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68章 装聋作哑

第一百六十八章 装聋作哑

谢谢猫猫熊猫的打赏,这几章过度的情节有些沉闷,希望大家理解。

尼玛的,整个李镇一年的税收也不过三千万,年年都是靠着上面的拨款救济才能发出工资。现在叶家村的一个穷小子居然有出手就交了差不多五百万的报建费,相当于李镇税收的六分之一了。

那个科长知道自己小看别人了,这一蛇皮袋的钱,起码得有一千万左右。所以,科长的脸色立马变得谄媚起来,连忙斟茶递水,一边吩咐手下忙上忙下的出证明盖章,一边示意手下的人去报告林万里所*长。

这么也得说,这个一个天大的功劳。现在的李镇可是时时刻刻的等米下锅,想不到今天就有土豪送钱上门来。这个消息如果是被镇*长和书*记知道是他们国土所办的,通告表扬是免不了的事情,搞不好还会嘉奖他们。

很快,林万里就办公室跑了过来,双手一直紧紧的拉着六叔公不放。

他们跟叶阳不熟,只能靠六叔公在中间说好话了。

一会儿,镇*长和书*记也是收到消息赶来,热情和叶阳和六叔公握了握手。

玛的!管他投资做什么旅游度假村,不管成不成功,只要有钱投资在李镇,就算是他们的政绩,到时花些心思在上面利用关系宣传宣传,肯定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调到县城就有了机会,也算是跳出李镇这个地方了。

“叶继善同志,你也是的,这么大一笔投资,也不来和我们打声招呼,让我和何镇*长高兴高兴。”

李家东书*记嘴上笑得合不拢的说道。实际上,他的心里已经将叶阳当成一个超级的大傻瓜了。

“李书*记、何镇*长,你们来得正好,这是我们叶家村的大学毕业生叶阳,他现在已经承包了叶家村大大小小的山头一百五十座,合同我们已经签订好了,现在正想向镇政*府上报备案登记在册,同时向税务所登记纳税。”

六叔公一边说着,一边才公文包里拿出两份合同来。

毕竟,这么大的事情想瞒住镇政*府是不行的,倒不如干干脆脆的交一点税,免得以后被别人秋后算账。

何明华从六叔公的手中接过合同一看,上面的数字直接让他的眼皮跳了几跳。

玛的!九千万的承包费,还让不让人活啊?如果他的手里杨林九千万的经费,李镇就不像现在这个样子了。可惜,这些都是叶家村的集体财产,跟他们李镇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六叔公最后的一句话说到何明华的心坎里去了。九千万的承包费得交多少税款?按照最新的规定,农村特别是偏僻的农村只需要缴纳百分之零点五的税费,九千万也得也四百五十万,加上刚才的488万报建费,成千万的收入,看来镇上的财政开始宽松了一些。

而且,何明华从中可以看出,这个叫叶阳的小子手中肯定得有不少钱,只是撒在叶家村那个穷乡僻壤可惜了,一时半会产生不了多少经济效益。

不过,镇上一天之内拿到一千万的税收,也算是捡到便宜了。

但是,在办公室里面所有的人看向叶阳的目光则是变了。一个人交了整整一个镇的四分之一的税收,那得有多厚的家底啊?

大家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叶家村出了什么有钱人,现在平地一声雷,突然间看出了叶阳这个人物,叶家村出名只是迟早的事情了。

并且,一些人看着年轻的叶阳,开始打起他的另一半的主意了,钓一个金龟婿能少奋斗半辈子。

听到六叔公提起了缴税,叶阳这才忘记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于是说道:“六叔公,这个税还是让我来交吧,否则就对不住大家了。”

“小林,你亲自去通知税务所的王小杰马上过来我这里一趟。”

一听可以白得四五百万的税款,李家东脸庞的肌肉上就是颤了几颤,不动声色的对一旁的林万里说道。但是,他的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林万里应了一声,迅速的跑了出去,这个时候还不好好的表现一番,他这个所长就白干了。

没一会儿,王小杰大汗淋漓的跑了进来,一看到办公室的桌子上面堆满了钱,那双眼都已经挪不开了。

“王所长,这是叶家村承包山头的税款,你来开出一份收据、一份证明交给叶继堂同志,同时发一份表扬信通告全李镇所有的企业和单位,以及各村委。而且我们还要奖励叶继堂同志所在的叶家村村委十万块钱,让大家向叶家村好好学习纳税的意识和精神。”

对于得了便宜卖乖的李家东,谁也没能说什么了,至少他还吐出了一点点,聊胜于无。

很快,叶阳所需要的手续全部都办好了,被双手奉到叶阳的手里,那公章盖在上面的墨迹都还没有干透。

“叶先生,李镇这里还有很多地方的经济建设需要你的大力支持,不知道叶先生有没有那个意思?”

何明华见到事情都办得差不多了,如果再不出声,可能以后很难再见面了,于是抓住这个机会说道。

“何镇*长,现在我已经十分支持李镇了,不信你出去走走?我的人正在外面大量的招工。”

其实叶阳最讨厌这种人的,平时不努力,就等着天下砸下馅饼。就算叶阳想帮助李镇的乡亲们,也不会通过这种人的手。如果不是确实需要,叶**本就不想踏进李镇镇政*府一步。或者说,叶**本就不相信这些蝇营狗苟的人。

所以,叶阳故意装聋作哑的说道。

何明华到底是官场上懂的老油子,碰了叶阳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只是他一时之间摸不清一样的底细,心中虽然愠怒,却没有发作出来,毕竟旁边还有一个书*记婆婆在上面看着呢。

“叶继堂同志,镇上的情况你也看见了,你是一个党员同志,需要有一个党员的觉悟,李镇的事情你不能只盯着你叶家村那一亩三分地啊?”

何明华见叶阳不理他,顿时就靶子瞄准了六叔公。毕竟六叔公还要经常和他们大交道,随时有拿捏他的机会。

“何镇长,我怎么就没有觉悟了,为了叶家村的发展,我特地跑到羊城去找了叶阳同志回来投资,你不知道,叶阳同志为了回来投资,特地找他的朋友借了一大笔钱,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态度回到叶家村的。你是不知道啊?为了叶家村投资的事情,叶阳同志都跟他母亲反目了,他母亲都说了,叶家村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撒再多的钱下去也听不到响,但叶阳同志为了乡亲们过上好日子,背着他母亲和村委签定了租赁承包山头的合同,我这个六叔公夹在中间,那是两头受气啊,好歹叶阳同志也是一个明白情理的人。”

六叔公更绝,知道何明华居心**,眼红叶家村的投资,虽然木已成舟,但他还想截糊,便装傻充愣的一五一十的将叶阳家里的事情抖落出来。碰上一个妇道人家,即使何明华再厉害,也怕挨闹,担心影响不好。

何明华终于知道,自己打叶阳的主意是彻底没戏了。而一旁的李家东则是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心里就像明镜似的,对何明华的幼稚行为冷笑了一声。

能一下子拿出五六千万砸进一个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里面的人,头脑岂是这么简单,这不,被当傻子挡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