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19章 轰动的竞拍四

第一百一十九章 轰动的竞拍四

林老爷子也知道刚才的竞拍刺激了在场很多的珠宝商人,他们都不会甘心那些高档的料子落在四大珠宝集团的囊中。这些人来到缅甸公盘,林老爷子敢说这次的竞拍比公盘的收获更多,因为这些都是解开的料子,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而公盘的那些毛料,已经成了名符其实的赌石了。

所以,当林老爷子看到邹老爷子派来的说客邹雯雯,他就已经明白,想在这次竞拍当中取得赢面,就得和邹老爷子这个多年的老对手握手言和,联合起来,才能有更大的胜算。

“雯雯姐,太好了,我爷爷居然同意我到你这里来,其实我早就想过来了。”

一屁股墩在椅子上面,林娴芝就唧唧喳喳的说道。

“娴芝妹妹,现在竞争十分激烈,咱们得好好配合,将他们都打得趴下!”

邀请到林娴芝过来一起,邹雯雯既感到意外,又十分开心,之前的一切都证明他爷爷的判断都是对的。因此,邹雯雯经济的攥紧了小拳头,激动的说道。

“雯雯姐,你就看我的,看我怎么耍他们一把。”

林娴芝的小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神神秘秘的说道。

这个样子,邹雯雯非常熟悉,所以,邹雯雯就知道,这里所有的珠宝商人可能都会成为林娴芝戏弄的目标了。一时之间,邹雯雯只能为他们默哀祈祷了。

“各位同行,因为木老板临时有非常急的事情,本人感到十分抱歉,所以,6.34吨高水种的料子只能分成六份进行竞拍,普通水种的五吨料子分成五份竞拍,帝王绿保持原来的两份,下面,首先进行的是高水种的一号料子竞拍,请大家尽快做作出考虑。”

因为料子分得太散,导致大家刚才的竞争虽然激烈,但大家的紧张度好像不够,所以叶阳临时作出调整,让大家的神经一下子受到了极大的刺激,紧张起来,就连邹老爷子和林老爷子都有些措手不及,陷入了思考当中。

大家都知道,一旦分配作出调整,数量就会减少,竞争的场面将会更加激烈更加残酷。

“雯雯姐,他们怎么能随便作出调整呢?这不是一下子就打乱了大家的计划了吗?”

林娴芝嘟着嘴,对叶阳作出的调整非常不满意的说道。

“娴芝妹妹,我反而觉得这样更好,可以带动大家竞争的气氛,将那些还在犹豫当中的人排除在外,这样咱们就不用面对太多的竞争了。”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邹雯雯反而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能促使大家很快就拿出决定。

“雯雯姐,你觉得咱们出多少价才能吓住他们?”

林娴芝拿出零食,一边吃着一边问道。

“娴芝妹妹,不如由你来竞价,怎么样?”

邹雯雯似笑非笑的对林娴芝说道。

“实际上高水种的料子已经不多见了,大家都在拿高冰种的料子来冒充玻璃种,按照现在的行情,一斤高水种的料子价值一千万到一千五百万之间,2100斤一份,价值在29亿欧元到32亿欧元之间,这是基本价。以现在的竞价状态,想拿下就必须40亿欧元才能有效的实现这个目标。”

林娴芝自言自语的咕嘀计算着成本等等一系列的数据,然后大声的喊道:“我出40亿!”

脆嫩的声音从阳台上传来,四方惊动,不由得一片愕然相望。

这个价格,几乎多出了估价的三分之一,打破了大家一步一步往上竞价的幻想。

“娴芝妹妹,我就陪你玩玩,我樊小玲出41亿。”

樊小玲朝着林娴芝吃吃的笑着,不甘落后的说道。

“小玲姐真坏!我出45亿!”

林娴芝气得腮鼓鼓的,生气的说道。

“樊小姐,这个价格太过虚高了,咱们还是先观望一下吧?”

周大胆看到邹老爷子的孙女和林老爷子的孙女都坐在一起,就知道他们两家已经联合起来,为了竞得一个份额,他也只能屈尊和樊小玲联合起来进行竞拍了,却没有想到林老爷子的孙女也不是吃素的,一张口就是加价四千万,这让他的心脏有些受不了。

“周老板,现在整个社会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如果咱们再犹豫,那就得不偿失了。”

樊小玲是从商海一步步打拼爬上来的,不像周大胆是靠着继承家族的生意,所以大家的看法出现相左,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周老板,如果你不听我的劝,就会失去这次机会的。”

樊小玲咬了咬牙,想努力说服周大胆同意自己的意见。实际上,此时此刻的樊小玲,已经在心里腹诽着周大胆的名字白叫了这么久。

此时,轮到叶阳出来唱价了。

“还有没有谁出价高过45亿?请举手?”

实际上,45亿这个价位,叶阳的心里已经心花怒放了。不过,如果还有人再加高一些,他也不会介意的。

环视了一周,鸦雀无声,只有交头接耳的不少,叶阳叹了口气,这些人在这个时候又开始怂了,还不如一个女孩子够魄力。

紧接着,叶阳一连唱了三遍,都无人做声,一槌落下,确定成交。

顿时,林娴芝胜高兴的站了起来,伸出两根手指打出胜利的姿势。

刚才,林娴芝吃了一个暗亏,接下来,她也要让别人吃亏,她不是那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虽然不是睚眦必报,但也是有仇必报。

“接下来是2号料子竞价,有请大家出价。”

叶阳的话音刚落,林娴芝就像打了鸡血的大声说道:“我出50亿!”

这一下全场都轰动了,刚刚出了45亿,现在又出50亿,玉麟珠宝集团不愧是财大气粗,轻轻松松都能拿出一百个亿的欧元来,这让那些心存希望的珠宝商人欲哭无泪,几乎吐血。

“周老板,你应该知道,真真正正的高水种料子,几乎和玻璃种没有任何区别,做出来的一个镯子,随随便便都可以卖个两三千万,相当于玻璃种的价格了,如果咱们再犹豫不决,后面的价格还会高得更加离谱。”

听到林娴芝一出口就是50亿,气得樊小玲几乎就有吐血的冲动。看到林娴芝是坐在邹老爷子的旁边,樊小玲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两个老家伙授意的结果,任凭她们两个小女孩将水搅得更混,他们好浑水摸鱼。这不,他们已经成功的捞起一网了,自己这些人还在喋喋不休争论不已,看来寻找合作伙伴有时候是非常重要的。是以,樊小玲隐隐有些后悔找周大胆合作了,这纯粹是一个只会捡便宜,根本不懂风险大利益更大的道理的家伙。好在大家也只是临时组团,否则一将不力,累死千军!

紧接着,樊小玲将主意转移到珠宝协会的那些同行的身上,因为他们更加清楚这些料子的价值。

邹老爷子和林老爷子见到林娴芝小小年纪如此了得,不由得大为高兴,笑不拢嘴。

林娴芝的一句话,堵死了很多人的幻想,这让他们就像吃了苍蝇般难受。

六个号料子,邹林两家已经得到两个份额,所以,林娴芝唯一要做到的,就是尽量搅浑这趟水,让他们将自己消耗在这些地方,降低他们的竞争力。因为刚才樊小玲的说话,已经成功刺激到林娴芝这个小丫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