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敌特种兵

第515章 序幕拉开

第五百一十五章 序幕拉开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各门各派的人都迅的从自己居住的地方出发,朝着杭州市郊区而去**泡!书*

武学界,举办武林大会,自然不可能在大都市里明目张胆的召开,不然,那样也就太惊世憾俗了,毕竟,这些普通的老百姓,并不知道,在华国还有着武学界的存在

武学界,就是古时的武林江湖演变而来

所以,做为武林大会的提倡门派飘渺宫,在杭州市郊区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修建了一座豪华的别墅群,用来做为武林大会的举办地点

在别墅群的中央,修建了一座高高的擂台

毕竟,武林大会之上难免会发生一些口角之争,这座擂台就能起到作用了,同时,也有一些门派,需要借着武林大会的机会,解决平时积累下来的仇怨

在别墅群的不远处,十多名白衣男子早早的守候在这里,接待着前来参加武林大会的各门各派,他们,就是飘渺宫的白衣卫队

别墅群的右边,还有着一场极为庞大的空地,上面,还有着刚刚处理不久的痕迹,显然,是飘渺宫的人,为了各门各派的方便,将这里清理出来,做为了临时的停车场

虽然,现在武学界脱离俗世,但同样离不开俗世的一切,比如,吃、穿、住、行,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武学界势力,秘密的控制着一些来钱的生意

毕竟,门派里还有那么多的人需要养活

临时的停车场里,已经有着稀少的车辆停了进去,显然,是有一些门派已经到了

最中央,有着一座极其庞大的别墅,里面的大厅,是做为武林大会的商谈之用,这时,已经有着几道身影坐在了大厅里的椅子上,低声的交谈着什么

最外面的白衣卫,不断的接引着各门各派的高手进入别墅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临时停车场内的车辆越来越多,也就证明着,各门各派的人越来越多

擂台的四周,也围聚着很多的身影,场面一阵的喧哗,这些人,都是各门各派的弟子,最中央的别墅大厅,也只有这次各门各派的负责人,才能够进入其中

这些普通的弟子,自然会留在外面等待着商谈的结果

临近中午十一点,突然一声大喝响起,清晰的传到了擂台的方向:“燕京云家到”

顿时,等候在擂台四周的人都将目光望向了外面的方向,云家,做为武学界六大顶尖势力之一,名声自然非常的响亮,这些人,平时都居住在自己的门派里,很少出来行走,自然,会对这些事情感兴趣

擂台四周,顿时响起了一阵阵的议论声

几辆雪佛来轿车缓缓的驶进了临时停车场内,十多名云家特卫首先下车,恭敬的站立在一旁,随后,就看见一名中年男子从车里走了下来,四处的张望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他,正是云家家主云南卓

随后,才在十多名云家特卫的簇拥下,朝着最中央的别墅走去

随着越来越近,擂台四周的议论声也逐渐小了起来,都静静的注视着,云南卓一行人的过来

来到门口,云南卓轻轻的挥了挥手,示意十多名云家特卫留守在外面,自己脸上带着一丝从容的笑容,缓步的走进了别墅之内

进入大厅,就看见十多道身影坐在椅子上,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低声的聊着什么,听着脚步声的响起,才抬起头来,望向了门口的方向

看见云南卓的身影,顿时,一名中年道士站立起来,带着一丝大笑,说道:“云家主,我们可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快过来坐”

“清松老弟,你还是这么的开朗,”云南卓哈哈一笑,指着说话的中年道士说道

“那是,人生短短数十载,总要开心的活着,”中年道士的脸上带着一丝淡然的笑容,并没有因为云南卓身为六大势力之云家家主而感觉到拘束

中年道士,就是武学界九大门派之一青城派的掌门青松道人

当年,还年轻的时候,面对着魔宫的攻势,两人也算是出生入死了一番,交情,自然非常的深厚

“还是你老弟看得开,我就不行了,”云南卓摆了摆手,一边来到圆桌最上面的七个座位上坐下,一边对着青松道人笑道,丝毫没有顾忌到,还有着十多个门派的负责人在

“哼,”一道冷哼声响起,显然,是对于两人肆无顾忌的聊天,感觉到不满

转过头望去,是一名中年师太,云南卓的眼里立即闪过了一抹阴霾,脸上带着一丝冷笑,道:“我们两兄弟几十年没见,叙叙旧而已,不知峨眉度音师太有什么指教?”

“指教到是谈不上,只是请云家主注意一下场所,想要叙旧的话,还请等到武林大会结束之后,”度音师太,丝毫没有在意云南卓的冷笑,冷声道

“那等武林大会结束之后,我倒要请教一下,师太的峨眉剑法有没有长进了,”度音师太丝毫不给面子的举动,云南卓的心里顿时一阵愤怒,目光中,充斥着一股凌厉,脸上却带着一抹笑容,说道

“我等着,”度音师太的脸色一变,说道一声,撇过头去

顿时,场面陷入了一阵压抑的气氛中,谁也没有想到,武林大会还没有开始,峨眉派就与云家对上了

“云家主好深的怒气,我这个醉汉子等武林大会结束之后,也想领教一下云家的排云掌,不知云家主愿不愿意奉陪呢?”突然,一道冷厉的声音,从大厅外面传了进来

听见这个声音,云南卓的脸色立即一变,带着阴暗的目光,望向了门口

顿时,一名中年汉子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手中提着一葫芦的酒,一边朝着里面走着,一边喝着手中的酒,丝毫没有在意云南卓阴暗的目光

“古掌门愿意赐教,南卓自然奉陪,”云南卓的心里,虽然有着一丝畏惧中年汉子,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不会示弱,不然,不止是自己的面子挂不住,就连云家的面子,同样会挂不住

“那我这个醉汉子就等着了,”中年汉子一边来到云南卓的旁边坐下,一边淡然的喝着酒,一边说道

中年醉汉,正是形意门掌门古三通,是古老的亲生儿子,可能因为痴迷于酒,对于形意拳的领悟也极其的高深,一身的实力,早就步入了先天之境

形意门,历来就与峨眉派交好,自然不会眼看着峨眉派受到云南卓的排挤、打压

虽然,形意门的底蕴比不上云家,可是,古三通的一身实力,却在云南卓之上,如果两人真的交手,云南卓必败

“哈哈,没想到刚刚走到门口,就听见有一场好戏要演出,还真是荣幸啊,”又是一道声音响起,里面带着一股幸灾乐祸

伴随着话音落下,一名三十多岁的青年,脸上带着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出现在大厅里

“慕贤侄,那你就老实的坐在一旁看戏,”云南卓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后,冷笑一声,道

“云叔叔的话,小侄自然要听了,”顺坡下驴,在青年的手中,掌握着很好,一边来到了古三通的旁边坐下,一边带着玩世不恭的语气,对着云南卓说道

青年,正是慕家家主的大儿子慕浩然

“慕贤侄,你家老头子怎么没有来呢?”旁边,古三通一边喝着酒,一边瞥了一眼慕浩然,醉眼朦胧的问道

“古叔叔,我爸他现在还有事情忙,就让小侄代替他来了,他让我向各位前辈说声抱歉,”慕浩然淡然的一笑,环视了一眼圆桌旁坐着的各门派负责人,轻声的说道

“那还真是遗憾,本来还想跟你家老头子过过招呢,”古三通的脸上带着一抹遗憾,叹气的说道

“古兄弟想要找人过招,为何不找我呢?”一道声音,突兀的从后面响彻在大厅里,转眼望去,就看见一名清秀的中年男子从大厅里的小门走了过来

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袍,手中拿着一把纸扇,不断的扇着,嘴角勾着一抹淡然的笑意,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你要陪我过过招,我自然欢迎,”古三通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变,极快的恢复正常,依旧喝着手中的酒,满不在乎的说了出来

“那可就说定了,”话落,就来到七个位置的最中央坐了下来,现在,也只有最右边三个位置的人没有到了

这名清秀的中年男子,正是飘渺宫的宫主成风

别看他是一副书生摸样,可是,在武学界却有着一个嗜血的外号‘铁血屠夫’,杀起人来,绝对不手软,从来没有人能够从他的手底下逃脱

当年,不知有多少的小门派被他一人灭掉

这也是古三通为什么在听见成风的话时,脸色会微微的变化,虽然,自己的实力并不输于对方,可是,这样的对决下面,必定会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