雅美,来到了旁边的一张医疗床、上,同时示意着

两个美女护士帮忙着。

把久田雅美的身体,扶到了那张医疗床、上。

“夫人,我稍微给你检查一下。”

张云的手指,轻轻解开了久田雅美胸前的两个纽扣。

发现她里面没穿内、衣着。

雪白的乳、肉,很多都露出来了。

没有束缚的乳、肉,在张云的面前,晃来晃去着。

好像就是很招摇的**、女一般。

微微的乳、香,都能从她胸口闻到着。

张云本来以为她是穿内、衣的,因为平时走动的时候,她胸前的抖

动虽然厉害,但还是有些规则的。

但是他没想到,对方胸前抖动的规整,完全是因为保养好的关系。

“这……”张云一时可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了。

“呵呵……”

久田雅美笑了笑,抓着张云的大手,轻轻送入到了自己的胸口里面!

“心里没有欲念,抓在那里,那抓着就是一块木头,张云医生,我

相信你。”

在久田雅美小手的帮助下,张云的右手,接触到了她左、乳上的一

些乳、肉。

那乳、肉温暖着,也是滑腻着。

“真好。”

一时间,张云的心情,就飘荡在云海中。

呼吸了好几口,才稍微平静了一下心情着。

然后手指轻轻按动着,在久田雅姜左面的侧乳上。

按动之间,她胸前的胸衣,也敞开了不少着。

两只美、乳,一点点展现出来,却因为胸前的葡萄,支撑着,无法

完全展现出来。

那情景,张云越看越受不了着。

张云手指按动下,久田雅美的胸、部,一伸一缩着。

看得张云,鼻子热热着。

张云就恨不得伸手,直接把久田雅美胸前的胸衣给扯开了。

“张云医生,怎么样?”

久田雅美多少也有些受不了了,因为张云按动的次数,显得太多了

一些。

都按动了足足有五六分钟的时间了。

久田雅美也是女人,更是一个身体很敏、感的女人。

她的丈夫是日本国的首相,一个日夜忙碌的男人

这个男人的妻子,即使如久田雅美一般漂亮的,他一个月的时间,

也照顾不到几次着。

如此经历下来的女人,身体的敏、感部位,轻轻一个袭扰,身体就

显得异常难刊了。

身体下面的深处,在张云手指按动下,都有些微微潮、湿了。

“恩……”控制不住着,久田雅美嘴里,发出了轻轻的一声。

旁边的两个美女护士听着,小脸也红了起来,都是女人,这样的声

音,代表什么,她们都懂。

“夫人,心里没有欲念,检查多久,都是不要紧的。”

张云拿久田雅美的话,说道着她自己。

这让久田雅美最得更加害羞着,小脸红红着,避开着张云和那两个

小护士的目光。

张云按在久田稚美胸前的手指,一再忍耐,一再忍耐着,最终才没

有造次到对方的胸、部中间去。

张云呼吸了好几口,才把自跟班别闹全文阅读己的双手,从久田雅美的胸前,拿开了

“真不想拿开啊。”

张云感觉,此时自己的手指,都幸福的颤抖着,似乎还在回味着,

刚才按动在久田稚美胸前时,美妙的感觉。

久田雅美红着脸,从检查台上坐了起来,手指轻轻给自己胸前的纽

扣,扣好着。

“怎么样?我的手术可以安排嘛?”

“可以,可以。”

张云的目光,看着窗外,不敢看向着久田雅美着。

一段小小的接触,让张云对这个日本女人,有些着迷了。

“那就约个时间吧,到时候你再来这里,手术助手的话,我会给你

安排好的。”

久田稚美看了张云一眼,她对张云不能说不心动着,可是毕竟她是

人、妻。

淡淡的心动,她会努力克制着。

久田雅美继续优雅着自己的步伐,朝着门外走去着。

张云多少有些失魂落魄的感觉,跟着。

心里也是做着强烈的思想斗争。

尽力把对久田雅美的那份痴念,控制在萌芽的阶段。

“怎么样?”出了房间,谷村熏一来到了自己母亲的身边。

“确实算是个名医。”

久田雅美回头看了张云一眼,见到张云脸上的表情恢复到了冷静的

状态中,她心里多少有些吃惊着。

久田稚姜已经见到过无数年轻的男人,为了她的容貌,为了她的气

质,而神魂颠倒的样子。

见多了,她也就感觉不怪了。

可是这个张云,明明刚才被她迷得已经晕头转向了,可是现在……

久田雅美对着张云,重新看了一眼。

看不清的男人,让她着迷着。

曾经日本国的首相谷村次郎就是因为身上有一种,让久田雅美摸不

清的气质,才吸引着这个东京财大毕业的女高材生,下嫁给了他。

“那跟他约好了开刀的时间吗?”

谷村熏一看着自己的母亲,心里多少感觉怪怪着。

因为自己母亲此时的表情,让她感觉有些熟悉着。

“那是看见父亲时,母亲展现出一种着迷心态时,才会有的表情,

这……”

谷村熏一惊讶的目光,看了张云一眼。

“不会吧,这个普普通通的男人,竟然吸引到了我母亲的芳心。”

一切都是- V-即过着。

久田稚美目光中的欣赏,还有谷村熏一目光中的惊奇。

“约好了。”

久田雅美收拾好了,自己略微紧张的心情,高雅着气质,坐回了自

己的沙发上面。

“呵呵,那好,我来送送他们。”

谷村熏一也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来到了张云的面前。

此时此刻,房间里,最失态的男人,就要数于天星了。

于天星被久田雅姜身上的优雅气质还有美好身段,给迷得不行。

刚才久田雅美进入房间的时候,他就傻想了十来分钟的时间。

各种各样的傻念头,都在他心中产生着。

如今久田雅美从房间里出来了。

他就一副痴痴的样子,一直盯着人家。

“于大哥。”张云拉了他一把。

噢,噢,噢……”

于天星一副从睡梦中醒来的样子。

“好了啊?”也不知道,他嘴里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着。

张云示意着他,往门外走着。

“这,这,就走了啊?”

于天星回头看了,坐在沙发上的久田雅美一眼。

“我们还没跟人家道别呢?这样做会不会太没礼貌啊。”

于天星豁出去了,转身走到了久田雅美的面前,不停对对方点头哈

腰着。

“夫人,再见了,再见了。”

此时的于天星,完全一副狗腿子的样子。

估计久田雅美让他去死,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着。

久田雅美从容的笑着,在看了于天星一眼后,目光瞟了于天星身后

张云一眼。

哪想到张云的目光,此时也正瞧着她。

彼此目光一个交接,火光四溅着,久田雅美目光略显慌张着闪开了

一边的谷村熏一一直观察着。

母亲的目光,张云的目光,一丝一亳也没落下着。

“哼!果然,在勾引、我母亲。”

抓到了为数不多的交流后,谷村熏一的脸上,显得得意,也显得无

奈着。

张云这个男人,在谷村熏一的眼里,那就是仇人。

害得她未婚夫,身败名裂的仇人。

这样的男人,竟然跟她老妈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关系,这让她无法忍

受着。

十几年的淑女教育,让谷村熏一心里的怒火,暂时控制着。

可是暗暗看向张云的目光中,已经是恨得牙痒痒了。

“看我怎么玩你,小子。”

狠狠着一句话,从谷村熏一的心中划过,同时一个恶毒的计划,也

从谷村熏一的心中,习现了。混也是一种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