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76章 蚩尤洞府秘笈二

第七十六章 蚩尤洞府秘笈二

新书上传,求推荐求收藏!十四少在这里说声谢谢!

诸葛惊雷还没有走出几步,那几颗手雷便被弹了回来,落在他的脚下。惊得诸葛惊雷的瞳孔急剧的扩张开来,下意识的朝着外面飞身扑了出去。

“轰!”

随着爆炸声响起,无数的石块落在诸葛惊雷的身上头上,砸得他头破血流,惨不忍睹。

诸葛惊雷呻*吟着挣扎着,从碎砾堆里爬了出来,心里对洞府里面的那个死人生出一股莫名的惧意来。那个老家伙他惹不起却能躲得起,他的地图里面还标示有好几道的宝贝地点,他就不信,他一样都拿不到手。

想到这里,诸葛惊雷的心情才没那么糟糕,略微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就扶着石壁离开洞府了。

叶阳看到诸葛惊雷垂头丧气的离开,心里就是一阵的冷笑,这种结果,大概就是他诸葛惊雷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吧。

接着,叶阳进了洞府,蚩尤的意念仿佛感应到叶阳的到来,说道:“小子,我等你很久了,如果你再不来,我怕我都撑不了多久了。”

尔后,蚩尤的意念一动,将结界收了回来。随之,一切都发生了突变,他的整个躯壳开始开始氧化,迅速变成了乌黑色,而且皮肤也急剧的瘪了回去,就像一具干尸似的。

“蚩尤帝,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闻言,叶阳感到一阵的惊讶道。心里对于刚才的变化一目了然,心中就是一阵巨震不已。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你只需要知道你自己是有缘人就足够了,知多了对你没有好处。”

数千年的沉寂,让蚩尤难得幽默的说道。

顿了一会儿,蚩尤再接着惊叹的说道:“小子,不错!年纪轻轻便突破先天七层境界,奇怪!看样子你不会修炼的口诀,而且还有了灵气和伪金丹,虽然还没有真正踏入修真之道,却能有如此的成就,看来你的机缘不小啊?!”

“蚩尤帝,我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你在牛皮卷留下的地图上面是一些什么文字?”

叶阳好不容易才遇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接连忽视了蚩尤的喃喃数语,连忙问道。

“这是上古的文字,我估计在隐门会有它的翻译字典,你去找就可以了。其实,你也不用问我,我也不太清楚,这是黄帝那个老家伙和仓颉一起搞出来的,就是担心我会将上古文字译成现在的语言,将功诀一直传承下去,破坏他与九天玄女之间的承诺。

至于那些地图,上面都是我留在那里还没有来得及转移走的修炼资源,还有我遗留下来的一把神兵器破天刀,只要你的修炼实力足够了飞升,可以使用破天刀撕裂空间回到地球。九天玄女就是担心我飞升之后经常来回于地球和仙界,带走上面的修炼资源,才派人协助黄帝那个老家伙一起攻打我的。所以,如果你有机会拿到我的破天刀之后,一定不能暴露出来,否则可能会重蹈我的覆辙,切记!切记!”

蚩尤说到这里,心里有说不出的落寞,连连叹气。

“谢谢蚩尤帝的解惑!”

叶阳恭敬的感谢道。但心里却是震惊不已,没想到蚩尤帝的强大里面,还有着这么多的奥辛。如果不是蚩尤帝亲自对他说出来,任凭他叶阳想破了脑袋,也猜不出这里面的道道来。破天刀?即使叶阳还没有真正见过它的真面目,就凭着这个名字,叶阳就知道它的霸气了。撕裂空间,那得有多大的天道法则才能做到这一步?

想着想着,叶阳的心里充满了对破天刀的期待,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有这个机缘的!

“小子,你我之间有缘,谢就大可不必了,这小箱子里面的都是我留下来的修炼资源,你就拿去吧,我坐着的底下,有很多我翻译出来的修炼功诀,你也一并拿走,省得留在这里给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找到祸害天下苍生百姓。黄帝那个老家伙不是想将天下的功诀都归于隐门吗?我蚩尤偏不能让他如愿!”

说到这里,蚩尤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不过,至于地图上的那些地方到底在哪里,需要你自己亲自去解开谜底,只有这样,你才有资格拥有那把神兵器破天刀,否则一切都是奢谈!”

“那我叶阳多谢蚩尤帝了!”

叶阳连忙跪了下来,对蚩尤帝行了三拜九叩之礼说道。

“小子,我还没有说完,你着急什么?”

蚩尤难得心情这么好,呵斥之中带着浓浓的关切之意说道。却对叶阳的大礼欣然受之,觉得叶阳起码是个尊师重道的小家伙,很对他的脾气,心中对于叶阳更加有好感了。

“啊?是我叶阳沉不住气了。”

叶阳又是一番自斥的说道。

“小子,告诉你,我蚩尤也是炎帝的其中一脉,是神农氏部族的子孙,我想数千年来,大家都在骂我蚩尤,一直为黄帝那个老家伙唱赞歌吧?炎黄炎黄,没炎何来黄,大家都称自己为炎黄子孙,却一直在骂我蚩尤,却不知道他们连自己都骂了进去,因为我蚩尤也是炎帝的其中一个子孙,他黄帝实际上也是炎帝的子孙,只不过黄帝那个老家伙为了给自己歌功颂德,刻意与炎帝相提并论,真不知道黄帝那个老家伙是怎么教化他的后辈的?”

接着,蚩尤在向叶阳倾诉他的苦衷,啰啰嗦嗦的说道。

也是的,一肚子气憋了数千年,漫长岁月,能不憋得慌吗?谁又能明白蚩尤这些年来的心情?听着蚩尤话里的流露出的苍凉,叶阳也不禁为之动容。自古以来,成王败寇,不仅在神仙界,在人世间其实也是一样。

叶阳静静的听着,现在他最需要做的就是做一个及格的听众,因为蚩尤的肚子里面一定还有很多话要对他说的。

接下来,蚩尤又继续说道:“如果不是九天玄女派出风伯雨师雷震子破了我的风云幡,就算他十个黄帝也不是我的对手!”

说到这里,蚩尤转而神神秘秘的对叶阳说道:“小子,待会我送你一份大礼,你就等着吧!”

“前辈,你不会是在哄我开心吧?”

叶阳觉得蚩尤该送的已经送给了他,还有什么能送得出手的呢?是以,叶阳不太相信的说道。

“小子,你还不信?如果你不要那就算了。”

突然,蚩尤好像明白过来,知道叶阳这个小子是在讹他,故意将他的军。竟然在他的面前使用激将法,让蚩尤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不知怎么说叶阳才好。转而以退为进的说道。

叶阳满以为蚩尤受不了他的一激,自动的说出谜底来,哪知到最后,蚩尤反过来吊着他的胃口,让他心里觉得有一种偷鸡不成蚀把米之感。

“老前辈,是小子失言了,还请老前辈见谅。”

叶阳顿时不胜惶惑,很是知机,连忙道歉说道。

“不急!是你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再强求都不是你的。”

蚩尤觉得叶阳有些毛躁了,得消遣消遣一下他,让他明白,凡事过犹不及,一切随缘,有些事急是急不来的,这种性格对修炼者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缺陷,小则走火入魔,大则因此丧命。是以,蚩尤不紧不慢的说道,似乎是在对叶阳的一种考验。

“老前辈,小子受教了。”

谦受益满招损,叶阳老老实实的被蚩尤上了一课,心里明白意之所指,修炼之上,有得有失,不能勉强,更是急功近利不得,否则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