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8章 龙墓五之紫电剑

第十八章 龙墓五之紫电剑

收到两张收藏票和四张推荐票,先上传一张,谢谢!

一番概叹之后,叶阳也明白一个道理,人心是最难揣测的东西,知微见著,所以才显出人心的可怕之处。

既然已经弄清楚墓主人的身份,叶阳也就心安理得了。虽然墓主的生平与叶阳的估计有些强差人意,但足以让叶阳仰视。

面对着这么多的金银财宝,叶阳不得不慎重考虑。现在的盗墓贼太过疯狂了,盗了别人的财宝不算,还弄得别人尸骨无存,死不安宁,这是叶阳最为鄙夷的地方。虽然人死如灯灭,但应该给予一个死者起码的尊重,这才是无愧于心。

“算了,鄙人就当一次彻彻底底的盗墓者好了,好过便宜那些无良的盗墓贼,这些钱到时拿出去帮助一些该帮的人,也算对得起墓主人了。”

一番计较,叶阳的心里少了患得患失,作出了一个选择。

“芈熊霸前辈,后辈叶阳无意之中,误打误撞进到你的陵墓,惊扰了你老人家,还望前辈多多包涵。既然机关已破,晚辈斗胆帮助前辈保护好这些金银财宝,届时将资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叶阳跪在芈熊霸的玉棺之前,严肃的说着,然后虔诚的行了三跪九叩之礼。

心念一动,叶阳便将墓室里面所有的金银财宝青铜器以及金丝楠木大箱子都移到空间。完成这一切,叶阳心里有些犹豫要不要打开石坛上面的玉棺看看。

之前,叶阳感应到玉棺里面有些气机在涌动,微微的透出一丝杀气。当然,叶阳不会就这样认为是玉棺里面还有活人,而是觉得玉棺里面应该有着一把杀气很重的利剑,历经千年而不衰。

直到现在,叶阳的手中也没有一把称心如意的武器,对于古剑,叶阳很是仰慕。特别是知道华夏有十大名剑,诸如承影剑、纯钧剑、鱼肠剑,七星龙渊剑、莫邪干将、泰阿剑、赤霄剑、湛卢剑、轩辕剑,甚至于铸剑祖师欧冶子和干将,叶阳都已经耳熟能详了。

只是叶阳没有想到,好运就这么快降临在自己的头上。

将龙袍和龙冠收入空间,叶阳打量了一眼玉棺,灵识重新释放进去,感应里面是否还有什么机关等等致人非命的东西。

玉棺的顶盖,大约有十公分厚,重约两百斤左右,在叶阳双掌缓缓的推动之下,渐渐的移至一边。

抬眼一望,叶阳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里面怎么没有人呢?

既然芈熊霸言明自己葬在这里面,应该不会有错的。但死不见尸,这显然太过诡异了,叶阳不由得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因为叶阳除了剑气之外,竟然没能感应到任何一丝其他的气机在墓室里面,这才是最要命最恐怖的事情。

叶阳想起盗墓笔记小说里面的点点滴滴描述,头皮都炸了起来,灵识发挥至极致,如若遇到一丝危险,就立即闪进空间里面。叶阳从来不认为自己获得空间的灵气之后,就能天下无敌,无所不能。相反,以人类的渺小,这个世界上,实在还有太多的光怪离陆的现象是人类无法解释得了的。

墓室里面很静很静,静得令人碜得慌,叶阳大气也不敢喘一口,耳朵竖了起来,就连自己的心跳声都清晰可闻。半响,还是没有一丝异动,叶阳这才将悬着的心放进肚子里。

“我刚才是不是在吓自己呢?”

瞬间,叶阳想到这个可能,自我安慰的忖道。

“芈熊霸喜欢练武,是不是羽化升仙了呢?”

想到竹简里面对芈熊霸的记载,叶阳的心里又闪出一个可能。

叶阳再次壮着胆子,定神看向玉棺里面的情况。玉棺里面只有三个玉匣子,一个长约一米二十多十公分宽约二十公分,一个长约二十七八公分,宽十多公分,剩下的一个就比较大,呈正方形,大约有五十多公分左右,高约三十多公分。

不过,叶阳比较喜欢古剑,从第一眼开始,叶阳就打算拿出玉匣子里面的那把古剑,看看究竟是一把什么样的古剑,至今还带着残存的杀气。

将装着古剑的玉匣子从玉棺里面拿了出来,轻轻的揭去上面的玉质盖子,一柄紫黑色躺在玉匣红绸上的古剑立刻呈现在叶阳的眼前。整柄古剑长约一米一十多公分,把手约二十公分的长度,剑身大概有九十多公分左右,剑身宽约四指,厚约一指节,中间有一条一指宽的凹槽,不是很深,中间刻着紫电剑三个大字,下面题留着“欧冶子大成自配”七个字,剑身的两边都刻着回旋纹,两边的刃略微向内弧,直到剑尖末端四五公分的地方凸起再慢慢的收起,最后成尖圆状。

整柄剑古朴浑厚,韵味悠长。虽然经过两千多年,但紫电剑还是通体泛着紫黑的光泽,刃上锋利的寒气让人感应到它的杀气还在。

紫电剑大约重五十多斤,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所打造,叶阳越看越爱不释手,横剑在前,一指屈曲弹向剑身,一声清脆的龙吟迸发而出,经久不息,在墓室里面回荡。

叶阳自是不知,紫电剑乃欧冶子从一已经熄灭的火山口寒潭中所得紫铁,足足煅烧了两年才化成铁水,铸成剑形,再经过三年的打磨才成。

“好剑!”

单从声音来判断,叶阳就感觉紫电剑的不凡,情不自禁的发出赞叹道。特别是剑身上面的题留,让叶阳如获至宝,没有比得到欧冶子铸剑祖师铸造的一把神器更加令人兴奋的事情。

上学的时候,叶阳就读过干宝《搜神记》中的《干将莫邪》一文,对于欧冶子这个铸剑祖师所铸造的神剑神往已久,今天得偿夙愿,叶阳心里好像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

世所皆知,欧冶子一生铸剑无数,最有名的天下第一剑湛卢剑是他所造,十大名剑之中有五把出自他的手,还有工布、巨阙、胜邪声名虽有不及,总比紫电剑默默无闻玉珠蒙尘好多了。即使如此,叶阳也是心满意足。

握着剑柄,叶阳尝试着贯注了一丝丝的内劲,顷刻间,剑身发出了愉悦的欢鸣,紫色的剑芒绽放而出,将墓室都照成了紫色。紧接着,叶阳加大了内气的贯注,剑芒似乎带着灵xing从剑刃上“噌”的一声增长了两尺有余。

剑刃朝着石坛的一角挥了下去,石坛的一角应声而裂开,石块被剑气激荡得飞溅而出。再次扯了一根头发,轻轻的吹向剑刃,只见发丝落在剑刃上就断为两截。

“好剑!”

叶阳激动得忍不住再发出赞叹道。碎金裂石,削铁如泥,吹毛断发,古人的精湛工艺让叶阳由衷佩服,即使是现在的科技日新月异,也不一定能够造出这么精湛锋利的利剑来。

“可惜,如果再有一本剑谱就好了,那我就可以痛快淋漓的舞一套剑法了。”

叶阳扬着紫电剑,上下打量着,怎么看都不够,美中不足的感概道。

有剑而无剑法,对于叶阳来说,无疑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就像有宝马小车而不会驾驶一样,只有干瞪眼的份。叶阳不同于那些收藏家看重的是古剑的历史和技艺价值,而不是它的用处。虽然现在不复古时征战不断,已经没有“十里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那种情怀,但剑法和剑的传承,也是华夏文明的一种流传和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