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08章 跑了

第一百零八章 跑了

“陈立,看来咱们之间的总账是时候该算算了!”

叶阳将陈立像死狗一样的扔在地上,冷冷的说道。

“你是谁?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

陈立惶恐的坐在地上,向后挪了挪。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得罪叶阳这个疯子的,如果知道,他就连缅甸公盘都不会来,甚至都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了。

“呵呵!冤有头债有主!你还记得你自己得罪过多少人吗?”

冷不丁的,叶阳突然问道。

“我。。。”

陈立结巴着,说不出话来,那冷汗此时此刻都浸湿了他的眼睛,甚至模糊了他的视线,他颤抖着手拉着袖口抹了抹。心脏依然此起彼伏的狂跳着,那声音就连他自己打都能听见,紧张到了极致。

他的心里非常清楚,在铁狼的帮助之下,为了实现上面给他的任务,他不择手段的巧取豪夺,至今,他都不知道的双手沾满了多少人的性命。

“你说吧,韩山你是怎么杀死的?”

叶阳的目光冷冽得知陈立的身上扫了一个来回,突兀的问道,然后一个拳头砸在他的胸口,陈立顿时鲜血大口大口的吐了出来,痛得他几乎就要昏了过去。

“韩山?韩懿菲那个**请你来的?”

顿时,陈立终于找到正主了,眼眸顿时一缩,后悔自己当初不够心狠手辣,没有将韩懿菲杀死,不由得狰狞的说道。

“那个贱货?你认为凭她能请得动我么?”

冷冷的笑了一声,叶阳不屑的说道。

实际上,叶阳对那个韩懿菲的印象非常不好,胸*大无脑不说,一副蛇蝎心肠,动耴骂人,指手画脚,以为很了不起的样子,工厂里面很多同事就因为她失业赋闲在家,艰难度日,如今的下场完全是她自己引狼入室,咎由自取,叶阳一点都不同情这种人,即使她是老板韩山的女儿。

“那你是谁?”

陈立直到现在都不知道叶阳的真实身份,不由得继续问道。

“我说过,你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你是怎样把韩山杀死的?还有,他的翡翠毛料你藏在什么地方了?”

咂了咂嘴,叶阳抿着嘴唇,冷冰冰的望着陈立,问道。

“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没想到我居然成了那只蝉。不错,韩山是我亲手杀掉的,他识破了我的计谋,所以我不得不将他杀死。至于毛料,我藏在家里的保险箱里面了。”

此时的陈立,已经没有任何抵抗的心思,断断续续的说道。否则再被叶阳砸上一拳,哪怕真的像铁狼一样被砸出心脏来,他可不想那么快就死。

“现在你所有说话的过程都被我用手机录像录音下来,你最好还是乖乖的听我的话,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叶阳将手里的苹果手机朝着陈立晃了晃,尔后说道。

“什么?你。。。”

陈立脸色大变,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xing,顿时感到一种毛骨悚然的寒意蔓延至全身,这个录像一出,他陈立全世界都无处可躲了,想活着就必须像只老鼠一样,只能在黑暗中苟活了。

“说吧,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陈立此时的语气充满了乞求的说道。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能不能让我满意?”

叶阳的嘴角露出一丝浅浅诡异的笑容,不着一丝感情的说道。

“好吧!我说,我什么都说!”

到了这个时候,陈立为了活命,只得利用自己那最后一点的剩余价值了。虽然那个后果很可怕,但现在的后果更加可怕!

“铁狼背后是什么人?”

此言一出,陈立如闻惊雷,脸色刷的白了下来。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他还是迟疑不决。

见状,叶阳的拳头又是一锤的砸在陈立的膝盖上,只听得“咔擦”一声,肯定是断掉了。

“啊!。。。”

陈立捂着断腿,倒地打滚着不停,常人难以承受的剧痛,让他身上的冷汗不停的冒了出来,就像下雨似的。

“怎么样?滋味好受吗?”

叶阳邪笑着,接着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匕首,对着陈立另外一条腿的大腿筋挑了进去,血箭飞喷,痛得陈立杀猪般的嚎叫起来,那张颇为英俊的脸庞都扭曲起来,冷气直吸,几乎昏厥过去。

“你到底说不说?”

叶阳重复着冷冰冰的语气问道。

“我说!我说!”

陈立已经顾不上如何保守这个秘密了,双手发抖的捂着血流如注的伤口,连忙不迭的说道。再不说,他就连命都没有了,没有了命,什么都是假的。

“铁狼的背后是神天门。”

陈立就像挤牙膏一样,终于挤出了一句实话。

“神天门在哪里?”

紧接着,叶阳又再问道。

“我不知道,通常都是他们派人过来找我的。”

陈立有气无力的说道,今天晚上,他的心力交瘁,不停的受到折磨惊吓,已经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他们的门主是谁?门下有多少弟子?”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叶阳岂能善罢甘休,不停的逼问道。

“我只知道铁狼一个人,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失血过多的陈立,差不多快要昏厥过去,声如蚊呐的说道。

“想死!没那么容易!”

叶阳又是一刀刺进了陈立的胸膛,那里有一个生死大穴,叶阳在刺入的时候,稍微的注入了一丝灵气,吊着他的这条命。

殷红的鲜血离开染红了陈立的衣服,痛楚也让陈立清醒了过来。

“说吧,如果铁狼突然死了,你们是怎么启动紧急联系的,或者还有什么应急的联络信号?”

叶**本就不信陈立的肚子里就只有这点货,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此话一出,陈立吓得几乎瘫坐在地上,想不到叶阳居然将他算计到家,就连最后的一点秘密都被他挖了出来。知道是瞒不过叶阳了,要想不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只能痛痛快快的说出来。刚才叶阳的手段已经告诉了他,自己的一切都瞒不过他的双眼。

“我和他们的紧急联络信号就是。。。”

陈立还没有说完,突然一道极光蓦然的冲天而起,紧接着膨胀出一个光罩,将陈立包裹在里面,须臾,连同陈立一起干干净净的消失在原地,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叶阳没有想到陈立在这种条件下跑了,而且是他所不知道的方式跑的,这让叶阳的心情郁结不已。

“师兄,别睡了,我有急事想问你。”

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求助蚩尤师兄了。

“师弟,你三天两头的打扰我,到底还让不让人休息啊?”

“师兄,我也是不得已啊,刚才我收拾一个不开眼的家伙,谁知道突然出现一道极光,跟着他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请问师兄这是什么原因?”

“很简单,就是对方的身上有逃命符,但不知是哪一种符。”

蚩尤睡眼惺忪,呵欠连连的说道。

“逃命符有很多种吗?”

叶阳是一个门外汉,不解的问道。

“当然,如果是用血来催动的,是本源精血逃命生死符,如果是捏碎离开的是遁符,如果是燃烧的是瞬间转移符,总之很多,我都数不清。”

蚩尤伸着懒腰,好像睡不够似的,迷迷糊糊的说道。

“师兄,能不能教教我?”

叶阳来了兴趣,问道。

“还是不了,画符很容易消耗元神,而且还会折寿,你还是不要学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