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敌特种兵

第26章 战后心理综合症

第二十六章 战后心理综合症

中午吃了饭,老人对着陈浩和安娜两人说道:“安娜小姐,你刚刚赶过来,今天就先好好休息吧?”虽然是疑问,可是口气中说出的却是不可置疑的语气。

“大师,我明白,”安娜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而且自己从英国上飞机的那一刻起,还真的没有时间好好的休息,现在正好有机会,医治陈浩也不在这半天的时间。

“恩,那就好,”老人点点头,然后对着旁边的陈浩说道:“下午我会教你五行拳,明天你在让安娜小姐帮你医治。”

“是,师傅,”陈浩看着老人认真的模样,回道。

“那安娜小姐你就好好的休息,我们出去了,”老人对着安娜说道,带着陈浩朝着今天早上的空地上走去,陈浩也是紧随其后。

“大师,请问下这里有洗澡的地方吗?”安娜看着出去的两人,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几天没有洗澡了,马上就开口问道,对于身上的气味,安娜感觉到非常的难受,而且能够在这山清水秀的地方有山水洗一次澡,肯定也是非常惬意的事情。

“在那个山洞后面,由一个温泉,你可以去哪里泡澡,”老人指着武夷山洞对着安娜解释道:“放心吧,这里除了老头子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人,外面也有人守着,没人能够进来。”

“谢谢大师,”说完,就回自己的房间准备换洗的衣服。

“师傅,你怎么这样说,难道我不是人吗?”陈浩对老人的话明显的不满,怎么能够说这里只有老头子就没有别人了呢?自己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你有机会去吗?”老人笑呵呵的看着陈浩,眼里闪过一丝玩味的笑意:“或者说你想去偷看安娜洗澡,如果你真的有这样的想法,那我绝对不拦着你。”

“哼,”陈浩冷哼一声,极速的朝着空地走去,对老人的话感觉到一阵尴尬,可是却没有表达自己的想法意思。

看着陈浩的背影,老人嘿嘿一笑:“这小子还真有意思,不过如果两个人真的能够在一起的话,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对那死老头子也算是有个交代了,”说完,就跟了上去。

“现在我就教你形意拳的另一种基本拳--五行拳,”老人看着站在眼前的陈浩,开口说道:“五行拳,讲究金、木、水、火、土的内涵,同时也注重力量的训练,第一步筑其基,壮其体,使骨体坚如铁石,为技术提高打下良好基础,这称为“明劲功夫”,第二步讲究暗劲和化劲功夫,要求周身完整,刚柔相济,精神贯注,形神合一,以意导体,以气发力,你听明白了吗?”

陈浩也是认真的听着老人的讲解,听着老人的问话,马上表示明白的点点头。

“我也同样为你打一遍五行拳,随后看你自己能够领悟多少,”随后,又开始打起五行拳来,五行拳跟十二形拳大不一样,十二形拳以猛烈的攻势,五行拳则以力量,两者结合,才是真正的形意拳。

老人打完后,陈浩依然是有模有样的打了起来,不过对于五行拳来说,陈浩却是非常的易懂,一是因为陈浩从小在军队注重的就是力量的锻炼,对于同样以力量的五行拳容易多了,二是前面对十二形拳已经有了一定的理解,五行拳与十二形拳相辅相成,所以才会显得更加的容易,三是陈浩已经隐隐领悟的轻灵之境,对于形意拳对重要的意识控制。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流失,转眼间天色就已经黑了下来,老人看着陈浩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以后就靠你自己领悟了,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再来问我。”

“师傅,这样就行了?”陈浩的心里非常的不解,难道这就叫教了自己,陈浩感觉自己对形意拳也只有一个模糊的理解,这样练下去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更何况我不是说了吗?有不懂的地方再来问我,”老人淡淡的说道,自己当年不也是这样的吗?现在教徒弟自然也会是这样,更何况,形意拳本来就是注重自己领悟,把别人领悟的东西照搬过来,反而永远也修炼不成形意拳。

“明白了,师傅,”陈浩听着老人的话,突然明白,以前自己不也是这样吗?

“好了,回去吧,”说完,就带头回到了屋子里。

第二天,天色大早,陈浩就起来与老人一起打拳,随后就等着安娜起来后,一起吃了早饭,对于早上的早饭,安娜同样是非常的喜欢,不由得多吃了一碗。

吃完后,安娜对着陈浩说道:“华爷爷只是把你的情况的简单的说了下,现在你自己把具体的情况跟我说一下。”

看着安娜认真的模样,陈浩也感觉到,安娜似乎跟昨天的表现变得不一样了,对于工作,似乎有一种性格上的变化一样,也非常认真的把自己的情况一一的说了出来。

“你..你..是血修罗?”听完陈浩的话后,安娜吃惊的看着陈浩问道,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人竟然会是震惊整个地下世界的血修罗,就算是各国的元首现在对于血修罗都是非常的担心,冰鉴阁当初号称世界第一组织也不为过,里面的高手如云,却被血修罗以一人之力清洗,这不得不让人对血修罗的实力感到恐怖。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还是说说我这属于什么病吧,”陈浩看着安娜那惊讶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华爷爷在背后作怪,并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

旁边的老人也看着陈浩笑道:“没想到你还有个这么凶悍的外号。”

听着陈浩的话,安娜也是渐渐的冷静下来,看着陈浩认真的说道:“你这种情况,以心理学的角度来说,是属于一种叫做战后心理综合症,对战斗有了一定的害怕,但是却不由自主的想要杀人,只要病一发作,就会变成没有意识的杀人狂。”

“那你说这种病有什么办法医治呢?”陈浩皱了皱眉,对于安娜说自己对战斗有了恐惧心理却不苟同,自己从十二岁就开始杀人,怎么可能会害怕战斗呢?

希望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