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5章 龙墓二

第十五章 龙墓二

收藏票只有四张,推荐票还差两张就够十张,不过,还是谢谢各位大大们的支持!谢谢!我承诺的第三章现在上传,谢谢!

刚刚踏入洞门第一脚,叶阳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到洞口的一边,一簇箭雨就夹杂着破空之声从外面疾劲的射了进来,箭头没入地上的花岗岩石里面。箭雨持续了半分钟左右,这才停止,地上就像刺猬般的插满箭矢,黑簇簇的一大片。

叶阳虽然事前就发觉这个机关,并且引发了这个机关,而机关的强大完全超出了叶阳的估计,叶阳还是感到浑身一阵发冷,头皮发紧,骨子里渗入一股寒意。这是什么样的机关啊?好厉害啊!历经数百成千年,居然还能如此灵敏和锐利,叶阳不由得心鼓鼓的忖道。

证实了机关的厉害,叶阳对前面的路多少也有了一点底。

然而叶阳不知道的是,大象一家三口将他领到这里来,自有它们的道理。

按照人的惯xing逻辑,青龙主吉,白虎主凶。但在设置机关陷阱的能工巧匠来说,刚好相反,太极yin阳互抱,正盛则邪生,邪极则正生,这就是机关中的机,亦即死机和生机。通常,机关的设置都是九死一生,能工巧匠自是遵从祖规,给出一线生机,是生是死全凭入侵者的运气了。毕竟,进到墓穴里面的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十恶不赦之徒,唯有福缘心至的人才能逃出生天。

所以,小聪一家三口能够敏锐的察觉出从里面沉睡着的气机,这才有了刚才之前的一幕。

拍拍胸口,叶阳平复了心绪,收起了小觎之心。就在刚才,叶阳还对这个年代久远的机关有些不屑,现在,叶阳不得不再次重视正视这些机关陷进了,古人的聪明才智不是他这个现代人能够琢磨,这让叶阳的额上又是微微的渗出一层薄薄的冷汗,因为叶阳发现,自己心中最引以为傲的空间本领刚才差点成为他的致命弱点,这才是最要人命的,不是机关害死自己,而是死在自己手里才是最悲哀的事情。

躲过了第一道机关,叶阳放松了自己的状态,让空间的灵识更加敏锐,去感应在通道里面的一切一切,包括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东西。

凭着感应,叶阳虽然看不到里面机关的模样,但还是被能工巧匠所设计机关的环环相扣缜密致命而叹为观止,摆在叶阳的前面,是一道全方位多重杀机的机关,脚下是脚踏触发板块和利矢,两边的石壁上是腐蚀**的喷嘴,头顶上先是矢藜利刃方阵,然后就是石块,而通道转角的石壁上,还有一道绝杀的杀手锏,也是一道箭矢机关,是最后的致命一击。这些机关一环接着一环,没有给人喘息之机,如果以为其中一项停止下来就是过关,那就是荒之大缪死到临头了。

叶阳知道,想通过这里就必须先破掉这些机关,否则不能破坏机关的控制中枢,后面的情况将更加严重。

看了看地上,没有一块能够称手的石块,叶阳不得不退出通道,在外面拿了数十块石头放进空间,以备不时之需。

“啪啦!拍啦!。。。”

随着叶阳用力的甩出石头击中触发模板发出清脆的响声,普普通通不大不小的通道中开始弥漫着一股碜人心脾的恐怖杀机,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嗤嗤。。。!”石壁的头顶上,一阵阵矢藜利刃如同暴雨般急促的发出嘶鸣,疾射下来,接着发出“噗噗。。。!”响声,就没入地面。

足足持续了半分钟,矢藜利刃方阵才停止,地面上插满了利刃,只剩下柄首,仔细观察,只留下一点点可供立足的空隙让人通过。但是,如果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认为那些立足点没有一点问题,那就大错特错了,那只是一个个加速死亡的陷进而已。

再次抛出石块,第二重机关被触发,从石壁两边闪出密密麻麻的筷子般大的小口,成片雾状的腐蚀酸液从里面喷了出来,顷刻间地面上的矢藜利刃发出“嗞嗞”的响声,并冒出一阵阵刺鼻的烟雾,矢藜利刃瞬间被消融成**状,给整个通道增加了森然的死亡气息。

“我勒你戈壁,乖乖啊,这古人还真特么的厉害,这玩意都能想出来。”

叶阳只感到自己的身上毛孔骤缩,遍体生寒,不由得暗暗骂道。

这是一种联发逐步式的机关装置,叶阳并不认为就此可以安全通过了,这才是其中的两道机关而已,最被认为不可能发生的现象偏偏就会发生。又几块石头投了过去,“嗤嗤。。。”响声过后,地面上弹出了整整齐齐的刃尖,黝黑黝黑的,给人一种死亡的恐怖感觉。

与此同时,叶阳的心里突然产生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就像暗影一样笼罩在头顶上。这种感觉叶阳非常熟悉,从车上掉到山崖的那一刻,还有和小龙对弈的时候,这两次叶阳都顺利的死里逃生,但现在叶阳在心里不禁自问:“难道还有我感应不到的陷阱在等着我?”

如果不是这种感觉的出现,叶阳说不定等到石壁顶上的石阵一落下,以流光掠影般的速度越过,并躲开箭雨拐进里面的通道。

既然空间发出预警,叶阳不得不重视起来,事关自己的生死,叶阳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必须慎重对待。

“嘭嘭。。。!”

通道里面的壁顶上面,石块就像雨点般脱落下来,引起通道的震动颤栗。此时,叶阳心里的危机感感觉强烈了,情不自禁的打了冷颤,只觉得必须立刻离开这里,否则就有可能被埋葬在这里面。

念头一闪,叶阳的灵识发挥到极致,脚下如同流光一样的步伐跨出,瞳孔看见转角处的箭雨以慢镜头的速度从石壁上缓缓的飞向他自己。

蓦地,叶阳感觉到地面上的岩石微微的一沉,虽然只是细小的感觉,加上叶阳自身轻盈的脚尖弹跳带来的边际效应,但叶阳还是敏锐的察觉出自己所感觉到的极度危机就是从脚下的岩石发出来的。危险促使着叶阳加大了脚下弹跳的力度,继而一个起跃,紧接着,叶阳发现自己没入空间里面之前,就在他脚下的地面轰然坍塌,以从天而降的速度堕落下沉,足足持续了数秒的时间,叶阳才听到掉进水里的回音。这一发现,让叶阳惊得直接瘫坐在空间的地上,浑身如同抽空了力量一般酥软无力。

叶阳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当时稍微有那么一点的迟疑,那么随同一起堕落到深渊水里的就有自己的一份。

可能叶阳不清楚,那些能工巧匠在修建这条通道的时候,也是煞费苦心,发现离地七八米的深处,有一条地下河刚好通过,于是乎,他们就利用机关的应力和联动机制,布下这不是机关胜似机关的逆天陷进。

实际上,在布置机关时,那些能工巧匠也是留出了一线生机,否则以通道顶上石块的冲击力度和各种算计,地陷的速度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即使以叶阳的身手,就算是想躲开,也只有一半成功的可能。

伸手抹干净额上的汗珠儿,喘着粗气的叶阳用双手支撑着站了起来,而旁边的小龙和小黑、小聪的一家三口和金灵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聚到他的身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