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敌特种兵

第522章 交代

第五百二十二章 交代

白衣卫的动作迅速,短短的几分钟,就已经将擂台围得水泄不通,一名穿着白色长袍的老人,纵身一跃,掠上了擂台,冷冷的望了依旧傲立在擂台上的陈浩,随后,来到成风的身边。

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来,成风的身上,布满了无数的伤口,衣服变成了碎布,血液已经流满了全身,似乎还在承受着剧烈的痛楚,面部不断的扭曲着。

嘴唇上,已经咬出了血,显然,在极力的压制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白袍老人快速的在成风身上点了几下,控制住依旧在留着血的伤口,然后抓起手腕,一丝丝内气顺着窜了进去,开始缓缓的修复起成风体内的伤势来。

白衣卫脸色冰冷的守卫在擂台,带着警惕的目光,望着陈浩的身影,似乎,担心陈浩突然出手,或者逃离这里。

旁边,李阳平轻轻的挥了挥手,身后的三十六魔使与十二生肖魔将纵身一跃,掠上了擂台,出现在陈浩的身边,形成了一条严密的防线,将陈浩给保护起来。

紧随其后,华家的高手在华文庭的带领下,也跃上了擂台。

毕竟,华老的命令,华文庭不得不听,这次,虽然可能会彻底的得罪死飘渺宫,但是华文庭也不得不去赌一把,反正自己都是按照华老的命令行事,就算出了什么意外,也不会怪罪到自己身上。

况且,只要成风不死,这件事情就很容易揭过去,毕竟,华家的实力并不逊色于飘渺宫,想要开战,飘渺宫也得认真的思考,能不能承受巨大的后果。

自然,梦如冰与陈昊光也不慢,带着身后的逍遥卫,掠上了擂台,身上散发出一股凛然的阴沉气息,冷冷的注视着四周的白衣卫,只要他们敢有一点的举动,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一时间,一股森寒的气氛弥漫在四周,激烈的战斗,一触即发。

形意门的位置,古三通望见眼前的形势,脸上也闪过了一抹犹豫之色,虽然,古老来时分布过他,一切事情都要遵从陈浩的脚步走,可是,古三通却不得不为形意门的未来着想。

现在,说不定跃上擂台,就会与飘渺宫成为死敌。

就在古三通犹豫的瞬间,南宫傲带着南宫家的人掠上了擂台。

几分钟后,白袍老人收回自己的手,脸上带着一抹凝重,站起身来,望着陈浩的目光中,充满了冰冷的杀意,冷然道:“飘渺宫与你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出手是不是重了一点?”

“重?”陈浩穿过挡在面前的人,漫步来到前方,感受到白袍老人身上的杀意,脸上闪过了一抹不屑的表情,淡然的说道:“你怎么不说他出手重呢?”

“如果不是我有点实力,今天他会让我离开这里?没有杀了他,已经算是给你们飘渺宫面子了,也算是提醒飘渺宫一下,不是什么事情都能插手。”

本来,刚开始陈浩心里打算利用与成风一战,借机突破至化劲,没有想到,成风在比斗中,竟然动了杀意,陈浩自然也不会客气,对方想要杀自己,难道还要伸出脖子,让对方杀吗?

现在能够留下成风一条命,那也只不过是为了不与飘渺宫成为死敌,毕竟,外国的那些势力虎视眈眈的盯着,如果武学界发生内战,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不利的事情发生。

“你……”白袍老人的脸色一阵愤怒,可是,望着陈浩身边的一群人,也不敢擅自下令出手,不然,恐怕就真的会成为不死不休的仇敌,到时候,飘渺宫能不能取得胜利也是一方面。

最重要的是,就如陈浩所想的那样,不能给外国势力入侵华国的机会。

“罢了罢了,都退下吧,”想到这里,白袍老人唯有将心里的愤怒压制下去,狠狠的瞪了一眼陈浩后,无奈的挥了挥手,对着擂台四周的白衣卫,下达着命令。

“是,”白衣卫沉声应道,陆续的退了下去。

“我们也退下吧,”看见白衣卫的举动,李阳平带着一抹别样的目光,望了一眼陈浩,随后,轻轻的挥了挥手,纵身朝着座位的方向掠去。

紧随着,跃上擂台的人也快速的回到了原位。

只有白袍老人依旧站在擂台上,不然,这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过。

白袍老人在各大势力都跃下擂台后,弯身抱起成风的身体,随后,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目光,望了一眼陈浩后,纵身跃下了擂台,带着成风赶紧治疗去了。

如果在这样拖下去,就算是能够保住成风的性命,恐怕也会成为废人一个。

能够及时治疗的话,还有可能保住成风一身的实力修为。

这也是陈浩故意为之,对于一个练武之人来说,如果成为了废人,比杀死对方还要痛苦,这种感觉,陈浩曾今就深深的体会过,而且,废了成风,比杀了成风的后果还要严重。

望着白袍老人饱含深意的目光,陈浩微微的撇了撇嘴,直到白袍老人的身影消失在一座别墅里后,才微微的收回目光,目光瞬间变得凌厉起来,望向了云南卓的方向,冷声道:“云家主,为你出头的人已经走了,上台吧。”

声音里,充斥着一股冰冷的寒意。

听见陈浩的声音,云南卓的脸色一变,知道对方恐怕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刚刚的一场激战,可是没有丝毫错过,自己连成风都打不过,更何况是能够轻松击败成风的陈浩呢?

本以为,成风的落败,陈浩就不会找上自己,可是,没想到还是指名点姓的叫自己上擂台。

真的上去,那自己还不被陈浩活活的打死吗?

自然,听到陈浩的叫喊,云南卓没有一点的举动,面子与生命看起来,那一样重要,谁都清楚。

“怎么?堂堂的云家家主也有害怕的时候?”看见云南卓没有任何的动作,陈浩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目光戏腻的望着云南卓说道。

旁边,各门各派的目光,也放在了云南卓的身上。

从陈浩的话里,已经听出来了,刚刚飘渺宫出面,就是为了化解陈浩与云家之间的恩怨,只是,没有想到,飘渺宫宫主竟然会败下阵来,现在,还真的非常好奇,云南卓到底会如何做。

感受到一片目光,是那么的火辣,云南卓的脸色苍白,犹豫不定的坐在位置上,心里不断的挣扎着,正准备掠上擂台之时,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了擂台上。

云南卓的眼里顿时闪过一抹喜意,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浩子,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件事情就这么揭过去,行吗?”掠上擂台的身影,微微的瞥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云南卓,随后,转过头,带着一抹歉意的表情,对着陈浩说道。

来人,正是云峰。

“疯子,不关你的事,立即让开,”陈浩的眼里闪过一抹亮光,不着痕迹的对着云峰点了点头,但是,依旧面无表情,冷血无情的对着云峰说道。

“浩子,算兄弟求你了,行吗?他再怎么说,也是我的父亲,”云峰没有丝毫的退让,带着一丝哀求的语气,对着陈浩道。

旁边,云南卓看见这一幕,眼里闪过了一抹深深的感动,脑海里,不禁回想起,当初自己如何逼迫云峰的事情,脸上不由露出了一抹悔恨的表情。

陈浩的脸上带着一丝挣扎的表情,冷冷的望着云峰,最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疯子,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件事情我可以揭过去,但是,云家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浩子,谢谢你,”云峰的脸上露出一抹欣喜,激动的说道。

“不要谢得这么早,等到时候我会亲自去云家,提出我的要求,”陈浩微微的一沉呤,眼里闪过了一抹别样的目光,瞥了一眼云南卓后,说道:“到时候,如果云家不答应,我同样会大开杀戒,到时候,你就不要怪我了。”

话落,陈浩的身影直接掠下了擂台,来到了梦如冰的身边。

擂台上,云峰的眼里闪过了一抹不着痕迹的亮光,随后,面无表情的掠下擂台,回到了云家的阵营。

“峰儿,你没事吧?”云峰刚刚坐下,云南卓立即关心的问道。

“没事,”云峰声音冰冷的回道一声,就将目光撇向了一边,似乎,并不愿意待见云南卓。

云南卓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本来还想继续说着什么,可是,看见云峰的动作,却把要说的话,无奈的咽了回去。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猛然的掠上擂台,目光望向了东方家的方向,冰冷的声音,从嘴里冒出:“东方英,我说过,要在武林大会上取你的狗命,上台吧。”

上去的人,正是孤星。

东方家的阵营,东方英的脸色顿时一阵惨白,带着一抹惧意,望向了自己的父亲-东方云。

东方家其余的人,脸色也不好看,武林大会之前,孤星与邪灵跑去东方家大闹一场的情景,似乎还在脑海里,久久没有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