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敌特种兵

第1007章 你没有资格

第一千零七章 你没有资格

起航商务会所。

顶楼的包厢之内,彭雨夕静立的站在窗口,目光深邃的望着下面的繁华街道,车來车往应接不暇,脸上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苦涩,眼里的那一抹担忧,毫无保留的暴露了出來。

原本,对于这次与孤独家的会面,彭雨夕就不敢保证,最终的结果,会令彭家满意。

更主要的是,出发之前,彭雨夕的左眼就一直跳个不停,心里毫无征兆的涌现出一丝深深的不安,似乎,这次的会面会出现一个不能控制的变故。

因此,彭雨夕的心里更加紧张。

但是,事情走到了现在这一步,已经沒有任何的退路,唯有继续走下去,不然别说孤独家会不会放过彭家,恐怕就连彭家的内部,都会出现不能控制的内乱。

毕竟,彭雨乾三兄弟的妥协,是出于无奈。

同时,也有着一丝胁迫的意思在里面,这一点,彭雨夕的心里极为明白。

咚!

就在彭雨夕心里滋生出各种不安的时候,包厢的开门声突然响起,彭雨夕收回心里的情绪,脸上带着一丝淡然的笑容,转过身,望向了门口的方向,顿时两道身影出现在视线里,缓步走了进來。

走在前面的中年男人,彭雨夕一眼就已经认了出來,正是孤独家家主孤独鹏。

后面跟着的那名青年,却沒有见过面,彭雨夕的心里瞬间充满了疑惑,不知道这名青年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是洪门的负责人吗?

要知道,决定与孤独家会面坦白一切之时,彭家就已经对孤独家做了深层的调查,眼前的青年,却沒有一点的消息,所以彭雨夕能够肯定,青年必定不是孤独家的人。

更何况,孤独家与彭家同处大连市,相互之间的了解本就极深。

不过,彭雨夕也只是微微一愣,就已经反应过來,朝着孤独鹏迎了上去,一边微笑着说道:“孤独家主,你总算是來了,可让我一阵好等……”

话语间,充满了玩笑的韵味。

“彭市长,现在与我们约定好的时间,还沒有到吧?”孤独鹏的嘴角勾勒出一丝冷笑,又怎么会看不出彭雨夕话语间蕴含的意思呢?

想要拉拢关系,孤独鹏可不会让彭雨夕如意。

要知道,现在孤独家与彭家还处于敌对的形势,沒有搞清楚彭家真正的目的之前,不论彭雨夕想要做什么事情,孤独鹏都会不由自主的选择破坏。

彭雨夕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尴尬,眼里也有着一丝恼怒,显然沒有想到,孤独鹏竟然会如此不给自己的面子,但现在彭家的存亡,都在孤独家的一念之间。

虽说沒有孤独家的‘承认’,彭家也有着一定的拼斗之力,但灭亡的可能,将会达到九层。

相反,一旦孤独家‘承认’了彭家,彭家只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就能够保住根基,如何选择,彭雨夕的心里极为明白,要不然也不会拼尽一切,去劝服彭老爷子了。

现在面对着孤独鹏的冷嘲,彭雨夕也只能将心底的愤怒给压制下去,脸上带着一丝勉强的笑容,不自然的说道:“孤独家主说得不错,是雨夕鲁莽了,我们还是先坐下,吃了饭再谈事情,你看如何?”

说话间,彭雨夕的手上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唯有放低自己的姿态,才能够与孤独家彻底打好关系,彭雨夕是一个聪明的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孤独鹏也沒有废话,轻微的点了点头,就走到包厢中央的檀木桌前坐了下來。

陈浩紧跟在后,在孤独鹏的身边坐了下來。

而且,还是坐在了孤独鹏的上首。

如此奇怪的一幕,让彭雨夕的心里充满了疑惑,难道说,这次还是以那名青年为主吗?

带着一丝错愕的表情,彭雨夕來到孤独鹏的对面坐了下來。

檀木桌上,还摆放着两杯冒着热烟的茶,一股特有的香味,弥漫在包厢之内。

望着沒有说话的孤独鹏,彭雨夕的脸上闪过一丝隐晦的冷意,随即露出一抹坦然的笑容,目光微微瞥了一眼陈浩,轻声的问道:“孤独家主,不知这位小兄弟是谁?”

与孤独家坦白一切,彭雨夕自然不愿意自己的事情让过多的人知道,更何况,还是一些不相关的人。

一旦彭家与山口组、猛虎帮合作的事情传播出去,就算得到孤独家的‘变相支持’,也同样会陷入两难之地。

要知道,东北地区当年受到的进攻最为强烈,对日本可以说是充满了恨意。

彭家与山口组合作,等于是犯了众怒。

这一点,彭雨夕的心里非常清楚,自然要先搞清楚陈浩的身份,不然引发的后果,是彭家所不能承受的。

“这位是……”

孤独鹏也沒有多想,正准备介绍,就见旁边的陈浩轻轻摆了摆手,阻止了孤独鹏继续说下去,然后抬起头,望向彭雨夕的目光中,充斥着一股冷漠,道:“你就是彭雨夕?”

“是我,你……”

后面的话,还沒有说出來,就见陈浩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不屑的说道:“你有什么资格知道我的身份?就算是你彭家那个老不死的父亲,也沒有资格。”

话语间,充满了浓烈的不屑。

如果是平时,陈浩还不会如此特意的去针对彭家,但彭家既然敢与山口组合作,并且大开方便之门,引起现在东北一连串的麻烦,同时也耽误了陈浩的时间。

“你……”彭雨夕的脸上充满了愤怒,手指着陈浩,微微的颤抖着,嘴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來。

她怎么也沒有想到,这名不认识的青年,竟然会如此的嚣张,不但沒有将自己放在眼里,更是沒有将彭家放在眼里,如果不是孤独鹏还在这里,一定会忍不住起身而走。

然后想尽一切办法,也要给对方一个教训,让对方明白,彭家的威严,不是个人都能够挑衅的。

压制住心底的怒气,彭雨夕直接藐视掉陈浩,转过头,望向孤独鹏,问道:“孤独家主,我想这个人沒有必要参与到我们两家之间的谈话中吧?”

既然对方不客气,彭雨夕自然不会客气。

“对不起,他是我孤独家的贵宾,我不可能这么做,”孤独鹏想也沒有想,直接拒绝道:“彭市长,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不然的话,我也沒有多少时间陪你在这里浪费。”

“这……”

闻言,彭雨夕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迟疑,怎么也沒有想到,孤独鹏竟然会如此重视这名青年,以此看來,这名青年的身份定然不简单,可能就连孤独家都得罪不起。

因此,心里也更加好奇,陈浩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好奇的同时,心里也更加的不安,甚至隐隐有着一丝惧怕。

就连孤独家都得罪不起的人物,彭家又怎么可能得罪得起呢?说不定,还会因为这次的事情,至彭家与危险之中。

顿时,彭雨夕陷入了沉默之中,脸色变化也是极为的明显。

几分钟之后,见彭雨夕久久沒有开口,孤独鹏也沒有耐心继续等待下去,转过头,与陈浩对视一眼之后,直接起身道:“彭市长,既然你有所顾虑,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说完,就直接转身,朝着包厢外面走去。

陈浩的嘴角却勾勒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从彭雨夕刚刚的种种表现,心里已经隐隐的猜测出什么,但就算真的是那样,陈浩也沒有放过彭家的打算。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这个道理是非常的明显。

已经彻底与彭家撕破了脸皮,留下彭家,始终都是一个祸害。

更主要的是,东北地区关系着陈浩的一个计划,要不然,在天罚帮成立之初,陈浩就不会派邪灵单独來到东北了。

如此做,一來是为了提前在东北埋下钉子,为以后的计划顺利施行做准备,二來也是为了东北出现什么不可控制的意外,毕竟,只有彻底掌握在手里,才能有着百分之百的把握,也才能够彻底的安心。

因此,就算是彭家现在服软,陈浩也不会轻易的放过彭家。

脚步声清晰的响起,彭雨夕也在瞬间反应过來,匆忙的叫道:“等等……”

如果孤独鹏真的就这么离开,对彭家來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保住根基的计划,也会彻底的失败。

所以,现在绝对不能够让孤独鹏离开,那怕是冒着一定的危险,也在所不惜。

“现在愿意说了?”孤独鹏停下脚步,转过身,脸上带着一丝冷笑,望着彭雨夕问道。

“好吧。”

在孤独鹏的注视下,彭雨夕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我们还是坐下來慢慢谈吧,这件事情,不止是关系着彭家,更关系着孤独家的利益,我想你也不会轻易的放弃。”

闻言,孤独鹏微微一愣,不明白彭雨夕这么说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要谈的事情真的就这么重要?

还是说,彭家的心里,根本就沒有暗算孤独家的打算?

不过,在陈浩的示意下,孤独鹏还是走回檀木桌前坐了下來,等待着彭雨夕的开口,究竟能够给孤独家带來怎么样的利益。

ps:14号睡觉不到十个小时,还是有点累,下午一直睡觉,十二点之前还有一更,明天恢复三更,等休息几天,十号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