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31章 剑杀

第三十一章 剑杀

叶阳掂了掂,还是觉得黑芒匕首的分量不够,应该使用紫电剑比较好。

这两个蛊人几乎是刀枪不入,黑芒匕首太短了,正所谓:“一寸短一寸险,一寸长一寸强。”加上之前由于已经配合紫电剑练过残剑剑法,总体来说,黑芒匕首远不如紫电剑让人觉得安全。

一股内力被贯注进入紫电剑,紧接着紫电剑仿如重新焕发了生命似的,绽放出一道道紫色的弧芒,剑气逼人,直冲霄汉,掀起一阵阵的罡风,罕有的让两个蛊人见了,浑身竟然不寒而栗的颤抖着,绿眼带着丝丝的惧意。

是的,蛊人眼里显示出来的是惧意,叶阳觉得自己没有看错。

“一定是惊世骇俗的剑气让蛊虫感到了危险,才产生畏惧,否则以这两个蛊人的强横,不会流露出这种表情来的。”

叶阳若有所思的看了蛊人一眼,心若明镜的忖道。

“呔!”

叶阳暴喝一声,残影身法一展而出,一个挪腾跳跃,幽灵般的逼近男子蛊人,紫电剑直刺他的心脏。男子蛊人骇然的瞪大了双眼,前臂下意识的格开了叶阳刺来的一剑,身影顷刻暴退在十余米开外,身躯却是哆嗦着颤动不已。蛊人虽然是被硬生生炼制出来的,但自主意识在亦人亦蛊之间,能察觉到危险的降临。

然而,叶阳没有刻意的去追击男子蛊人,凌空当中剑势乍回,朝着少*妇蛊人的脖子划过。

隐藏在背后的那个人,感知到危险的降临,陨笛声转而一变,变得如同狂风骤雨般的急啸,少*妇蛊人僵直的躯体突然瘫软的倒在地上,接着如同滚地葫芦般的打滚,瞬间化解了叶阳的攻击。

这一切发生的变化都是在电光石火间完成,叶阳原本信心满满的,以为可以将少*妇蛊人绝杀,但事与愿违,错过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相反,男子蛊人看到少*妇命悬一线,黑色的脸庞也是一阵剧变和惊恐,毫不犹豫的朝着叶阳扑了过来。

少*妇在男子蛊人潜意识里是个一直非常喜欢和愿用自己生命保护的人,因此才抱着不惜牺牲自己想法来救援。

听风辨物加上叶阳的灵识奥妙,让叶阳很快就察觉到男子蛊人的到来。当下整个人诡异的侧着身体三百六十度的连环旋转,手中的紫电剑直刺男子蛊人的要害—--眼睛。

“嗤!”

男子蛊人也是没有想到叶阳的这一招来的那么刁钻那么突然,想躲开的时已然反应不及,眼睁睁的看着剑尖刺入自己的眼睛。

叶阳的动作动若脱兔,迅若雷霆,即使是隐藏在背后的那个人也是爱莫能助,望洋兴叹。不过,这个损失太大了,从而让他的心里产生一丝的愠怒。

刺痛让男子蛊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吼,眼睛虽然被手捂着,但绿色的**还是汩汩的流个不停,延散在男子蛊人扭曲得不能再扭曲的脸上,显得格外的阴森恐怖。

一招得手,叶阳的心里闪过一丝丝的兴奋,但却没有一点自得意满,这才是万里长征第一步,眼前的两个蛊人未死,隐藏在背后的祸患还没有消除,都让叶阳寝食难安。

“不行!必须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否则就算是到天亮也解决不了他们。”

叶阳暗暗的在心里忖道。现在隐藏在背后的那个人暂时还没有那楠竹寨的人来胁迫叶阳的意向,但叶阳不得不预防他狗急跳墙的万一。

“怎么才能灭掉这两个蛊人呢?。。。哦,对了,眼睛、喉咙、耳朵都是他们的弱点。”

沉思中的叶阳突然眼前一亮,兴奋得几乎叫出声来。

陨笛声依然响着,蛊人在声音的敦促之下,渐渐的从慌乱中勉强镇定下来,但依然改变不了他们对叶阳的畏惧。

横剑在手,在内力的贯注之下,紫电剑发出一声声欢愉的龙吟啸鸣,弧光呈现出一缕缕紫色的剑芒,带着凌厉的杀气暴涨了三尺。

“锵。。。”

随着叶阳的凌空跃起,紫电剑一抖,一声剑鸣催发出来。强横无比的剑气伴随着泰山压顶般的气势劈向男子蛊人,趁你病要你命,叶阳不会对一个浑身都是蛊毒的人心怀仁慈手下留情的。

男子蛊人瞎了一只眼睛,还在痛苦当中挣扎着,自然不会留意到叶阳出其不意的攻其不备。眼看着男子蛊人就要死在叶阳的紫电剑下,少*妇蛊人匆忙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如同炮弹般撞向了男子蛊人。

虽然之前她非常讨厌男子蛊人,但刚刚经历了一番生死危难之后,潜意识的认为对方和自己自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人。

“嘭!”

男子蛊人和少*妇蛊人双双的撞飞出去,从叶阳的紫电剑下死里逃生。

“我勒戈壁的!等老子收拾这两个蛊人之后,再慢慢收拾你!”

眼看着就要得手,隐藏在背后的那个家伙居然指示少*妇蛊人相救,导致功败垂成,气得叶阳直想跺脚。

不过,叶阳有并没有因此而停止自己的动作。九成的劲道被贯注于紫电剑,手上的紫电剑连连的挽出一朵朵绚丽的剑花,连同剑气一起暴射而出,袭向还在地上打滚的男子蛊人。

“嗤嗤。。。”

数道剑气划在男子蛊人的身上,留下一道道的伤痕,血肉模糊。

隐藏背后的那个人也受到了反噬似的,陨笛声一滞,隐隐之间失去了杀气。不过,很快对方就重新调整过来,陨笛声比之前更加疾厉。男子蛊人虽然受到重创,但在陨笛声的刺激之下,奇迹般的站了起来,好像比之前更加强悍了,对于叶阳紫电剑发出的凌厉剑气置若罔闻,步步紧迫过来。

叶阳立刻意识到对方可能是孤注一掷,想将自己抹杀在这里了。

不过,叶阳岂能让对方如意。在心里冷哼了一声,空间里面的黑芒匕首一念之间就出现在手里,剑身匕身交叉叠在一起,立刻摩擦出阵阵刺耳的杂音。顷刻之间,两个蛊人仿佛受到干扰似的,身形不由自主的晃了晃。

这一息之机很快就被叶阳捕捉到,残影身法立即施展至极致,化作一道幻影,须臾间已经接近男子蛊人,左手持着匕首,右手持着紫电剑,朝着男子蛊人的脖子绞杀过去。

“嗤!”

一颗血淋淋的头颅就这样被割了下来,带着令人作呕的绿色**和腥臭,还冒着一缕缕的黑烟在地上滚动着。

陨笛声也是在这个时候戛然而止,因为叶阳绝杀其中的一个蛊人让他受到反噬的同时,也让他受了一些伤。况且,男子蛊人之所以突然变得这么强横,就是被他唤醒了原本种在对方体内的其中一个本命蛊。

这个异常的情况很快让叶阳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心里紧张的同时,看着地上滚动着的头颅,叶阳一脚扫了过去,头颅被扫得离地而起,直接弹射至愣住了的少*妇蛊人的怀里。

而叶阳则是紧随其后,紫电剑隐在背后,紫色的剑气弥漫着剑身,杀气冲天。须臾,叶阳的紫电剑已经抹向少*妇蛊人的脖子。远在山里深处的那个家伙,还是感到了危险来临,吃惊的同时,连忙吹响了陨笛。

一切都晚了,此时叶阳的紫电剑已经划过少*妇蛊人的脖子,如同砍瓜切菜似的,一道绿液随着头颅的飞走喷溅而出,隐藏在背后的那个家伙嘴里也被反噬得渗出丝丝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