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敌特种兵

第1052章 密议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密议

望着米超父子离开的背影,陈浩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虽然已经知道,对方看出自己的打算,但也并沒有放在心上,只要对方沒有找到借口,那么一切都将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

十多名管事的脸上露出一抹扬眉吐气般的笑容,这么多年,一直被米、龙两家联手压制,何曾有过如此大好的情景。

就在其中一名管事想要开口说话时,会议室之外传來一道清脆的响声:“伯父,你们慢走,侄女就不远送了。”

正是陈晓欢的声音,语气里蕴含着一丝隐晦的开心。

陈晓欢并不笨,从米超父子的脸色中,就可以看出对方前來的目的沒有达成。

而今天,正是陈浩继任家主之位的重要时刻,米超父子却突然出现在这里,显然是來者不善,在得知陈浩的召唤之时,就立即赶了过來。

对于会议室的情况,陈晓欢并不清楚。

过來也是为了支持陈浩,以防那些心高气傲的管事,无意间得罪了陈浩,导致陈家发生内乱,出现不必要的损失。

另外一点,也是增强陈家的底气,避免因为米家父子的出现,导致陈浩继位出现变故。

“哼。”

随着一道冷哼声落下,脚步声逐渐的远去,陈晓欢的身影出现在会议室之内,望着已经端坐在家主之位上的陈浩,眼里闪过一抹疑惑,随后将目光望向十多名管事,见对方脸上的表情,心里瞬间明白过來,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堂哥,恭喜你顺利坐上家主之位,有机会可要请我这个妹妹出去好好的玩玩。”

虽说陈晓欢失去了继任家主的机会,但陈浩能够转眼间半会劣势,对陈晓欢來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原本,还担心陈浩会出现什么阻碍,却沒想到会这么顺利,心里也开始真心的为陈浩高兴起來。

两兄妹虽然见面不久,其实两人之间,却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最重要的还是,陈晓欢出去一趟,心里对外面的时间充斥着一丝向往,并不愿意继续留在这深山老林之中,而且更是知道陈浩马上就要离开,正好可以跟着一起出去。

这,才是陈晓欢心里真正的目的。

“好,我答应你。”

陈浩微微迟疑一下,显然并沒有想到,陈晓欢竟然会说出这般的话,不过还是直接答应了下來。

一來,从陈晓欢处处为自己着想,就足以证明,陈晓欢是真正值得信任的人,妹妹有所请求,做为哥哥的陈浩,自然不可能去拒绝。

二來,陈晓欢的实力不差,至少不会输与现在的邪灵,跟着自己一起出山,对于自己也有着巨大的帮助。

到时候,面对着非洲的情况,也会顺利很多,陈浩就更加不可能拒绝。

见陈浩答应,陈晓欢的脸上立即露出了欣喜的笑容,高兴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那我就回去等你,出发的时候记得叫上我。”

随后,就直接转身,朝着会议室外面走去。

十多名管事的脸上充斥着震惊,陈晓欢什么时候有过如此顽皮的一幕,但现在却真实的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们不信。

看着陈晓欢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陈浩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就在陈晓欢快要走出会议室的大门之时,突然停下自己的脚步,转过头,望着陈浩,带着一丝恍然的表情,问道:“堂哥,米家那两人过來,有什么目的吗?”

这时,陈晓欢才反应过來,自己到來之时,米家父子正好离开,那么就说明陈浩派人來叫自己之时,与米家父子的到來有关,不然为什么会这么巧呢?

更主要的还是,陈晓欢能够感觉到那十多名管事,已经真心的对待陈浩,如此一來,叫自己过來不可能会是想让自己选择支持。

“他们向我提亲,想让你嫁给米超,”陈浩并沒有丝毫的隐瞒,自己所提出的借口,就是要陈晓欢自己愿意,而且自己的计划,也需要陈晓欢的配合。

万一陈晓欢真的答应与米超在一起,那么自己也就沒有理由再去拒绝这门亲事。

男子汉大丈夫,说出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陈浩自然不可能去违背。

因此,还是需要看陈晓欢的心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想法。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凭米超也有资格娶我?”陈晓欢的脸色顿时一变,语气带着傲然,毫不遮掩的骂道,随后才反应过來,略微有些紧张的望着陈浩:“你不会是答应他们了吧?”

“不,不可能,如果你真的答应了他们,那么离开之时,他们也不会是那么一副表情了,”还沒有等到陈浩接话,陈晓欢就已经极为肯定的说话。

脸上的紧张也彻底消失,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显然对于这一点,陈晓欢是极为的肯定。

“你先下去吧,我还有事情安排,”陈浩淡然的摆了摆手,对着陈晓欢说道。

“好吧,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

随后,陈晓欢就直接走出了会议室,消失在远处。

这时,陈浩的脸色一正,望着十多名管事:“虽然我现在已经继任家主,但各位都是我的长辈,以后陈家的事情还需要大家共同携手,而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不可能长时间的留在这里。”

“所以,我决定,陈家的事情一切不变,你们以前是怎么样,以后还是怎么样。”

“家主,这……”十多名管事的脸色略微变得有些难看,如此一來,承认陈浩这个家主还有什么作用呢?

“放心吧,隐主之位,我一定会拿下來,”陈浩自然明白对方心里的担心,脸上露出一抹坦然的笑容,道:“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之时,你们也可以去询问老家主,如果连老家主也无法做主,那就立即通知我,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來。”

“这……恐怕不行吧?”十多名管事互望一眼,然后那名被陈浩击飞的中年男子迟疑着说道。

“不用多言,就这么决定了,”陈浩的眉头轻微一皱,大手一挥,不容拒绝的说道:“我明天就要离开,现在要去与老家主以及长老辞行,你们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

说完,陈浩就直接起身,也不给十多名管事说话的机会,朝着会议室外面走去。

望着陈浩的背影,十多名管事的脸上都露出一丝无奈,虽说他们也有着极大的权利,但面对着家主的命令,也无法违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浩离开。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陈浩的实力摆在那里,不然如此行事,恐怕早就遭到了他们的严词拒绝,又岂会用这种商量的语气与陈浩商量,更不会心甘情愿的听从陈浩的命令。

不过,现在也只能按照陈浩的命令行事了。

毕竟,隐主之位事关重大,不论是落在隐龙三族任何一族之中,那一族都必将成为隐龙真正的主人,其他两族不俯首称臣,也只能面临灭亡。

为了陈家的未來,他们幸苦一点,又有什么呢?

米家父子带着一脸的窝火,回到了自家的庄园。

坐在书房之内,中年的脸色依旧无法平静,这么多年來,虽然极少去陈家,但无一例外,每次去都必定会恭恭敬敬的迎接自己。

然而,这次前去提亲,以为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却沒有想到,那个不知道从那里冒出來的陈浩,竟然胆敢用借口來推脱自己。

而且,还是令自己无法反驳的借口。

如此又岂能不气,又如何能够平静下來。

但米超却不一样,在进入书房之时,就已经平静了下來。

脑海里想着陈浩的表现,就已经足以证明,陈浩已经彻底在陈家站稳脚跟,自己想要拉拢的想法,也彻底成为笑话。

不过,现在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随着想法的深入,米超的脸上逐渐露出了一丝冷笑,其中还蕴含着一丝浓烈的自信,望着自己的父亲,道:“父亲,先不要生气,现在陈家并沒有与我们彻底闹崩的打算,更甚至以后可能还会拉拢我们。”

“这话如何说?”中年微微一愣,将心底的怒火压制下去,疑惑着问道。

“我们今天前去提亲,虽然沒有成功,但陈家并沒有直接拒绝,而是找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米超的脸上露出一丝轻笑,缓缓的开口解释道:“在我看來,这个决定应该不是陈浩私自做的,而应该是陈家老太爷的决定。”

“沒有直接拒绝,就说明陈家也不敢把我们逼到龙家的那一方。”

“要知道,龙家当年在燕京安插下钉子,就已经彻底与陈家走上了对立面,因此只要我们与龙家真正的联手,对陈家來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相反,一旦陈浩夺得隐主之位,对我们两家的联盟也是巨大的打击。”

“那你认为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中年的脸色平静,眼里略带赞赏,望着米超问道。

“很简单,陈浩不是说了吗?只要陈晓欢自己愿意嫁给我,他就不会阻止,相信陈家老太爷也不会阻止,”米超的嘴角勾勒出一丝自信的笑容:“而我也有自信,一定能够将陈晓欢追到手。”

“到时候,只要我与陈晓欢成了亲,无论陈浩能不能夺得隐主之位,龙家也翻不起什么波浪來。”

“最重要的还是,三年之后的那一场约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