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96章 疯狂扫货二

第九十六章 疯狂扫货二

由于距离公盘开盘的时间很近,所以路上多了很多车,大家都赶着去投标或者去取标,因此车子开得比较慢,25公里原本是十多分钟就能到达足足开了大半个小时才到。

有了邓发的出面,叶阳很轻松的进到料场。

这个时候的料场,已经是人山人海,正在川流不息的穿梭于各个料场之间,他们急匆匆的,叶阳倒是觉得他们好像不是发财来的,而是给这里送钱来的。

一看到那些一块块基本上都是开了窗或者是直接剖开两半或者更多的毛料,叶阳就连看下去的心思都没有了。原本一块毛料分开几块来卖,卖出的收入是原来的数十倍。缅甸人搞出那么多的花样,目的还不是为了让国内的一些珠宝商人斗得头破血流,最后他们缅甸政*府和矿主好坐收渔人之利。

叶阳是一个喜欢全赌的人,这开了窗半赌的料子,叶阳实在没有兴趣。只是看到这种情况,叶阳的心越来越沉,心中随即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叶兄弟,你觉得这些毛料怎么样?”

邓发实在是想叶阳帮他指导指导一番,好拿到一对好的成绩回去交差。

于是乎,邓发紧张的望着叶阳问道。

“邓哥,怎么说呢?这些半赌的毛料,大部分都是豆种或者是马牙种,价格又高得让人牙痛,一块毛料动耴就几百成千万欧元,说实在的,我不太看好。我还是喜欢全赌的毛料,什么都看不到,不用猜得这么辛苦。”

叶阳直言不讳的说道。

实际上,邓发也知道这个情况,只是他是吃这行饭拿工资的,大半生都是和翡翠打交道,他没有叶阳这么洒脱,想买就买,不想买就拉到。

“叶兄弟,我不像你啊,这公盘一年一次,如果我在这里没有拿到好料,今年的生产就停工了。”

没有办法,邓发只能在叶阳面前哭穷了。反正已经欠了叶阳一个人情,一个是欠,两个也是欠,人情债多了也不愁,等到以后慢慢寻找机会还了就是。

“邓哥,咱们相识一场,这样吧,我帮你弄几件好料,怎么样?”

叶阳看着邓发那张苦着的脸,知道他也是不容易,心下一软,便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叶兄弟,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邓发闻言,紧紧的握着叶阳的手,不停晃动,惊喜的说道。有了叶阳的帮助,这次公盘他就会事半功倍,轻松了很多。

“叶兄弟,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啊!早知道和你一起来就好了。”

刘魁儒远远的朝着叶阳打着招呼,虚汗淋漓的小跑了过来。

“刘老板,你好。”

今天早上刘魁儒可是帮了他的大忙,虽然大家这是一种交易,但这个人情叶阳还是记在心里了。

“叶兄弟,我有几块毛料看不准,你能不能过来帮我掌掌眼?”

刘魁儒一点都不跟叶阳客气,开门见山的说道。

“刘老板,就凭你今天早上帮了我一个大忙,这个事情兄弟接了。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兄弟我有时候也会打眼的噢。”

叶阳不想成为他们之间的焦点,所以先打了一个埋伏,到时他们也不能怪他。

“叶兄弟,瞧你说的?以你的本事,就算你十块毛料有九块打眼我都不怕。”

刘魁儒拍拍胸脯,大声说道。

这个是事实,叶阳卖给他的料子,不是高水种的翡翠就是冰种的,只要开出一块这样的料子,他就不会亏了。而且,刘魁儒相信以叶阳的为人,是不会坑他的,同时,刘魁儒更加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

“行!就冲着刘老板的这份信任!看来我得打醒十二分精神了。”

一边和刘魁儒看着玩笑,叶阳一边跟着刘魁儒。

邓发真的有些懊恼,这个刘魁儒早不来晚不来,偏僻就在叶阳准备给他掌眼的时候才来。不过,刘魁儒财大气粗,叶阳不能不给他这个面子,想到之前叶阳的许诺,邓发的心里也就舒服了一些。

刘魁儒带着叶阳来到料场最大的十多个毛料面前,最小的一块得有七八吨,大的有十多吨,焦急的望着叶阳,似乎马上就想从叶阳的嘴里得到答案。

叶阳一眼扫去,单凭直觉,就觉得这里面所有的大块毛料都没有什么可赌xing,看来这些缅甸人只当华夏来的那些珠宝商人人傻钱多的那种了。只是看着刘魁儒诚意拳拳,叶阳还是想从里面找到一些好料给他。接着,叶阳释放出一丝的灵识,隐在里面的灵气才有了一些感应。十多块毛料,叶阳看得上眼的,也就只有那么几块。

看到周围的人很多,其中不乏一些武功高手,叶阳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恰好见到刘魁儒望了过来,只得装出非常遗憾的摇了摇头。

刘魁儒一见,眼神立刻黯然下来,整个人的精神萎菲了很多。

“刘老板,走,咱们到其他地方去看看,我一定会挑出几块好料给你的。”

叶阳说着,便率先离开。

刘魁儒见到叶阳走了,只得依依不舍的看了几眼那些毛料,就跟着走了过去。

出了一段路,叶阳这才说道:“刘老板,刚才那里人多口杂,我不方便说,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这里面还是有几块毛料值得投资的,你可以投标看看。”

“叶兄弟,我就知道你是不会让我失望的。”

没有想到叶阳考虑得这么仔细,刘魁儒不由得感动的握着叶阳的双手,激动的说道。

紧接着,叶阳又帮助邓发挑了十多块毛料,算是兑现了自己的诺言。

接下来,叶阳开始到了全赌的毛料区。

现在买缅甸方面学聪明了,全赌的毛料开始放很少了,大都是剖开的明料,让大家见了,摸得着,争一个面红耳赤,获利的是他们。

不过,叶阳连看都不看,就开始疯狂的在投标书上写下价格,遇到那些明显带一两条松花带的就稍微提高一些价格,遇到那些看不出名堂的麻蒙乌纱就直接压到最低价,就连马萨这些新厂出的毛料都敢要,看得身旁的邓发心惊肉跳,不知道叶阳演的是哪一出?

想劝劝叶阳吧,貌似别人比自己还厉害,他一个早上就收入了四五十亿,而自己还是一个打工仔。自己那些所谓的那些松花带、癣、蟒、皮壳和雾最基本的赌石知识根本就不够看。

有好事者悄悄的偷看了叶阳一眼,以为可以得到一些资料,哪知一看,叶阳就像一个疯子一样,几乎所有全赌的料他都给投标了。那些人莫名其妙的,暗暗的骂了一句,就失望的走开了。

叶阳笑了笑,不理会这些人。只要是翡翠毛料,一放进他的空间里面就能自动进化,所以,只有他才能做出这种疯狂的举动来。

“叶兄弟,你这样不怕。。。”

“邓哥,怕什么,来到这里就是赌石,缩手缩脚,瞻前顾后的发不了大财。这些毛料,我只要赌它出一块帝王绿,就可以回本了,出两块,那就有赚。”

叶阳大大方方的说道。实际上他却是想通过这样的说话来堵住别人的嘴,要不然到时他的手里出了帝王绿这种料子,也可以说的过去。

邓发见劝不住叶阳,便不再说话了。叶阳说的的话非常有道理,却隐隐不对,究竟哪里不对,邓发都给叶阳绕糊涂了,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来。

当叶阳的投标书递了上去,那个负责人看到叶阳投标书上一连串长长的数字的时候,暗暗道了一声华夏人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