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90章 连夜动手

第九十章 连夜动手

由于缅甸翡翠公盘的缘故,仰光的夜晚比白天更加热闹。加上某些人的复出,让某人感觉到了危急,传统的公盘时间由半个月改为一个月,否则叶阳也来不及参加此次的公盘。

加上这几年开采泛滥,翡翠原料的资源逐渐枯竭,特别是那次七年的中断通道,让那些珠宝商人嗅到其中的危机。所以,此次的翡翠原料公盘的规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空前的盛大。

叶阳稍微易容之后坐车到了位于特亚酒店,几个门童看到叶阳一个人既没有行李打扮也是普普通通的,以为只是住在酒店里面的客人的随从,没有理会。

不过,一个刚刚从酒店出来的门童显然出于职业的习惯,看到叶阳,礼貌的上前打招呼道:“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这个门童非常有眼色,叶阳很喜欢,随手的拿出一张百元的美钞当作小费打赏给他,然后才说道:“我是8013号房间预订的房客,麻烦你带我去办理一下手续。”

门童激动的接过钱,笑容盈面的说道:“老板你好!我叫利德猜,工号2118,以后有事呼我就OK,我非常愿意为你效劳,你随我来。”

旁边的几个门童看着利德猜被狗屎运砸中,一下子就获得一百美元的小费,更为重要的是,叶阳居然是酒店里面顶级套房的客人,这让他们就像吃了苍蝇似的难受,一脸妒忌的望着利德猜将叶阳迎进酒店里面,忿忿不平。

但他们却不知道,上天很公平,已经给了他们一次机会,只是他们不会抓住,让机会白白流失,让利德猜白白捡了一个便宜。他们不知道从自己的身上去检讨,反而将所有的过错都赖在利德猜的身上,这种人只能永远一事无成。

利德猜殷勤的带着叶阳办理好了住宿手续,然后亲自领着叶阳上了8013套房。但利德猜却是知道,先前的那个住在这个套房里面的客人,因为赌石赔得倾家荡产才离开的,犹豫了一会儿,利德猜这才咬了咬牙说道:“老板,这个套房先前的那个客人,是因为在这里赌石赔得倾家荡产才被酒店赶走的,所以。。。”

“利德猜,你很诚实,我很喜欢你这种性格,不过,我不在乎,物极必反,或许那个人已经将全部的霉运都带走了。由于问道家里有即使需要处理,我到现在才有时间过来参加公盘。现在,麻烦你跟我说说这段时间公盘有关的事情。”

叶阳一边说着,一边递了一张百元美钞过去,利德猜殷勤得弯着腰结果叶阳手里的美钞,接着一五一十将进来公盘所有发生的大事告诉了叶阳,其中也包括叶阳的老板韩山回去之后,被人杀人越货,大部分家产被人霸占的消息。

当叶阳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十分震惊,怪不得后来没有听说过老板派人寻找自己的消息,原来已经被别人杀死,大部分家产也被别人霸占,那么他们出车祸赔偿的事情也可能不了了之。

只不过,现在不知道是谁在公司主持日常运转,是大女儿韩懿菲还是那个残疾的小女儿韩雨菲。

想到这里,叶阳的心里十分愠怒。那个人的所作所为,明显已经越过叶阳的底线。当初叶阳被算计,叶阳就想找对方算账,只是没有时间而已。但现在,叶阳跟他们之间不死不休!

“利德猜,麻烦你一个事情。”

叶阳考虑了一下,想让利德猜帮他办事,就找了一件小事考验他一下。

“老板,你请吩咐,我利德猜一定竭尽所能帮你办到妥妥帖帖。”

利德猜知道自己遇到贵人了,如果这一次办事办得顺利,就算是攀上叶阳这个老板了,反之亦然,他就失去这个机会了。

“利德猜,你去查一下,看看有谁想转让公盘的入场券的,特别是那些赌石破产的老板。而且,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办得稳稳当当,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要不然,就像这个东西一样的下场!”

叶阳一边说着,一边将桌子上面的烟灰缸拿了起来,一把捏成一堆粉末,登时将利德猜吓得面如土色,冷汗直冒。一阵惊恐过后,利德猜反而松了一口气,老板越厉害,就证明他跟对了人。

“老板!你就放心!我一定办得仔仔细细,不留一丝漏洞和手尾!”

利德猜不敢拍胸脯,因为他担心叶阳不喜欢这种虚伪的做作,还不如以行动来证明自己。

“这是五万美金,你先拿去打听一下消息,见对方人不错,谈好价钱之后就带过来住在这里,要吃好喝的供着,等到公盘结束之后,就可以放他走了。”

叶阳说完,拿出几沓美钞抛给了利德猜,面无表情的说道。

刚才,他为了给利德猜施加一点压力,才能让利德猜小心稳重办事。否则对方认为只是一件普普通通的事情,弄得整个仰光人尽皆知,那他的计划就算泡汤了。

利德猜接过钱,整个人的气势也随之一变,多了几分稳重和深邃,重重的点了点头。

“以后我套房这里的一切由你亲自负责,包括打扫卫生、送吃的等等,我会和酒店方面打声招呼的。这是一张纸符,以后你带着这个东西才能进来,记住,一次你只能带一个人进来,多的都不行。所以,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叶阳进了房间一会儿,就拿出一张纸符递给利德猜说道。

这张纸符,是叶阳从诸葛惊雷杀死的那个人的身上搜出来的工具画的。而且,这些画符技术也是蚩尤教给他的,包括在套房周围打下法禁这些都是蚩尤传授给他的。

“是!老板!”

利德猜没有想到老板竟然那么强大,一切都超出了他的估计,越想利德猜越欣喜若狂,弯着身子恭恭敬敬的接过纸符,见叶阳没有其他吩咐,便无声无息的退了出去。

出到门外的利德猜紧紧的攥着自己的拳头,激动的咬着牙关,让自己不能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失态,得意忘形。

现在,叶阳的空间里面的翡翠原石不多也不少。但想从此次公盘中大捞一笔,这远远不够,所以,叶阳必须马上想出办法拿到更多的翡翠原石毛料,而他去参加公盘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

想来想去,叶阳觉得还是亲自到翡翠原石的原产地乌龙江流域的雾露河走上一趟,连夜动手,别人或许没有办法,但在叶阳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要说帕敢周围的宝石矿山都是有主之物,但在乌龙江流域的河底下,有数之不尽的翡翠毛料,这些都是千百年前从帕敢一带的山里被山洪大水冲刷下来的,加上水很深,至今没有被开采走。

处理好这些琐事后,叶阳从窗户出了去,一个凌空高高的腾起,接着从空间里面唤出灵禽仙鹤,骑了上去,朝着灵识指引的乌龙江流域方向而去。

自从翡翠毛料的价格飞涨之后,雾露河里稍微水浅一点的地方,都被当地的居民挖得七七八八,叶阳骑着灵禽仙鹤到了那里的时候,河里翡翠灵气的波动不是十分强烈,应该在水里很深的水底泥土层位置。不过,叶阳还是在一个深弯的水底探到裸*露的翡翠毛料,而且这些翡翠毛料的个头非常大,正因为如此,这些翡翠毛料才没有被大水冲到下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