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196章 神天门一

第一百九十六章 神天门一

眼睁睁的看着师傅被雷电劈死,千疮百孔,惨不忍睹,陈立终于认识到,他和叶阳这个什么人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点点那么简单。

不过,已经死过一次的陈立可不想死,刹那间以惊人的速度跑出来几百米,绝对比赛跑的飞人还要厉害几十倍。

看着陈立远去的身影,叶阳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狡黠的诡笑。

剩下另外那个陈立的师兄似乎被这种场面震惊得还没有回过神来,一副惊诧的神情僵在当场,没有发现他的那个师弟跑得比兔子还快。

叶阳不是一个嗜杀的人,但周铁锋的这个徒弟给叶阳的印象实在不怎么的,仅仅是一眼,就让别人的感观倒了胃口,而且有看上去就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等到对方醒悟后,叶阳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陈立跑了,你干嘛不跑?”

“我。。。我。。。不敢跑。”

对方浑身都在打着颤,脸上都已经发青,结结巴巴的苦着脸说道。叶阳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比起他的师傅有过之而无不及。

“说吧,神天门在哪里?”

叶阳不容置疑的说话一出,吓得对方顿时跪倒在地,身上脸上冒着冷汗,头如捣蒜的说道:“我说。。。我说。。。神天门是在玉龙雪山的东边一千五百米的海拔,在那里有一个结界,是进入神天门的唯一通道。”

“你说吧,你自己觉得该不该死?”

见对方这么坦白,叶阳也给对方来一个干脆,残忍的微笑着说道。

“我。。。我。。。该死!”

想了几个回转,对方竟然想不出他不该死的理由,双眼瞬间充满了绝望,语气一结的说道。

“很好!那我也给你一个干脆!”

叶阳诡笑着,手上缓缓的挥动,一道冰锥凝聚而出,神鬼莫测的钻进了对方的脑门。

尔后,叶阳拍了拍手掌,这才开始跨步离开这里。

“陈立,你以为跑回神天门就能躲开我么?谢谢你给我叶阳带路了。”

叶阳一边走着,脸上充满了微笑的自信,心里一边忖道。

陈立刚刚开始跑得比兔子还快,都是没过多久,他就脱力停了下来。像他这个刚刚加入神天门拜在下执事周铁锋的门下的新晋弟子,哪里有什么资源修炼突破,不过是刚刚入门而已。

此刻,他才知道,叶阳这个神秘人就像一个魔鬼,阴魂不散的到处找他。本来,他以为躲在神天门就可以安枕无忧了,谁曾想,叶阳居然追到这里来,倒是让他始料不及。

叶阳留给他的心里阴影,至今让他还心有余悸,加上叶阳将他的家弄得家破人亡,公司倒闭,亡命天涯,种种仇恨,让陈立对叶阳又恨又怕。

稍作休息,陈立便又逼着自己不停的赶路,因为他的神经都处于极度的警惕之中,担心一旦被叶阳追上,机会落得他师傅一样的下场。

就这样,叶阳紧随不舍的跟在陈立的后面,一点一点的接近了在玉龙雪山的神天门。

远远望去,整座玉龙雪山高大巍峨,绵延不绝,山顶上的白雪皑皑,在夜幕之下透出一道白色圣洁的光芒。

在某些地方,叶阳的灵识还是感应到游人如织,就像没有了黑夜和白昼之分。

陈立自是没有想到叶阳远远的吊在他的后面,心中只顾着逃回神天门就觉得安全了,不停的往山上爬,就连头都不敢往回望。

神天门高手如云,就算给叶阳这个神秘人一百个胆子叶阳也不敢独闯,这简直跟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叶阳这个神秘人敢跟过来,陈立便会毫不犹豫的借神天门高手的手将之抹杀,以报破家灭祖之仇。

渐渐地,叶阳的灵识感应到周围隐匿着数个人,远远的看到陈立朝着这里又爬又跑的,警惕的说道:“什么人?敢三更半夜闯我山门!”

“师兄,我是下执事周铁锋的弟子陈立,我现在有要事向门主禀报,烦请通传一声。”

陈立闻言,心中一喜,连忙说道。

“小小的下执事的弟子居然也想见门主,真不知道天高地厚,门主是你想见就见的吗?”

为首的禁卫冷哼了一声,双眼凌厉的扫过陈立的脸庞,厉声说道。

“是。。。是。。。我刚刚上山,不知道山上的规矩,我想向门主禀报的是,我的师傅和师兄已经惨遭毒手了,我是历尽千惊万险冒死跑回来禀报门主的。”

“什么?你是说下执事周铁锋和张一虎都被人杀死了?”

为首的禁卫立即拎着陈立的衣领,冷厉的问道。

“咳咳。。。是。。。是。。。是的。”

一时间,陈立被这样攥着,几乎喘不过气来,接二连三的咳嗽着,脸色已经因为呼吸不顺而变得通红的说道。

“你跟我来,如果你胆敢骗我,你的下场你应该知道的。”

为首的禁卫想了想,还是决定带着陈立去见上执事,听候他们的指令。

叶阳看着他们从一个地方忽然消失了似的不见了,便知道那是进入神天门的门禁。但叶阳不知道通过门禁需要什么东西或者通行证的,所以一时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一趟。

转而,叶阳想起那是为首的禁卫,手里好像拿着一块东西,在经过捏了一捏之后,两个人才开始消失的。

想到这里,叶阳便知道,这是通过门禁的玉牌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看到剩下的几个禁卫,叶阳沉思着这么才能混进去。

此时,站在外面的几个禁卫好像在发着牢骚的说道:“这个陈立为人好像十分油滑,我估计他只是为了引起门主的注意,他的话不能相信。”

“我也是这样觉得,这个家伙一来的时候,就想和别人攀交情,好像挺能的。”

其中的禁卫有些看不惯的说道。

趁着三人都在嘀嘀咕咕的,叶阳鼓足了劲,一掌掀起了一股猛烈的雪风,然后化作一道残影接近他们,趁着这几个禁卫被突如其来的大风吹得稀里糊涂的时候,迅速的从一个人的腰里取下了一块玉牌,接着捏了一捏,瞬间就出现了一条好像通道似的光幕存在,叶阳一边将玉佩扔了出来,一边疾速的冲过结界。

穿过结界的叶阳,一下子就闪进了空间里面,四处的观察了一会儿,这才出空间里面出来,闪进里面的树林去。

不过,就在叶阳通过结界的时候,门禁外面的几个人骂骂咧咧的咒骂着老天在这个时候吹这么大的风,还有一个发现自己掉在地上的玉牌,连忙捡起来说道:“这股风实在太过邪门了,将咱们兄弟给弄的眼睛都睁不开,差点摔倒在地上,你们瞧瞧,身上的东西都弄得掉到地上去了。”

“我们就是这个命,习惯了,再吹多几次,咱们还得继续守在这里,咱们还是正经一点,小心老大出来,发现咱们这个样子,又得挨骂了。”

其中一个已经见怪不怪了,反而习惯了逆来承受,叹了口气说道。

他们一个个只是啰啰嗦嗦的说着,完全没有怀疑刚才那阵风的怪异之处,如果是那个为首的禁卫在这里,叶阳想通过这里,恐怕难度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