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01章 圈子二

第一百零一章 圈子二

“今天在竞标大厅一睹小友敢打敢拼的风采,现在又听说小友的手头上有不少解开的料子,我总算看到这一行后继有人了。”

邹老爷子一边握着叶阳的手,一边说道。刚开始时似褒似贬,但后来语气一变,给予叶阳的评价非常之高了。

这几年,大部分来缅甸赌石的人,都没有赚到什么钱,反而是做了缅甸方面的嫁衣。并且当局看到华夏的珠宝商人趋之若鹜的人潮之后,更是明目张胆的添加了很多的废料在竞拍毛料里面,这让大家都感到忧心忡忡的。

而且,为了平抑损失,翡翠玉石的零售价格是一路高歌一涨再涨,对外面说的都是翡翠资源枯竭,实际上是怎么回事,大家的心里都非常清楚,那是赌石赌垮了的居多,只能通过抬价将成本转嫁到消费者的身上来保持发展。

“邹老言重了,我只是一个新人,以后还得邹老多多提携。”

邹老爷子如此的推崇,实在让叶阳汗颜,而且场中还有这么多的行家前辈,叶阳连连谦虚的说道。

紧接着,邓发继续为叶阳介绍了平*洲珠宝协会的会长何长勇、揭*阳的珠宝协会副会长赵赵盛、瑞*丽的珠宝协会会长林海、汴州的珠宝协会会长彭越、腾*冲珠宝协会会长钱作名等人和叶阳认识。

邓发也因为充当介绍人,身份也是水涨船高。平时他就算是想见到邹老爷子这种人物,根本就没有机会,至于后面的几个珠宝协会的会长,他也是点头之交而已。同时,他也庆幸自己早早结识叶阳,否则就没有今天晚上的机会了。

站在一旁的刘魁儒,看着邓发忙来忙去的,红光满面的笑着,心里泛起一阵酸溜溜的感觉。如果他肯放下身段结交叶阳的话,说不定站在那里负责介绍的人可能就是自己了,那种人脉资源,比他赚十亿八亿更加划算。

叶阳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结识国内珠宝协会圈子的领头人,心里欣喜若狂的同时,一个个的既不失热情,又不失稳重的握手致礼。

“你就是叶阳?我叫邹雯雯,很高兴认识你。”

站在邹老爷子背后的邹雯雯,突然朝着叶阳伸出手来,微笑着说道。

叶阳很惊讶,不知道邹雯雯对他的印象为什么就这么好,而且居然还主动的和他结识。所以,诧异之际,叶阳刻意的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不过,叶阳肯定不知道,在竞标大厅看到叶阳这么生猛之后,邹雯雯就开始对叶阳产生了兴趣,而且也到处托关系打听叶阳的来历,加上叶阳在竞标现场无视陈立的举动,让她看到一丝希望,反而和她爷爷商量,特意拉了一班子人过来,探听虚实。

自从她得知陈立通过韩山的女儿韩懿菲的关系空手套白狼转移走大部分的资产,并搞垮韩氏珠宝之后,邹雯雯一直对陈立敬而远之。

但是,陈立身边的那个保镖铁狼的武功实在太过厉害了,邹雯雯不好和她撕破脸,只好虚与委蛇。

“我就是叶阳,邹小姐你好!”

叶阳礼节性的和邹雯雯握了握手,说道。

邹雯雯的心里有些诧异,她发现叶阳居然没有对她的美貌露出一丝的觊觎,反而是大大方方的平视而过,这让她开始对叶阳刮目相看起来。以她自己貌可倾城的自信,就连陈立在她的面前也把持不住,眼神之中不时露出赤*裸*裸垂涎三尺的意味。

当然,这一切都落在邹老爷子的眼里,让他心里暗暗的大吃一惊。他可知道,她的孙女不知也多少名门望族的公子哥儿争相追求,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在他的家里,天天可可谓是门庭若市,车马水龙。如今叶阳居然一点都不心动,这让他对叶阳多了一丝的好奇。

叶阳的突然出现,不知来历,加上他一鸣惊人的举动,这些都成了一个谜,邹老爷子对他的了解,也仅仅是知道叶阳的手里有不少品质上剩的翡翠料子,知道他和邓发、顾国华、刘魁儒等人认识而已。

大家都找好位置之后,叶阳站到了大厅的中间,接着将蛇皮袋里面的料子取了出来。大约有十多块,这些都是已经解开后的料子,每块大约足球般大,或者更大一些不等,水头很好,而且都是高冰种,非常接近水种的料子。

邹老爷子看着叶阳手里头的料子,浑身都激动着站了起来,众目睽睽之下走上前去,拿出一柄放大镜,哆嗦着手仔细的端详起来。

“叶小友果然深藏不露啊!老夫算是在这行吃了一辈子的饭,也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随随便便就能拿出的都是高水种的料子来。叶小友,今年本来我对于此次缅甸的公盘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手里赌到的毛料也是少得可怜,老夫就冒着得罪各位同行的风险,斗胆和你打声招呼,你有多少料子我就买多少,怎么样?”

邹老爷子此话一出,整个大厅的珠宝商人都面面相觑,一时之间都被震惊住了。

“邹老爷子,晚辈斗胆说句公道话,你老不能吃独食啊!也得给我们这些人喝啖汤水吧?”

平洲珠宝协会的会长何长勇当时就不满意的站了出来,赔着笑脸说道。

解开好之后的料子虽然价格很高,但一点风险都没有,从设计上和加工上得当的话,或许利润更高。所以,大家都想从中分一杯羹。只是没有想到邹老爷子咱们厚颜无耻,当众提出吃独食,如果不是他德高望重,别人早就站了出来骂他一个狗头淋血了。

此时,有些聪明的珠宝商人已经意识到竞争非常激烈了,开始暗地里联合起来抱团竞价。毕竟这么好的料子,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到的。

邹雯雯也是被她爷爷的荒唐行为闹得哭笑不得,急忙跺了跺脚,连忙将他扶了回来。

“叶小友,我老夫就索性倚老卖老,有个不情之请。”

邹利来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一下子就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邹老有话请讲。”

叶阳恭恭敬敬的说道。就在刚才,叶阳也被邹老爷子的口气惊呆了。好在何长勇出来打了一个圆场,否则他都不知如何接话下去了,想到此,叶阳也是欠了何长勇会长一个人情,全场的珠宝商人也都欠了他的一个人情。

“叶小友,是这样的,你不是有八袋解开的翡翠料子吗,依我看,一袋一袋来竞价速度就快多了,是不是?”

邹老爷子浑浊的眼眸精光一闪而逝,老狐狸般的说道。

邹老爷子此话一出,那些想单打独斗的珠宝商人无不暗暗骂了一句,这不是要断他们的财路吗?但一想到邹老爷子的威望,便又偃旗息鼓了,随即四处的拉帮结伙组团进行竞争。

而那些由珠宝协会会长出头的珠宝商人,一下子就统一了大家的立场,只剩下那些散户只能无奈的临时组成团,由于利益分配的关系,还在议论纷纷的,一时之间僵持不下。

很简单,现场有五个珠宝协会的份额,加上邹老爷子一家独大,好像志在必得,就已经有六个机会他们是没有希望的。加上还剩下两个蛇皮袋,那么,他们最后只有一个机会竞争到其中一个蛇皮袋里面的料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