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32章 叶阳的报复四

第一百三十二章 叶阳的报复四

“回来!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就想走?”

叶阳一边说着,大手一挥,那个忍者头目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回来,让他大吃一惊,觉得叶阳是一个会使用魔法的人。

多利看着叶阳只是动动手,那个忍者就自己退走回来,头皮不由得感到一阵发麻,身体更是冷汗涔涔的冒了出来。

他不知道叶阳是如何处置自己的,但他自己知道,自己已经是在劫难逃了。只是,多利还有大把的财富没有挥霍,他不甘心。一想到财富,多利的眼光一亮,好像隐隐抓住了什么似的。进而,他想到自己和叶阳冲突的原因,立刻计上心来。

“这位叶先生,我与你素不相识,咱们之间无冤无仇,你为什么非要知我于死地不可?”

忍者小头目十分害怕的说道。

以前,他也是执行过不少的任务,就是没有想到会遇到叶阳这种超乎想象的高手,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

“说吧,你们的落脚点在哪里?”

叶阳的语气平淡,却有着不容拒绝的压力。

“什么落脚点,我不知道。”

忍者头目以为他和叶阳只是偶然相遇的,以为叶阳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装聋作哑的说道。

“很好!你不知道?美智子已经被我俘虏了,嘻嘻,她居然跑到金库哪里去偷什么地图,刚好被我碰见。”

叶阳掐头掐尾的说着,但那一席话却是让忍者头目心中一片惊骇。

多利一听叶阳的说话,就知道那个桑月真的是美智子了。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被日本鬼子掌握了。好在还有另外一个人,虽然也是仇家,但总比落在日本鬼子的手里要好得多。

“你。。。你。。。”

忍者知道瞒不住了,瞬间想到服毒自杀,但是叶阳岂能让他如愿以偿,一把掐住对方的喉咙,黑芒匕首往嘴里一探,直接将对方镶着剧毒的牙齿挑了出来。

瞬间,忍者对于叶阳的手段惊恐得无以复加,他知道,落在叶阳的手里肯定生不如死了。

“说吧,你痛快点,我等下出刀的时候手脚了也利索一点。”

叶阳面无表情的晃了晃手里的黑芒匕首说道。

“我不知道。”

忍者咬着牙根说道。

“很好!”

叶阳赞了一句,黑芒匕首一动,忍者的右臂直接被卸了下来,深红的血迹喷得到处都是,就连旁边的多利见了,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脸色变白。

忍者捂着伤口,浑身打颤,豆粒大的汗珠不停的涔了出来,脸色迅速变白转青,看来是支持不了多久。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叶阳手里的黑芒匕首在忍者的胸口比划着,似乎找到了下一个的目标似的问道。

这一下,忍者真的害怕了。以前虽然经过严格的训练,但始终是训练,不能跟真事的情况相比。如果他真的冥顽不灵,等待他的,是身体上任何的一个部位,一件一件被对方卸下来,那种想死又死不了,想活又活不出去的绝望,只有他自己才能懂得。

“我说,我说,我们的落脚点是在北大街的一栋民宅里面,门牌号码是XX。”

忍者喘着粗气,吃力说完。

但是,叶阳并不认为这样就了结,他们就连来这里最终的目的都没有说出来。

“就只有这些了吗?”

叶阳的眸光一寒,直直的盯着对方说道。

“还。。。还。。。还有,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寻找曼德勒会战留下来的一个宝藏。”

终于忍者说出了他们的目的。

“很好!你可以走了。”

叶阳说完,手里的黑芒匕首在忍者的喉咙迅速的划过,就像一点痛楚的没有似的,那个忍者就这样去见他们的大日本天照大神了。

转而,叶阳的目光落在多利的身上,就像腊月寒冬冰窟一样冰冷。

“叶先生,我想过了,我将我所有的钱财都交给你,只要你放过我这条贱命。”

多利跪了下来,对叶阳又是拜又是磕头的说道。

可是,对于这种能够能伸能屈的人,叶阳反而更加坚定干掉他的决心。因为对方的目的已经非常明确,一旦活着离开,就会回头找自己的麻烦来,所以,对于这种人,叶阳是坚决不能留!

“钱?你在金库的钱我已经全部都拿走了,你还有钱吗?”

其实,叶阳不用脑子想,都知道多利在国外开有银行账户,只是,他不想被多利看穿自己的目的,所以才装出不信的说道。

“叶先生,只要你放过我,我就将我存在瑞士银行所有的存款都给你。”

多利见叶阳不相信自己,连忙和盘托出的说道。

“多利,你以为你这样就能威胁我吗?如果你识趣一些,我可以留你一条全尸,如果你执迷不悟,那就不用怪我了。”

虽然多利说得很委婉,但语气之中好像在威胁叶阳,只有他一个人才能知道账户和密码,如果他死了,叶阳就什么都得不到。

但是,叶阳岂会被多利的这种小把戏捏住,所以,叶阳当时了沉下了脸说道。

“叶先生,你不要以为你能杀死我,我的身上戴着护身符,我只是想花钱买一个平安而已。”

多利终于忍不住,撕破脸的说道。

“哼哼。。。一张破纸符可以吓族别的人,但不一定能吓得了我叶阳,我就让你见识见识。”

叶阳说完,一掌朝着独立的胸膛拍了过去,瞬间,从多利的身上散出一层结界,将他保护在里面。

“咦?这个人的结界怎么充满了邪气?”

识海里面,传来蚩尤诧异的声音说道。

“师兄,你是说那张纸符是邪修画出来的护身符?”

闻言,叶阳连忙问道。

“师弟,你说得不错,是一个修炼非常邪恶的邪修所画的纸符,看着上面的红光,就知道对方修的是血邪修,专门利用童女的血来修炼,非常阴狠毒辣。”

蚩尤蹙着眉回忆着说道。

“嘭!”的一声,整个结界被叶阳轰破开来,就连里面的多利也被叶阳一掌拍飞到墙壁上,受了重伤,喷了一口鲜血出来。

“师弟,虽然是结界符,但对方的修为好像没有你高,所以你一掌就能破掉他的结界。”

看到叶阳破掉对方的结界,蚩尤立刻意识到里面的症结所在,连忙说道。

多利艰难的从地上爬平起来,浑身上下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目光涣散,神志不清,呢呢喃喃的自言自语说道:“不可能,不可能破掉我的护身符的!”

然而,接着叶阳破掉对方的结界符的一瞬间,远在百里之外的一个老人感到猛然的一震,随即睁开了幽森森的双眼,脸上一片狰狞,自言自语的说道:“是谁平破了我的结界护身符?是谁?打扰我的修炼,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师弟,你是说对方有很多钱?”

刚从叶阳的识海里找到信息的蚩尤,诧异的问道。

“师兄,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一下,轮到叶阳讶然了。

“我在你的灵台神府,你识海里面的东西我当然一清二楚了。既然对方疯了,我可以过去帮你弄到那些资料。”

蚩尤没有想到叶阳这么没有记性,真不明白叶阳为什么这么喜欢管俗世的事情,为了让叶阳尽早收心,蚩尤想了想,觉得还是尽量帮一下叶阳说道。

“师兄,太好了!你的这种行为算是为所有的孤儿和流浪儿童积了一个大功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