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敌特种兵

第526章 孤星飞月(二)

第五百二十六章 孤星飞月(二)

一道身影极快的掠出,朝着市区的方向而去,后面,两道身影并肩而行,紧紧的跟在后面。

既然返回市区,这么远的路程,本来就应该开车回去,可是,陈浩却故意这么做,就是想要考验一下月星的实力,毕竟,刚刚在擂台之上时,就已经发现,月星的实力并不简单。

三人的身影不断的掠去,一阵阵的劲风,不断的吹袭而过。

半个多小时,市区的轮毂出现在陈浩的视线里,微微的撇过头,望了一眼紧跟在身后的两人,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意的微笑,缓缓的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等到两人跟上来后,带着一抹淡然的微笑,对着孤星说道:“不错,能够如此快速的跟上来,看来你师妹也不简单啊。”

说话间,微微的瞥了一眼旁边的月星,只见对方的脸上,脸不红、气不喘,显得非常的轻松。

“陈少,还是先找个安静的地方,我有重要的事情与你商量,”孤星带着一抹温和的目光,望了一眼身边的月星,脸上带着一抹温馨的笑容,随后,转过头,认真的对着陈浩说道。

“那好吧,”陈浩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虽然,与孤星相识的时间并不长,可是,对方的性格,陈浩还是有所了解,既然如此的迫不及待,显然,事情肯定非常的重要,于是,点了点头。

随后,身影再次的掠出,朝着市区内而去。

“师兄,他信得过吗?”望着陈浩渐渐远离的背影,月星的眉头微微的皱起,带着一丝慎重的表情,转过头,认真的望着孤星的脸,沉着声音,问道。

“放心吧,”孤星轻轻的拍了拍月星的肩膀,肯定的说道。

“既然你如此的信任他,那我也没有办法,走吧,”月星凝视着孤星脸上的那份自信,心里略微的沉呤一声,随后,脸上绽开了一抹浅笑,轻轻的点了点头,纵身掠出,朝着陈浩的身影追了上去。

自从见到月星后,孤星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带着一抹柔情般的目光,紧紧的跟了上去。

连续追了十多分钟,陈浩的身影才再次出现在视线里,孤星与月星淡淡的对视了一眼,纵身掠了上去,就看见,陈浩已经站在一家酒吧的门前。

上面的牌匾,清晰的刻着u2018闲庭u2019两个简体字,暴露在视线里。

“我们进去吧,”陈浩感受到两人落在自己的身边,脸上露出了一抹淡然的笑容,轻步的上前,来到紧闭的门前,从身上拿出了钥匙,直接打开卷帘门,朝着孤星两人挥了挥手,走了进去。

上次,带着孔诗韵回到酒吧,离开之时,孔诗韵就把一把钥匙交给了陈浩,以方便陈浩,随时随地都能够进入这里。

毕竟,酒吧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晚上营业,白天根本就很少会开门,更不用说,整间酒吧,只有孔诗韵一个人管理,白天更加不可能开门营业了。

孤星与月星对视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后,一起跟着陈浩的身影,走进了酒吧之内。

进入酒吧,里面的灯已经打开,本来黑暗的空间,已经变得通亮起来,抬起头,四处张望了一下,就看见陈浩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酒柜里面,正在酒柜里寻找着酒。

随后,孤星收回自己的目光,指了指里面的卡座,对着月星说道:“师妹,我们先过去坐吧。”

月星轻轻的点了点头,与孤星一起,来到里面的卡座上坐下,四处的观察着酒吧内的格局,这时,耳边响起了陈浩的声音:“你感觉怎么样?对这酒吧的装饰,有什么想法直接提出来。”

一边说着,一边来到孤星的身边坐了下来。

陈浩知道,孤星以前经常混迹于酒吧之内,用酒来麻痹自己,自然,心里肯定对酒吧方面非常的了解,虽然这里可能马上就要出售出去,但陈浩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这是你的酒吧?”孤星望着陈浩手中的酒,迫不及待的接了过去,脸上带着一抹享受的表情,一边对着陈浩问道。

“算是吧,不过快要卖掉了,”陈浩也没有说假话,孔诗韵的酒吧,不就是自己的酒吧吗?

“要卖掉了,你还问这些做什么?”孤星打开酒,就直接朝着嘴里灌了进去,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喝酒一般,随后,才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对着陈浩问道。

望着孤星的动作,陈浩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奈的表情。

旁边,月星的眉头深深的皱起,带着一丝不解,问道:“师兄,你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喝酒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看见孤星的脸色瞬间黯淡下来,显然,想起了以前那段艰苦的日子,陈浩立即开口说道:“先谈正事吧,等会我还要赶回去。”

听到陈浩的话,孤星立即放下了手中的酒,脸上带着一片正色,微微的望向了月星,同时点了点头后,孤星才转过头,对着陈浩问道:“陈少,你听说过血影教吗?”

“知道一点,”陈浩的心里顿时仿佛明白了过来,轻轻的点了点头,应道。

“其实吧,我的师傅就是血影教的左护法孤星,我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是为了继承左护法之位,”孤星见陈浩点头后,略微的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对着陈浩解释起来:“而月星,其实就是血影教左右护法孤星飞月的女儿。”

“我们两个,本来就被预订为血影教新一代的孤星飞月。”

“等等,”陈浩的脸上带着一丝不解,出声阻止了孤星的话,问道:“二十年前,武学界进攻血影教总坛,那一战中,孤星飞月不是已经死掉了吗?怎么还会?”

后面的话,陈浩并没有说出来,相信孤星一定能够理解。

如果真的像传闻中,孤星飞月在二十年前的那一场战斗中,已经死掉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有现在的孤星与月星。

“其实,二十年前,我与师妹才两岁多,”孤星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深深的悲伤,目光黯淡的对着陈浩解释起来:“当时,师傅与师母得知武学界进攻圣教总坛的消息后,就立即让圣教神鹰带着我与师妹离开了总坛。”

“后面的一战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是在师傅临终前才知道。”

“当时,那一战极为的惨烈,武学界的动作迅速,总坛根本就来不及召集各地分坛前来支援,在最后,师傅与师母联手共同对付飘渺宫太上长老时,师母为了救师傅,是真的死了。”

“只不过,师傅却带着重伤,逃了出来。”

“可能,当时武学界的人都以为师傅受了重伤,根本就无法医治,才会传出师傅师母一起死亡的消息。”

“逃出来后,师傅就利用秘法,召回了神鹰,带着我与师妹在深山里隐居起来,一方面,教导我十八路连环腿,另一边,教导师妹圣坛毒蛊之术与圣教历代相传的欲心神功,希望有一天,我们两个能够继承孤星飞月之名,重整圣教。”

“只是,因为师母已经死亡,师傅他老人家对于欲心神功只知道口诀,并不知道如何修炼,所以,师妹也一直无法真正的领悟出欲心神功的精髓。”

“直到师傅去世的时候,才把这一切告诉我,希望我有一天能够重整圣教。”

“但是,因为师妹当时并不知情,无缘无故的失踪了,我寻找了两年时间,才知道她已经嫁进了东方家,后面的事情,我也早就跟你说过了。”

说完后,孤星带着一抹紧张的神色,望着陈浩。

旁边,月星的目光中,也充满了警惕,心里隐隐的担心着。

毕竟,血影教在武学界的眼里,属于真正的邪教,比起魔宫,更为的痛恨,可是,在血影教教众的眼里,却是真正的圣教,现在,陈浩知道了两人是血影教的后代,自然会非常的警惕。

要知道,陈浩现在可是武学界的人,能不能接受,也是一个问题。

这也是,月星为什么会询问孤星,陈浩到底值不值得信任的原因。

听完孤星的讲诉后,陈浩的脸色非常复杂,心里也在不断的思虑着,最后,带着一丝疑惑的语气,开口问道:“你现在为什么又要将这一切告诉我呢?”

“是这样的,我现在已经领悟出欲心神功的精髓,并且在父亲的坟前,找到了他留给我的信,知道了这些事情,就立即前往武林大会,寻找师兄,”这时,旁边的月星缓缓的开口。

“所以,这次告诉你,希望你能够帮我们一臂之力,重整圣教,”孤星接过了月星的话,继续说道。

一路上,月星就把事情跟孤星解释了一番。

听完两人的话,陈浩的脸色更加凝重起来,犹豫了一会,缓缓的开口说道:“孤星,你应该也清楚,我的决定,关系着几个武学界的势力,这样吧,你给我点时间,我好好的考虑一下,三天之后,给你答复。”

的确,这件事情陈浩也不能轻易的做出决定,毕竟,当初武学界所有的势力,都参与了进攻血影教总坛的行动,这个时候,孤星来求自己帮忙,会不会别有用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