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16章 轰动的竞拍一

第一百一十六章 轰动的竞拍一

这些解料师父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容易解的毛料,仅仅是轻轻的擦了一下表皮,就能解出一块完整的料子,这让他们的心情异常的亢奋。这简直不是解料,而是在开窗,根本不用耗费什么眼力和判断,直接放到砂轮机子边上擦开就OK了。

叶阳也让木里生买了一台切割机,双手飞快的擦着毛料,这个速度,就连那些经常解料的老师父见了,也是一种的膛目结舌,自愧不如。

因为要到公盘那里去看开标的情况,没有继续留在院子里面陪伴,而是回到酒店告诉大家,竞拍会在公盘竞拍之后着手开始进行。

不过,这个时候大家的心都不在这里,也不在公盘,而是在叶阳开料所在的那个院子里面。

从他们通过解料师父传递过来的消息来看,这一次只要在那里就可以拿到足够今年的料子,根本不用在公盘里面拼过你死我活,争得头破血流。所以,今天他们的心情都非常轻松,根本不在乎在公盘里面没有什么收获。

公盘时间一结束,叶阳转账领到自己中标的全赌毛料,在邹老爷子、何长勇他们一致的要求之下,就带着大家直接去到玉石步行街的大院子。

当大家看到满地摆放的料子的时候,眼睛都移不开了,脚步也都迈不动了,一个个心情激动得无以言状,震惊兴奋兼而有之。

邹老爷子就连手都发抖了,望着地上的料子,他才知道,以前他的那些成就根本就微不足道,就凭着地上的这些料子,就足以超越他毕生的所有成绩。

“叶小友啊,你给我这个老头子的惊喜大了,我怕我的心脏都受不起啊!”

邹老爷子呢呢喃喃的说道。

“爷爷,这么多的料子,咱们。。。”

邹雯雯的美眸目光熠熠顾盼生辉,看着地上的料子呼吸都有些急促,脸庞都变得染上一层粉红,望了一眼老爷子,迟疑着说道。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喇叭的声音,紧接着走进了一批人。

“老邹,收到您的消息,我立马就赶来了,你说的料子呢?”

随着大家的目光被吸引,一声洪亮的声音传来说道。

转而,一个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老者在七八个保镖的拥簇之下,健步走来,当他看到地上的翡翠的料子之后,刚刚想说话的他顿时被眼前的一切惊得膛目结舌。

“老林头,咱们斗了那么多年,现在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邹老爷子为了给叶阳面子,就连他多年来明争暗斗的老对手玉麟珠宝集团掌舵人林柏瑞都请了过来,这份胸襟这份人情,让叶阳的心头一暖。

“老邹,我林柏瑞欠了你一个大人情!”

林柏瑞直来直往的脾气大家都知道,他说的话也是简单明了。

“叶小友,来来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开始香港珠宝界的泰山北斗,赫赫有名的玉麟珠宝集团当家人林柏瑞林老。”

紧接着,邹老爷子得意的一笑,向叶阳介绍林柏瑞说道。林柏瑞一直跟他的邹氏珠宝集团斗了大半辈子,想让林柏瑞欠他一个人情,真是难如登天。不过,今天终于让他获得了一个这样机会,真让他的心情舒畅无比,简直就像六月天喝了一瓶冰镇的饮料一样。

“林老你好!久闻你的大名,可惜一直无缘结识,今天终于让我见到你老了。”

叶阳宠辱不惊的走到林老爷子的面前,从容不迫的说道。

林柏瑞瑞丽的精芒在叶阳的脸上扫过一遍,这才哈哈大笑的说道:“果然是少年出英才!还是老邹有眼光,可惜了我家的那个林丫头了,就连这点都比不过,遗憾那!遗憾那!”

倒是邹雯雯的脸皮再厚,也被林老爷子这番莫名其妙的说话羞得无地自容,臻首低垂,不敢见人。

然而,邹老爷子微笑不语,任凭林老爷子“胡说八道”。

“林老爷子过奖了。”

后面的说话就让叶阳感到有点诛心,他不知道何来这一说,连忙谦虚的说道。

倒是邹老爷子老神在在的,似乎胸有成竹一般,其中耐人寻味的意思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

接下来,邹老爷子又为叶阳介绍了大福珠宝的老板周大胆认识,还有百年珠宝的美女老总樊小玲。

大福珠宝的副经理顾国华的老板周大胆今天刚好过来看看,没有想到遇上叶阳的朋友有个规模这么庞大的竞拍,加上之前顾国华告诉他两次竞拍失败的事情,以及处陈立被叶阳在众目睽睽之下讹了几十亿的经过。所以,好奇之下,他就亲自赶来看看。

没有想到他刚刚下车,就遇到林老爷子和百年珠宝的老总樊小玲也亲自赶来,所以大家彼此点头算是打了一声招呼,便一起进来,更没有想到在这里见到闭门不出的邹老爷子。震惊之余,便知道这一趟来对了。

让叶阳感到有些尴尬的是,樊小玲伸出那嫩白温润柔若无骨的小手和他握手的时候,居然趁机握紧不放,似乎他们之间一早就有了那么一点小**似的,这让叶阳措手不及之余,不禁为樊小玲的热情奔放感到有点束手无策。

倒是邹雯雯看出了叶阳的尴尬,亲自走上前和樊小玲打了声招呼,算是帮助叶阳解了围。

此时,木里生从屋里迎了出来,叶阳又是为大家介绍了一番。

“各位同行,大家都知道毛料还没有全都解开,咱们不如上到上面坐坐,一边喝茶,一边商量这么进行竞拍比较节省大家的时间。”

叶阳作为他的朋友的代理人,向大家发出邀请说道。

大家都知道,这里面那么多的料子,要是一块块的进行竞拍,就是一个月都拍不完,所以,大家都点头称善,在邹老爷子以及林老爷子为首的带领下,大家纷纷的上到了二楼的大厅。

“邹老、林老,你们都是这个行业的泰山北斗,还请你们两个拿出一个章程来让大家讨论一下。不过,在这之前,我的那位朋友说了,这里面所有的料子都分好等级之后,都会留出一些来作为竞拍底价幸运猜,只要大家猜中了竞拍的底价,付出底价的金额就可以获得那些料子。”

叶阳早就意料到有些人因为没有竞拍成功而感到失意,为了安抚这一类人,于是叶阳绞尽脑汁想出这个办法来平衡大家的心理。所以,当大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无不感到欢欣鼓舞,至少那些实力不足的人会有一线的希望,而不会眼睁睁看到别人拍下好的料子而感到失落。

是以,当叶阳此话一出口,就连邹老爷子和林老爷子无不点头称是,心里都为叶阳的细心公平感到非常满意。虽然竞拍凭的就是实力,但总要留给别人一线希望,才能赢得人心,这一点叶阳无意做得非常好。

“叶小友,依我看这样吧,不如将每个等级的料子都分成十份,就像你之前的那个办法似的,让大家各自联合起来组成一个临时的财团,进行竞拍,这样大家的机会都大了很多,大家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

邹老爷子的这个办法比叶阳之前竞拍那个更加完善,因为他们可以随着竞拍料子的不同,可以随时组成联盟来进行竞拍,自由尺度大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