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敌特种兵

第279章 爱也是你,恨也是你

第二百七十九章 爱也是你,恨也是你

电话对面的人,正是顾明贤的岳父,顾文清的外公,浙江省委常委副书记,整个浙江省的三号首长刘刚。

“文清受伤了?”对面传来一丝惊讶的语气,随后马上变得极其的愤怒,厉声的骂道:“是谁打伤了文清?你这个做老子的难道不知道

为文清找回公道吗?我看你这个市长是白做了。”

“岳父,对方的身份不简单,”顾明贤显然是非常的了解自己这个岳父的脾气,脸上露出一丝的无奈,带着凝重的语气说道。

“什么身份?”刘刚似乎也反应过来,压制住心里的怒气,低声的问道。

“应该是燕京陈家的人,”顾明贤的语气带着沉重,将从张队长那里得到的消息,讲诉了一遍,随后,才继续的说道:“我现在马上就赶去西区派出所,希望凶手还没有被陈凡带走。”

“那你尽快的赶去,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身为浙江常委副书记,从顾明贤的话里,马上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略微沉思了一会,缓缓的开口说道。

面对着燕京陈家,就算是刘刚也会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岳父,我知道了,”顾明贤的脸上带着一股喜意,挂掉了电话,催着司机加快速度,朝着西区派出所疾驰而去。

返回西湖之后,陈浩两人并没有心情继续游玩下去,取到车子之后,就一路朝着家具厂而去。

半个小时后,车子缓缓的驶进了家具厂的停车场内,两人一起下车,并肩朝着办公室走去,很快,就来到了办公室的门口,陈浩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说道:“琳姐,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就不进去了。”

“嗯,”苗琳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一下,才露出一丝宽慰的笑容,低着头对着陈浩说道:“你有事就去忙吧,不用在乎我的感受。”

说完这句话,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重重的将门关上。

重重的关门声敲击在陈浩的心上,使得脸色微微的变化了一下,最终,无奈的摇了摇车,直接转身离开了。

开着车一路朝着市区赶去。

不知道为什么,陈浩的心里感觉到一股烦躁,一路开着车,来到了‘闲庭’酒吧。

停好车后,直接走进了酒吧之内。

里面,依旧没有多少的客人,稀稀散散的坐在酒吧的各处,酒吧老板孔诗韵坐在酒柜前,有些无所事事的看着电脑上的小电影,就连陈浩走到对面坐下都没有反应。

“有烦恼吗?”

略带熟悉的声音在孔诗韵的耳畔响起,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将电脑上的小电脑暂停住,才抬起头来,对着陈浩问道:“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

“只有你一个人吗?那几个朋友呢?”看着就只有陈浩一个人,孔诗韵带着一丝好奇的问道。

“他们都有事情要做,那像我一样的空闲,”陈浩微微的摇了摇头,心里闪过一道疑惑,自己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

“看来你一定是遇到什么烦躁的事情了,”孔诗韵的脸上路出一丝微笑,淡淡的问道:“能跟我说说吗?或许,你说出来之后会好一些呢?”

“能调一杯烦恼给我喝吗?”陈浩微微的摇了摇头,轻声的说道。

“你等一下,”孔诗韵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一边拿着酒杯,一边说道。

看着孔诗韵那熟练的动作,陈浩的嘴角微微的弯起,难怪对方会亲自来做酒吧的调酒师,生意应该会好很多吧。

“你什么酒都能调吗?”陈浩带着一丝好奇,开口问道。

“要看什么心情了,”一边专心的调着酒,一边轻声的说道:“身为一名调酒师,最重要的就是观察出客人来喝酒时的心情,调出适合客人当时心情所喝的酒,才能成为一名大师级的调酒师,或者,就算你的调酒技术再好,也没有资格冠上‘大师’这个称号。”

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调好的酒放在陈浩的面前,说道:“试试吧,我想这杯酒应该能够适合你现在的心情。”

说话间,脸上带着深深的自信,那股自信来自于心灵深处。

陈浩的脸上带着一丝的诧异,端起面前的酒杯,轻轻的在手中摇晃了一下,看着杯里不断摇晃的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对着孔诗韵说道:“看来你就是一名大师级的调酒师了。”

“我?”孔诗韵的脸上带着一丝自嘲的笑,说道:“还没有那个资格,只是略微的懂得一点,跟真正的大师级调酒师比起来,差得远了。”

“不过,我还真的认识一名大师级的调酒师,”说到这里,孔诗韵的脸上露出一丝的哀伤,说道:“可惜,他已经去世了,我的调酒技术就是他教我的。”

“他就是你去世的老公?”轻轻的抿了一口手中的酒,一边带着好奇的目光望着略带悲伤的孔诗韵,轻声的问道。

“不是,”孔诗韵微微的摇了摇头,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缓缓的开口说道:“他,应该算是我的初恋吧。”

“哦?”喝着手中的酒,似乎感觉到自己心里烦躁一扫而去,听着孔诗韵的话,不由脸上露出一丝真诚的笑容,问道:“能跟我说说他的故事吗?”

虽然与孔诗韵相识并不久,但是陈浩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孔诗韵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她,或许比起一些女人更加的优秀,只是因为经历了什么伤心的事情,才会隐居在这小小的酒吧之内吗?

心里带着这个疑惑,对于能够得到孔诗韵心的那个男人,就更加的好奇了。

“这句话好像是我先问你的吧?”孔诗韵的脸上带着一丝讶然的笑容,随意的为自己倒了一杯酒,举起对着陈浩轻轻的摇了摇,将脸上那淡淡的忧伤驱逐出去,带着淡淡的笑容,问道。

“我的事情不说也罢,在你的这一杯酒之下,什么烦恼都已经消失一尽,”陈浩也是与孔诗韵轻轻的碰了一下杯,清脆的声音在酒吧里响起,笑着说:“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

“他吗?”孔诗韵愣了愣,似乎对于陈浩的话有些不认同,不过,抿了一口酒后,轻声的讲诉了起来:“是我的大学同学,相恋四年,他却不得不为了自己的前程离我而去,我又怎么配得上他那高贵的身份呢?”

说到这里,孔诗韵的脸上露出一丝自嘲的表情。

将手中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继续说道:“他离开时,让我等他一年,一定会回来接我,可是,我等了不知道多少个一年,都没有等到他的到来,最后,随便找了一个男人嫁了。”

“所以,在你的心里,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陈浩自然能够听出来,孔诗韵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与他之间的事情,既然对方不愿意告诉自己,又何必勉强呢?

“不错,在我的心里他的确已经是一个死去的人了,”说出这句话时,孔诗韵的语气里含着一丝深深的痛恨,或许是在恨自己当年的痴情,或许是在恨对方当年对自己的欺骗。

“不过,初恋又岂是那么容易忘记的,恨也是他,爱也是他,”重新的为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难道就没有想过去找他吗?”从对方的嘴里,陈浩就已经听出,那个欺骗她的男人,身份并不简单,受到家族的阻止,才不得不与孔诗韵分开。

“找到他有用吗?”孔诗韵自嘲的一笑,心里充满了苦涩。

“没有找过,又怎么会知道没有用呢?”将手中的酒一口气喝光,放在孔诗韵的面前,轻声的说道。

“哎,”听着陈浩的话,孔诗韵重重的叹息一声,说道:“又何必去自找羞辱呢?”

随后,直接的站起身,对着酒吧里的客人,抱歉的说道:“对不起了,我临时有点事情,需要出去,今天的酒就当时我请大家的了。”

里面稀少的客人听见孔诗韵的话后,都起身朝着孔诗韵走来,说道:“老板,你有事情我们也不能让你请,”说完,都将酒钱放在酒柜上,离开了酒吧。

孔诗韵并没有阻止这些客人的动作,而是将钱一把抓了起来,扔到旁边的柜台下面,打开酒柜的门,出去将酒吧的门关了起来,才缓缓的走到陈浩的身边,说道:“今天陪我喝个痛快吧。”

“好,”陈浩知道孔诗韵的心情并不好,直接的答应了下来。

一杯又一杯,两人都无言的喝着酒,似乎在发泄着心里的烦恼,不过十多分钟,旁边就已经摆放着十多个空酒瓶了。

“没有想到你的酒量挺不错,来,我们继续干了这一杯,”看着陈浩没有一丝停顿的陪着自己喝了这么多的酒,脸色带着一丝微红的孔诗韵举起手中的酒杯,跟陈浩碰了一下,说道。

“你也不错嘛,”陈浩将手中的酒直接灌了进去,仿佛喝的不是酒,而是烦恼。

“如果酒量不好,又怎么做酒吧的老板呢?”一边朝两人的杯里添着酒,一边大大咧咧的说道。

ps:401张贵宾,加更第二更,兄弟们继续吧,(擦,被一个作者兄弟搞了,这五十张他投的),推荐一本老兄弟的书《校园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