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3章 玉髓

第三章 玉髓

新人写作,请各位大大多多支持,推荐收藏!给我一点写作的动力!谢谢各位大大们!

PS:我的第一章上传没有传文档修改过的备份,所以里面有些字出了差错,请大家原谅,我以后会注意的。

“嘀嗒!嘀嗒!”

从昏死中悠悠醒来的叶阳,除了疼的感觉还是疼!吃力的微微睁开双眼,什么都看不清楚,脑袋就像浆糊一样,也是一阵阵钻心的疼,好像里面的脑浆被挖出来了一样,耳边听到微弱滴水的响声,想蠕动着身子,但因为伤重得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随即又陷入了昏迷。

昏迷中,叶阳还是感受到从眉心处传来一阵阵的清凉,十分舒服。同时,叶阳感觉到眉心的那个地方,好像正在拼命的吸取着渗入眉心的**,就像一个无底的漩涡似的,开始慢慢变得暖融融。

“我真的死了吗?”

迷迷糊糊中的叶阳,只觉得自己半梦半醒,身体好像在漂浮着,在心里不停自言自语的问自己。

脑海里,不时闪过父母爷爷沧桑的影像,还有自己小时候在村里和一班小屁孩钻林子掏鸟蛋、打游击、下湖里捞鱼。。。的片段,渐渐的到了读书时候的老师和同学,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接着是勤工俭学,毕业打工后面的情况,那些知心的同学和朋友,还有欠着他们的那些钱,只觉得一股脑儿潮涌而来,将自己的人生重新回放了一遍。

“难道我到了奈何桥?”

叶阳听说人在死了之后,要到奈何桥喝孟婆茶忘掉自己在阳间的记忆再投胎。现在自己清晰的记起这些情形,会不会是即将要忘掉记忆之前的告别?

“唉!爸妈,爷爷,我叶阳对不起你们,下下辈子再投胎到你们家再好好孝敬你们吧!妹妹,算哥哥对不起你了,没有办法给你撑起一片天,以后家里就全靠你一个人了,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坚持下去。”

心知很快就要投胎重新做人了,叶阳心里黯然的想道,帐然若失。

“唉!我现在真的好后悔,后悔答应老板去缅甸,否则就不会遇到这种事情了。希望老板念及我的苦劳,给爸妈多一些赔偿吧,这条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也不知道老板知道我们发生了车祸没有?”

这是叶阳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最后能够为家里做到的一点了。

想完这些,叶阳又想起大学时自己暗恋的那个女神赵思懿,可惜,这种美女贪慕虚荣,嫌贫爱富,心比天高,只能同甘不能共苦,注定不是自己的菜,叶阳的心不知不觉又往下沉了几许。想想自己,二十三岁了,没有拍过一次拖,连约会这种浪漫的举动都没有过,悲哀啊!活了二十三年,自己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有做过,都不知道自己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叶阳越来越觉得自己很可怜,或者不如说是后悔。

“有花甚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就连古代杜秋娘这样一个女子都懂得这个道理,而自己居然让它变成空白,这简直是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叶阳简直不能原谅自己,如果自己能好好的重活一次,叶阳觉得自己绝对不会过得那么窝囊。

随着绿色晶莹**的增多,眉心处好像吸足了**一样,叶阳的身体渐渐发生了一丝变化,一缕七彩的光芒从眉心处散发而出,就像豆粒般大小,逐渐扩大,将叶阳整个身体都包裹。紧接着,叶阳眉心处的那个伤口,一股拇指大般的七彩光柱透射出来,慢慢的放大,随着而来的,像那烧红了的烙铁似的烙红,并冒起了一阵阵的薄薄的白雾,渐渐的,七彩光柱从叶阳身体上的每一个伤口透射而出,并迅速变得烙红,最初的白雾也变成了烟雾。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叶阳的身体就像失去了重力,开始悬浮起来,越升越高,离地约莫一米时才停止上升。强大的七寸光柱开始在叶阳的身体缭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的修补着叶阳的身体,叶阳整个人就像一个烘炉一样,浑身通红,不停的震颤着,大片巴掌宽深可见骨的伤口发出“嗞嗞”的响声,然后神奇的缝合在一起。

昏迷中的叶阳,并不知道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对他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更确切来说,是一个奇迹。如果没有这些光柱,叶阳血肉模糊的身体根本就不会以常人难以估计的速度恢复。一般情况下,以叶阳的伤势,就算是大医院最好的医生都是束手无策,只有等死的份。

也不知过了多久,恢复知觉的叶阳,觉得自己浑身的伤口都在发痒,人也苏醒了过来,开始有了一丝的力气。

“我没死?!”

叶阳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惊喜的暗道。

睁开眼睛的第一眼,叶阳看到自己的头顶上,一滴一滴绿色晶莹的**不停的掉下来,滴在自己的眉心处,随即又被吸收了。要是叶阳之前不昏迷的话,肯定会发现身上的光柱已经消失不见了。

虽然自己整个人都不能动弹,但叶阳却是能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那种**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修补着自己身体上的伤口。

“看来是这种**救了我。”

叶阳暗道,想到**的好处和自己身上的处境,叶阳干脆闭上眼睛沉睡过去,先把身体蕴养好再弄清楚原因。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叶阳睁开眼睛之后,没有发现那种绿色的晶莹**在继续滴下来。抬起手一看,一道道的疤痕上面结了一层黑色的痂,随着叶阳手的抬起,缓缓的掉了下去,露出光滑如镜的皮肤,而且叶阳发现自己的皮肤白净了许多,就像初生的婴儿般细嫩。并且,叶阳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气,精神出奇的好,一点也不像大病初愈的样子。

“我可以动了!。。。咦?怎么回事?皮肤怎么这么光滑?”

一个接着一个惊喜,让叶阳有些反应不过来。醒悟过来的叶阳迅速的爬了起来,惊骇的掀起自己身上碎片般的衣服,居然连一个伤口都没有了。

“啊。。。!我没死!我还活着!爷爷!爸妈!妹妹!哈哈。。。我叶阳还活着!”

叶阳用力的捏了捏自己的脸颊,一阵痛觉传来,尔后举起双手,紧紧的攥着拳头,激动的仰天长啸,笑着喊着,就像一个疯子似的手舞足蹈。

随即,叶阳想起老李还有保安他们,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迅速的转过身来,叶阳拔腿就跑了过去。

“我这是在哪里?”

叶阳一边跑着,一边忖道,一边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竟然是看不到顶的山崖,看来是峡谷了。

但见漫山遍野都是石头和车子的残骸还有枯枝败叶在冒着烟,找到了变形的车头,叶阳发现了里面挤成肉酱的尸体,红白红白的一大片,惨不忍睹,开始发臭,令人作呕,血迹已经干枯发黑,也分不清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少天了。

想起不久前他们还活生生的一起说着话,可是现在。。。

“算了,一切都是天意,还是先让他们入土为安吧。”

叶阳心想着,为自己的幸存感到喜悦,同时还有一丝劫后余生的心有余悸。按下心中那种作呕的感觉,接着,叶阳便开始动手将变形的车头拉开一点缝隙,没有想到,自己根本就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就将变形的铁架拉开。叶阳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目瞪口呆,怔怔的说不话来。本来以为是一件艰难的工作,可是眼前的事实颠覆了他的想法。

“难道是那种**产生的能量吗?”

半响,一个念头从叶阳心中滋生出来,正在以疯狂的速度生长。

叶阳再用手将另外变形的铁架拉开,再次证实了自己的力量。这一下,叶阳心中一阵狂喜,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今天不仅死里逃生,而且还拥有一身惊人的力气,福缘深至,应该是爷爷救死扶伤的好事做得多了,为自己积了荫德,得到佛祖的保佑,叶阳如是想道。顿了顿,叶阳想到刚才滴在他眉心处的绿色晶莹**,好奇之心让他产生一种寻根究底的打算。

从“尸体”上摸到了他们的证件、手机,还有被血水浸泡过的纸币,这是唯一能留给他们家里念想的东西了,叶阳将这些东西放到了一边,打算回去之后亲手交给他们的家人,也算是对这些死去的兄弟有个交代。

想起车子底下有一把工兵铲,是老李准备用来应付车子陷进泥潭的,也不知道被炸飞到哪里去了,叶阳抱着试试找找看的态度,最终叶阳从一个树丛中找到这把没有损坏的工兵铲。

在一个小坡上,挖了几个不大不小的坑,叶阳恭恭敬敬的将他们的遗骸逐一摆放进去,回填泥土后,叶阳分别刻了三块石碑,并刻录了他们的名字和时间,老李名字叫李金奎,四十五岁,那两个保安一个叫魏通,二十五岁,一个叫郭进,二十八岁。

“兄弟们,你们一路走好!我叶阳侥幸活着,如果有一天我发达了,我一定会替你们好好照顾你们的家人的!希望你们能够保佑我叶阳平平安安的离开这里。”

跪在他们的坟前,叶阳发着重誓道。

做完了这一切,叶阳想起将他救活的绿色晶莹**,便回到之前他躺着的地方。

抬头望去,一块泛着七彩光芒的翡翠玉石,正好卡在两个突出的巨石中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环绕着一道七彩光弧,如同通灵圣石,煞是好看,一时间叶阳还以为自己是活在梦幻之中。

怀着激动的心情,叶阳一口气爬上了巨石上面,一块如同秦省常见的巨型石碾般的翡翠玉石呈现在面前,旁边还有几块松散了的外壳,应该是翡翠毛料从高空跌落震脱的。一股熟悉的气息瞬息之间涌进了叶阳的眉心处,如同心灵感应似的,叶阳知道正是从这块翡翠上面滴出来的绿色晶莹**救了自己。

可是,据叶阳所知,就算是帝王绿翡翠玉石,也不可能产生**的。

“难道。。。这是玉髓?”

一个夸张的念头从叶阳的脑海里闪了出来。

“一定是玉髓了!只有传说中的玉髓才有这么神奇!”

下一刻,叶阳立即肯定自己的那个念头。

传说中,玉髓里面的**可以令人起死回生,驳骨生肌,万金难求,只存在传说中。看来,自己是遇到逆天的好运了,获得了奇遇,否则真的去见佛祖他老人家。之前不太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玉髓的叶阳,开始变成坚定的支持者。

叶阳不知道的是,那玉髓的**已经将太多身体洗髓伐毛了一遍,变成了世间上少有的强者,否则他刚才也不可能将变形的车头弄开。

按照玉髓本身的能量,断然不会只发出那么一点点的光芒的,原本可以光照星斗的光柱随着**被叶阳吸收之后,只变成一个只能环绕自身的光罩。

“可是,老板的那块毛料不是给那些缅甸士兵偷偷换走了吗?难道这是他们随手换的石头?何况,这山上也没有翡翠毛料啊?。。。”

叶阳一遍一遍的猜测着这块玉髓的来历,却只有这个最有说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