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62章 密道机关

第六十二章 密道机关

“小子,你别耍心眼,否则要你好看!”

狡龙拿着枪顶在叶阳的脑门上,凶巴巴的说道。

实际上狡龙很想和叶阳算账,若果不是叶阳他们挡住这里,否则他们也不会沦落到如此的地步,可以说是叶阳一手造成的,但现在不是时候,只能在嘴上占占便宜罢了。

被狡龙拿着枪顶在脑门上,叶阳的眼微不可察的跳了跳,心里已经将狡龙视为死人了。

“废话少说,要走便走,你不走我可就走了。”

叶阳虽然在他们的手里,却一点都不客气,反唇相讥道。与其忍让还不如我行我素,否则会被他们视为可以随便欺负的对象,这就是叶阳的xing格。

诸葛惊雷拉了拉狡龙的衣袖,打了一个眼色,狡龙这才冷哼了一声忍了下来。

“时间紧迫,还望这位兄弟不要计较,有劳这位兄弟了。”

诸葛惊雷看着年轻的叶阳,心里不太踏实,只是有求于他,只得客客气气的拱了拱手说道。

实际上,叶阳岂能不知他们师徒两个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这种小把戏只能迷惑那些不长大脑的人,但对叶阳来说,简直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走进地下室,下面的油灯灯昏火暗,带着一股陈年的腐味,里面不大,是四个相连着的房间大小般规模,都是用一米多长宽形状的暗灰花岗岩石砌成的,可能以前楠竹寨的乡亲们躲在里面的次数不少,到处都是熏黑的痕迹。

叶阳故意带着他们在里面转了几圈,然后径直来到尽头,然后回头对狡龙说道:“你找十八个人过来。”

这些毒贩虽然壮实,但跟热带雨林的生物特征一样,就像一个猴子,身体不是很重。所以,叶阳一口气看叫来十八个人,在他看来,他们加起来的重量勉勉强强吧。

“你要那么多人干嘛?”

狡龙本来就对叶阳有气,爱答不理的说道。

“待会你就知道。”

叶阳故弄玄虚的打着哑谜道。

闻言,狡龙就想当场揍叶阳一顿的,但诸葛惊雷哪里允许狡龙在这个时候胡闹呢?他已经看出,叶阳磨磨蹭蹭的,就是故意在拖延时间,他可不想被叶阳牵在鼻子走,打了一个眼色便制止了狡龙的冲动。

其实叶阳就是故意为之,为后面的特种部队争取时间的,哪知诸葛惊雷这个老东西已经看破他的用心,让他郁闷不已。

“这位兄弟,我们该怎么做,有劳了。”

诸葛惊雷彬彬有礼的说道。如果叶阳不是早已经知道诸葛惊雷的身份,没准还以为这个老家伙是一个正人君子呢。看来人不可貌相,古人诚不欺我也。

“你让他们都站到那个地方去,如果你们不想死的就快点。”

叶阳指着石室正中的一块1乘1米的花岗岩石,似笑非笑的说道。

“什么?!那地方才多大?!你让他们都站到那里去?”

狡龙不可置信的望着那个位置,以为叶阳是在戏弄他,顿时怒不可恕的斥问道。

实际上,狡龙从来就不相信叶阳说的鬼话,从一进到地下室开始,就以为叶阳是在故意拖延时间,等待援兵。

“这位兄弟,这。。。?”

诸葛惊雷也是一脸不相信的望了那个地方一眼,疑惑的对叶阳问道。

“呵呵,打开密道的方法我已经告诉你们了,你们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叶阳耸了耸肩,双手一摊,表示已经无能为力的说道。

实则上,叶阳还真是没有骗他们的意思。楠竹寨的祖辈在设计这个密道的机关时,也是煞费苦心。这个机关说白了就是需要两千斤的重量压在那块花岗岩石上,才能启动密道的机关。那个地方虽然小了点,但可以通过叠罗汉的方法来增加重量。

在整个地下室里面,任谁也想不到苗家的祖上居然会想出这种令人意想不到的办法来启动机关。

诸葛惊雷毕竟是一个见多识广的过来人,略微沉吟,就除揣摩到其中的奥妙,立即命令人站了上去。刚开始勉勉强强的站了四个人,再后来就挤不下了。那些毒贩眼巴巴的望着军师诸葛惊雷一眼,转而怨毒的瞪了叶阳一眼。

诸葛惊雷看着他们一个两个都笨得要死,登时气得浑身发抖,怒眼圆睁,几个耳光扇了过去,骂咧咧的道:“看你们笨的,不会手拉着手接结实了,然后再像叠罗汉一样的叠是去啊?!”

这些人打仗杀人吃喝*嫖*赌或许有一套,但对叠罗汉这种需要扎实基础技术马步的功夫可就勉强了。还没有爬上五六个人就将底下的人压垮了,成十人倒在一起,七零八落的,呻*吟着,好像摔得不轻,样子滑稽极了。

叶阳看在眼里,想笑又笑不出声来,只得抿着嘴旁观着。

看着这些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诸葛惊雷又怒又气,见到叶阳的神情,又如何不明白叶阳的心里是在看他们的笑话呢?一肚子火气都撒在那些毒贩的身上,不停的踢着他们骂道:“看你们一个个的熊样,给老子爬起来!”

紧接着,诸葛惊雷对门外的那些人一挥手,发狠的说道:“你们都过来,帮忙扶着他们叠上去,下面的人如果坚持不住,老子就一枪嘣了他!”

还在捏着大腿胳膊的几个家伙一听到军师的狠话,当即变得严肃起来,不敢矫情了,生怕被军师一枪嘣了杀鸡给猴看。

在诸葛惊雷杀气腾腾的威胁下,那些毒贩只能忍气吞声的按照命令来执行,一分钟功夫不到,十八个人就已经压了上去,但是机关却丝毫没有动静。

狡龙转过身来,双眼猩红的狠狠瞪了叶阳一眼,怒火冲天的威胁道:“小子!你是不是一直在骗我们?!”

“骗你们这帮傻瓜?完全没有必要!”

叶阳冷着脸说道。他最受不得别人的威胁的,如果他们好话好说,叶阳或许不会暗地里使那么多的绊子。但从狡龙一拿枪顶在他的脑门可是,叶阳说话都是说一半留一半,让他们干着急。

“这位兄弟,刚才小徒多有得罪,还请你不要放在心里,现在还请这位兄弟给我指点迷津要紧。”

诸葛惊雷的心里暗暗对狡龙不满意,本来狡龙也是一个非常冷静的人,但自从见到叶阳之后,就像吃了火药一样,处处针锋相对,仿佛天生就是仇人一样,加上叶阳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让诸葛惊雷颇费心思,大伤脑筋。

“其实不是我的方法出了问题,而是你们的人太瘦了,分量不够。”

叶阳冷哼了一声,冷着脸说道。如果不是诸葛惊雷这个老家伙见机行事,态度服软,他早就寻机会找茬了,哪里会这么轻易的告诉他实情。

“这位兄弟,多谢了!”

恍然大悟的诸葛惊雷,朝着叶阳拱了拱手,大喜过望的说道。

实际上他是当局者迷,而叶阳旁观者清,所以叶阳的一言惊醒梦中人,他才这么惠尔不实岸貌道然的示好叶阳。

“不必了!”

对于这种收买人心的小伎俩,对于那些毒贩来说可谓是如逢旱露,欣喜若狂,但对于叶阳来说,纯粹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接着,诸葛惊雷又命令两个人爬了上去,密道的机关顿时发出“咯咯”的沉重响声,墙壁上的一块花岗岩石随之缓缓的向里面退去,不大功夫,里面赫然出现一个黑乎乎的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