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23章 怪病

第二十三章 怪病

推荐票这么少,泪奔啊!各位大大们,还请高抬贵手,在阅读的同时,轻轻的点一点推荐,谢谢!

“阿松,听说你家里来了客人,我特意过来看看。”

叶阳刚想问清楚情况,竹楼前面就传来一个声音说道。抬眼望去,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往竹楼上面走来。

“村长你来了?”

正在竹楼里面帮忙的阿松,人还没有到,声音就已经传出。

眨眼间,阿松从房间里热情的迎了出来。

“村长,这位是从外面进山旅游的客人,叫叶阳,在山里迷路了,半道上碰到我,这才带回咱们楠竹寨。”

阿松担心村长以为叶阳是什么坏人,这才急着解释说道。

“叶先生,你好!欢迎你来到咱们楠竹寨。”

楠竹寨不大人也不多,得一百来号人吧。能做到村长的到底是见多识广的人,这个时候专门独自进山玩的人,都是有一点小钱和时间以及身手都不错的人,虽然叶阳的胡子有半寸长,但人长得眉清目秀,一脸淡定,不像是坏人,所以,村长一眼就能看出叶阳身上的不凡来,因而才这么热情。

叶阳连忙从竹椅上站了起来,热情的回握,彬彬有礼的微笑着说道:“村长你好,我就一个闲人,随便到处走走。”

说完,叶阳从兜里掏出一包香烟,分别递给村长和阿松一支,并给他们点上火。

村长美滋滋的吸着香烟,深深的吸了几大口,缓缓的吐出烟雾之后,眉头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紧接着,好像正在做出某种为难的决定似的,咬了咬牙说道:“叶先生,你在经常在外面走来走去,一定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阿松家里的大女儿病得只剩下一口气吊着命,在十里八乡的医生都请遍了,就是没有一个能够治好大妹的病,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你是大妹的贵人似的,所以就冒昧斗胆开口相求了。”

其实,村长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来问叶阳的,尽人事看天意,是死是活看大妹的运气。

“怪不得二妹阿弟没有上学读书,这么懂事,原来是大妹病了。”

瞬间,叶阳想到木果果和木子龙都没有读书的原因了,都是苦孩子呀。

“不知道大妹得的是什么病?”

叶阳一下子好奇起来,没有直接回答村长的话,而是反问道。

如果在这之前,叶阳不敢说有十分把握治好大妹的病,但有了空间泉水这种能够起死回生的东西之后,叶阳的心里也有了一个底。

而且,叶阳的爷爷叶继善是叶家村甚至是整个李镇最有名的医生,祖祖辈辈行医,传到了他这已经有二十五世了。叶阳志向远大,一直想在外面有了一番作为之后才回家接班,但并没有放下对医学的研究,平时耳睹目染,也学到不少的本事。

“是一种怪病,十里八乡的医生都看不出来,大妹整个人肚子都涨得鼓鼓的,刚开始我们都以为大妹是被别人糟蹋的,后来医生过来把脉说不是,也不是胀气所造成的,里面就像长了什么东西一样,身子也十分虚弱,瘦得皮包骨,估计也拖不了多久。”

阿松的心情很沉重,语气充满了绝望,并不相信一样能够有办法治好大妹的疑难杂症,现在提起来,不过是多一个人知道罢了。说到触景伤情处,这个五尺高的山里汉子泪眼婆娑,蹲在地上,抹着双眼,竟然嚎啕大哭起来,直让叶阳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想将他拉起来,心又想让他好好发泄一番,毕竟憋屈了这么久,一个山里汉子支撑着怎么一个家庭也不容易,压力可想而知,达到了临界点,怕耽搁久了熬成病,应该是时候发泄出来。连带着后面的二妹和阿弟都情不自禁的哭起来,哭得一塌糊涂。

“松哥,别哭了,还是先带我去看看。”

叶阳深知山里人的苦楚,稍顷,压下心里的动容,这才不动声色的安慰道。心里却是十分奇怪这大妹的病情,但家传深厚的他不会轻易从别人的几句简单描述就草率的做出判断。作为一个医生,望闻问切都是必不可少的程序,叶阳并不像那些露两手来博取信任的游医肤浅的自我炫耀一样,做出那贻笑大方的愚蠢举动。

“叶先生,让你见笑了。”

阿松止住了哭,站了起来,粗裂的大手往脸上一挒就抹干了眼泪和鼻涕,耸着鼻子,尴尬的咧着嘴说道。

“松哥,这是人之常情,没什么大不了的。”

叶阳倒不是认为阿松是一个爱哭鼻子的人,而是一个至情至xing有血有肉的率直汉子,虽然是山里人,不怎么善于表达,却有真情流露的一面。

但在村长的眼里,却是闪过一抹亮彩,他从此叶阳沉稳的气度上看出了一丝的希望。以前,经他的手请来的医生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但一个个都是在吹嘘自己的医术有多高明,怎么怎么了得,一见到大妹那个样子就开始束手无策,吞吞吐吐的变成哑巴了。但叶阳明显和他见过的医生很不一样,而是要求见过病人再说,这种举动一下子就赢得了他的好感。

大妹住在竹楼最后的一间房,竹门一开,里面的光线很弱,没有开窗户,一阵阵药味在空气中弥漫着,还带着一股股特别的奇臭味,刺鼻难闻,十分呛人,普通人就连一秒钟都不想待在这里面。

“松哥,为什么不将窗户打开,让新鲜的空气进来?”

虽然叶阳清楚有些病人不能吹风,但总不能闷在屋里,这样对病情更加不利,所以才问道。

“叶先生,不行啊,大妹不能见到光,一见到光病情就变得更加严重。”

阿松也是知道屋里臭哄哄的,早就想打开窗户流通流通空气,但尝试过一次,看到大妹痛得死去活来的,便不敢造次了。看到叶阳并没有捂着鼻子,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阿松的心里早就想痛哭一番了。

此时,叶阳的心里立刻闪过一个大胆的判断,但需要再仔细了解之后再做出结论。

“大妹,我请了一个医生过来帮你看看。”

阿松走了过去,掀开被子的一角,大妹的头才露出来,看到大妹的模样,阿松的眼泪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抽噎着说道。

“阿爸,你怎么去请医生过来了,我都说不用看了,我的病我清楚,没得治了,你还是留下一点钱给二妹和阿弟读书吧。”

大妹喘着粗气,伸出手抓着被子,断断续续的,挣扎着,眼泪就像溪流一样奔腾而出,十分吃力的激动说道。就连后面的村长见了也是一阵感动,也不由得觉得大妹这孩子孝顺,就是命苦了点。

近前,叶阳看到大妹的模样,也不由得大吃一惊。只见大妹的双眼空洞无神,很深很深,露出两个眼窝窝,就像骷髅洞似的,脸色非常蜡黄,没有一点血色和神采,手指干瘪得剩下一层皮肤包裹着,头发枯灰,没有一点光泽,整个人非常虚弱,就像一个活脱脱的活死人一样,仅存着一丝不屈的意志来作出反应。叶阳估摸着,大妹整个人恐怕不到四十斤的体重,绝对是瘦得皮包骨了。

同时,叶阳也为大妹宁愿牺牲自己来成全别人的情操所感动,心生出一种必须治好大妹的病之感来。

“大妹,你放心,我治病不用钱的,绝对说话算话。”

观察到大妹一些病情,叶阳的心里又多了几分依据,于是郑重其事的安慰着大妹说道。给病人一个希望会对治疗的效果更好,配合也相对容易一些。

“大哥哥,真的不用钱吗?”

一丝惊喜掠过,大妹无神的双眼突然多了一丝光芒,努力挤出一丝笑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说道。

不是大妹的担心是多余的,仅仅是二妹和阿弟没有继续读书的事情就瞒不过她的眼睛,家里实在是穷怕了,她不想阿爸阿妈再为她的病cao心,如果阿爸再拿出钱来治疗她的病,她宁愿死了划算。

叶阳的眼眶弥漫着一层雾气,几乎想哭出来,心里感叹着,心地多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啊!继而沉重的点了点头,算是对大妹的回答。

“能不能打开给我看看?”

叶阳清澈的双眼真诚的望着大妹,没有一点做作,轻轻的问道。

看到叶阳不同于以前所有的医生,一进来就提出要多少钱多少钱的,大妹的心里生出了一种希望,吃力的掀开被子,揭高了衣服,露出那个鼓鼓的就像小钢锅般大的肚皮,就像是怀孕了十月一样,紫色的静脉清晰可见。肚皮里面好像有东西在钻动着,一起一伏的,大妹开始变得难受起来,豆粒大的汗珠湿透了全身,咬着牙关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

叶阳先是把了大妹的脉,再仔细的看了看鼓起的肚皮,一拱一拱的,伸指弹了几下,是实心的“噗噗”响声,显然里面存在着别的生物,再次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大妹,你有没有碰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奇怪的动物?”

叶阳沉吟了一会儿,问道,觉得这样打开思路比较容易找到病因。接着,叶阳拿起旁边的手巾,温柔的擦着大妹额上的冷汗。

阿松和村长也被叶阳的问题绕晕了,生病就是生病,和怪人怪物有关系吗?

“奇怪的事情。。。动物。。。?”

大妹的样子比刚才虚弱了许多,但凭着一丝意志没有放弃,晃动着那双空洞洞无神的眼睛,陷入了沉思,呢喃的自言自语道。

叶阳也没有打扰,大妹的身体已经差不多快要垮了,急不来的,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等待大妹回想出原因来。

“大哥哥,我想起来了。”

突然,大妹大声的说道。这对于一个病入膏肓的女孩子来说,这种反应非常难得。

“哦?给大哥哥说说,或许大哥哥就能找到答案了。”

大妹的说话就像一道曙光,让叶阳的心里充满希望,叶阳鼓励着说道。

“大哥哥,是这样的,有一天早上,我到镇上上学的时候,由于起早了,就一个人打着火把下山,半路上见过一个怪人,穿着烂烂的黑衣服,身上好多的虫子在动来动去的,后面还跟着好多好多的蛇和蜘蛛,当时,那个怪人看着我,那双眼睛就像鬼眼一样,好恐怖哦,我都被吓破胆子,一动都不敢动。后来见他没有理会我,我就跑了,后来,我的肚子就鼓了起来,慢慢的病成这样子了。”

大妹一口气说出原因,苍白的脸上泛起一层潮红,显然是用力过度的原因,不停的咳嗽着,还带着一丝残存的惧意,显然当时的情形给她留下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

“大妹,你还记得那种虫子是什么样子的吗?”

虽然知道了病因,是一种蛊虫,具体是什么蛊虫,叶阳还得继续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