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敌特种兵

第1001章 演戏(二)

第一千零一章 演戏(二)

“沒错,就是他们,”威伦冷笑着点了点头,却沒有将外面的交战放在眼里,目光微微有些飘浮,仿佛毫不在意一般,望向了四周,心里却不知道究竟在想着什么。

“混蛋,竟然敢來攻打我们?不想活了吗?”其中一名副手,顿时满脸愤怒的大骂道。

“不错,我们现在就出去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猛虎帮岂是一个小小的山口组能够冒犯的,”另外的一名副手,也是充满愤怒,眼里闪过一抹浓烈的杀意,冷声说道。

“走,我们出去。”

剩下的副手,都附和起來,并且同时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显然,他们准备亲自出手,给山口组一个沉重的教训,在他们的眼里,山口组來进攻自己,简直是自寻死路。

那知,刚刚走出几步,威伦的声音响了起來:“都给我回來,沒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出去。”

几名副手的脚步一顿,微微一愣,有些不明白威伦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就任由自己的人在外面艰难的战斗吗?如果真的是这样,肯定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如此一來,猛虎帮在东北地区的计划,将会彻底失败。

到时候,就算威伦在猛虎帮的声望极高,回去之后,也必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处处透露着诡异,令几名副手不得不去怀疑威伦的心里究竟是在想什么?难道就真的愿意眼睁睁的看着外面的兄弟被山口组屠杀掉吗?

“威伦,你这是什么意思?”其中一名火爆的副手,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带着一丝恼怒,厉声问道:“难道你真的要让外面的兄弟就这么无辜的牺牲吗?”

“你能够看着,我们却不能。”

“不错,我们出去……”

其他的几名副手,也开始愤怒起來,丝毫不在意威伦的命令,一起朝着外面走去。

并不是他们不害怕威伦,而是众人的想法一致,难道说,威伦还真的敢冒天下之不韪,将自己几人全部杀掉吗?

如此一來,恐怕比在东北地区的计划失败的后果,还要严重。

耳边响起清晰的脚步声,威伦的脸色变得极为的阴沉,沒有想到,有着多年的感情,几名副手依然不相信自己,竟然要违背自己的命令,擅自加入到外面的战斗之中,顿时极为的愤怒,冷厉的说道:“谁敢出去,我就第一个杀了他。”

话语间,充斥着浓烈的杀意。

一时之间,民房之内的气息,也开始变得压抑起來。

几名副手的脚步微微迟疑,微微的转过头,望着一脸铁青的威伦,轻轻的皱起了眉头,他们沒有想到,威伦竟然如此的坚决,带着一丝惊疑的语气,问道:“威伦,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难道你沒有看见,外面的兄弟正在努力的抵挡着山口组的进攻吗?”

“如此下去,必定会付出极为沉重的代价,我们不相信你会这么的狠心?”

原來,外面的战斗已经逐渐进入白热化,虽说死亡率并不大,但也有着很多的猛虎帮成员受了不同的伤势,甚至有几名猛虎帮的成员,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这,也是几名副手为何如此焦急的原因。

一旦伤亡过重,猛虎帮在东北的计划,将会彻底的失败,到时候,不止是威伦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就算是他们,也不能避免。

不说他们自己能否避过失败的惩罚,就说他们与威伦多年的感情,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威伦如此不顾一切的行事。

威伦自然明白几名副手的想法,心里闪过一丝隐晦的感觉,但并沒有表露在脸上,依然阴沉着脸色,冷声道:“我再说一次,谁敢违背我的命令,我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这次,威伦的语气,也略微的有点缓和,并不像前面那般充满杀意。

见威伦如此坚持,几名副手也是微微一愣,脑海里想起了平时威伦的行事作风,应该不会做出如此糊涂的事情,想到这里,也开始怀疑其威伦如此做,是不是有什么隐秘?

一名副手犹豫了一番,沉呤一声,问道:“威伦,既然你如此坚持,而且你又是总负责人,按理说,我们都应该听从你的命令,但是我们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外面的兄弟受到损伤。”

“所以,你想要我们听从命令,就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要不然,就算是杀掉我们,也只会是同样的结果,那就是我们出去救援。”

说话的语气,是极为的坚决。

旁边,另外的几名副手,也是一脸坚决的望着威伦,显然已经认可了自己同伴的话。

哎!

闻言,威伦在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如果真的要他对几名副手下手,还真沒有那个决心,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凝重的问道:“你们相信我吗?”

“跟你共事这么多年,我们又怎么会信不过你呢?”几名副手对视一眼,轻声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这次也相信我,一会你们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了,”威伦的语气依然坚决,但不似刚才的那么凌厉,而是充斥着一种让人难以体味的感觉。

这种感觉,也让几名副手有些激动。

因为,只有唯一的一次,威伦用这种语气跟他们说过话。

那次,他们面对着致命的危险,在最后,也是威伦带领着他们,逃过了一劫,不然现在猛虎帮,也不会有他们的地位。

当时,威伦就是用这种语气与他们说话。

所以,几名副手对视了一眼,不着痕迹的同时点了点头,选择了相信威伦的话。

见到这一幕,威伦的脸上也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他还真的担心,几名经历过生死的兄弟,会不相信自己,不顾一切的冲出去,如此一來,会彻底打乱他的计划。

但是,让他对几名副手下杀手,还真的沒办法。

幸好,几名副手依然选择了相信他,不然,威伦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一时之间,民房之内的气氛,也瞬间平复了下來。

既然已经选择相信威伦,几名副手也沒有继续闹着要出去,而是缓步走回威伦的身边,望着外面依旧如火如荼进行着的战斗,心里更加期待,威伦下达如此奇怪命令的原因。

不过,他们也沒有再询问出声,因为威伦已经说过,等一会儿,就会明白这一切。

所以,根本就沒有必要急在这一时。

距离着民房不远处的黑暗之中,三道身影静立而战,目光密切的关注着民房前的战斗。

站在中间的是一名青年,正是陈浩。

两旁的中年人,是与陈浩一起过來的孙家兄弟。

这次,山口组损失两名忍王,其实根本就是陈浩暗中下的杀手,然后栽赃在猛虎帮的身上,并且亲自送到了山口组的住处。

这么做,就是为了引起山口组与猛虎帮的拼斗,而天罚帮就在后面坐收渔人之利。

望着眼前伤亡不断增大的激烈战斗,孙然的脸上露出一抹兴奋,满脸激动的问道:“师弟,我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你看是不是应该调人过來,准备歼灭这些人了?”

眼前的形势,已经变得极为的有利,孙然已经控制不住那颗充满战斗欲望的心了。

“不急,等等再看。”

陈浩却是一脸的淡然,沒有丝毫的着急。

见陈浩如此说,孙然脸上的激动顿时僵直起來,带着一丝疑惑,问道:“为什么呢?”

现在正是大好的机会,只要调人过來,赶到的时候,两帮的战斗也就差不多了,正好可以坐收渔人之利,一举歼灭这两大帮派,东北的事情,也可以提前结束。

而他也可以带着天罚帮的人,赶回上海,为以后征战国外做好准备。

“做事要仔细的观察,”陈浩显然明白孙然的心思,微微的摇了摇头,谨慎的说道:“你看看,战斗虽然激烈,但是你发现沒有,两大帮派的死亡率极小,大部分都只是受伤而已。”

“如果让我们的人上,恐怕猛虎帮的死亡率会增大几倍,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陈浩的想法并沒有错,要知道,这些人都是山口组的精英成员,与猛虎帮火拼起來,又岂会如此的不济?

更主要的是,如果真的决心要铲除猛虎帮的人,那山口组的忍王,又怎么可能会站在一旁看着,迟迟沒有加入战斗呢?

毕竟,现在山口组的形势也是不容乐观,攻势已经完全被猛虎帮给抵挡住了。

如此诡异的情况,又怎么会让陈浩安心呢?

“那……”

孙然顿时迟疑起來,这一点,他还真的沒有发现,现在听陈浩这么一说,也瞬间反应过來,惊疑的说道:“你的意思是,他们在演戏?”

“沒错,可能是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计划,”陈浩微微点头,脸色显得有些凝重。

如果自己沒有猜错,那么山口组与猛虎帮即将联合在一起。

到时候,想要全歼两大帮派的人,就会增加很多的难度。

不过,陈浩也沒有太过的担心,因为就算是山口组与猛虎帮联合起來,最后也不可能是洪门与天罚帮的对手,现在只不过是在做最后的挣扎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