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空间

第309章 精神禁锢

第三百零九章 精神禁锢

“古蓝芝,你决定要为七星门的叶阳出头吗?”

半空之中,卫老一个回旋,就稳住了自己的身影,再次飘了回来,沉声问道。

“不错!这个小子和我的以前的主人有些渊源,你说我们登天门能不管么?以后谁要是为难叶阳,就是为难我登天门,都要想想和我登天门作对的后果!”

古蓝芝的柳眉一扬,身上凌厉的气息也爆发出来,朗声说道。

“我想我飞仙门和登天门的意思也是一样!”

叶阳的惊艳表现,让傅月琴的心里惊喜不已。这个小子既然能拿出风云幡,就证明这个小子身上。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且,她最想关心的是和蚩尤有关的事情。虽然她只是隔了n代的弟子,但凡所有与那个人有关的消息,都要查个水落石出。

闻言,卫老的脸色无比的难看,一个七星门的叶阳加上一条龙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了,如果再加上一个登天门和一个飞仙门,即使是公孙轩辕卫想出手,也要考虑这个可怕的后果。

说实在的,卫老并不想和叶阳过不去,但唐门和轩辕卫接二连三有人死在叶阳的手里,恐怕回去之后,他也不好交代。

“小子!看在登天门和飞仙门的面子上,今天我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但是,你杀卫一和卫二的这笔账,咱们迟早都要算的!”

卫老临走前丢下这句话。默默的带着公孙轩辕卫以及两具尸体离开了上古遗迹。但叶阳清楚的看到所有的公孙轩辕卫眼中仇恨的光芒!这种眼神他非常熟悉。

不过,为了神皇石。杀几个轩辕卫又算得了什么?只是将这个事实提前一些时间罢了。从一得罪唐门开始,叶阳就知道他和唐门,以及和唐门背后的力量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境地。

“小伙子,你过来。”

古蓝芝目光柔善的打量了叶阳一眼,尔后招招手说道。

“我?”

叶阳诧异的指着自己,有些茫然的说道。好像,他和登天门以及飞仙门的人不怎么熟吧?而且,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登天门和飞仙门的人。貌似进展有些太快了,让他觉得好像做梦一般。

周围登天门和飞仙门的女弟子,看到叶阳懵然的样子,都不禁抿唇而笑,双眼都诧异的打量着叶阳,不知道自己的长老为什么会对一个陌生的男孩那么热情,而且为了这个男孩。不惜和公孙轩辕卫摊牌。

“这里除了你之外,难道还有其他男的?”

古蓝芝一时玩心大起,戏谑的说道。

“前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叶阳的心里非常纳闷,自己和对方无亲无故,貌似她们太过热情了。难道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叶阳的心中不禁露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小伙子。你难道就不怕公孙轩辕卫的人报复你吗?”

古蓝芝很是好奇。不知道叶阳依仗的是什么,七星门?好像公孙轩辕卫并不怎么害怕七星门,但他居然敢杀了公孙轩辕卫的人。就连登天门和飞仙门这么多年来,也只是将他们重伤了事,却从来没有打死他们的人。因此,这千百年来。他们之间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但现在这种平衡可能因为叶阳而打破了。

当然,如果不是叶阳的身上有她们想知道的秘密,她们两门也犯不着为了叶阳和公孙轩辕卫撕破了脸。

“怕!但怕有什么用?”

叶阳直言不讳的说道。

“小伙子,你很诚实,突然我发现我有点喜欢上你了。”

古蓝芝笑得花枝乱颤的说道。

敢杀公孙轩辕卫的人,还敢承认自己怕公孙轩辕卫的人,有着这种矛盾的心理还能如此心安理得的人,让古蓝芝觉得叶阳的内心无比的强大,这是她叶阳最可爱的地方就在这里。而不像一些人,戴着一副假惺惺的面孔,就算是打死也不承认,古蓝芝就非常讨厌这种人。

“说吧,你们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叶阳的心里并不认为自己的魅力很大,就连登天门和飞仙门的美女们一网打尽。心里只是隐隐的觉得她们好像认识自己似的,是的!就是好像一早就认识了自己一样的那种感觉。

“很好!我就知道小伙子是一个爽快人,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蚩尤的什么人?徒弟?或者是获得他的传承的人?”

古蓝芝的面色一肃,一本正经的说道。

恍然,叶阳的心里变得警觉起来。飞仙门和登天门的非常神秘,整个修真界基本上没有人知道她们的来历。只是,事关蚩尤的秘密,叶阳却不敢随随便便的告诉一个陌生人,否则将会为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蚩尤?难道是数千年前那个和轩辕黄帝逐鹿中原的蚩尤?我认识,我读历史书的时候,书上都写出他的有关事迹。”

叶阳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说道。

“小伙子,你叫叶阳吧?我们飞仙门和登天门都和蚩尤有一些渊源,因此为了你就在刚才不惜和公孙轩辕卫他们撕破了脸。我们都是蚩尤的故旧,只因为当时蚩尤在撤退的时候失去了联系,我的老门主和她的老门主为了寻找蚩尤的踪迹,找了数千年也没有找到。她们为了能够再次见到蚩尤本人,利用一种特殊的功法让她们自己的身体进入休眠的姿态,吩咐我们这些徒子徒孙一定要查到蚩尤的消息,好让她们找到蚩尤的下落。既然你懂得使用风云幡,我觉得你和蚩尤之间的渊源应该不小吧?”

傅月琴见到古蓝芝的语气有些急躁,担心她好心办坏事,于是连忙接着说道。

“我。。。我。。。”

叶阳闻言,准备对识海里面的蚩尤发问,谁知道蚩尤竟然躲了起来,让他居然无法感应到蚩尤的存在。是以,叶阳一阵语结的说道,身上的汗珠却是如雨倾注的淌了下来。

“傅姐,我知道那个人在哪里了!你害得我们的老门主等了你数千年,你却一直躲起来,我看你怎么躲?”

突然,古蓝芝满腔怒火的说道。

“古妹子,他人在哪里?你快点说啊?”

傅月琴听到蚩尤的消息,连忙捏着古蓝芝的手臂,不停的摇晃着问道。

“他已经死了,而且只剩下一个元神寄宿在叶阳的灵台神府里面。我就不相信,咱们得主人为了寻找他这么久,他居然就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躲了起来,不敢见我们,没门!”

古蓝芝说完,身上的气势为之一变,转而,叶阳顿感到自己的识海好像被什么东西入侵了一样,一丝刺痛从头部传来,瞬间蔓延至他的全身,几乎让他无法忍受。

突然,叶阳发现自己的精神被禁锢了,而且是被一股入侵他的识海的神识禁锢的。而且,这股神识好像在他的识海里面搜索着什么似的,几乎将他的脑浆挖出来一样。

“古妹子,不行!你不能对叶阳使用这种禁忌,否则叶阳就会变成一个白痴的!”

傅月琴万万没有想到古蓝芝卫老得到蚩尤的信息,居然使出了神识搜索的禁忌,万一一个好歹,叶阳这个小伙子就会被白痴一个白痴,所以,当她发现叶阳的脸色不同之后,连忙劝说道。

但是,古蓝芝根本不为所动似的,还在拼命的施展这个禁忌,就连她的身上也是香汗淋漓,脸色发白。显然,神识禁忌的功法,不是那么容易施展的,施展神识禁忌的人也得付出一定的代价的。