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敌特种兵

第530章 你让我离开吧!

第五百三十章 你让我离开吧!

望着越来越远的车影,陈浩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若有所思的神色,直到形意门的车子彻底的消失在视线里后,才缓缓收回自己的目光,脸上露出了一丝智珠在握般的笑容,缓步朝着别墅内走去。

黄昏的夕阳,从半空中倾斜而下,照耀在整座别墅之上,陈浩轻步的走过,身上仿佛批上了一件金碧辉煌的衣衫,随着一阵阵细碎的脚步声渐渐消失,陈浩的身影,步入了大厅之中。

刚刚进去,就感觉到一阵阵的安静,没有一丁点的声音传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轻移脚步,来到右边的酒柜旁,从里面拿出了一瓶红酒与一只酒杯,随后,来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轻声的添满酒杯,看着里面暗红色的酒,不断的摇晃着,陈浩的心,陷入了一种迷惘之中。

其实,古三通说出的话,虽然显得非常的不堪,可是,也从侧面提醒了陈浩,是时候考虑自己身后那些女人的事情了,能够甘心的跟在自己身边,就已经说明,她们的心里有着自己。

可是,陈浩在处理很多事情的时候,都没有顾忌到她们心里的感受,比如这次面对着孔诗韵,自己强制性的要求孔诗韵跟着自己一起前往燕京,考虑过孔诗韵的感受吗?

答案是肯定的,没有,甚至,就连一句话都没有让孔诗韵完整的说出来。

再比如,苏静雯、韩菲菲两女与安娜的碰面,自己从来没有去考虑过三女的感受,毕竟,突然出现自己从来没有预料到的女人,与自己分享同一个爱人,不论是那个女人,心里恐怕都不会接受。

这一切,陈浩从来没有用心去想过。

就在这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惊动了正在沉思中的陈浩,抬起头,望向了楼梯的方向,孔诗韵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脸上带着一抹凝重的表情,缓缓的朝着陈浩走了过来。

突然,陈浩感觉到自己的腿上传来一抹冰凉,不禁低下头望去,才发现,自己手中的酒,不知何时滴洒在大腿上,一大片的裤子已经被侵湿了。

不禁微微的摇了摇头,端起手中杯里剩下的酒,一口饮了下去,才将酒杯放在桌面上,起身朝着孔诗韵迎了上去,眼里闪过了一抹温柔,与孔诗韵相遇在一起。

“诗韵姐,我们先回房间吧,”陈浩的声音里,充斥着一股尴尬。

“嗯,”微微瞥了一眼陈浩的大腿处,孔诗韵的脸上露出一丝忍俊不笑的表情,轻轻的点了点头后,与陈浩并肩朝着二楼上走去。

回到房间里,陈浩立即来到衣柜旁,从里面拿出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换了起来,孔诗韵的脸色闪过一抹微微的红晕,轻步的来到床边坐了下来,眼里带着柔情的目光,不时的偷望着陈浩的身体。

虽然,当初陈浩假装喝醉,孔诗韵就已经看遍了陈浩的全身,可是,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依然控制不住心里的那份好奇、惊异。

房间里,只有陈浩换裤子传出的细微声音,气氛显得有些暧昧。

一分钟后,陈浩换好裤子,转过身望着坐在床边的孔诗韵,脸上闪过了一抹尴尬之色,轻步的来到孔诗韵的旁边坐下,略微的沉呤一声,开口问道:“诗韵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小浩,能告诉我你真正的身份吗?”孔诗韵虽然答应了要与陈浩一起返回燕京,可是,心里却依然没有做好准备,就是因为直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陈浩的身份。

这一点,可能陈浩从来没有放在心里,可是对于孔诗韵来说,却是非常的重要。

因为,孔诗韵心里非常的明白,自己只是一个寡妇,虽然陈浩与他的父母已经认可了自己,可是,孔诗韵不相信,一个有着巨大势力的家族,会真正的容忍自己一个寡妇。

所以,孔诗韵的心里,一直都是犹豫不决,不想跟着陈浩一起去呢?心里又非常的不甘。

跟着陈浩返回燕京,又担心这里那里,所以,陈浩没有主动提出来,孔诗韵的心里就一直奢望着,陈浩能够一直陪自己生活在杭州,永远不返回燕京。

可是,现在陈浩已经提出了,而且语气是那么的坚决,根本就不容自己拒绝。

孔诗韵的心里就更加的挣扎,自己到底应不应该不顾一切,跟着陈浩一起返回燕京呢?

更重要的是,在燕京,孔诗韵的心里永远有着那么一段伤心的往事,不愿意去回忆,否则,当初又怎么在伤心之余下,独自的来到杭州嫁了人呢?

孔诗韵就是在担心着,自己返回燕京,会因为这件事情而连累到陈浩。

回到房间里后,就一直在左思右想,自己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为了陈浩,自己可以付出一切,回到燕京又怎么样呢?可是,万一这件事情连累到了陈浩,自己的心里就会更加的痛苦、后悔。

本来,原先孔诗韵打算是等陈浩主动说出自己的身份,可是,事情发生了变化,孔诗韵也不得不主动询问出来。

“诗韵姐,我的身份对你来说,很重要吗?”认真的望着孔诗韵,陈浩的眼里闪过了一抹诧异之色,微微的沉呤了一声,心里瞬间有了决定,缓缓的问道。

“嗯,很重要,”孔诗韵的脸上带着极其认真的表情,对着陈浩重重的点了点头,应道。

“其实吧,我的身份也并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从孔诗韵坚决的语气里,就已经看出,对方这次一定要知道自己的身份,本来,陈浩不愿意再提起当初的事情,可是,孔诗韵竟然如此问了,陈浩也唯有轻轻的叹息一声,对着孔诗韵道:“你知道北方陈家吗?”

‘北方陈家’四个字刚刚落下,孔诗韵的脸色立即一变,非常的惨白,眼神之中,竟然出现了一抹死灰色,一滴滴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似乎,心里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诗韵姐,你这是怎么了?”看见孔诗韵急剧的变化,陈浩的脸上立即露出了一抹深深的担心,紧张的抓住孔诗韵的双肩,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

“难怪我第一次看见你,就觉得这么的相像,”孔诗韵的身体微微用力,挣脱了陈浩抓住自己双肩的手,缓缓的起身,嘴里说着一些陈浩听不懂的话。

“是啊,你出身燕京,又姓陈,我早就该想到的。”

“诗韵姐,你到底怎么了?告诉我行吗?”听着孔诗韵的喃呢,看着对方眼里的死灰色,似乎,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活着的信念,陈浩的心里就更加的担心起来。

难道是陈家当初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不然,怎么会一听到自己提起‘北方陈家’就露出如此悲伤的表情呢?想到这里,就快步的上前,抱住孔诗韵的身体,来到沙发上坐了下来,不理会孔诗韵的挣扎,沉声问道:“是不是‘陈家’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帮你出头。”

“你就是陈家的人,又怎么帮我出头呢?”陈浩的话刚刚落下,孔诗韵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微弱的亮光,随后,又恢复了死灰色,声音有些冰冷的问道。

只是,被陈浩保住的身体,却不在挣扎。

陈浩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至少,证明着陈浩的心里有自己。

望着陈浩关心的目光,孔诗韵也唯有在心里黯叹一声:世事弄人。

“诗韵姐,你能够听我把话说完吗?”从孔诗韵的话里,陈浩已经能够肯定自己的猜测,肯定是陈家的什么人欺负了孔诗韵,心里对陈家的恨意,不禁更加的深了。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与孔诗韵解释清楚,并且询问出来,到底是陈家的什么人欺负了孔诗韵,望着孔诗韵期待的神色,陈浩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其实,几年前,我就已经被驱逐出了陈家,他们的事情,再也与我无关。”

“什么?”孔诗韵的脸上露出一抹极度的震惊,显然,有些不敢置信,问道:“你真的被驱逐出了陈家?”

“嗯,”陈浩轻轻的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我们就不回燕京,就留在杭州,我答应你,会永远的陪着你,”孔诗韵的心里又滋生出一股希冀,只要陈浩能够答应自己,留在杭州,自己就会付出一切,永远的陪在陈浩的身边。

望着孔诗韵那充满期待的目光,陈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自己在燕京还有着很多的事情要做,怎么可能不回去呢?更何况,苏静雯与韩菲菲还在燕京等着自己。

“小浩,你不愿意吗?”看见陈浩一直都没有说话,孔诗韵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语气里,带着一丝深深的哀伤。

“诗韵姐,我不是不愿意,而是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我去做,所以,我必须返回燕京,”感受到孔诗韵身上浓重的哀伤,陈浩的心里也不好受,可是,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

“既然如此,我也不强迫你,你让我走吧,”说完,孔诗韵就不断的挣扎起来,想要挣脱陈浩的怀抱,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