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10章 夜难静二

第一百一十章 夜难静二

树欲静而风不止,既然他们想找自己的麻烦,那就怪他们自己有眼无珠,自寻死路了。

“叶兄弟,这是我们平*洲珠宝协会的贵宾卡,我何长勇在这里诚挚的邀请你成为我们平*洲珠宝协会的一员。”

看到叶阳终于有时间坐了下来,何长勇立刻抓住机会拿出一张金色的卡递给叶阳说道。

平*洲珠宝协会的贵宾卡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送出去的,像叶阳这种能力和身份的人,自然是当之无愧。就凭叶阳出手的那些料子和自身的财富,何长勇相信在协会里面,没有人敢啰嗦一句的,说不定将来就连他们平*洲珠宝协会也可能有事求到叶阳的身上,现在何长勇不过是在对叶阳作出长期投资而已。

另外的几个揭*阳珠宝协会的赵盛、汴州珠宝协会的彭越、瑞*丽珠宝协会的林海、腾*冲珠宝协会的钱作名都纷纷拿出金色的贵宾卡递了过去,异口同声的说道:“叶兄弟,我们的意思都是一样,真诚的邀请你成为我们协会尊贵的一员。”

从叶阳出手的料子来看,叶阳鉴别翡翠毛料的水平,就连他们几个加在一起,拍马也赶不上,他们自问,自己一天之内也不能创下获利将近三百亿华夏币的成绩。因此交好叶阳是他们的心里唯一的想法。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叶阳何德何能?得到大家的垂青,既然大家这么瞧得起他叶阳,他叶阳若是矫情,拒人于千里之外,那就太过不近人情了。所以,叶阳连忙双手接过他们递来的卡片,然后郑重的放进兜里。

见到叶阳都收下他们的金卡,五人忐忑不安的心情才算放松。紧接着,叶阳也是和他们相互交换自己的电话号码,自此,叶阳在珠宝行业的圈子迈出了真正的一步。

“叶兄弟,记得到了平*洲或者南方的的时候给我一个电话,让我好为你接风洗尘。”

接着,何长勇呵呵的笑着说道。从今天晚上一系列的举动来看,这个叶阳值得结交。单凭叶阳出手摆平陈立那个家伙的举动,不但是邹氏,就连他们都觉得叶阳一个非常仗义的人。想让邹家的欠人情可不容易,邹家财粗势大,随随便便拔根毛都比他们粗,各种人脉就更加不用说了。

“何大哥,这个一定。”

叶阳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

闻言何长勇,心里也是感到一阵小小的激动,他等的就是叶阳的这句话。如果叶阳说出的是场面话或者是客气话,那么他们之间的朋友关系还没有到位。所以,叶阳的这句话直接大校了他的疑虑。

见到何长勇邀请成功,另外其他几位会长也不甘落后,纷纷向叶阳发出邀请,叶阳都一一应允,没有一丝做作,这让他们感到欣喜不已,总算达到留下来的目的了。

“几位大哥,你们先休息一下,大家今天晚上都喝了不少酒,我得下去看看。”

叶阳找了一个借口,下到邓发和刘魁儒那里转了一圈,和大家交换了手机号码,唠叨了几句,这才从酒店的楼顶离开。

里察好不容易才等到巴望带了四五十人过来,突然发现,就连他的老大也亲自过来了,就感到事情不简单,连忙摆出一副奴颜媚骨的姿态小跑了过去迎接。

“里察,下面的兄弟汇报情况了吗?”

乌江龙一来,就冷着脸对里察问道。

这个里察的办事效率让他十分不满意,如果不是用人之际,他早就临阵换将了。

“报告。。。老大,还。。。还没有。”

里察心虚的低着头说道。

“算了,到这个时候我也不和大家废话了。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已经打点好关系了,那些巡逻部队暂时不会过来,咱们得抓紧时间行动。对方有点扎手,兄弟们可得小心了啊!”

乌江龙一来,这伙人就像找到主心骨一样,一个个的打起精神来,开始听候乌江龙的安排。

乌江龙不愧是乌龙江流域打出来的人物,眼光毒辣,一下子就看清整个院子的布局,先是让里察从正门吸引火力,再以巴望翻墙奇袭,自己在外面坐镇指挥,以求几分钟之内就能达到目的。

随着乌江龙的一声令下,大门被里察的人打成筛子,瞬间就轰然倒了下来。紧接着,里察带着人**,一下子全都涌进了院子里面。就连巴望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进到里面。

看着整个院子里面一个人影都没有,静得非常可怕,就连乌江龙自己也没有见过这种阵仗,头皮不由得感到发麻。

通常他们都会遇到顽强的抵抗,但现在里面就像一个人都没有似的,这让他们的心里都感觉到不太踏实,仿佛有种进了陷井的感觉。

巴望和里察以及乌江龙你望望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大晚上跑来我家帮我看东西,大家都辛苦了。”

随便请教了师兄蚩尤,叶阳就简单的学会了千里传音这门武技,现炒现卖的对站在院子里面的乌江龙一伙人说道。

之前叶阳刚刚赶到这里,就看见乌江龙正在谋划着拿下他个院子,便悄悄的进了去。

木里生看到叶阳出现的时候,绷着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如果叶阳再不来,他只有硬拼一条路可走了。

“老大,你终于来了,他们来了不少人。”

木里生从容的说道。

看着木里生的反应还算不错,没有惊慌失措,叶阳感到很是满意,算是没有看错木里生这个人,关键时刻还能保持这种状态。

“呵呵,你放心,人再多都不少问题,你就等着看戏好了。”

既然自己亲自到了,就不劳木里生出手,让他看看自己是如何大显神威的。

木里生只是看着叶阳的嘴上微微的噏动,就听到外面传来他的声音,大为惊奇。

再说乌江龙一伙只听其音不见其人,不由得大为紧张的四处张望,眼中尽是惊恐。

“老。。。老大,不会是有鬼吧?”

里察的腿肚子打着颤,冷汗嗖嗖的留下来,结结巴巴的说道。

“鬼你个头!”

听到里察这个家伙扰乱军心,乌江龙一巴掌就重重拍在里察的头顶上,恨得牙痒痒的骂道。

里察捂着火辣辣作痛的头顶,不解的说道:“老大,那是什么啊?”

闻言,乌江龙恨不得一脚将里察踹死,见过笨的,就没有见过那么笨的,如果自己都知道了,还在这里瞎转着找来找去吗?一点眼色都没有,自己怎么就用这个蠢货呢?想到这里,乌江龙就是一阵头大。

“你是谁?有种的不用装神弄鬼,出来咱们单挑!”

毕竟乌江龙老辣,见到叶阳不现身,只能使用激将法将叶阳逼出来。可是,这种小伎俩对于叶阳来说,根本就不屑一顾。

刚才他还准备三两下就收拾乌江龙一伙的,但之前听到乌江龙提起,另外还有一伙人打他的主意,这让叶阳不胜其烦,只好打乌江龙一伙人的主意了。

“你三更半夜跑到我这里来,算是带种?为什么大白天不来呢?”

叶阳戏谑的反问道。

“好吧!算我乌江龙栽了!你想怎么样?”

乌江龙知道,自己一伙人成了别人的瓮中之鳖,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得妥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