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21章 轰动的竞拍六

第一百二十一章 轰动的竞拍六

不过,由于感觉到这里面引起的动静太大,叶阳先是请示了邹老爷子和林老爷子,让他们先把这些毛料用私人飞机运回香港再说,免得招来过多的关注。

而且,为了保证安全,叶阳让木里生一路护送,暗中还有乌江龙的人保护,加上两位老爷子的关系,料子很快就太过关卡,一直到私人飞机飞上了蓝天,木里生才从机场折返。

由于玉石步行街来来往往的人越来越多的被大院所传出的声音吸引,很快就引起巡逻军队以及主持公盘当局的注意。

当他们大张旗鼓的赶到大院这里的时候,发现对方居然还请了雇佣兵过来负责安全保卫工作,本想好好的讹诈一番的心思顿灭于萌芽状态。他们明面上有权有势不假,但最怕那些暗地里下死手的老板,这些人办事从来不讲道理,只求一个结果,凡是得罪他们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所以,他们都不想和这些人沾上边。

过来一趟,也只是纯粹走过场,做给别人看的。

叶阳听到手下过来报告,说缅甸当局有人过来查看时,叶阳依然镇定自若,仿佛胸有成竹似的从容。

至于林老爷子和邹老爷子还有何长勇他们,对于叶阳的先见之明感到十分满意。现在料子已经在回去的途中,只要不出什么意外,明年都不用来缅甸公盘竞拍那些高档的料子了,随随便便的派出一个人来就能拿到那些普普通通的毛料就可以了。

当那些工作人员站在一边看到疯狂的竞拍场面的时候,也不禁为之咋舌。

“我出15亿!”

樊小玲蹭的猛然站起来,对着下面大声说道。

“雯雯姐,该轮到咱们出场了。”

林娴芝嘻嘻一笑,顽皮的吐了吐小香舌,挤眉弄眼的说道。

“我出18亿!”

林娴芝的声音不大,却是举园皆惊!就连那些刚刚进来的主持公盘的工作人员也是惊掉下巴,膛目结舌。大概,整个缅甸公盘,也开不出几个18亿以上的竞标价格。

实际上,叶阳所拿出来的料子,全都是一等一的高档料子,所以,这二十斤血翡值这个价钱。以前拍给刘魁儒的那块,算是叶阳在抛砖引玉,否则他也不可能认识这么多的珠宝商人,也就没有今天的结果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叶阳当在缅甸那些公盘主持工作的人员面前堂而皇之的唱道:“18亿第一次,还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格?。。。唔,没有的话,18亿第二次。。。18亿第三次!成交!”

当叶阳手中的木槌敲下的时候,简直就像落在他们的心脏上面,仿佛被敲了一个震颤。

为首的那个副主任心中清楚,所有的玉石步行街的铺面都可以进行翡翠玉石买卖,而且还不用怎么收税,这是为了方便那些国外来来往往的游客,带动外汇流入当地的一种举措,他没有想到有人居然钻了这个空子,在这里租了那么一大间铺面,连带大院,免去了缴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量的税款流失而毫无办法。

所以,他只能站在那里急得团团转。

刘魁儒看着大家疯狂的竞价,心里已经乐疯了,脸上好像做了美容似的,一点皱褶都没有,眼睛都笑得剩下一道缝儿。之前从叶阳手里拍下的那块十多斤的血翡,虽然不如这块竞拍的档次高,但已经可以够他几辈子吃喝的了。四千万和现在的18亿,一个在天上,一个是在地下,简直就是暴利!

一旁的张德不无妒忌的看了刘魁儒一眼,有些后悔自己不够魄力。不仅是他,还有邓发和顾国华以及陈兴泰他们。只有他们才知道,刘魁儒赚大了。

接下来又是水蓝翡的竞价声此起彼伏,更是让那个副主任心烦意乱,拿不定主意。加上这里面都是公盘的大客户,他不敢贸然上去,否则得罪了所有来自华夏的客户,造成他们明年都不来参加公盘,这个罪责他承担不起,而且很有可能被人趁机拿下他的这个位置。并且现场的这个竞拍在这里不算违法,甚至他隐隐后悔听信别人的生活,跑来这里惹上这些麻烦。所以,他的耳朵里面尽是一片“嗡嗡”的作响。

“我出21亿!”

“我出25亿!”

“我出28亿!”

“樊小姐,林家和邹家联合起来,咱们就连喝汤的份都赶不上,你还是省省心吧。”

看着那些人疯了似的叫着价格,周大胆也终于发现,自己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没有那份敢打敢拼的气势,同时也在劝着倔强的樊小玲说道。

完全没有任何悬念,又是林娴芝用高价30亿拍下了50斤的水蓝翡,气得樊小玲浑身发抖,银牙暗咬,不停的将拳头握得紧紧的,懊恼的白了周大胆一眼,越来越觉得,大福珠宝集团第三的位置被自己取而代之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何长勇和钱作名则是长长的叹着气,这些料子他们根本就无望了。别人已经志在必得,不拿钱当钱的了,加上他们的品牌地位,这些成本很快就能回笼,但他们不行。一是他们的品牌在这个行业还只是一个新人,二是他们没有这么底蕴深厚的消费群体。所以,他们就算拿下了,也是血本无归,反而麻烦一堆。

“大家都知道紫罗兰是万中无一的料子,而且是高水种的紫罗兰,简直是世间罕见了。现在,有请大家出价吧,拍下自己喜欢的料子!”

竞拍也差不多到此结束了,所以,叶阳干脆煽动一把的说道。

“我出八亿!”

那个副主任听了,心头就是一震,那心脏都快受不了啦!脑门尽是一片汗珠发飙了似的冒了出来,涔涔的往下掉。

“我出10亿!”

又是一个高价,不就是十斤紫罗兰么?犯得着吗?好歹我公盘里面任挑任选的,也没见得值这个数,看来华夏人还真有不少钱!下次公盘的时候,价格得玩命的往上提,否则就对不住这些老板的热情了。

那个副主任咕叨着忖道。

“我出13亿!”

跟着那些主持公盘的工作人员一起混进来的人,听到这个价格,也不禁为之咂舌,哗然一片,几乎就连整条玉石步行街所有的人都能听到。他们都知道华夏人有钱,却从来没有真真正正的见过这些珠宝商人简直不把钱当钱的叫了出来。换成是他们,得几辈子才能挣到这个数字?所以,他们无一不悲哀的发现,跟华夏人比起来,他们真的太穷了。

一直到了紫罗兰,都是林娴芝掌握着主动权,那十斤紫罗兰也是被她以15亿的高价拿下,好像已经不计成本了似的。

剩下那20斤墨翡的时候,林娴芝笑嘻嘻的偃旗息鼓,坐在那里和邹雯雯有说有笑的聊着天了。

最终,那十斤墨翡被人以一亿拍下。

林娴芝不喜欢墨翡,加上墨翡的价格不是很高,销路不是很大,所以,拍出一亿欧元也不低了。

很快,从大院发生的轰动竞拍,大家一传十,十传百的速度疯狂散播出去。先是在玉石步行街,然后是整个仰光市,接着是周边的城市。

然而,在这个时候,国内的珠宝界,已经造成了巨大的轰动,过万亿华夏币的交易额,即使是现在的缅甸公盘,也达不到这个数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