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26章 客到

第二十六章 客到

新书上传,请各位大大们猛既推荐票,谢谢!十四少在这里给各位鞠躬了!

“大哥哥,我木果果说话算数,你现在治好了我姐的病,等我长大之后,一定嫁给你!”

木果果突然跑到叶阳的跟前,跪了下来,一边恭恭敬敬的磕着头,一边一本正经的说道。目光之中充满了坚毅和自信,还有狂热的崇拜。

“咳。。。咳。。。”

叶阳被木果果的说话雷得不轻,不停的咳嗽着,几乎说不出话来。这个木果果实在太过实心眼了,自己都自动忽略不提,她却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大声囔囔,叶阳纵是脸皮够厚,都被她搞得尴尬脸红不已,这才是十一二岁的小孩子,这算哪跟哪啊?

“二妹,一边去!”

阿松虽然憨厚木讷,但人并不笨,一下子看出叶阳的尴尬,自己的脸上也是一阵发热臊红,连忙对二妹呼喝道。

“阿松,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现在最重要的是叶先生治好了大妹,叶先生辛苦了一场,想必也饿了,咱们得弄一顿好吃的来感谢叶先生,我先回去通知一下大家,再让你婶子抓几只鸡过来,大妹病了这么久,该好好补补了。”

村长眼见叶阳手到病除,打心眼从心里欢喜,便一心想通知楠竹寨的乡亲们,顺便让大家支持一下阿松,毕竟大妹病了这么久,所有值钱的都被挥霍得一穷二白,叶阳顺回来的东西村长也没脸让阿松做来招呼叶阳,否则会让叶阳认为楠竹寨的人太过没人情味了。

而且,木果果的说话村长觉得话糙理不糙,虽然木果果年纪尚小,但如果楠竹寨多了叶阳这样一个毛脚女婿,楠竹寨便不用担心会受到蛊师的报复了,对于苗蛊的残忍,村长比任何一个楠竹寨的如果仅仅清楚,这也是村长没有出言反对装聋作哑的原因。虽然楠竹寨也是苗家人,相对于那些苗蛊一族相形见拙多了,就像一头头等着挨宰的绵羊。

村长的说话缓和了木果果刚才的尴尬,木果果闹着一个大红脸跑出去帮忙了,而木诗诗虽然闭着眼睛,却是陷入妹妹刚才的一番说话里面,苗家的女孩子敢爱敢恨,人也早熟,木诗诗虽然只有十五六岁的年纪,却也是情窦初开的季节,隐隐约约的明白其中的含义。但这一切都只能闷在心里,大病初愈的木诗诗明白,自己配不上叶阳这个无所不能的大哥哥。算了,自己以后如果有机会,就好好读书,算是报答大哥哥的救命之恩。

“村长,我立刻去办。”

阿松刚才开心得找不到北,被村长的一番话点醒,立马轻手轻脚的笑着说道。

楠竹寨一番热闹自是不在话下,叶阳算是见识了山里人的热情,被灌了一肚子酒扶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的叶阳晕乎乎的进到空间,喝了一把空间泉水,浑身的酒气才被解除。但冷静下来的叶阳,并没有其他人那么轻松。根据爷爷所讲,通常养蛊之人都有自己的本命蛊,虽然叶阳认为钻地蟥蛊并不是本命蛊,但并不妨碍对方已经知道钻地蟥蛊已经被别人除掉,肯定会亲自过来查个水落石出的,不是今夜就是在明天晚上,到时楠竹寨的危险不言而喻。

“我该怎么办呢?”

一方面是来自蛊师的报复,还不知对方的底细,一方面是楠竹寨一百多号人的xing命攸关,叶阳坐在空间里面的地上,在心里问道。

“拼了!我叶阳不是见死不救的人!”

叶阳咬了咬牙,脸上一副狰狞,双眼射出狠厉的冷芒,攥紧了双拳,沉声说道。

摸起紫电剑,叶阳尝试着喂了一些空间泉水,很快紫电剑的剑身便闪出一道幽异的弧芒,竟然发出一声声欢快而又低沉的龙吟,仿佛心有灵犀似的多了一丝灵xing,和叶阳产生一种共鸣而颤动。

一个残影移步,瞬间叶阳便来到空间一处的空地。随着紫电剑通身的颤动,叶阳浑身的血气被调动起来,心里有一种使用紫电剑将残剑剑法畅快淋漓的演绎出来的感觉。

“呔!”

叶阳暴喝一声,一道剑芒如虹从紫电剑剑身上暴涨而出,透射出炽盛的光芒,使人目不能直视,弥漫着整个空间,仿佛就像白昼一般,带起一阵阵猛烈的罡风,剑气激荡,交织成一团,将叶阳整个人都笼罩在剑气炽盛光芒里面。

弧光中,叶阳心念剑诀,灵台空灵一片,没有一丝的杂念,动作好像十分的笨拙,一招一式很是沉重的样子,又不像是招式,却带起漫天的剑气,人和整柄紫电剑已经融为浑然一体,而紫电剑的龙吟却是越来越愉悦,越来越响,越锐利越急促,幻化成一条紫色的电龙,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杀气,随着剑意若隐若现灵活的游动着,整个空间在剑气的激荡之下都为之震颤。

仅仅是那些令人颤栗的杀气,就能惊退很多武功高手。如果被那些武功高手看到这个情景,就不会轻易的敢来招惹叶阳了。

就算是当年的芈熊霸看到这个情景,也不敢称自己达到叶阳的这个境界。

因为叶阳得到空间灵气的滋养,身体里面的杂质早已被清除,加上灵识和紫电剑的剑魂合二为一,心意相通,几乎可以以意御剑。不过,叶阳的火候还有一点欠缺,加上劲气不够深厚。即使以意御剑也坚持不了多久,搞不好还可能遭到反噬,抽空内气,沦为走火入魔。

一遍残剑剑法演绎下来,叶阳一番畅快汗漓,心里对于残剑剑法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古人所谓的人剑合一在叶阳眼里也不过如此。

然而,在叶阳眼里不过如此的人剑合一,大多数人就算是追求了一辈子都摸不到边缘,如果叶阳说出来只有呛死人埋汰别人的份,这个叶阳不得而知。

凌晨,楠竹寨的周围还弥漫在缭绕的雾霭之中,凝聚成滴的露珠如同沐浴着所有的山林一样,绿叶苍翠新嫩的萌发着生机,在夜幕中默默的吸取着养分,拼命自己的生长。

人迹罕至的山路上,两个单薄的身影正在鬼鬼祟祟的朝着楠竹寨奔来。

“师妹,还要多久才能到啊?我都累死了!”

一个中年人最先耐不住长途跋涉,看着群山峻岭望不到头,额上冒汗喘着粗气,满嘴牢骚的说道。

“师哥,就在前面不远了,一个大男人啰里啰嗦的丢不丢人。”

明丽妩媚带着成熟风韵的妇*女白了一眼,心里有些不满意,本来就不想和这个人一起来的,只是碍于情分,银牙暗咬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师妹,别逗了,刚才你就说不远了,望山跑死马,结果我都走到满脚冒泡还没有到。”

中年男子不停的抱怨着说道,显然对于这个回答不太满意。

正在领悟残剑精义的叶阳,对于远方的客人到访似有所感,立刻停止了打坐,从空间里面走了出来。推开窗户,纵身一个弹跳,一缕幽影立刻无声无息的没入黑夜之中。叶阳身驰电掣宛若幽灵般在丛林间挪腾闪躲,仅是一两分钟时间,就到了那两个不速之客的旁边。

两个黑影大约高一米六七左右,显得非常小心和警惕,不知是否是夜路走得多吃亏的缘故,贼头贼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