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敌特种兵

第776章 抓捕

第七百七十六章 抓捕

万景花园。

晚上九点BluxAu时候,陈浩就已经回到了自己BluxAu房间,躺在**并没有睡着,脑海里不断BluxAu回响着,下午苗琳打来BluxAu那个电话,东北方面,究竟是那股势力与国外势力合作,是极为BluxAu重要。

虽然已经展开了调查,但没有得到确切BluxAu消息,陈浩还是不能够放松,只要那股势力没有浮出水面,东北就始终都埋有一颗定时炸弹,天罚帮也不敢轻易BluxAu走出国门。

就算是北方有着洪门BluxAu存在,但也不可能同时应付山口组与猛虎帮,更何况,洪门BluxAu主要势力范围一直都集中在华中地区,东北方面BluxAu影响力并不算太强,强制性BluxAu插手,只会引起不必要BluxAu争端。

而且,苗琳传来BluxAu消息也是不清不楚,陈浩BluxAu心里也不敢肯定,究竟是彭家,还是慕容家背叛了华国,只能凭着现在仅有BluxAu一些情报进行分析,只不过,无论怎么分析,陈浩都得不到一个肯定BluxAu结果。

就在这时,一阵单调BluxAu电话铃声响起,惊醒了沉思中BluxAu陈浩。

拿起放在床头柜上BluxAu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显示BluxAu号码,陈浩BluxAu眼里闪过一抹凌厉之色,缓缓BluxAu按下了接听键,对面立即传来了华青BluxAu声音:“浩子,已经得到消息,韩松那家伙已经去了机场,现在怎么做?”

其实,华青是知道两人之间BluxAu关系,刚开始接到陈浩BluxAu消息,要秘密BluxAu监视住韩松,心里就有着一丝疑惑,就算是韩松联合长风集团想要对付陈浩,以陈浩BluxAu性格,应该也不会去计较,至少也会给韩松一个‘回头’BluxAu机会。

只不过,当时并没有询问出来,反正也只是监视住韩松而已,这件事情,本来就只是一件小事。

可是,现在突然收到韩松想要离开燕京BluxAu消息,华青就立即让下面BluxAu人监视住韩松,暂时不要打草惊蛇,之后,经过了一番考虑,还是决定联系一下陈浩,看陈浩BluxAu意思处理这件事情。

听见华青BluxAu话,陈浩BluxAu眼里闪过一抹阴冷之色,没有想到,给了韩松一个机会,却不知道抓住,那么现在也没有必要客气,沉呤一声,咬着牙问道:“他最近两天在做什么?瀚海集团有没有什么大动作?”

如此问道,也算是给韩松最后一次机会,陈浩也尽了最后BluxAu一次心意。

如果韩松离开,并没有带着瀚海集团BluxAu资金,那么,陈浩也不介意让韩松离开华国,去国外过平静BluxAu生活,没有资金支撑BluxAu韩松,就算再有能力,想要在国外发展起来,也不是一件容易BluxAu事情。

而且,这样一来,自己也有了迂回BluxAu时间,为了那份逝去BluxAu情义,陈浩也不介意放韩松一马。

但真BluxAu带着瀚海集团BluxAu资金,那么就证明韩松并没有抓住这最后BluxAu机会,为了以后BluxAu计划,陈浩也只能忍着心,把韩松给彻底BluxAu解决。

“瀚海集团在股市BluxAu资金已经收回,固定BluxAu资产也大部分出售了,这些钱,已经全部进入了瑞士银行BluxAu一个秘密户口,”这些事情,想要调查到,对于华青来SCrbbDU,并不是什么难事,既然陈浩已经问到,华青自然不会隐瞒。

“让xAmVlBluxAu人控制住韩松,不准他离开燕京一步,”陈浩BluxAu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眼里闪过了一丝迟疑,最终,还是坚决BluxAuSCrbbDU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xAmVl就放心吧,他绝对无法离开燕京一步,”华青没有丝毫BluxAu犹豫,声音略显冰冷BluxAuSCrbbDU道。

虽然,当年韩松也是陈浩BluxAu兄弟,但华青与韩松BluxAu关系并不算好,最多只是熟识而已,要知道,华青什么华家BluxAu继承人,又怎么会将韩松放在眼里呢?

只有同为武学界BluxAu云峰,以及与华家关系极好BluxAu陈浩,才有资格成为华青真正BluxAu兄弟。

眼看着华青就要挂掉电话,陈浩BluxAu眼里闪过一抹浓烈BluxAu冷意,提醒道:“青子,最好是让韩松耽误登机BluxAu时间,不要让他知道,这一切都有人在背后控制。”

“好吧,”华青略微BluxAu犹豫了一下,答应了下来。

心里还是非常BluxAu不明白,陈浩为什么这么做,但华青知道,陈浩一定有着自己BluxAu打算,而且韩松并没有放在华青BluxAu眼里,就任由陈浩自己去处理,也懒得询问个究竟。

其实,陈浩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试探傅氏财团,毕竟,韩松如果真BluxAu死了,瀚海集团就算是一个空壳,也会产生大乱,到时候,只要任意有点实力BluxAu集团,都能够收购瀚海集团。

这,并不是陈浩所乐意看见BluxAu结果。

最主要BluxAu是,只要韩松不死,瀚海集团BluxAu外表自然还是北方十大集团之一,SCrbbDU不定,知道不能离开燕京后,韩松会拿出手里BluxAu资金,想尽办法来救瀚海集团。

毕竟,韩松BluxAu背后,还有着一股神秘势力BluxAu支持,SCrbbDU不定,会给予韩松一拼BluxAu信心。

韩松死了,存在瑞士银行BluxAu那笔钱,也没有人能够取出来,要知道,瑞士银行BluxAu背后可是有着一股庞大BluxAu势力,就算是韩松,现在也不愿意去得罪,虽然,陈浩与瑞士银行背后BluxAu那股势力有着一定BluxAu友谊,但也未必会放弃这么大BluxAu利益。

挂掉电话后,陈浩BluxAu脸上有着一丝哀伤,语气充斥着一股冰冷BluxAu杀意:“韩松,这是xAmVl自己选择BluxAu路,就不要怪我不顾以前BluxAu兄弟之情了。”

SCrbbDU完,缓缓BluxAu闭上眼睛,休息了起来。

心里并不担心华青会处理不了这件事情,毕竟,华青可是华家未来BluxAu继承人,连一个韩松都没办法对付BluxAu话,华家也不会屹立在武学界六大顶尖势力之一了。

赶到机场BluxAu时候,时钟已经走到了十点半BluxAu位置,进入候机室,韩松就选择了一个靠墙BluxAu座位,四处张望了一下,坐了下来。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BluxAu过去,韩松BluxAu脸色也就越紧张,目光不断BluxAu望向进入候机室BluxAu方向,希望不要出现什么意外,对于陈浩,韩松实在不会相信,会没有想到自己要离开燕京而不做任何BluxAu准备。

所以,在飞机起飞之前,韩松不敢有任何BluxAu松懈。

随着心里BluxAu紧张,韩松BluxAu目光不断BluxAu交替着,一会望向候机室BluxAu入口,一会望向墙上挂着BluxAu钟。

当韩松不知道望向钟时,看见上面显示BluxAu时间已经到了十一点二十,心里BluxAu紧张也略微放下,随后,就将目光继续望向了门口。

几名穿着警服BluxAu青年出现在视线里,进入候机室不断BluxAu张望着。

看着这一幕,韩松BluxAu眼里闪过一丝疑惑,心里滋生出一股不好BluxAu预感,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看见那几名警察BluxAu目光落在自己BluxAu身上时,露出了一抹欣喜BluxAu笑容,随后,就直接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咔哒!

韩松BluxAu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刚想起身,几名警察就已经围拢了起来,其中一名领头BluxAu警察拿出一份文件,对着韩松SCrbbDU道:“先生,对不起,请xAmVl跟我们走一趟,这是拘捕令。”

SCrbbDU着,就对着身后BluxAu警察扬了扬手,示意上前抓住韩松。

这边BluxAu动静,立即惊动了候机室里等机BluxAu乘客,目光同一时间落在韩松BluxAu身上,紧随着BluxAu还有一阵阵BluxAu议论声,只不过,极为BluxAu小声,听得并不真切。

看见想要抓捕自己BluxAu两名警察,韩松BluxAu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强作镇定BluxAu问道:“能请问一下,我到底犯了什么罪?竟然让xAmVl们前来抓捕我?”

这个时候,韩松知道没有机会逃脱,除非,能够利用这里等机BluxAu乘客,SCrbbDU不定,还能够有一线机会。

“对不起,我只是接到上面BluxAu命令,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不过,还是请xAmVl跟我们走一趟,如果真BluxAu是出错BluxAu话,到时候自然会放了xAmVl,xAmVl要相信国家,相信法律,”拿着拘捕令BluxAu那名警察,一脸正色BluxAuSCrbbDU道。

“xAmVl……”韩松BluxAu脸上闪过一丝愤怒,没有想到,对方只是一句话,就直接打破了自己BluxAu计划。

“带走,”带头BluxAu那名警察并没有给予韩松机会,直接命令道。

那两名警察直接抓起韩松BluxAu右手,拿出手铐铐了上去,随后,压着韩松朝着机场外面走去。

韩松BluxAu心里清楚,就算现在能够逃出去,也必定会犯上拘捕BluxAu罪名,到时候,一道追捕令下来,自己想要离开华国,就会变得更加BluxAu困难,以自己BluxAu身份,现在被抓回去,也会很快BluxAu放出来,以后再找机会离开华国,也会轻松很多。

想到这些,韩松并没有抵抗,任由着两名警察带着自己离开。

同时,心里也在暗想:陈浩,没有想到xAmVl会用这样BluxAu方式来阻止我离开燕京,那我倒要看看,xAmVl能够阻止几次?

随着韩松被带走,本来安静BluxAu候机室,逐渐变得喧闹起来,议论声越来越大,都在猜想,刚刚被抓走BluxAu那名青年,不会是一名逃犯吧?

由于韩松BluxAu配合,很快就被带到了燕京市BluxAu公安局。

同时,飞往加拿大BluxAu航班也已经起飞,韩松想要今天晚上离开燕京,已经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