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99章 越洋美女的电话

第九十九章 越洋美女的电话

就在叶阳以为可以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看上面显示的号码,是万里远洋之外的,顿时,叶阳记起这个号码的主人。

“老同学美女,你刚刚下班吧?”

叶阳头疼的说道。实际上,他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和对方沟通,如果没有必要,叶阳甚至都不想和对方说话,叶阳甚至有点怕她。

“好你个叶阳,居然藏得这么深,我刚刚查了一下我的账户交易记录,我的乖乖啊?五亿欧元耶!你从实招来,你这些钱都是从哪里得来的?”

张笑笑似笑非笑的口气顿让叶阳感到一阵心寒。

尽管在读书期间和张笑笑来往不多,但张笑笑一直以敢作敢为、喜欢助人为乐、热情大方、强势而著称。叶阳在读书期间就获得张笑笑不少的帮助,所以,在大学毕业之后,大家一直都还保持联系,即使张笑笑跟随父母移民到了瑞士首都伯尼尔,张笑笑也不忘记联系叶阳,寻找叶阳的联系方式。

不过,大家的心里都只是纯洁的同学关系,一点都没有往超越这种关系的念头。

“老同学,我今天早上就已经和你说清楚了,是我在缅甸赌石,就是赌翡翠玉石那种,你应该知道,现在的翡翠玉石非常值钱,高级一点的翡翠,就像拳头一样大,都可以卖四五千万华夏币。”

叶阳无奈,只得认认真真的和张笑笑解释了,否则他的那些钱可就没那么快回到他的手里。

“翡翠?真的有那么值钱吗?”

张笑笑不太相信的问道。短短一个早上就能卖出五亿欧元的金额,张笑笑不怀疑就是咄咄怪事。

“老同学美女,我们俩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吧?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面对在张笑笑的步步紧逼,叶阳真的有种败在张笑笑手里的感觉。

“肯定!特别是帝王绿和血翡紫罗兰等等高水种的翡翠,像脑袋体积那么大的,至少可以卖出四五千万欧元,甚至更高。”

叶阳发现,要让老同学明白这些,得有耐心的去解释。

“叶阳,那你说说,你这五亿得卖多少块翡翠?”

张笑笑忽然认真的问道。不是她不相信,而是这个世界太疯狂,她得问清楚一点,省得别人笑话。刚才她在查自己的账户的时候,被旁边的同事不小心看到,还以为是银行转错了账,直到张笑笑解释,这是他的同学在赌石,即是炒卖玉石,对方才明白,否则又是一阵紧张的追查来源了。

“我卖了将近四十块高水种的翡翠,其中包括一块血翡。”

叶阳小心翼翼的说着,以免张笑笑觉得太过天方夜谭。

“血翡好看吗?”

张笑笑突然对血翡来了兴趣,问道。

“非常漂亮,就像红色的玻璃一样,晶莹剔透,非常适合女孩子佩戴,而且有益身体健康。”

叶阳说着说着,突然说过了头,当起推销员来了,完全没有想到给自己带来一个麻烦。

“是吗?那就太好了!下个月就是我妈的生日,如果有一只血翡镯子送给她做生日礼物就再好不过。”

张笑笑突然为自己的奇思妙想开心的说道,完全没有想到叶阳被她的这句话雷倒了。一个血翡镯子不是难事,问题是张笑笑是不是在暗示他去参加她母亲的生日派对。如果是的话,叶阳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别人会不会误会他?想到这里,叶阳就不敢往下想了,他可从来没有对张笑笑这个老同学有过非分之想。

“喂?叶阳?你有没有听到我在说话啊?”

张笑笑见叶阳这么久都没有说话,以为信号出了问题,不停的重复问道。

“老同学,我在呢,我在,你说什么?”

叶阳回过神来,茫然的问道。

“叶阳,你究竟有没有专心听我说话?”

那边传来张笑笑狮子吼一样的声音问道。

“老同学,我在听呀?刚才我只是在想,既然阿姨很快就到生日了,我在想准备什么礼物送给阿姨。”

现在的叶阳,为了安抚张笑笑,可是背着良心在说话。否则,他又得挨上张笑笑一顿无端的诘问就不划算了。

“叶阳,这是真的吗?”

张笑笑有些小小感动的问道,实际上,她都不知道自己居然会对电话对面的叶阳流露出小女儿状,这突然让她感到一丝丝的幸福在包围着她。

一直以来,张笑笑都十分争强好胜,比成绩、比出息、比勤奋、比职位、比成就,就连男人她都想方设法超越对方。正是因为如此,她才在异国他乡的瑞士首都伯尼尔迅速的立足,并且取得一些成绩。也正是因为如此,她至今孑然一身,不懂得什么叫**情,也不懂得什么叫做浪漫,对于那些追求她的男士敬而远之,她的眼里,只有事业。

现在,她终于回过味来,她的人生原来缺少一个,在她累了的时候可以给她依靠的肩膀,在她孤独的时候可以陪她说话,在她遇到挫折的时候可以给她鼓励支持,在她感觉到寒冷的时候可以给她温暖。。。

“当然,老同学,我答应过你,要到瑞士去请你吃喝玩乐一条龙,我还没有忘记呢。”

听到张笑笑的语气里有些不对劲,叶阳立即敏感的意识到什么,立即旧事重提的说道。

对于叶阳突然的旧事重提,张笑笑突然觉得刚刚那种气氛好像被一下子给驱走,让她怅然若失眷恋不舍,心里满是嗔怨,顿时来了气,咬牙切齿的连珠炮骂道:“叶阳,你难道就不能给我一点点幻想吗?真是的,陪我说说有那么委屈吗?”

“老同学?你怎么啦?”

叶阳装傻充愣的问道。实在是大家太没有那种感觉了,来不了电。

“老同学,对不住了,我也不想的,问题是我怕你一发不可收拾,那我就惨了。所以,我只能这样做了。”

叶阳在心里默然的忖道。

“叶阳,刚才是我的语气太重了,对不住。”

忽然意识到自己冲动的张笑笑,那边已经是闹了一个大红脸,就连她都想不到,会和叶阳说这些羞人的话,就像是情侣之间在闹别扭似的,连忙道歉说道。

“老同学,你刚才在说什么?我这边的信号不好,听不到。”

叶阳故意拉开话筒的距离,大声的说道,似乎想告诉张笑笑,他刚才没听清楚。

可是,叶阳这种欲盖弥彰的伎俩,又怎能瞒得过心细如发的张笑笑同学呢?

张笑笑突然有种想哭骂叶阳的感觉,可她却发现自己没有泪水,挤着那张迷倒众生的脸,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或许,她从一开始选择移民出国就是错的。她是赶了潮流,但她却失去了很多友谊和朋友,在一个陌生的国度拼命的打拼自己的事业,到头来,她根本都不知道自己一辈子需要的是什么?是事业?或者爱情?最后,她忽然清醒的认识到,是一个温暖的家庭,是有着那种熟悉语言,思想上没有太多障碍交流的家庭,而不是以为有着高楼大厦花园水池的地方生活就是理想的国度。

“叶阳,说真的,我,笑笑,十分希望你过来探望我。”

张笑笑忽然有些触景伤情的说道。

“老同学,你放心,我叶阳一定会过去的。”

或许叶阳知道触起老同学的往昔心事,让他许下诺言,了却同学见面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