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章 押运

第一章 押运

叶阳觉得自己真的很黑,黑过墨斗,诸事不顺,就连四年的大学勤工俭学期间都没有这么窝囊过。与自己的聪明十分不符,从七岁开始读书,小学连跳两级,二十一岁大学毕业,非常顺利,在叶家村绝无仅有,是赫赫有名的状元郎。

但,自从大学毕业两年来,进公司做个业务员,懵懵懂懂的为他人做嫁衣,还做了一个替罪羊被踢了出来。摆个地摊,居然给大盖没收了,血本无归。尝试着做烧烤,赔得连渣不剩。做过联防协管员,当见到那些手无寸铁瘦不拉几的目标时,于心不忍的他想了想,便放弃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重新踏上失业大军的洪流。学个厨师,同事将糖当盐放错,竟然诬蔑是自己搞的鬼。

总之,两年来一共做过了十多个行业,欠下了同学朋友亲戚一屁股的债,整整两万大元,连家都不敢回去,愧对乡下的父老乡亲啊!就连向暗恋已久的心中女神表白,得到的是热嘲冷讽和不屑,无视他的存在,擦肩而过,形同陌路。

最后听说珠宝厂需要招收学徒工,叶阳听说什么翡翠玉石一刀穷一刀富,觉得自己黑了这么久,应该有机会咸鱼翻生了,一咬牙,就进了一家灰尘漫天飞能让人短命几年的珠宝厂做一个学徒,期望学一些专业的翡翠玉石知识,能够一夜暴富。

三月份,在缅甸参加玉石毛料公盘的老板韩山,一反常态,突然之间通知他们珠宝厂的所有的同事,需要七八个人,说是准备让他们去缅甸押运一批玉石毛料回公司,每人可得到一笔不菲的奖金,大约两万块钱左右。因为玉石价格不菲,此去可能会有危险,需要去的完全自愿,绝不勉强。

叶阳也觉得十分奇怪,往年老板参加缅甸的玉石毛料公盘,都由缅甸那边的拍卖公司负责押运,今年却是起了变化,不由不得叶阳多想。想归想,但叶阳还是努力的去争取这次的机会,因为他还背着两万大元的债,都快要将他压垮了。如果此次能够平安归来,那可是无债一身轻。

来到缅甸的叶阳,和七八个同事住在酒店,还不如说是住在破屋子里,百无聊赖,什么节目都没有。一开始,就觉得自己的右眼皮“呯呯”的直跳,总是觉得即将有什么大事发生一样,让叶阳郁闷不已。到最后,就连右边的脸颊都开始紧绷绷的跳着。这下,可吓坏了叶阳,老是升起一个“不是那么黑吧”的念头,但侥幸心理促使他不停的自我安慰,心里念念叨叨的祈求满天神佛保佑他平平安安,大步揽过,到时会金猪还愿等等。

然而,他们包括叶阳在内虽然知道老板此行的大概目的,却都不知道,老板韩山此次胜券在握,胸有成竹,准备将这次缅甸毛料公盘的一块重达三吨半的帝王绿毛料拍到手。为此,韩氏珠宝公司的老板韩山暗地里做出了好几手的准备,筹集了将近三亿欧元的资金,还打点了此次缅甸公盘拍卖理事会负责暗标的主要成员,诸如后续运输问题以及周围的势力等等,都一一想到。

这天中午一点多钟,公盘今天的开标结束,老板一脸喜色,步履匆匆,紧张的带着保镖进到酒店,告诉他们可以启程回家了。

根据酒店听来的消息,叶阳知道,老板得手了,要不然不会这么开心的。在缅甸,这么大的新闻,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

也是的,按照市场的价格,一块重达三吨多重的帝王绿翡翠毛料,即使切开之后最差得到一块五百斤的帝王绿翡翠,赚回来的可不止二十个亿的本钱那么简单,一副帝王绿玉镯可以随随便便的卖个三四百万,甚至更多,可谓是有市无价,五百斤的帝王绿,可以出几百副镯子,还有从镯子中间挖出来的翡翠,还可以做成吊坠配件,可谓是暴利。更重要的是,品牌的价值和等级将会得到极大的提升。而且,因为帝王绿翡翠这种稀有的玉石是不可再生的资源,它的升值的空间很大,就算是放在手里也不用担心亏了。

“叶阳,你负责押运的是八号车,毛料已经装车了,这是过关的资料,十五分钟之后开始出发,争取明天晚上就能回到公司。”

韩山看着聪明醒目的叶阳,脸上的笑容挤成了弥勒佛的模样,眼睛都是眯着的了,一边将资料递给叶阳,一边心情舒畅的说道。

从叶阳进入到宝石厂开始,韩山就开始注意这个聪明细心勤快学什么都很快上手的年轻人,因而生出了一份好好培养的念头。加上叶阳在宝石厂里面兢兢业业,没有过多的议论什么,为人又诚恳沉稳,更增添了韩山将叶阳培养成后备技术人才的心思。此次叶阳争取过来缅甸负责押运,虽然因为金钱很大的成份在内,但也说明叶阳这个年轻人还是有胆识的,让韩山对他又高看了一眼。现在,得偿所愿,人逢喜事精神爽,就更不用说了。

“老板,我保证完成任务!人在毛料在,毛料不在人也不在!”

叶阳知道,该是自己向老板表决心的时候了,连忙站直了姿势,眼神坚定的望着韩山说道。

“很好!很好!回到公司,再好好的奖励你们。”

韩山点了点头,十分满意叶阳的表现,但不能在大家面前表现出一点偏爱,笑意更盛的说道。

虽说叶阳这些人做的都是障眼法的工作,好实施他瞒天过海的计划。但,作为任何一个老板,都是非常喜欢一个忠诚聪明的员工的。事关韩氏珠宝公司的生死存亡,韩氏不得不一再小心再小心。价值二十多亿的帝王绿毛料,韩山不用脑袋想都知道大把人觊觎。就更加不用说死对头陈氏珠宝公司的太子爷陈立,韩山心想,此时此刻那个年轻人一定是在气得七窍生烟,差不多吐血了吧。韩山之所以不用拍卖公司押运,也是担心拍卖公司来一个移花接木,偷龙转凤,那么韩氏珠宝公司就离关门不远了。

此次,韩山已经做出了周详的计划,对所有觊觎他那块帝王绿翡翠毛料的人的心思都反复揣摩过无数次,可谓是万无一失了。

但,韩山还是担心叶阳这些员工的人身安全,毕竟都是自己公司的人才。韩山觉得,只要他们安然无恙的回到公司,就会好好的重用他们,算是对他们这次冒险的补偿。

只是,韩山不知道的是,叶阳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却从老板看不透的神色里看出一丝端倪,却又不太肯定。

自从十多次的失败之后,叶阳喜欢在心里瞎琢磨,不停的检讨自己的过失,还真给叶阳琢磨出不少的道道来,越想越觉得老板那看似“淡定”的笑脸多了几分难以言状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却让叶阳的心里多了几分危机感。

叶阳的感觉很快就得到了验证,在即将到达腾冲边境的时候,路上多了一道缅甸方面的关卡,这是过来的时候没有存在的。起码有一个排的兵力,手里都拿着AK47冲锋枪,一个个双眼就像盯着猎物一样看着过往的车辆。

“倒霉!”

叶阳在心里狠狠的忖道。拿起破手机看了看,就是没有信号,想打电话通知老板都没有可能了,叶阳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停车接受检查!”

一个会汉语的缅甸士兵喊停了叶阳所在的运输车,一辆三吨半载重量的双排座卡车,里面还有两个老板专门高薪请来的保安。

叶阳摇下车窗,暗地里不动声色,将手里的报关资料递了过去,同时,资料里面夹着两百美金,这是叶阳所了解到的行规,可以打发那些过关的茬子。

“你的资料有问题,请下车接受检查。”

那个士兵只是粗略的扫了几眼,顺手将里面夹着的两张美金拿走,便将枪口对准车上所有的人,说道。

“rou戏来了。”

叶阳看着那士兵黑洞洞的枪口,略微有些紧张,心道。

看到后面的两个保安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动手,可以看出,他们曾经是军人,所以,叶阳摇头制止了,数十支黑洞洞的枪口正在对准他们,还是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了,只需要将货安全送回公司就阿弥陀佛。

几个士兵将叶阳他们四个人带进了一个简易的帐篷里面,没有审问,也没有谈话,只是将他们堵在里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大约过了十多分钟,还是没有人过来。另外三个人不时的望向叶阳,似乎要他拿一个主意。渐渐的,叶阳也是觉得不耐了,和自己的预想有些出入。按照程序,检查的时候,他们这些负责押运的人应该会在一起的,但现在居然没有让他们一起过去,里面的猫腻太大了,自己可是向老板保证过的,叶阳还以为他们会借机重重敲上一笔。从酒店听来的消息,车上装的可是老板的身家性命,一块帝王绿翡翠毛料。如果在自己的手上丢失了,自己就算是十条命也赔不起。

“士兵同志,请问检查完了没有?”

叶阳焦急的走近那个负责沟通的士兵面前,目不转睛的盯着问道。

“急什么急!”

那个士兵或许知道怎么回事,带着一丝的慌乱和掩饰,外强中干的吼道。

“我要和你们一起检查,不然我不放心!也不合程序!”

叶阳真的想一拳将面前的四个士兵杀死,但最终觉得势单力薄,没有动手,而是从兜里准备的一叠美金,塞进那个负责翻译的士兵手里,大约有一千块吧,这是叶阳为了自保刻意准备的,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

那几个士兵看到一千美金,眼睛刹那间都亮了起来,流露出的贪婪就像饿狼看到食物一样,一闪而逝,全都一一落在叶阳的眼里,心里却是肉疼死了,这些钱都是老板给的那两万块钱里面的,由于担心缅甸的治安不太平,多了一个心眼的叶阳就想出这个办法。

“如果让我过去看看,这些钱就是你们的了。”

叶阳心里一喜,就知道他们肯定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小声的暗示道。

那个负责翻译的士兵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好像在做出某个重要的决定一样,犹豫不决了好一会儿,这才咬牙接受叶阳的贿*赂。

刚刚出到门外,就有几个士兵过来,好像是专门请叶阳他们过去的一样。

但是,叶阳还是瞧出他们之间好像配合得非常默契,不仔细观察肯定以为和平常没有什么分别。所以,叶阳的心里越来越觉得不踏实。叶阳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答应老板的事情就要做到,现在,叶阳心生出一种有心无力的挫败感。

来到车旁,叶阳和另外两个保安都紧张的仔细检查起来。这些缅甸士兵的举动实在太过反常,事有反常必为妖。但整辆车都好好的,没有什么异常,只是被油漆画了几个圆圈和符号,到处都是一股油漆味。

“士兵同志,这画的什么字?”

叶阳疑惑的问道。

“是通关检查的‘检’字,经过检查,没有发现问题,你们可以走了。”

那个士兵仿佛松了口气似的说道,那一千美金对他来说,可是一笔意外之财。

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叶阳便和另外三人上车,赶紧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