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20章 龙墓七之夜明冰玉

第二十章 龙墓七之夜明冰玉

觉得玉棺摆在这里,便宜了后面的盗墓贼,所以叶阳略微考虑了一下,就将玉棺收入空间。

只是,没有发现芈熊霸和褒氏的尸体,这让叶阳觉得很奇怪。

很简单,花了这么大的工程挖了这样一座龙墓,陪葬了无数的金银财宝,墓主突然之间消失得干干净净,恐怕没有神话说得那么离谱。叶阳隐隐的抓住了某些东西,却一闪而过,不得要领。

再次抬眼四顾,然后微微的闭上眼睛,让自己的身心尽量的放松,进入空灵的状态,叶阳将灵识发挥至极限。随着叶阳的灵识散发出去,很快就有了回应。从墓室的底下,叶阳感应到另外一个空间的存在。之前,叶阳只是将灵识按照潜意识的思维横向散发,以为墓室里面还有侧室,没有想到墓主棋高一着,设计了一个墓中之墓,可见墓主的心思缜密,非常人所能理解。

很快,叶阳的灵识触摸到机关和入口的地方,就在自己站的石坛上。叶阳从石坛侧边找到一个已经石坛颜色混为一体的机关,那是一块巴掌大的石头,镶嵌在石坛的侧边,颜色和石头无异,如果叶阳没有运用他的灵识,恐怕也发现不了这个秘密。按照一般盗墓贼的思维,将墓室掠夺一空就会离开,显然墓主将这些情况一步步都揣摩透了。

“天才!”

叶阳也不禁被墓主人的逆向思维所折服,惊叹道。

“芈熊霸前辈,晚辈叶阳无意破坏你们的安宁,只是出于景仰之心想瞻观一下你们的英姿,叨扰了!”

突然,叶阳再次跪了下来,行了三跪九叩之大礼。

然后,叶阳便将机关往里面一推,登时,整个墓室都开始颤动起来,底下的机关发出沉重的响声,石坛慢慢的往下沉,约莫过了十多分钟,石坛才沉到底,露出一个三四米宽的黑乎乎的洞口和石梯。

叶阳没有急着下去,下面的墓室密封了两千多年,空气只怕充满了有毒物质。况且,叶阳也是担心下面隐藏着机关陷进,术业有专攻,叶阳不是专业的盗墓贼,而是纯粹意外进到这里面来的。

用小手电筒在洞口观察了一会儿,叶阳也看不出一个大概,所以叶阳也不敢贸贸然的跑进去。因为墓主实在太过妖孽,设计的一些机关让叶阳感觉不出它的危险。临走之前,叶阳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不忘将洞壁上所有的夜明珠收入囊中。搬来一块石锁,叶阳将它滚向石梯下面,发现没有什么箭矢和陷进,然后就跟随在石锁的后面。

石梯很长,叶阳走了一多分钟左右才到底,接着是一条三米多宽的通道。通道很干爽,丝毫没有一点潮湿,这是叶阳没有意料到的。不论是在小说里面还是在一些考古新闻里,绝大部分的墓室都有被水侵浸,湿漉漉的,里面的陪葬品虽然没有腐烂,看上去保存很好,但在叶阳的眼里也是差不多毁掉了。

七弯八拐,叶阳渐渐的感到自己往着山体下面走着。如果不是叶阳有非同常人的灵识,也只怕和大多数人一样产生一种错觉,以为自己只是在山洞里绕着走而已。

走了十多分钟,里面的空间突然扩展开朗,是一处一千多平方米的天然溶洞,在溶洞中央的一根一米多高的石笋上,赫然摆着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发出如月般的柔和光线,在夜明珠的照耀下,四周神态不一的石笋上的石英矿发出五光十色的光芒,绚丽多彩,就像梦幻中的仙境一样。溶洞里面堆满了一个个金丝楠木大箱子,叠在一起,就像一座座小山。

叶阳绕过金丝楠木大箱子,来到夜明珠前,视线所及,夜明珠的后面,是一个大石坛,石坛前面摆着一个圆圆的蒲团,石坛上是两具散发着柔和饿淡绿色光线的玉棺,而叶阳隐隐感觉到从玉棺上面冒出一丝丝的凉气。

玉棺很大,高约一米二十公分左右,宽约一米出头,长度在两米左右,一副雕刻着凤凰,一副雕刻着一条龙。

看到此般景象,叶阳的心里惊骇莫名,犹如巨浪翻腾,身体也是微微颤抖起来。

一切都出人意料之外,叶阳做梦也想不到这个芈熊霸如此的能耐,不知从哪里弄到传说中的夜明冰玉,而且还用夜明冰玉凿成了两副龙凤棺。

摇了摇头,叶阳努力的将乱七八糟的思绪驱散,这次想起此番的目的。

叶阳一脸肃穆的来到那张蒲团前,跪了下去,尊尊敬敬的重重的行了三跪九叩大礼。

“嗤!”

蒲团前面的一块陷了进去,顷刻之间弹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来。

双手虔诚的捧起盒子,叶阳打开来一看,是一张牛皮纸画的详详细细的机关图。由于历经了两千多年,牛皮纸已经变成泥土色,不过质量还很好,韧劲十足。但是,牛皮纸上面的字引起了叶阳的注意。

“来吾后辈,兹能得此机关阵图,可证善德,或因误闯,本王不究。汝若贪婪,起金破棺,则生机断绝,困死此地,与孤同穴。今获善缘,可起财宝,留下吾棺,按图索骥,重出生天,楚共王三子芈熊霸携妃褒氏顿首。。。”

叶阳越看越是心惊胆战,冷汗狂冒,刚才好在他没有擅自翻动那些大箱子,也没有贸贸然的走上大石坛去瞻仰芈熊霸和褒氏的遗容,而是做足了礼数,给予足够的尊重,否则自寻了一条死路。

叶阳更加不知道的是,如果他贸贸然的走上大石坛,加重了大石坛的重量的后果就是锁住了蒲团前面的机关,那只盒子永远都不可能出现了,同时也关闭了整个溶洞里面的出口机关。

不得不说叶阳大意了,从进入洞口开始,一路畅通无阻,没有遇到什么机关陷进的危险,叶阳便放松了警惕,以为墓主自负到不会有人会发现开启洞口的机关,所以一路上没有布置各种各样的机关陷进,至少在看到牛皮纸之前,叶阳是这样认为的。

诚然,叶阳的运气也是好得逆天,误打误撞之下,获得了机关图,可谓福缘深厚,也就是所谓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奇缘奇遇不断,傻人有傻福。

紧接着,叶阳仔细看了机关图,里面讲到“入内后断,一往无前。。。”指的是从虎踞进入墓室,后面的退路便关死,只能一直从龙盘而出,但一路上还是机关重重,非有大机缘大智慧之人无法通过。这是上层墓室的机关图,下面这里的就简单多了,只有一条只能容下两人通过的通道通往外面的山谷,洞口十分隐秘,就在山谷里面的一个很深的寒潭里面。寻常人落入寒潭只有冻僵的份,根本就很难进到这个真正的墓室,更不用说运走里面的财宝,不沉尸寒潭水底算是大命了。

“多谢前辈的指点!晚辈自当铭记五内!”

叶阳再次跪在蒲团上面,再行三跪九叩的大礼,沉声说道。

“嗤!”

又一声响起,弹出了一个很小的玉匣,上面刻着“驱寒丹”三字。

打开一看,一阵淡淡的清香弥漫四散,沁人心扉,驱寒丹上面留了一个帛布条,写着:“若出寒潭,必服此丹。”

虽然叶阳相信以自己的能力可以从寒潭安然无恙的出去,但对芈熊霸的心思缜密更加佩服得五体投地。

夜明冰玉质寒如冰,是保存尸体的绝佳材料,传说秦始皇悬赏万金以求,都未能以愿。叶阳站在龙棺和凤棺中间,看着里面的两具遗体,身穿龙袍的芈熊霸依旧保存着生前英明神武的模样,和凤冠凤袍的褒氏倾国倾城的绝美之姿,依旧栩栩如生,仿佛是睡着了一样。

叶阳不想惊动这两人的魂魄,轻轻的退了下来,将装满财宝的金丝楠木大箱子移入空间,叶阳再次回头看了看夜明珠下的夜明冰玉棺,丝毫没有获得富可敌国的财宝后的兴奋,带着一丝怅然离去,背后传来的是一阵阵关闭机关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